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这是个紫薇花开的季节,暮色已在吞吐着血色的夕阳,天空少见的湛蓝,几缕金色的云朵悠闲的俯瞰着大地,各色植物吸饱了能量,争相在这个黄昏,各尽所能,向着阳光献出自己最喜爱的色彩。叶薇先是坐大巴,后转公交车,才在日落之前从南湖监狱赶回南湖城,按百度地图找到南湖公墓,公墓公交站路边零落开了几家花店,叶薇选店面干净的花店买了一束花,店老板是穿着波点的棉绸短家居套装的中年女人,随意挽着头发,她问清叶薇要去墓地,就给她推荐了一束背面是绿叶的衬托,镶嵌三朵金黄的大菊花,四周配着淡绿色的小菊花,环抱着中间两朵洁白的百合花束,叶薇在扫码付款时,店老板还贴心的叮嘱她:“小姑娘,你一个人去哦!天色也不早了,你早去早回吧!”叶薇微笑着朝她点点头,抱着花转身出门,“好漂亮的小姑娘!”店主在后面感叹了一句。鲜花上的水珠湿了叶薇的指尖,叶薇不时的盯着花看,仿佛要从花语里读出些忧伤来,好在这个酷热的天气里感觉到那么一丝丝的寒凉。看看天色,趁天黑之前赶往南湖公墓应该还来得及。天还很热,叶薇豆绿色的短袖衬衫,纯白的斜夸包细细的包带正卡在她鼓涨的胸脯中间凹处,白色的七分裤包裹着修长笔直的小腿,秀气的小白鞋衬托着光洁的脚裸,长发束成高高的马尾,随着步伐有节奏的律动,步行运动后的绯红让她充满青春朝气的脸庞增添了几分妩媚和帅气,清新挺拔的像一株夏日里含苞待放的荷,柔嫩娇艳的像随风起舞娇羞的紫薇。她抱着鲜花,按韦志坚嘱托的位置仔细搜寻着墓碑。
      今天是每月一次探监的日子,叶薇早起赶往南湖监狱,想早点把自己考上省重点师范大学的好消息告诉韦志坚,并给他带去托她买的书和资料。韦志坚告诉她今天是他父亲的忌日,拜托她去墓地送束花给他父亲。
      终于,她看到韦正立的墓碑,立碑的正是韦志坚和他的母亲张玉娴,韦正立的照片很是严肃,深邃的眼神注视着站在墓前的这个漂亮女孩,仿佛在思考接下来要与她说些什么。叶薇来到墓碑前,应该是好久都没人来祭奠了,墓前有一些散落的树叶,叶薇轻轻的把鲜花放在墓前,轻轻拾掉落叶,叶薇虔诚的鞠了三个躬,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说:“韦叔叔,志坚哥托我来看望您,他让我告诉您,他很想念您,他现在狱里已经适应了,请您放心!”
      夕阳落山了,西边的天空还留有一些红霞,这时,不知名的鸟儿鸣叫了几声,叶薇看看四周大片掩映在苍松翠柏中的墓碑群,在暮色中越发显得深沉,她泯了泯唇,再看一眼韦正立的墓碑,又鞠了一躬,便准备离开。
      “韦叔叔,我先回去了,有时间再来看您!”
      公墓的墓碑建的很是整齐,分几个片区,每片区中间都留有稍宽的道路,叶薇退到中间的宽道上,就开始往外走,不知名的鸟儿又叫了几声,叶薇握紧拳头,感觉心跳有些加快,她不自觉的四处张望了下,看见前面有个人坐在墓碑前,双臂抱着膝盖一动不动的,像尊雕像,她心里顿时紧缩了一下,稍微走近些,才看清楚原来是个年轻的男人,二十七八多的样子,深灰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的九分裤,皮鞋,头发很乱,满脸的胡茬显得他很是憔悴,不知道他坐那多久了,看样子如果不提醒他估计天黑了也不会走。
      “你好!那个,天快黑了,还是早点回去吧!”叶薇小心翼翼的说,心里暗自舒了口气,还好是个人。只是这个人没有任何声息。叶薇慢慢走近他,看到有黑色的蚊子吸在他胳膊上,胳膊上咬出不少红点,他也像石雕一样没感觉。
      “那个,我说。。。”叶薇壮着胆子走过去。那个人一直在盯着墓碑上那个叫李怜心的女人遗像,幽深的,冰冷的,周身也散发冰冷的气息,与这炎热的季节格格不入。叶薇寒噤的抱住自己的胳膊。遗像上的那个女人,不,应该是女孩吧!看不出年龄,但的确很漂亮,她正在对着她调皮的笑。
      “那个,人死不能复生,请您节哀!”叶薇对着他说,同时也正在满脑海里搜索能安慰别人的词。
      “何为生?何为死?”那个人喃喃的问,也不知道是问叶薇还是问李怜心还是问他自己。
      总算真的是个活人,他要再不说话叶薇真的以为他是雕像了,叶薇轻轻的舒了口气。
      “你在这坐多久了?天都黑了,要不,你跟我出去吧!”叶薇站到他边上,看着他,坚毅的线条刀削般,胡乱的头发掩盖不了精致的五官,只是苍白得没有任何的生机。一个失了爱人的男人,难受那是肯定的,叶薇不禁仔细的看了下墓碑上的刻字,发现竟然是两个人的合葬墓,李怜心和□□然,合葬时间是昨天,死亡时间是一周前,看样子合葬的应该是一对夫妻或情侣,一个男人坐在一对夫妻的墓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个人不会从昨天就坐在这里的吧?叶薇小脑瓜思索着,却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天已经黑透了,开始有星星若有若无的闪现,公墓里的草坪灯已经开始发出蓝盈盈的光来,黑魆魆的,蓝盈盈的,偶尔几声不知名鸟儿的哀鸣,空气突然间就阴森起来。
      叶薇有些害怕。她靠近那个人一些,几乎是蹲在他面前了,“求你了,快走吧!好吗?”看那个人还是无动于衷的,已经看不见墓碑上的字和照片了,他还盯着。
      “你要不走我走了哎!”叶薇看着他的眼睛,又等了一刻钟,还是只有虫鸣声,叶薇真的等不了了,就自顾的向外走,回头也没发现有人跟过来。很快她走到墓园门口,门卫处有灯光,叶薇怯怯的心放轻松了些。
      “师傅!”叶薇朝门卫师傅喊,“那里有个人坐在那,也不知道坐多久了?”
      门卫是两个五十多岁的伯伯,一人说:“你这姑娘胆还挺大的,你说的可是中间区域的那个男的?他从昨天下葬就在那了。”
      “啊?那不是坐了两天一夜了?”叶薇唏嘘了一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