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第 43 章 ...

  •   第43章 又是墓地

      街心公园门口,黑色的路虎上,韦志坚老早就在那等着了。他看着副驾上的礼盒,是他为叶薇精心挑选的晚礼服。淡蓝的衣裙上点缀着星星和弯弯月亮,像宇宙般美丽而神秘。还有一双乳白色高跟鞋,正配那件礼服。最重要是的韦志坚从米兰为她买的珠宝项链和手链,手包,低调而奢华。还有为她义卖准备的饰品。后座上堆了一堆东西。
      果然,叶薇就衬衫长裤的过来,不过,即使这样简单的穿着。也掩饰不住她的美好和靓丽。她应该是跑步过来的,还在喘着气,脸色因跑动而红晕。
      韦志坚看到她,眼神发亮,赶紧下车,打开车门,把她塞进副驾。
      “看你跑的一头汗。”韦志坚心疼的替她擦擦汗,把粘在脸上的头发轻轻抚到后面,“这是从哪里跑来的?学校?”
      “当然不是了,我同事让我陪她看个东西。”叶薇笑着说。
      “那我可以去你去的地方接你呀!”韦志坚替她系好安全带,把车滑了出去。
      “我们满街转的,我都不确定在哪儿。对了,我们晚上去哪?”
      “先去我家!”
      “韦妈还好吗?你早说啊,早说我买点东西呀!”
      “她很好,你有时间多去看她!”
      “那肯定的了。就是最近事有点多。”
      “什么事这么忙?说吧!我帮你,放着我这棵大树不用可惜了。”
      “就是工作上的事,你帮不了我的。谢谢啊!”叶薇有点不太好意思,毕意这个事也不好直接与韦志坚说出来的。
      车进的小区并不是韦妈的那个小区,“你这是去哪?”
      “来,下车!”韦志坚拉着叶薇的胳膊,叶薇跟着下车后,韦志坚又把后座上的一堆东西抱着。
      “跟我来!”
      “啊!这是你家?”叶薇好奇的问。房子很大,装修低调奢华。
      韦志坚带叶薇到他自己的房间,房间很大,床也很大,里面还有一个大卫生间。
      “你先去洗个澡!”韦志坚说。
      “志坚哥,你带我到你房间洗澡?”叶薇抱紧自己的双手,一脸戒备的看着韦志坚。
      “干吗?还以为我要吃了你呀?就你这张牙舞爪的样子,谁敢呀?”韦志坚有些失笑。
      “晚上有一个义拍会,我请你做我的女伴。你进去收拾一下。”
      “吓我,可是那样的公开场合,我去不太好吧!”叶薇抱起起衣服问韦志坚,“你确定要带我去么?我可是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的,肯定要给你丢脸了。”
      “这样的义拍会,我也不愿意参加的,可主办方给我发来请帖,我这样的企业新人,不得不去捧个场凑个数呀!我想不出来带谁呀?你也别担心,我们就过去露个面,不行就撤,如何?”
      “可是,如果有人问我们关系怎么说?”
      “你说呢?”
      “要不就说是你妹妹吧!表妹也行!”
      “那还是妹妹吧!”
      “好吧!你得罩我哦!”叶薇抱着衣服进去洗换了。
      大福门义拍会,来的都是些社会名流,男士西装革履,彬彬有礼,女士晚礼服,各色争艳,大家在门口递交邀请函,登记义拍物品后,鱼贯进入会场。会场里大家你一蓬他一堆的站着在聊着天,服务生穿入其中,给来会人员送上红酒或吃食。
      大家听说今晚大咖曲宇飞会过来,各大名流闺秀都盛装装饰而来。大厅里很快就人头攒动起来。
      果然没多久,曲宇飞来了,一身高级定制的西装,坚毅而冷漠的面容,自带王者气场,他慢慢走进来,大家立刻自觉的让到两边,场面一下子变得特别安静,米菲一身华贵的打扮,像一只骄傲的孔雀,轻挽着曲宇飞的胳膊,缓缓的走入。当他们走到中间,人群里瞬时响起热烈的掌声。曲宇飞并没有因掌声还有任何表情变化,他绅士的把米菲送到里面,接过服务生送来的红酒,选了一杯给米菲,自己也拿了一杯。这时,一些慕名而来的商界巨贾们就围了过来,争相的与曲宇飞打招呼问好。
      叶薇轻挽着韦志坚的胳膊轻盈的走进来时,会场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她对这里面的金碧辉煌映一时有些不适应,瞬间有些睁不开眼睛。韦志坚轻拍着她的手背,安慰着她,她定了下心,方才好了一些。
      从叶薇走入的那一刻,场里的人竟然都惊住了,眼神随着她的移动而流转。
      一袭淡蓝色的轻纱裙,随意挽的头发,鬓边缀着些碎发,衬托得叶薇的皮肤更加细腻白晰,眉眼清澈干净,唇若朱丹腮若雪,像花团锦簇里的一支清秀的松,挺拔而秀美,淡施脂粉却没有一丝脂粉气,与来这里的大家闺秀不同,一看就知道她不属于这里,却确实美的不可方物。面对大家的凝聚的眼神有些羞怯,洽如低首的水莲花般娇羞。
      “这是谁家的女孩?气质这么好?从来没见过”大家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贵妇和小姐们都眼含嫉妒和羡慕,也叽叽喳喳的谈论起来。
      从叶薇进门的那一刻开始,曲宇飞就注意到了她,眼神深遂,周身透着一股嗜血般的寒气。让身旁的米菲忍不住探索着他。发现平时很少直视女生的曲宇飞竟然一直从进门到现在眼睛都聚在叶薇身上,不由的暗暗心惊。
      叶薇有些受不了这些人的眼神,准备悄悄找了个角落坐下来,这时,认识韦志坚的几位总出来与他打招呼。
      “韦总,”
      “程总好!”韦志坚客气的与他们寒暄着。一下就看到曲宇飞,他带着叶薇向曲宇飞走来。
      叶薇微微垂着眼神,并不看周边的人。走到曲宇飞身边她感觉到曲宇飞冰冷的眼神才抬眼看他,浑身一紧,有点不知所措。
      “薇儿,怎么了?”韦志坚感觉到叶薇的变化,轻声问道。
      “没,没什么!”叶薇瞟了曲宇飞一眼,低下头,露出后面好看的脖颈,真可谓360度无死角的美女,看的边上人眼都直了。
      “曲总!”韦志坚看向曲宇飞,曲宇飞举举杯,表示招呼。
      “哎呀!韦总,你这女伴真是天仙下凡呀,不给介绍下么?”有人说,大家都看着韦志坚,实却在看叶薇,看的叶薇不太好意思,有些羞怯的低头噙着笑。
      “让大家见笑了,我妹妹没见过世面,今天是第一次带她出来,有些害羞!”
      “妹妹呀!韦总好福气,家里藏有这么漂亮的妹妹!以后可得多带出来走动走动。”
      很快就有人给叶薇递来酒杯,叶薇并不接,“谢谢!我不会喝酒!”
      韦志坚替她拿了杯果汁。把她送到最边上的位子:“对不起,带你来是我冒失了。”韦志坚并没有想到叶薇的到来会引起那么多人的注意,心下有些懊恼。
      “你先坐这,我打完招呼就带你走。”叶薇点点头。这时,服务生给她送来一些漂亮的小点心吃食,她接过来谢过。
      韦志坚一离开叶薇身边就来了几个年轻的新贵,主动与她套近乎。
      “嗨,我是王健欧,恒景集团的,美女,认识一下吧!”
      “你好,我是程林,天徽集团的,这是我名片,不知能不能有幸请姑娘喝一杯?”
      很快,叶薇手里被塞了很多张名片,还有人在往她手上塞东西,她一下子不知所措。
      另一边米菲和一群大家闺秀们也在盯着叶薇看,看着她身边围着那么多的年轻新贵们,眼里更是满满不怀好意的眼神。
      叶薇没处理过这样的场面,因为这边围了不少人,其他人也好奇的加入进来看热闹,搞得她周边围满了人。
      韦志坚也看到这样的状况,正准备过来解围,发现都进不来了。
      “哎,美女,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我喜欢你!”那个自称恒景集团的王健欧,喝了不少酒了,竟然一把抓住叶薇的手,拉她去喝酒。
      “放开!”叶薇轻喝一声,一下就甩开他的手。
      “哟,不简单,小妮子有两下子呀!” 王健欧自称阅女无数,是美女开发机。这下更加来了兴趣。旁边的人都跟着起哄起来。
      王健欧就势想摸叶薇的脸,手指还没到她的脸,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捏,痛的他哎哟一声。
      曲宇飞冷漠的站在他面前,人们自觉的让开的了距离。
      “曲总!”王健欧看到曲宇飞黑着的脸,酒醒了一半。
      “不想死的难看就离她远点!”曲宇飞的话语自带王者威严。
      曲宇飞看了叶薇一眼:“跟我走!”叶薇乖巧的跟在他后面就站了起来。曲宇飞高大的身躯在前面走着,她紧紧挨他后面跟着。
      “宇飞!”米菲俏脸涨的通红,拦住了他们去路,“你要干吗?”
      曲宇飞拉过叶薇,把她护在自己身边,从米菲身边过去。
      “曲宇飞!”米菲喊了一声,泪眼有些朦胧。
      韦志坚这时也挤了进来,想拉住叶薇。曲宇飞把叶薇护到自己另一边,韦志坚拉了个空。曲宇飞怒蹬着韦志坚。
      “薇儿!你认识曲总?”韦志坚惊讶的说。
      “韦志坚,这个帐我们等会算。现在,我要带她离开。”曲宇飞冷冷的说。
      “曲总,拍卖会还没开始。”曲宇飞助理说。
      “你盯着就行!”曲宇飞护着叶薇就冲出人群,很快从地下停车场的通道消失了。
      曲宇飞把叶薇塞进他的宾利,给她系好安全带,就驾车出来了。
      叶薇才从惊慌中冷静下来,偷偷看了下曲宇飞,他的脸黑的真可以。
      “曲总,那个,谢谢你啊!”
      “你们什么关系?”曲宇飞冷冷的问。
      “朋友,认识很久的朋友。”
      “朋友?”
      “曲总,可不敢告诉我姐!”
      “。。。”
      “曲总,求你!”叶薇低声的求着曲宇飞。
      曲宇飞拿过一件自己的外套,丢给叶薇,叶薇顺从的穿在身上,外套太大,她穿上感觉像风衣一样。
      “你们在哪?”曲宇飞打开蓝牙。
      “在门口等我,马上到!”
      “我们去哪?”叶薇问。
      “去了就知道了。”
      曲宇飞把车开到一个国际广场,接上叶子和星儿。
      “薇儿,你这是?”叶子上车就发现了叶薇。
      “姐!”叶薇声音有点怯。
      “不是说跟韦志坚出去的么?怎么和曲总一起?”
      叶薇没办法,把晚上的事轻描淡写的说一下。叶子一下就火大了。
      “这个韦志坚是不是读书读傻了?这样的场合随便带着女的去就是了,为什么非的带你?看我回头收拾他。还有你,你怎么说都不说一声就同意去了呢?”
      “我哪知道?那里的人会是那个样子。还以为跟电视上看到一样,大家都彬彬有礼的呢!”
      “那出了事韦志坚人呢?他怎么不保护你?”
      “人太多了,他估计也进不来吧!”
      “薇儿,你也没那么弱呀,为什么没揍他们?”
      “我是准备他再碰我就动手的来着,曲总就把我给救出来了。”
      曲宇飞听她姐妹俩的聊天,笑对叶子说:“你这是教你妹妹大街撒泼?”
      叶子说:“那必须呀!就那样的小流氓,卸他一只胳膊就行!”
      “叶子姐姐好暴力!”星儿说。
      哈哈。。。大家都笑起来。
      “你们坐好了,跟你们说个事。等会呢!我带你们见一个人。他叫曲宇鉴,是我大哥。”
      “就是星辰帝国的那座神秘尊神?”叶子问道。
      曲宇飞笑着看她一眼:“你还知道些什么?”
      “他真的是神啊!”叶薇说。
      “哎,你们不要搞个人崇拜好不好?要说神一样的人物,那我也是啊!怎么没看到你俩崇拜崇拜我的?”曲宇飞说。
      “你想要我们怎么崇拜?每天早晚一柱香?”叶子戏虐着说。
      “我可不想到庙里当和尚。”曲宇飞故做委屈的说。
      叶薇的电话响了,是韦志坚。叶子一把抢过电话。
      “薇儿,你在哪?”韦志坚的声音很是焦急。
      “韦志坚!”叶子大吼一声,
      “叶子呀!”
      “你就问你,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竟敢带薇儿去那样的垃圾场合?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爸我哥都不敢带我们去,应沛如墨也不敢带我们去,你哪来的胆子?”
      “叶子,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考虑不周?你是瞎!出事当会你在哪?为什么不护着薇儿?”
      “我错了,叶子,薇儿还好么?”
      “韦志坚,今晚我真的很生气!”
      叶薇接过电话,“志坚哥,我没事了。”
      “薇儿,是我考虑不周,没保护好你!对不起!”韦志坚懊恼的说。
      “没事的,我很好,不用担心了!”叶薇安慰他。
      “你还安慰他?”叶子生气的说。
      叶薇想想确实后怕,不过想想也不是韦志坚的本意。
      “那也不是他的本意!算了,姐,我也有错,我就不该答应他去。”叶薇对叶子说。
      叶子心疼的拍拍叶薇的手背:“你呀!总是替别人考虑!”
      夜很黑,公墓门口只有微弱的灯光,靠右侧停了几辆黑色的豪车。
      曲宇飞的宾利滑了过去,停在最前面的那辆后面。曲宇飞让她们下车。
      前面的车上也下来了人,打开后面的车门,一个与曲宇飞差不多高大的男人下了车,一身漆黑。
      叶薇把曲宇飞给自己的衣服扣紧,虽然还是空空的,但已经能遮住她的衣裙了。
      大家并没有打招呼,就跟着进了墓地。两保镖手里捧着鲜花。
      曲宇鉴走在最前面,保镖跟他两侧,后面相跟着曲宇飞,叶子,叶子牵着星儿,后面跟着叶薇。
      进墓地叶薇就感觉特别的熟悉,开始有点微微发抖,夜晚的墓地更显阴森,到处黑魆魆的,偶有一两声虫鸣,听的人心惊。曲宇飞回头看看她们,停了下来,让她们走前面。
      星儿紧紧的抓着叶子的手,看曲宇飞停了下来,她就另一只抓住曲宇飞的手,喊了声:“爸爸!”叶子就停了下来,让叶薇走她前面。最前面的曲宇鉴也停了下来,回头看他们。
      正好叶薇走到他后面,他们在黑暗中眼神对视了一眼。一股淡淡香味,仿佛有些熟悉,他愣了下神。
      “怕?”曲宇鉴冰冷的问。
      叶薇不知道为何浑身一紧,又抖了一下。曲宇鉴仿佛感觉到了她的战栗,牵住她的手。那种熟悉的柔软让他不禁盯着她看一眼,天太黑,根本看不出什么。叶薇也感受到他大手的温暖,有点恍惚。
      来到怜心的墓前,曲宇鉴和曲宇飞并排站在前面,深深的看着墓碑,墓碑上的黑白照片晚上看起来特别诡谲。
      曲宇鉴点上香,插进香炉里。又与曲宇飞把两束鲜花从保镖手里接过来,恭敬的摆放在墓碑两侧。良久,深深的鞠躬。
      叶子带着星儿和叶薇,也深深的鞠躬。
      曲宇鉴轻轻抱起星儿,走到墓碑边,用手抚摸着墓碑。
      “心儿,五年了,你还好么?我带你的星儿来看你了。”他心里早就没有了惊涛骇浪,但眼框却慢慢湿润了。同一个问题在他脑海里问过N次了,他还是会在她的墓前傻傻的问她:“心儿,你怎么那么傻?选择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你是真的不相信我么?”可是斯人已去,唯有风潇潇。曲宇鉴轻轻叹了口气。
      “回吧!”他把星儿还给曲宇飞,曲宇飞抱着星儿,一手牵着叶子的手。他们转身走了几步,发现叶薇并没有跟过来。回头看时,叶薇还站在心儿的墓前发呆。
      这个场景太过熟悉,叶薇仿佛入了梦一般。
      “薇儿,怎么了?”叶子问她,他们几人都站住了。
      曲宇鉴走过来,站在叶薇边上。
      “原来是你!”曲宇鉴心里明白了。
      叶薇愣了半天的神,刚转身看到身边的曲宇鉴。
      “宇飞,你们先出去!”曲宇鉴说。曲宇飞和叶子带着星儿往外走,叶子还不时的回头看看叶薇,心下疑惑得很。
      “丫头,是你?”曲宇鉴嘴角上扬,亮晶晶的眼神,在黑暗时,像星星。
      “什么意思?”叶薇困惑的问。
      “想耍赖?还是想逃跑?”曲宇鉴抓住叶薇的手,那种熟悉的柔软让他更加坚信。
      “耍赖?逃跑?”叶薇自信在自己的字典里,根本就没出现过这两个词。“你说什么呢?本姑娘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两个词。”
      “是吗?这么说,姑娘你应该是迷路了,五年了,还找不到回宾馆的路?”
      “宾馆?啊,五年前,高考的那个暑假?”叶薇脸颊发红,好在黑夜里什么也看不见。“你就是那个乞丐?”
      “在你眼里,我只是乞丐?”曲宇鉴冷哼了一声。
      “。。。”
      五年前,时间估计也应该是今天,不过叶薇忘记了。从监狱回来,傍晚时分,她受韦志坚所托来看望他的父亲,墓园的阴森气氛是寂寞的,荒凉的,失望的。。。。。。
      墓园依山而建,呈对称型的,中间,两侧各有道路,中间大块的是一块接一块的墓碑。墓碑上刻着过世人的名字,还嵌了他们的照片。叶薇拾级而下,缓慢的向外走。
      前面出现一团黑影,叶薇心里一紧,就过去看看,一座墓碑前,有个人坐在那里,只见他身上衣服被汗透湿,头发很长,也都贴在头上,直直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不说话。
      叶薇大着胆子走近他,只见他衣服上都是泥,头发胡子老长的,都看不清脸面,只能看到他的眼,像鹰一样阴鸷,又写满忧伤和茫然。
      “喂,天黑了,你不能再在这了,你这样会生病的。”叶薇朝他喊。
      “你在这多久了?”叶薇又问,可不管怎么问,那个人都不理她。
      “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叶薇说。
      “何为生,何为死?”那个人问,不知道是问叶薇还是问墓碑里的人。
      “生者为生,死者为死吧!”叶薇说。叶薇也在他边上坐了下来。
      叶薇认真的看了下墓碑,上面写着的是两个人,李怜心和□□然,原来是合葬的墓,但让她震惊的是,这两人竟然是同一天过世的。
      又是一个忧伤的故事呀!两个合葬的人,一个守墓的人。
      不知道陪那个人坐了多久,天越来越黑,她心里也越来越害怕。
      “哎,想不想喝点酒?”叶薇问他。
      “酒?”那个人仿佛发出地狱里发出的声音。
      叶薇就这样做了两个人的决定了,她起身拉起那个人,真重,她腹议,好不容易把他拉了起来,才发现他真的好高大,浑身也真够脏的。
      她拉着他往外走,那个人也默默的跟着她走,眼睛直直的,如果不是因为他说过那句有些哲理意味的话,叶薇真要当他是僵尸了。
      出了墓园,叶薇找个宾馆开了间房间,她要带他好好洗个澡。
      进了宾馆叶薇就把说浴缸放满热水,调好水温。
      “那个,你进去洗洗吧!”那个人直直的坐在椅子上,没声音。
      “你不吭声那我替你脱了。”叶薇几下就解开他的湿脏衣服,发现他戴的腕表,就摘下来放在床头柜上,将他脱的只剩短裤,这个人的身材还真是好,腹肌紧实,蜜色的肌肤,八块腹肌,叶薇忍不住调皮的触碰了下他的腹肌,硬邦邦的。叶薇拖他起来把他塞进浴缸,并拿来洗头膏给他清洗头发。又把他的衣服清洗干净晾上,把他衣服里的钱包也拿出来放在床头柜上了。
      泡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正好叶薇点的外卖和红酒都到了。叶薇收拾好餐桌,就进去拉那个人起来吃饭。
      那个浑身脏污的人终于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给他擦干水,打理了下头发,穿上宾馆的睡袍,叶薇又牵着他来到桌前,让他坐下来,先给他喝了点水。
      那个高大的男人此刻就跟一个特别信任妈妈的孩子一样,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叶薇给他面前摆上买来的皮蛋瘦肉粥,让他吃,他吃了几口,抬眼看向她:“酒呢?”
      “你先吃点粥,酒在醒着。”叶薇说。
      那人又开始喝粥,又吃了点虾饺,喝了几口水。
      叶薇把红酒倒了两杯,放一杯在他面前。
      那个人用骨节分明的手拿起酒杯晃了晃,眼神里还是漠然和寂静。
      两个人也没什么话说,就是拿起酒杯就喝。
      一瓶酒很快就见底了,两人都微醉。
      “还有酒么?”那个人问。
      “没有了!别喝了,你先睡会吧!”叶薇头有些晕,但还是起来拉那个人到床上睡觉。
      她把被子打开,把那个人按了下去,由于体力不支,一下倒在他身上,他的睡袍敞开了,她一下跌在他结实的胸肌上。
      叶薇脸一阵发烫,赶紧要爬起来,那个人从后面搂住了她,头埋在她的头发里,喃喃的说不要离开我。温暖的怀抱让叶薇有点迷糊,挣扎了下他抱的更紧了,就两人相拥着睡着了。
      叶薇醒来已经是第三天清晨了,透过窗帘的缝隙能看到大亮的光,她发现自己竟然像虾米一样蜷在那个人的怀里,还很享受。惊了一下,看看自己身上完好的衣服。就轻轻掰开他的手,轻手轻脚的起了床,看到床上的那个睡的像婴儿般的男人。
      赶紧溜了出来,打车就回家了。
      想到五年前的事,叶薇不禁脸夹微红。
      “没想到那个人是你?”叶薇有点不知所措。
      “如果知道是我,你会来找我么?”曲宇鉴问她。
      “当然不会了!”叶薇脱口而出,还不够丢人么?
      曲宇鉴牵起叶薇的手,慢慢带着她向外走。
      “睡了我两晚就跑了,不负责任。”曲宇鉴的声音有些懊恼。
      “你可别赖我,那两晚,我们可是什么都没做。”叶薇解释着。
      “怎么?非得生了孩子才算睡呀?”曲宇鉴有点啼笑皆非。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我知道你的,你是星辰帝国的神袛嘛!我是叶薇,姐姐叫叶紫,就刚跟我一起的那位。爸爸说我们都是出生在紫薇花开的季节,所以就取了这个名字。”叶薇认真的说,
      “叶紫,叶薇,你俩是双胞胎?”
      “不是,我姐比我大两岁!”
      “你说我是星辰帝国的神袛?什么意思?既然你都知道我,还不来找我?”
      “他们都这样称你呀!你应该很厉害吧!”
      “厉害?是吗?”曲宇鉴自嘲的笑着说。“你知道吗?你那天早上走了后,我是怎么想的么?”
      “怎么想的?”叶薇低笑着问。
      “醒来后,你不在了,我的钱包和腕表都在床头柜上,我特别懊恼!你不知道。不是都说现在女孩爱钱么?可为什么我遇到女孩钱也不要,表也不要,还跑的那么干脆,这一跑就是五年。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我多么想你能图我点什么,好让我感觉自己是个有用的人,至少让人有所图的人呀!对吧?”曲宇鉴说的也特别懊恼。惹的叶薇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么好笑?”曲宇鉴也笑了,看她笑的花枝乱颤的,就挽住她的肩。
      “哥,你们在说什么,笑成这样?”曲宇飞和叶子在前面等他们,听到笑声忍不住问了起来。
      听到曲宇飞问话,曲宇鉴又恢复了原来冰冷的形像。只是牵着叶薇的手并没松开。
      “星儿,过来,我抱下!”曲宇鉴对着星儿说。
      星儿吓的直往叶子身后躲。
      “星儿,这是大伯,是爸爸的哥哥!他也是你的亲人呢!”曲宇飞柔声的对星儿说。
      “大伯!”星儿放开胆子喊了声,张开手臂让他抱。
      曲宇鉴抱起星儿,在她脸上亲了亲,指着叶薇问星儿:“你喊她什么?”
      “姐姐!这是薇姐姐,”然后指指叶紫“这是紫姐姐。”
      “你爱姐姐吗?”
      “很爱很爱,爸爸爱姐姐,星儿也爱姐姐!”星儿一句话说的大家面上一红。
      “是吗?爸爸爱哪个姐姐?”
      “星儿,别乱说啊!”曲宇飞喝斥了下星儿。
      “爸爸是爱姐姐的,还带姐姐去玩了。”
      “是吗?去哪里玩的?”曲宇鉴今晚话特别多,
      “姐姐,那叫什么农庄?”星儿转身看向叶紫。
      “星儿,姐姐抱,来!”叶紫接过星儿,曲宇鉴深深看了叶紫一眼,说:“听说你一直在帮照顾星儿,谢谢你!”
      “曲总客气了!”叶紫笑着说。
      “你妹妹,我先带走了!”曲宇鉴对叶紫说完,转身就拉过叶薇上他的车。
      “哎!姐!”叶薇有点尴尬。
      “曲总,你是要带薇儿去哪?”叶紫说时,曲宇鉴已经把叶薇塞上了车,跟着他也上去了,司机发动了车子。
      “哎,他们会去哪?”叶紫紧张的问曲宇飞,曲宇飞也是一头雾水,不过他相信他哥的人设,安慰叶子说“没事的,叶子,我哥会保证她安全的。”
      在车上,曲宇飞一直在思索,“我晚上可是看错了?我哥跟薇儿在一起时笑了,还主动亲了星儿。”
      “这有什么问题么?”叶子问。
      “我好多年都没看到我哥笑过了,冷的像冰山一样。以前他见了星儿也是睬都不睬的。今晚转性了?”
      “是呀,他是神嘛,神是从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可是我从来没听薇儿说过她认识你哥呀?”叶子也是一头雾水。
      曲宇鉴带着叶薇到了他的私邸“桐花台”。这是座带小巧院子小别墅,位置很偏,很安静。家里也就吴伯吴妈一对老夫妻帮他在打理。
      “这院子好别致呀!”进了院子叶薇感慨着,眼还在四处溜,看看能不能找机会逃跑了,也不知道这尊神为什么会拉她来这里。
      “喜欢么?”她的小心思早就在曲宇鉴的眼底。
      “嗯!不过,得先看看全貌对吧!”叶薇看着收拾的漂亮的小院子,院子里的房子也是一栋两层的小楼。
      “曲总回来了!”管家吴伯热情的迎了上来,发现曲总第一次带了位女孩过来。
      “吴伯,帮我们准备几个小菜,一瓶红酒!”曲宇鉴交待。
      “好的!”吴伯下去准备去了。
      “薇儿,来,带你参观一下小院子。”曲宇鉴牵着叶薇的手,在四周走了一圈,再牵进屋,楼上楼下看了一圈,并一点点的给她介绍。
      “这些画是真品还是赝品?”叶薇看了挂的几副画,都出自大家之手。
      “你猜?”曲宇鉴笑着问。
      “我可没那本事!不过我想像曲总这样的大人物,应该不会收藏赝品吧!”叶薇说。
      “大人物?你不说我是乞丐的嘛!”曲宇鉴满眼宠溺的笑。
      “哎呀,你还记着呢!小气鬼!”叶薇嗔了句,就想往楼上跑。
      曲宇鉴一把拽过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来。
      “哎呀,疼,疼,再用力就残了。”叶薇另外一只手用作的打他的手,
      “老实点,收起你的小心思!”曲宇鉴警告她。
      带她进了自己的书房,书房是带着楼梯的,楼梯旋转下去,边上所有格子里都摆满了书。他们下了楼梯,下面摆放着宽大的书桌,还有电脑等。书桌边上摆了大沙发,边上还有几个可爱的小沙发。绿植也不少,很是雅致。
      曲宇鉴把叶薇送到可爱的小沙发坐下,曲宇鉴也挪了个小沙发过来坐她边上,“今天微斋能迎来我可爱的薇小姐,真是蓬荜生辉呀!”
      “微斋?你书房的名字?可是这么大,为什么叫微斋呢?”叶微好奇的问。
      “我特别庆幸我的书房取名微斋,同了某人的名字了。哈哈!”曲宇鉴笑起来特别爽朗。
      “微斋是我以前书房的名字,那个书房好小,不过,后来即使换成大书房了,还是沿用着这个名字。”
      “这算怀旧么?”
      “我从不忘旧,对了,薇儿,你这些年过的好吗?还有,你也不问问我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生活总是一如既往的模样呀!没什么波澜,也没什么惊喜。这算好还是不好呢!”
      “不好!因为。。。。没有我!”曲宇鉴赖皮的拉着叶薇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
      “那你呢?过的好吗?”叶薇抽回手回。
      “没有你,能叫好么?”曲宇鉴望着叶薇清澈的眼睛,“你都不想我。”
      “哎,你别那么肉麻好不好?就见一次,你能记得我的样子?”叶薇笑着说。
      “没良心!”曲宇鉴赖皮起来真是没法比拟了,完全一个依赖妈妈的小孩子。
      “大街上擦肩而过,你能认出我来?”
      “当然了,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那一刻,整个世界很安静。”
      “那要是我那天不开溜,你会怎么做?”
      “带你回家!”曲宇鉴真爽的说,
      “然后呢?”
      “然后你就是我的人呀!当然一直待在我身边了。”
      “见到你能认出来,说明记得的呀!”叶薇哄着他。
      “真记得?骗我你小狗!”曲宇鉴嘟着嘴说,一个成熟男人呆萌起来真成了一只小奶狗的样子。
      “好吧,骗你你小狗!”叶薇任俊不禁。
      书房的一面墙上挂了一幅画,可却给一块蓝布给遮住了,叶薇问他“那幅画是什么?为什么还遮起来?”
      “那是我的宝贝,你可不许偷看哦!”叶薇听着就起来想去看,曲宇鉴一把拖她在怀,不让她过去。两人正在拉扯间,吴伯喊他们吃饭了,“走,吃饭去!”
      “我吃过了!”
      “那你看着我吃!”
      “无赖!”
      “就赖着你了,谁让你五年都不理我?让我想了你五年,心都碎了!以后不准离开我,知道么?”曲宇鉴像孩子般的表白,让叶薇心里微微有些荡漾。
      “为什么?我们又不熟!”
      “慢慢就熟了。对了,户口本和身份证带了没?”
      “干吗?”
      “领证啊!”
      “领什么证啊?你发烧了吧!没带!”
      “没带也没关系,我给你准备好!”曲宇鉴狡黠的笑了。
      “有病!”叶薇不客气的说他,
      “是的,还很严重!相思病!”曲宇鉴一点都不恼。
      吴伯把晚餐搬到二楼的小餐厅里,还点上了两支蜡烛,两只高脚杯里倒上的红酒,醒酒器里也倒上了,光线柔柔的,温馨得很。
      “这位美丽的小姐,请上座!”曲宇鉴挽着叶薇,扶她坐下,自己坐到另一把椅子上,端起酒杯,举向叶薇:“薇儿,我今天特别开心,因为找到你了,来,干杯!”
      “这叫找么?直接用绑来得更合适些吧?”叶薇轻泯了一口。
      “这叫因缘际遇,怎么能用那么难听的字眼呢?”
      “切,一看你就不像好人,谁跟你有因缘来着。”
      两人斗着嘴,仿佛世界只有他们俩人存在,叶薇也在荡漾里微醉,她想起五年前的那个怀抱,还真有些清晰了呢!
      可是这又如何呢?谁让他是曲宇鉴呢?
      “叶儿,薇儿,我只希望你们以后能平平安安的,嫁一个心爱的普通的郎君,安度此生即可!切不可与富贵同行,”母亲不止一次的这样灌输着她的理念和要求,
      叶薇有些瑟缩。
      如果说五年前,是一个偶遇的话,那么五年后的相遇,真的是他们人生的一个转机,叶薇感觉自己一点都不讨厌曲宇鉴的呆萌痴缠,而是觉得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在她面前,完全褪除了伪装,留给她的是那样真实的一个人,让她感动,也想保护。
      “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好不好?”曲宇鉴摇着叶薇的手求着她。
      “好!”
      “薇儿,你答应了?你真的答应了?可不许反悔啊!听到没有?”
      “听到了!”
      “那明天我们就去领证,领了证我才放心你是我的人。”
      “不是吧!领证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呀!我家还不知道呢!”
      “你也可以与他们说一声,不过不管如何都改变不了现在。”曲宇鉴霸气的说。
      “你喝醉了!”
      “不,我比什么时候都清醒!薇儿,你是我这辈子认定的人,你的一辈子就由我负责了,你也别想离开我,我不会放手的。”曲宇鉴坚定的说。
      叶薇的心在颤栗,第一次,遇到男人要与自己结婚,虽然在她二十七年的生命中,也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可却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说要与她结婚,要为她的一生负责。可是,这个人,真的还不熟呀!结婚怎么结呀?
      “你不说话就表示默认了!”曲宇鉴狡黠的说。
      “。。。。。。”
      晚上,叶薇又被曲宇鉴抱着睡,还是那个熟悉的温暖的怀抱,她睡的特别安心。
      叶薇睡着后,曲宇鉴起来打了几个电话,安排了下明天领证的事宜,他腑身看着怀里的叶薇,她睡的特别的安稳,均匀的呼吸着,长长的睫毛,可爱的小嘴红润润的,感觉他的心完全被融化了。他感觉世界在这一刻完全宁静了,他轻触着叶薇的脸夹,眼框有些湿润,从来他心里想的,都不是今天让人称颂的星辰帝国多霸气,他要的只过不是一个可人儿能偎在自己怀里睡的安稳而已。
      电话响起,是曲宇飞。
      “哥,你在哪?薇儿还好么?”
      “挺好的,她睡着了,对了,宇飞,记得我与你说过五年前那个逃跑的小女孩么?”
      “是薇儿?”
      “是的,谢谢你,把她带回我身边!”
      “哥,太好了,那你准备怎么办?”
      “明天去领证!”这句话像重磅炸弹样,曲宇飞被炸愣了。
      “这速度!哥,还真是你的风格!薇儿同意么?她家人都不知道哎!”
      “薇儿没反对,要家人知道做什么?让她成为第二个李怜心么?”
      “我懂,哥,我可以做些什么?”
      “你可以祝福我,还有,保密!所有人!”
      “好,叶子也不能说么?”
      “她家人让她决定吧!”
      挂了电话,曲宇飞头都还是懵的。
      亲了亲怀里的叶薇,曲宇鉴喃喃的说:“薇儿,我不会再让我爱的女人再离开我,谁都不可以!请你相信我。”
      叶薇醒来,床上并没有人,她起来洗涑后,吴妈就给她送了好多衣服,帮她挂进衣橱里,衣橱里一半是曲宇鉴的,一半是她的。她选了件淡紫色的连衣裙穿上,吴妈就请她下去吃早餐了。
      楼下的餐厅里,曲宇鉴已经坐在餐桌边看报纸等她了。看着款款而下的叶薇,眼里宠溺的要出水了。
      “这条裙子适合你,真漂亮!”
      “谢谢!”
      “吃饭吧!”他放下报纸,洗了手,帮叶薇剥鸡蛋。
      车很快就到了民政局,身份证是叶薇随身带着的,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反正是拿到了户口本的证明,办好了结婚证。拍结婚照时,曲宇鉴轻轻搂住叶薇的腰,把她靠向自己,两人眉眼里都是笑。
      看到手里的两个小红本,曲宇鉴才放开紧握的拳头,发现手心里全是汗。
      “薇儿,谢谢你!谢谢你愿意跟我来领证。”他的眼框湿润了。“从此,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你说,我妈要是知道我与一个见过两面的人领了证,会不会打死我?”叶薇偎在他怀里说。
      “不会的,她要是知道她女婿有多优秀,肯定做梦都要笑醒了。”曲宇鉴笑着说。
      “接下来怎么办?”叶薇问。
      “没事,有我呢!你呢!先与你姐那探探口风,在确定没有问题的情况下再与家人说;需要我上门的,你直接与我说,我去处理;我这边呢,直接就不说了,我怕他们知道了会想出各种法子来伤害你,所以,暂时,除了宇飞,其他人我不打算让他们知道。等我能确定你的安全之后,再公开,你觉得呢?”
      “听你的!反正越少人知道越好!”叶薇顺从的说。
      “那我还住我姐那!”
      “那不行,我在家你都住到桐花台来,我不能没有你,没你我睡不着,这里的房子没几个人知道,隐秘性很好的。”
      “可我还要上课呀!学校离桐花台有点远。”
      “我接送你,我要不在家让吴伯接送你!”
      “天哪!你说我姐会不会捏死我呀!她都不没结婚,我哥也还没结婚呢!”
      曲宇鉴轻刮了下她的鼻子。“别怕,一切有我呢!”他身上的那种霸气,叶薇觉得特别安心。
      星辰帝国,曲宇鉴的大办公室里,曲宇飞已经审视的看着他很久了。“曲总,上午这么迟才来,是干吗去了?”曲宇飞故意的问。
      曲宇鉴笑笑的。
      “哥,从昨晚起,我可是第二次看见你笑了。薇儿真是个神奇的女孩子。一夜之间融化一座千年冰山。”
      “以后得喊嫂子,知道么?”曲宇飞大睁着眼睛,“真领了?”
      “那当然!”小红本搜的扔到曲宇飞的手上,“快看,我得收到密码箱存银行去,这可是我最贵重的财产。”
      “哥,你知道么?从小我就崇拜你,现在更崇拜你。不行,我得抓紧把叶子给签下来。”
      “昨晚就看出来你们之间不简单了,原来是真的呀!我跟你说,这女人跟商机一样,能抓住的时候赶紧抓住绝不能放手,不然一转身就飞了。”
      “可我怎么跟她说呀?直接与你一样,霸气的带她去领证?人家要不愿意怎么办?”
      “不愿意说明你爱的不够。我爱她,我就会一辈子对她好的,这是我的承诺。”
      “薇儿,在做什么呢?”趁中午休息时间,曲宇鉴挂了个电话给她。
      “与同事一起吃饭呢!哦,对了,晚上我想去我姐那,把这个事跟她说一下,就不回你那了吧!”
      “今天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新娘子这是要逃跑么?”
      “没有呀!主要是我的生活用品都在我姐那,我要不与她说清楚,怎么回去拿东西的呀!再说了,就一晚嘛!”
      “一刻都不行,还一晚上呢!心真狠。”
      “那怎么办?”
      “你先过去,晚点我去接你。顺便见下我这个姨姐姐咯!”
      “啊?”
      “就这样了,记得好好吃饭休息,别累了!”
      “嗯嗯!谢谢关心!”
      “谢谢谁的关心?”
      “。。。”叶薇的脸红了,曲宇鉴仿佛是看见了她菲红的小脸,开心的笑出声来。
      “好,不为难你了,晚上回来我要听你亲自对我说哦!”
      唐秘书推门进来收拾曲宇鉴的饭盒,午饭大都是唐秘书给送过来吃的,第一次看到他的千年冰山曲总笑成一朵花,一下就愣住了。
      挂了电话,曲宇鉴瞟了唐秘书的傻样,冷下脸来问:
      “怎么进来不敲门?”
      “曲总,我敲了呀,你没听到!曲总,刚我看见你笑了哎!”唐秘书跟了曲宇鉴十来年,是曲宇鉴的心腹。
      “唐秘书,你下午去趟药店。”
      “曲总,药吃完了?不是吧,才买的呀?”
      “给你自己买瓶眼药水!”
      “我眼睛好着呢!”唐秘书嘟囔着说,收拾了饭盒,“曲总,下午两点半与瑰林何总的签字仪式,四点半是西郊项目的听证会。”
      “晚上呢?”
      “晚上夫人订的美丽华的聚会,曲宇飞总和米菲小姐也在,还有几位名门闺秀。”
      “晚上我有事”
      “曲总,这老夫人那。”
      “直接说!”
      “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