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雷雨 ...


  •   天光新新,鸟声踌躇。

      一缕新阳嫩如花,叫破迷蒙的黎明。

      新房子特有的冷漠味道里,轻尘在光中起舞。

      被窝中的人伸出一只雪白修长的手,摸索床头柜子上的手机,手机摸到手,一个毛茸茸的头露出来,看一眼手机屏幕,被子往上一蒙,将将睡去之时——

      思绪的泡泡颤颤巍巍地浮起:几点了来着?

      看到是……8点。

      哦……8点。

      什么,已经8点了吗!完蛋了!床上的人翻身跃起,一个鲤鱼打挺,屁滚尿流地跑到卫生间去了。

      卫生间里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洗漱声,5分钟之后,已经画好淡妆(眉毛+嘴唇)的女孩子抓着睡衣赤身飞奔出来,快速地把挂在床头的校服穿上,往书桌上看了一眼,又是一阵哀嚎:“为什么!书桌又忘记了收拾呢!”

      她嗒啦着球鞋蹦到书桌前,非常没有技巧地一通扒拉,把所有的书本和卷子还有笔塞到巨大的书包里。就这样把书包往肩上一甩,像脚下踩了风火轮,一路驰骋,在8点20,第一节课上课铃响时,冲过操场,准时踩在一班的门槛上。

      座位在向她招手,胜利的曙光在前方发亮!

      只要她坐到座位上,早读没到的失误,老班一定会谅解的!

      兴奋的神情和脚步都被简单的三个字给叫住了:

      “李晓华。”

      教导主任的声音像一条鸿沟,在她和座位之间炸开天渊之隔。

      李晓华转头,看见皱起眉头的教导主任和教导主任旁边笑吟吟的班主任。  

      班主任“哟”了一声,挑眉笑道:“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

      说完,笑眯眯地越过她,走进安静的班级里。

      李晓华一声“爹”堵在嗓子里,看着教室门在自己身前“砰”地关上,得亏她收脚够快才没有夹到。她马上和教导主任告状:“妈,你看我爹!”

      教导主任按了按眉心,瞪她:“叫我花主任!你今天怎么回事?旷课?”

      “手机坏了,闹钟没响!”李晓华可怜巴巴。

      “去上课,晚点收拾你!”花主任又瞪她变得嘻嘻哈哈的脸,暗道,遗传啊遗传,小不正经也开始迟到了吗,这可不行!补充道:“我怎么说你的,压着时间线睡觉,压着时间线起床,叫你睡不睡,起床又不起……”

      救命!

      李晓华捂着耳朵溜进了教室。

      班主任轻轻瞥来一眼,父女两人视线相杀了一瞬,气势弱了一瞬的李晓华躲开了眼神。把书哗啦啦全掏出来塞进课桌,动作太大,带动桌子“吱”的长长一声,前桌的男生回头看她,“对不住对不住”,随口的道歉绝不走心,掏出数学课本,嘴里嘀嘀咕咕,“叛徒,自己来上课却不叫我,还给我把手机静音了,太阴险了!阴险!”

      班主任貌似无意地咳了一声,端起水杯喝。

      李晓华暗暗翻了个白眼。

      数学课啊,是多么无聊的课。仔细听听似乎可以听懂,认真听听,却是云里雾里,雾里云里。李晓华正头昏脑胀,一阵风吹来,把一朵桃花送到眼前,一个抛物线,落在雪白的课本上。黑字整洁的作为背景,那花粉粉甜甜,看着娇柔可爱,香气淡雅,花瓣柔软。

      她的目光落在天光中的花朵上,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一霎,转眼看向窗外。

      高大的紫荆花树香气隐藏在风里,花瓣纤长,颜色浓艳。

      哪里来的小桃花?

      李晓华向窗下看去,一楼的花树下走过一个很高的男生。

      他长得很打眼的好看,周身清贵,一身蓝白装的校服肥大,他穿得好像休闲定制的时装,迈着长腿,懒洋洋地向前走。

      李晓华不自觉地盯着对方,身体慢慢向窗外移动,忽然那男生似乎要回头,她“嗖”地一下坐得板正,目光直视黑板,面色慢慢烧红。

      她在心里叽叽咕咕地叫。

      哎呀妈呀,他是谁!他是谁,他是谁呢,他是谁呢~

      悄悄拿出手机,她伸头往窗下一望,人不见了。

      哎,人呢?

      李晓华探头探脑,目光逡巡,身后突然有人一拉,她置之不理,眼睛走了一遍他走过的路,有些美滋滋的收回视线,连同手里的手机一起,面上的绯红暴露在教导主任目光范围之内。

      教导主任的脸色泛青,伸出无情铁掌,拍了一把她的肩,大力的一掌,把李晓华的脸从羞红变成了疼红,面对教导主任平摊的手掌,她万分不愿,却还是乖乖上交了手机。

      教导主任瞪她一眼:“李晓华,下课来我办公室。”

      李晓华垂头丧气。班主任慢吞吞地翻着书页,什么反应也没有。

      同学们安静如鸡,刚刚拉了她一把的同桌看教导主任走了,小声问:“你看啥呢,笑得跟偷了蜜的熊。拉你也不知道收手机。”

      李晓华万分郁闷的心情想起那个男生,眼睛一亮:“我看见一个大帅哥!好帅啊,高高的,白白的,看起来家里很有钱的样子,拽拽的!”

      同桌又拉了她一下,李晓华一抬眼,就看见了校长的死亡凝视。

      校长用手指头点点她,背着手走了。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似乎算起了什么,手指掰下三个,李晓华看着,心里的火慢慢烧了起来,愤怒与难堪让脸上没有褪去的绯红再一次加深,她被班主任老爹的恶劣气得脸红脖子粗——班主任老爹在数她的“罪证”:1.迟到,2.上课玩手机,3.讲小话。

      啊啊啊!气死我了!老爹你真讨厌!

      气完了,李晓华紧张起来,她妈那个人她知道,刀子嘴豆腐心,可是这回有豆腐嘴刀子心的恶劣老爹和阴险的校长插手,她一个“国旗下的演讲”大奖说不定能荣获!

      怎么办?她紧张了一会,仔细想想后果:大不了“国旗下的演讲”嘛!有什么要紧?好像她没做过似的,哼。

      外厉内荏,虚张声势地想了一会,她心乱如麻地把那片像桃花的小花夹在书中,与下课铃声一起响起来的,还有她颤抖的心跳。

      怎么办?国旗下的演讲,想想就好紧张啊!以前都是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出席演讲,可是这回要是,要是……

      想想那些嘲笑的嘴脸,她心生惧怕,迈出去的脚步都颤了起来。

      下课2分钟了,班主任也在讲台上磨蹭,李晓华本站在教室门口踟蹰,察觉到老爹戏谑的目光,忍不住眼眶红红地瞪了他一眼,冲了出去。

      班主任心满意足,叫你告我的状,吃我的帅,还碎了我的唱片?小毛孩,惯的你。哼,不知天高地厚。谁还没有点脾气了?

      他哼着欢快的小曲走出教室,就往教导处走去。

      教导处。

      教导主任的手指戳着李晓华的脑门数落:“能耐了!迟到也就算了,作为教导主任的女儿,带头上课玩手机!在上课时间聊天!你说别人会怎么想,想我作为一个教导主任,连女儿都教不好?教出来一个天天掐点到的懒虫?一个上课玩手机的坏学生?你说这样下去我还怎么教别人,人人都说,你先管好你女儿吧!”

      迟到就是懒虫?上课玩手机就是坏学生?教不了自己女儿就不是好老师?李晓华心里一一反驳回去,心里悄悄浮起一丝怨恨:做个教导主任做得,鸡毛蒜皮,上纲上线,是否你最后不能当一个好老师,要怪生出的是个女儿?

      李晓华只是沉默不语,班主任站在窗户下,皱眉听着,悄悄走了。

      教导主任还在继续:“你看看你上次月考的成绩,落到第二名了,这个小县城里的第二名算个什么?你不拿到650以上,你怎么考得上好大学?考不上好大学,就没有好工作,一辈子就完了!手机就是个□□乐,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吗,你要迷失在这些暂时的享乐里,你要做一个废物吗?”

      在不对等的人生经历里,李晓华怎么能站在一个失意的母亲角度看问题,教导主任固然知道孩子会怎么想,却气急地抛却了所有教育方式,以责骂的形式,去试图桎梏、规整一个孩子的行为。

      李晓华心想,我信了你的邪。

      如果我考了600分就是废物,那600分以下那些人是不是该死?

      果然好人身上一旦有污点,就格外刺眼是吗?我平时的努力和乖巧都喂了狗,您是一眼没见了?

      青春期的躁动与叛逆说来就来,少女双臂交缠,平平地说:“你要怎样?说够了没有?”

      教导主任的眼一下就红了:“我是你妈,你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李明华翻了个白眼。

      这雪白的一眼,货真价实地把她妈给气着了。

      抢在劈头盖脸的责骂之前,少女大声说:“我错了——您到底想怎么样?”

      声音响彻走廊,像一记夏天的惊雷。

      在轰隆隆的雷雨砸下来之前,少女用一模一样的音量扬声说:“我错了——周一国旗下演讲——我错了——您还想怎么样——?”

      走廊上的学生们清清楚楚听见了教导主任一声暴喝:“你什么态度!”

      少女脆生地喊:“你什么态度,我就什么态度!”

      学生们:“嘶——”

      全科学霸女儿VS霸王龙教导主任母亲!让这战火来得更猛烈些吧!

      “啪。”

      就只有一声不怎么大的脆响。

      全科学霸女儿带着半张脸的指印和红肿,眼睛通红地走了出来。脚步稳健,手指攥拳,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声不吭,走回教室。

      雷雨时节,悄然揭开。

  • 作者有话要说:  练笔,更新不定。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