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逃狱 ...

  •   这里是N-749行星,一颗被人类遗忘在浩瀚宇宙中许久的星球。
      
      星球表面上,百分之九十都覆盖着黄沙,还有百分之十,则是岩石。随随便便找一块原野放眼望去,找不到一丝的绿意,寸草不生。
      
      远在太空中眺望,犹如一颗硕大无比的颜色稍浅的泥丸。
      
      N-749行星,是人类最初从银河系的地球迁移到其他星系宜居星球的迁移点之一。
      
      然而,它还是太年轻、太脆弱了。
      
      亦或说是人类太不知节制了。
      
      大肆修建核能站,开采各类矿资源。
      
      仅仅一百年,它所能给予人类的资源已经全部被消耗完了。
      
      土地迅速退化成荒漠,数以万计的生物相继消失。
      
      N-749行星变成这样,距今已有一千五百年之久。
      
      但时间再久,也磨灭不了人类曾经在它上面生活过的痕迹。
      
      随处可见的断壁残垣,被风沙侵蚀得不成样子。
      
      以及这颗星球上仅剩的一个核能站,位于极东之地,人类在这颗星球上建立起的第一座城池。
      
      在极东之地268公里之外的地方,有一栋黑色的建筑物立于荒漠之中,异常突兀。
      
      建筑物整体都是黑色的,泛着金属的光泽,那扇大门也是黑黝黝的,像食人的兽的大嘴。
      
      让人惊讶的是,建筑物里面,居然有人类!
      
      原来,这是一座监狱,而且是号称“最难逃出的监狱”。
      
      这座监狱,很特殊,它并没有在《联盟公共建筑名单》上登记。
      
      也就是说,它属于私人财产。
      
      那为什么联盟会允许它的存在呢?
      
      因为这座监狱,是联盟副会长蒋易松名下的财产。
      
      副会长,那多大的官职啊。更方便贪赃枉法、徇私舞弊了。
      
      可以说,整个联盟高层机构,无论职位高低,几乎没有一个是清白的。是真真正正的腐烂到了骨头里。
      
      这座监狱,就是那位蒋副会长用来关押犯人的地方。
      
      要问他们犯了什么事儿才被抓进来的,那答案还真是千奇百怪。
      
      有人,是因为杀了人;有人,是因为走私违禁品;还有的人,什么错也没有,遵纪守法,却也被抓进来了。
      
      可能只是他们的某一个行为让蒋易松看不顺眼,他不爽了,那些人就别想好过了。
      
      “铜墙铁壁,插翅难逃”,曾有人这样形容这座监狱。
      
      N-749行星上,黑色的建筑物就如怪物一样矗立在满是黄出沙岩石的星球表面上,这是整个星除最难逃出的监狱,里面关押着穷凶极恶的星际罪犯。
      
      然而,今天,这座号称最难逃出的监狱,即将不复存在。
      
      现在是上午九点,自由活动时间,监狱最里的一间牢房中,十多个人聚在一起,围着中间的青年男子。
      
      监狱里也会拉帮结派,这十多个人都是各个帮派的领头人,平时他们都彼此不对付,此时却为了同一个目标站在一起。
      
      “谢兄弟,我们真的能出去吗”问话的人叫赵宵,三年前入狱,原因是炸了一个半废弃工厂以及里面的二十多个人,警察当即把他逮捕送到了这里,连审讯都没有。
      
      少有人知道,那个工厂在制作一种十多年前就被禁了的药,贩卖给无知的普通居民,牟取暴利。
      
      而吃过这种药的人全都死了,这几年来因为这种药去世的人数以千计。赵宵的妻子和女儿就是其中之二。
      
      “放心,我会把你们完完整整地带出去,一个不少。”
      
      “我谢长今说的话,从不食言。”被围在中间的青年男子开口。
      
      他是三个月前来的,谁也不和道他的罪名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他那些破坏性极强的武器是到底怎么躲过监狱智能扫描仪带进的。
      
      “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另一个人问道。
      他叫高季,已经在监狱里待了十年了,自然希望可以早些出去。
      他脸上有一道很长的疤痕,从左眉骨一直贯穿到右下颌,还瞎了一只左眼,看起来很吓人。
      “晚饭时行动,现在你们先去把这些东西贴在围墙上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说着,谢长今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盒子,里面全是玻璃球大小的黑色珠子,小型粒子弹。
      东西虽小,威力却不亚于十次粒子炮的攻击,再厚再硬的墙也能给你炸穿。
      “出去之后,你们就赶紧走,越远越好,日后如果有机会再相见,希望各位还能记得我。”
      
      下午,五点三十
      还有半小时,就到晚饭时间。知晓消息的人都很激动,却不敢表现出半分,生怕那些巡逻的士兵看出半点端倪,只能伴装无聊在空地上暗瞎溜达。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六点整,A区住宿楼突然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浓烟四起,火光中天。
      急促而尖锐的警报声响遍整座监狱,士兵迅速拿起武器向A区奔去。
      却不料,“轰!”又是接二连三仿佛无止境的爆炸声,这次却是在围墙那边,平日里坚不可摧的围墙轰然倒塌,密密麻麻的人群一窝蜂的向外冲去。
      监狱长守了这么多年的监狱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明的,顷刻明白了这些大胆的罪犯的意图,又害怕小型粒子弹的威力,只能向星际联盟总部发送了请求支援的信号。
      
      远在弗罗星的联盟收到来自N-749行星的求助信号,简略商量后,派出了离N-749行星最近的正在返航途中的上将陆照野和他的舰队队。
      “嗤,我早说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他们当真以为他们做的那些事没人知到。”
      关了通讯器,陆照野靠在椅背上,不屑地说。
      “那我们还去吗将军“手下崔祁旁边询问。
      “去啊,怎么不去,我倒是想看看,那破监狱被炸成了什样子。”
      陆照野靠在椅背上,手指灵活地转着一把银色的小.刀,黑亮的双眸中透出星星点点的笑意,那是对联盟的嘲讽。
      以及...对那位炸了监狱的“勇士”的兴趣…
      
      谢长今在仓库里找到了一架小型飞行器,虽然有些旧,但至少还能用。
      飞行器冲出浓烟,一路向西。
      西边一万公里之外有一座大型核能量站,虽然早已废弃,但它所剩余的能量却足以炸毁一颗星球,谢长今打算引爆这个能量站。
      
      杳无人烟的荒野上,飞行器正以比离弦之箭还要快的速度向前移动,后面跟着密密麻麻的追兵。
      谢长今驾驶着飞行器,粒子弹不心疼似的往后扔,很快,追兵就减少了大半。
      陆照野开着飞行器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混进了追兵队伍的末尾。
      前方五百米处一块岩石拔地而起,谢长今不慌不忙的操控着飞行器直直向它冲去。
      在快要撞上的那一刻,飞行器突然向上一拐,轻轻松松的避开。但后面的那些士兵就来不及了,直接撞了上去。塌下来的石块又砸到了不少人。
      
      远处已经隐隐可见能量站的塔顶了,谢长今将飞行器提到最大速度,全速前进。
      把追兵远远甩在了后面。
      他在手腕上的一个黑色手环上敲了几下,手环就弹出了一个盒子。
      他从盒子里抓出一大把粒子弹,大约五十来颗。
      绕着能量站上空飞了两圈,他把粒子弹全部扔下去了,飞行器再次改变方向,向着天空飞去。
      却突然半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向上飞行。
      “飞行器快没能量了。”谢长今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
      他向后看了一眼,还有一个人在跟着自己,但他敢肯定,绝不不会是监狱那伙人。
      谢长今还看见了后面那辆飞行器尾翼上的标志,是军队的人。
      他衡量再三,在飞行器能量终于耗尽的那一瞬间打开舱门,一脚踏了出去。
      身体急速下坠,耳边有风在张牙舞爪地咆哮。他闭上了眼睛。
      忽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接着,风声停了,他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地面上的爆炸声震耳欲聋,他却只听得到一声声强有力的心跳。
      “现在的逃犯都是这么大胆的吗?”低沉的声音自头顶上传来。
      谢长今抬眸看向那人,略有些眼熟的脸闯入视线。剑眉星眼,鬓若刀裁,男人嘴角轻轻挑起一抹戏谑的笑。
      “自救而己,毕竟谁想在监狱里住一辈子啊!”谢长今也笑着说。
      谢长今早就发现陆照野的行器一直跟在后面,不但没有恶意还帮他解决了好几个快追上他的追兵。
      他敢肯定这人不会袖手旁观,才能这么的毫无顺忌地从飞行器上跳下来。
      “陆将军想要什么?”谢长今终于认出了陆照野,全星际最年轻的上将,战功累累。
      “你手上的那款武器杀伤力很大,如果能为军队所用,定能成为击退星兽的一大帮手。”陆照野认真的说道。
      他可以断定,那绝对不是军部目前所研发出的任何一款武器。
      就冲着刚才亲眼目睹的粒子弹的威力。
      “……”
      “让我考虑考虑。”谢长今声音中带着倦意,他闭上眼睛,靠着陆照野渐渐睡过去了。
      陆照野的一句“可以”被卡在喉咙里,他放轻了动作,好让谢长今睡得更舒服一些。
      
      站在指挥室内,远远地,崔祁就看见他们将军的飞行器回来了。
      他等了十钟,飞行器与主舰的距离近了一半,他再等了十分钟,飞行器终于降落了,他快步走向飞行器,却不见有人出来。
      “将军”崔祁站在门外喊了一声,又过了一会,舱门终于打开,一高一矮两身影并列走出来,高的是陆照野,矮的是谢长今。
      
      谢长今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陆照野对崔祁说:“去在我隔壁准备一间房,这个人,我亲自审问。”
      崔祁略微思索,就转身离开。
      
      他其实很想问陆照野,为不能在审讯室里年还有,将军,你们到底在飞行器上干什么这么久才回来。
      “就不能明天再审吗”谢长今听到审讯两个字,嘴巴比大脑反应还快,抱怨着不满。
      “明天也行啊,只是我的时间很宝贵的,你得拿出对等的报酬。”陆,照野看着他这样子,突然生出了逗一逗的心思。
      
      谢长今迷茫了两秒,没听说过哪位审讯官找被审者要报酬的啊是他跟不上时代了吗他想着,从手环里又拿出几颗粒子弹,“给你”,塞到了陆照野手中。然后打着哈欠走了。
      
      陆照野小心翼翼地把粒子弹收好,这可是一不小心就会要命的东西啊!
      然后快步跟上了谢长今。
      
      “你知道房间在哪里吗?我带你去。”
      谢长今欲言又止,他想说星舰的构造他闭着眼都能画出来,区区一间房而已。
      但他不想实在困得很,不想说话了。
      陆照野跟在后面,看着他轻车熟路地穿过四通八达的路口,挑了挑眉。
      一回到崔祁准备好的房间里,谢长今就扑在床上,舒服柔软的被子,不知比监狱里的好了少。他很快睡着了。
      
      谢长今又做噩梦了。
      
      梦境的内容依然和以前一样,黑漆漆的衣柜里,只有一点光从衣柜门缝照进来。
      瘦小的身影双手紧紧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大大的眼睛里蓄满泪水。
      衣柜外面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和溅得四处都是的鲜血,有他父母的,他姐姐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从旁边伸过来了一双手,蒙住了他的眼睛,那双手,和今天抓住他的手一样,一样的温暖。
      
      陆照野快睡着的时候,听到了隔壁房间里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他瞬间没了睡意,起身下床,走到隔壁门前。幸好谢长今没有把门锁死,他握着门把,轻轻一拧就开了。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外面无名星系微弱的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借着这点微光,陆照野看清了房内的情景。
      谢长今连人带着被子掉在了地上,他把自己蜷成一团,死死抱住被子,不目停地颤抖,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水,打湿了头发。陆照野还听到了两声呜咽。
      
      他绕过过谢长今,走到床边打开灯,突如其来的亮光让他不适地闭了眼,谢长今也跟着皱起了眉,身体却逐渐放松。
      陆照野俯身隔着被子抱起他,放在床上,又给他仔仔细细掖好被角,调暗了灯的亮度。
      
      至于玻璃,就是放在床头边的水杯,扫地小机器人已经处理了。也没有划伤谢长今。
      他悄悄退出房间,站在寂静的走廊里长叹一口气。
      
      安静笼罩着整座星舰,外面星河长明。
      谢长今裹在被子里,无意识地弯起了嘴角。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