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晋江文学城独发 ...

  •   客厅里一片漆黑。

      纪因坐在客厅的小板凳上,身上披着段昂的外套。

      她还有点不知所措,愣愣地看着少年拿着手电走到电表那儿。

      段昂举着手电筒,打开电表用试电笔检查上接线柱,试电笔亮了下,证明是有电的。

      又试了下面的接线柱,这次没电,他推断是断路器坏了。

      其实大晚上弄这个不方便,然而他回头——

      小姑娘坐在板凳上,整个人看起来小小的,仰着头一眨不眨地望着他这边。

      简直乖巧得过分。

      段昂:“你过来,帮我举一下手电。”

      纪因赶紧过去。

      夜色里,段昂借着那束手电筒的光把断路器换了,再掰下空气开关,客厅里的灯倏地亮了。

      他头低着,视线自然地落在面前的粉色拖鞋上。那双脚小的很,脚趾头嫩生生的,因寒冷蜷缩着。

      段昂移开视线:“好了,你可以去洗了。”

      纪因嘴角开心地抿起,真心实意道:“太谢谢你了。”

      她站起来,要把外套脱下来还给他,转而想到自己身上的泡沫还有头发上的滴水都弄到了他衣服上。

      “就、就你的外套。”纪因脸微红,歉意道:“等我明天洗干净之后再还给你吧。”

      段昂无可无不可地“嗯”了声,转身往卧室走。

      纪因关上卫生间的门,握着淋浴头,重新拧开阀门,一股股温热的水流流了出来。

      刚才受了凉,再洗热水澡特别舒服,温热的水流打在冰凉的肌肤上,她有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洗完澡,纪因回到房间,吹干头发又赶紧找出一袋板蓝根倒到被子里冲泡。

      她从前没有这么小心,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她是寄住在姨妈家里,要是生病了会给别人添麻烦的。

      她对着玻璃杯吹了几口,白茫茫的雾气一下子散开,纪因仰起脖子闭眼,一口气把褐色的板蓝根喝完。

      -

      第二天周六,学校补课,但不用上晚自习。

      纪因七点多钟回到家,姨妈每天上晚班,家里没人,她按开墙上的灯,弯下身换鞋子。

      桌子上有给她留的饭菜。

      纪因吃完饭,端起一个大盆子到洗手池那儿,挽起袖子,拧开水龙头放了一盆。

      就一件衣服,不好用洗衣机,她只能选择手洗。

      倒了几滴洗衣液,把段昂的那件外套放进去洗。

      水冷得刺骨,冬天的衣服打湿了之后更加重了,她使了很大力气,一双手拧得通红才拧干挂到阳台那儿的衣架上。

      做完这些,纪因回到房间写今天的家庭作业。

      十点多钟,外面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又过了没几分钟,客厅里响起婆媳剧的声音。

      纪因知道是姨妈下班回来了。

      她学到快十二点,放下笔揉了揉眼睛,站起来去外面的卫生间洗漱。

      收拾好之后,苏秀云刚好从卧室出来接水喝。

      纪因想起还没来得及还给段昂的衣服,又看了看他一直紧闭着的房门,忍不住好奇问:“姨妈,段昂怎么总是那么晚回来呀?”

      苏秀云是出来喝水的,正拿着水壶往被子里倒。

      咕咚咕咚水声中,她打了个哈欠,语气里有几分轻嘲:“他啊,无父无母,就一个孤儿,可不是成天在外面瞎玩鬼混吗。”

      说完喝了水,把杯子倒扣着放桌上,又转身进屋了。

      纪因愣怔地站在原地。

      尽管之前隐约有点猜想,可是“孤儿”这个词听人直白说出来,心里仍旧有点不太好受。

      她想起前几天那个寒冷的晚上。

      她穿着他的外套,坐在板凳上瑟瑟发抖,少年背脊笔直,一声不吭地拿着各种工具忙前忙后。

      纪因把那件黑色夹克叠好,放进一个纸袋子里,挂到他房门口的把手上。

      *

      凌晨两点多,段昂从网吧出来,冷风扑面而来,夹杂着零星几滴雨点。

      气温比白天时低很多。

      路上雨势渐大,风吹得树枝发出哗哗声响,等回到家,他身上的衣服都被淋湿了。

      段昂拧动门把手,摸到了上面挂着的纸袋子,低头一看,是他的那件黑色夹克。

      他直接拎了进去,随意地一放,拿了条干毛巾擦擦头就躺下睡了。

      这一觉睡得沉,到第二天快中午时才醒,房子里静悄悄的,他以为家里没人,套了件卫衣就走出去。

      然后意外看到了在客厅里吃饭的纪因。

      段昂想了想,记起今天似乎是星期天。

      纪因坐在饭桌前,见到他从房间里出来,整个人也是一愣。

      他房间的那扇门一直关着,她完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家,又什么时候不在。

      她还以为他又一个晚上没有回来呢。

      段昂去卫生间刷牙,冷水往脸上泼了几把,走到客厅茶几边,弯腰从底下拿出一盒泡面。

      纪因小心翼翼地往他那儿瞄了一眼,他嘴角有丝淤青,一看就知道是打过架的。

      昨晚淋了雨,段昂现在头有点晕,嗓子也开始疼起来,因此对面前的这碗泡面也提不上多少胃口。

      吃了没两口,他就把塑料叉子往里一丢,扔到了厨房的垃圾桶里。

      纪因吃完了饭,把碗筷拿到厨房洗的时候,就看见垃圾桶里压根没吃多少的泡面。

      正疑惑着,就听到房间里传出几声咳嗽声。

      纪因把洗干净的碗筷擦干,又一个个摆到架子上,做完这一切她本该是回到房间去学习的。

      可她想起了前几天热水器坏了的时候,是他帮了她,姨妈的话同时回响在耳边。

      纪因轻叹了声,找到量杯,舀了两勺米倒进电饭煲里。

      -

      段昂又睡了两个多小时,醒来时头还昏,嗓子里像烧着火,浑身也没什么力气。

      他身体好,平时很少生病,突然发烧了,段昂也没特别在意,就想着睡几觉自然就会好的。

      不过他现在是睡不着了,心情略感烦躁,拿起手机打算打几盘游戏。

      这时,很轻的一声响动,门把手被人从外面拧开了。

      紧接着,门轻轻推开,一缕微弱的光亮透进来,小姑娘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个什么。

      模模糊糊的光线下,段昂没看清是什么。

      但他闻到了米粥的香气,在寒冷漆黑的房间里,氤氲出白而暖的雾气。

      纪因把手里端着的碗轻轻放到书桌上,又从羽绒服口袋里拿出一张便签纸贴小心翼翼地在旁边。

      瓷碗不隔热,边缘很烫,不过端了一分钟她指尖就泛起红痕。

      为了降温,她一放下碗就用手捏住耳垂。

      刚要走时,头顶的大灯突然亮了。

      段昂从床上坐了起来。

      纪因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两只捏着耳垂的手连忙放下,不好意思地小声道:“是我把你吵醒了吗,对不起呀。”

      她本来只想悄悄过来,也确实很努力地放轻了脚步,没想到还是把人吵醒了。

      段昂看见少女露出些许愧疚的神色,否认道:“没有。”

      他声音有点哑,咳了咳又补充了一句:“你进来之前我就醒了。”

      纪因闻言,脸上露出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不算大的房间里,那阵白粥的香气更加浓郁诱人。

      段昂偏过头,看到一个粉色的小瓷碗,里面的米粒熬得粘稠,还洒了一些青菜碎火腿和香菇。

      看着颜色挺丰富的,旁边还很贴心地搁了一个小勺子。

      纪因瞧见他目光落在自己端来的那个碗上,解释道:“我刚才听到你在房间咳嗽,洗碗的时候又看见你泡面还剩好多都扔了,就想着你是不是生病了没有食欲。”

      “生病了不吃东西胃饿着会更难受的,你上次帮我修好了热水器,我想谢谢你,就给你熬了一碗粥。这个好消化,生病的时候吃最合适了。”

      她一通话说完,心里其实有点忐忑的。

      之前他给她的感觉就是冷冰冰,不太好相处的样子,万一被拒绝就有些尴尬了。

      段昂视线从还冒着白腾腾热气的那碗粥上挪开,略窄的眼皮往上一抬,望向纪因。

      小姑娘很乖地站着,乌黑杏眼垂下,没有往别处乱瞄一下,睫毛又长又密,似两把毛茸茸的小刷子。

      两只手垂在身侧,拇指和食指的指尖捏在一起。

      段昂看见她指腹上的红痕,其实很浅,然而她皮肤白又嫩,看着就有点明显。

      纪因半天没等到他说话,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难道是不想喝她煮的粥?

      她站着有些局促了,正想着自己要不要把碗端出去好了。

      这时,听到少年开了口。

      “谢谢。”

      声音还是哑的。

      纪因愣了下,抿唇笑起来,连忙摆手:“不客气,那你快吃吧,我出去了。”

      她说完转身出去,轻轻给他将房门带上了。

      房间里又只剩下段昂一个。

      他盯着那碗粥看了十几秒,端起来,拿起一旁的勺子舀了勺,吹了两口气就送到嘴里。

      米粒绵软清爽,还有着火腿的肉香。

      自从家里出了那事后,段昂日常就是点外卖,懒得出去的时候用开水泡碗泡面对付一下,很少尝到这样的。

      一碗粥吃完,他肚子饱了几分,身上也出了汗,倒没之前那么难受了。

      段昂穿了拖鞋下床,拿着碗要去洗,一张掉在地上的便签纸让他脚步一顿。

      方方正正的一张,粉色的,上面有只卡通的小兔子,蓝色水性笔的字迹端正。

      段昂弯身,胳膊一伸把它捡了起来,然后看清了字迹的内容。

      “感觉你好像不太舒服,给你煮了碗粥,谢谢你那天晚上帮我修热水器,你醒了记得吃呀。”

      这张便签纸黏性不太强,刚一粘到桌子上就掉下来了,只不过纪因当时没发觉。

      段昂骨节分明的指尖捏着这张单薄的小纸片。

      反正也没什么用了,本应该直接揉了往垃圾桶里一扔的,他也是这么想的。

      然而走到门边,他又转了回去,拉开抽屉,把手里的便签纸放了进去。

      -

      星期一纪因去学校,到教室交了作业坐下没多久,她感觉到有点不寻常。

      今天走廊外的人流量很大,男生们三个两个勾肩搭背过来,又不像只是单纯路过。

      走到窗户边时,男生们不约而同都放慢了脚步,视线齐刷刷往里望,像在寻找什么。

      等找到了,又发出一阵小小的喧哗。

      纪因刚开始还疑惑地往窗户外看了几次,之后就尽量让自己不受干扰,专心地拿笔在草稿纸上边写边背第一单元的单词。

      而在窗户外偷瞄的一群青春期小男生则兴奋的不行。

      就在前天周六,学校贴吧有个同学发了一张女生的侧面照,说是他们班新转来的,特别清纯好看。

      一开始大家看了还不太信,想着是不是光线啊或者角度问题,结果今天来了一看直接卧槽了啊!

      坐在教室的少女坐姿端正,低着头看书,鸦黑的睫毛轻垂着,颈子纤长白皙,光一个侧脸就让人看得心跳砰砰砰。

      关键是身上的气质看着特别好。

      纪因没受很大的影响,而他们班的班主任刘耀远下午时无意间得知这事,立刻坐不住了。

      好家伙,这可是他好不容易从二班班主任手里抢来的一颗好苗子,可万万不能让这几只小兔崽子给拱了!

      下课铃一响,刘耀远灌了两口菊花茶,抄起三角尺气势汹汹地往楼上教室走。

      “你们三个几年级的啊没事来我们班瞎晃什么!这么有空信不信我马上找你们班的老师多加几张卷子!”

      老刘气吞山河地一顿大吼,几个在窗户那儿探头探脑的男生吓得心脏差点骤停。

      如此几回,那些想看看新转学生的男生才偃旗息鼓。

      高三7班现在是自习课,班主任去开会了,教室里接头交耳吵哄哄的。

      纪律委员一开始维持了几次纪律,后来也就懒得管了,自己低头写卷子。

      好几个男生围在向康的课桌前。

      “我早上去高一一班的教室看了,你那个表妹真好看啊,你有她微信吗给我加一个。”

      “我也想加,看在我总给你抄作业的份上你介绍我认识一下呗。”

      向康之前在班上就是个小透明,这会儿自尊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嘴咧着笑开:“这个周末回去我就找表妹要微信号。”

      现在高三有晚自习,每天上到晚上九点半,他每天住校,只有星期六晚上才回一趟家。

      “我家在城市广场那儿新开了家游戏城,星期天你把你表妹叫出来啊,我们一起去玩啊,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就去市里最好的那家西餐厅。”

      说这话的是班里最有钱的一个男生,叫赵炜,他家里做生意的,每天穿着大牌的鞋子,手机也用的最新款。

      向康之前一直想融入赵炜那几个有钱的男生群体,然而人家搭理都不搭理他一下的。

      现在听到赵炜的邀请,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问题啊。”

      说完像是为了彰显什么,又信心十足地补充了一句:“我表妹很听我话,她一定会答应的。”

      蒋毅杜良几个坐在教室后排拿手机打游戏,都已经看过了贴吧里发的那张照片,闻言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声。

      这也太狗腿了吧,和卖妹求荣有什么区别。

      转瞬又想起前两天晚上在台球厅,他们问昂哥那妹子长得怎么样?那时昂哥怎么回答的来着。

      想了想,记起来了。

      当时昂哥说的是:“就那样吧。”

      还是特漫不经心的语气。

      蒋毅和杜良都在心里佩服,他们昂哥果然还是十年如一日性冷淡。

      趴在桌上睡觉的段昂几分钟前就醒了,刚好听到向康和另外几个男生的对话,眉忍不住拧了拧。

      他身子坐起来,头发乱了些,衬得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更有种懒散不羁的感觉。

      脸色却很冷淡,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那几个男生围在向康桌前七嘴八舌地打听纪因的事。

      “你表妹什么时候过生日啊?她平时喜欢干什么呀?”

      “她怎么突然转学到我们这里了,她之前哪个学校的啊?”

      “看着她模样好纯,应该是没谈男朋友吧?”

      向康很享受现在被人围着打听众星捧月一般的感觉。他张了张嘴,才要说,一道颀长的身影投了下来。

      段昂手指微屈,敲了敲他桌子,噔噔两声,少年沉冷的声音随之响起:“不知道上自习课?扣的班级纪律分你给补上?”

      刚那几个聊得如火如荼的男生面面相觑,一下子噤声。

      就连班上最有钱的赵炜都不敢惹这位打架和不要命似的大佬。

      几人讪讪地回到自己座位。

      闹了这么个小插曲,别的同学也不敢讲话了,班上一下子特备安静。纪律委员简直感激涕零!

      坐在后面的蒋毅和杜良一脸懵逼。

      咋回事啊?他们昂哥啥时候这么有集体荣誉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8637190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NINI_ 10瓶;夜九安 5瓶;世界微尘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