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晋江文学城独发 ...

  •   少年步子迈得大,纪因拽着一个又大又重的行李箱,连走带跑踩勉强跟得上。

      她跟着他来到一个单元楼前,有些年头了,墙面角落里生着一点绿青苔。

      段昂回过头,看了眼踩走了这点儿路就气喘吁吁的少女。

      “四楼,左边那户。”

      他说完,长腿一迈踏上楼梯,完全没有帮纪因拎一下行李箱的意思。

      当然了,纪因也没想着他会帮自己,就刚才他揍人时的那股凶狠劲,她觉得他还愿意带一下路就很好了。

      她拎起自己的行李箱,小步小步迈着往台阶上挪。

      哪怕是白天,楼道里的光线也很暗,两边的扶手栏杆生锈了,还积了厚厚一层灰。

      段昂拿钥匙开门,坐沙发上玩了好一会儿手机,耳边才传来行李箱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伴随而来的,还有少女哼哧哼哧的喘气声。

      纪因费劲巴拉地连拖带拽,终于把行李箱拎到了四楼,左边那户的门是开着的,她舒了口气,拖着行李箱进去。

      门被她带上,客厅的陈设布置映入眼帘。

      客厅不算大,摆了沙发茶几这几样家具之后就不剩多少空间了。

      靠着阳台的那一整面墙受了潮,墙皮显得褶皱,角落里放了些杂物。

      完全陌生的环境,纪因心中局促,一时之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

      段昂打完了一局游戏,起身要回房,头一偏,就看见站在自己身旁的少女。

      她手紧紧抓着行李箱的横杆。

      黑长的睫毛似鸦羽垂下,不知在想什么,一双大眼睛失了神,表情透出几分茫然不安。

      像一只被主人狠心遗弃了的小奶猫,那模样实在有点可怜。

      段昂脚步一顿,平时冷硬的心肠在这一刻破天荒地生出几丝通情,手往沙发那儿一指:“你去那儿坐着吧,你姨妈中午才能回来。”

      纪因怔了怔,才反应他是在和自己说话,她抬起头看他。

      刚才初见的那一幕太惊心动魄,她没怎么敢往他脸上多瞧,现在才算是看清了他的长相。

      少年的眼皮细窄,天生上挑的形状,是那种桃花眼,鼻梁高挺,下颚线棱角分明,很强烈的凌厉感。

      “谢谢。”

      她小声道,松开了一直紧握着行李箱的手,走到沙发那儿坐下。

      段昂没再说话了,往里走进一间房,然后把门关上。

      纪因怀里抱着自己的书包,也没有乱动,一时间客厅里静悄悄的,只有墙上挂钟“滴答滴答”的走。

      十一点多钟,一辆电动车停在了单元楼门前,一对母子从车上下来。

      男生名叫向康,身上穿着一中的校服,皱眉抱怨道:“妈你以后别去学校接我了,坐你这辆破电动车,要是被我同学看到了要笑话死我的。”

      苏秀云锁好了电动车,赔着笑脸道:“你们学校离公交站远,妈还不是想着你每天读书够辛苦了,舍不得你再走路嘛。”

      “妈现在有钱了,你表妹现在住到我们家里了,他爸每个月给我一万块食宿费,电动车我过几天就换,还有你之前一直说想要的那啥牌子球鞋,妈明天就给你买。”

      向康听到这话,一路上不太爽的心情总算好了几分,又提了新要求:“我还想要个笔记本电脑,我宿舍同学都有,我也要一个。”

      苏秀云马上问:“笔记本电脑一个多少钱啊?”

      向康:“五六千块吧。”

      见他妈脸上露出犹豫,他立刻道:“我有了笔记本电脑学习才方便,现在查什么资料都不方便。”

      苏秀云没读过书,丈夫一年到头在海上跑船,赚的都是辛苦钱,她唯一的指望就是这个儿子了。

      闻言一咬牙,大方道:“行,只要对你学习有好处的,妈都给你买。”

      走到四楼,苏秀云从裤兜里掏出钥匙开门。

      客厅里的纪因听到动静马上站了起来。

      门打开,两人先后走进来,见到房里的女孩,苏秀云倒还好,只在心里感慨自己这个侄女模样真俊啊。

      向康却是直接看呆了。

      眼前的少女鹅蛋脸,五官柔和。一双乌黑的杏眼,皮肤瓷白细腻,特别清纯好看。

      向康本来还不情愿家里突然多出个人,现在一看纪因,他心里的不高兴瞬间烟消云散。

      他走过去,热情道:“你就是纪因表妹吧,我叫向康,我今年高二,在一中念书,我和你说啊,一中可是我们这儿最好的高中了。”

      他太过热情,和刚才接她的少年是截然不同的态度,纪因一下子没有适应。

      她小声道:“表哥你好。”

      少女声线软,嗓音清甜,向康听了这一声表哥心里爽的不行。

      纪因又看向女人,抿了抿唇,叫出那个陌生的称呼:“姨妈。” 

      苏秀云笑着诶了声,一点儿不生疏,亲热地抓起她的手:“因因你刚出生那几天都是我在照顾你,一晃你就这么大了。”

      苏秀云如今在一个小超市当收银,每个月就两三千块钱,一万块对她而言是很大的一笔数目。

      因此纪因在她眼里,和一棵摇钱树无异,她巴不得她在这里住个十年八载,这样他儿子读大学的钱有了,以后结婚买房子也不需要发愁了。

      “你妈妈不在了,姨妈我就是你的亲人,你只管安心在我这儿住下吧,房间我都给你收拾好了。”

      说着她就要带纪因去看房间,转头对儿子吩咐:“小康你帮因因把她行李箱拎进来。”

      向康平时对他妈的吩咐都装聋作哑,这回却格外积极热心,他马上拎起了地上的行李箱。

      这间房原本是做储物间的,现在里面的杂物都清理了出来,只是一股闷闷的潮味还没散干净。

      里面摆了张床,一个书桌,还有个衣柜,都是苏秀云前两天去二手市场买回来的。

      “因因你暂时先住这儿,这房间是旧了些,和你从前的大别墅没法比。但我们很快搬走的,因因你暂时委屈一下。”

      纪因忙道:“没有。”

      苏秀云笑了笑:“我先去做饭了,饭好我叫你啊。”

      “麻烦姨妈了。”纪因很有礼貌道。

      房间里有扇很小的窗户,她走过去,手用力地去掰那根生锈的铁栓。

      好久,指尖都掰红了,总算把窗户推开了。

      外面新鲜的空气送了进来,纪因蹲下身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她带来的东西不多,主要是课本和一些衣服,等苏云来叫她吃饭时,差不多都归置好了。

      纪因洗了手坐上桌,一直紧闭着的房门打开,段昂也出来了,他头发有些乱,眼皮耷拉着,浑身就有种慵懒散漫的感觉,像是才睡醒不久。

      他手里拿着碗来一桶的泡面,接了开水倒进去,又端着进了房,全程一句话都没有。

      纪因心里疑惑他的身份。

      苏秀云想起自己还没和她说清楚,便解释了几句。

      她说了一大通,纪因听明白了点。

      这个全程一言不发的少年叫段昂,是小姨丈夫的外甥。

      小姨家去年拆迁,用拆迁款买了个期房。期房还没建好之前,他们一家没地方落脚,正好段昂一个人,房间有空的,他们就暂时在这儿借住了。

      向康夹了一块红烧肉到纪因碗里,一副为她着想的表情:“因因你别和段昂接触太多了,他整天逃课打架的,窝在房里打游戏,以后就是个没出息的小混混。”

      向康语气里满是嘲讽不屑,但又怕被里面的人听到,声音刻意压得低低的。

      纪因视线从那扇紧闭着的房门收回,回过神来,轻嗯了声,心里仍有点困惑。

      从头到尾,姨妈没有提过他的爸爸妈妈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边边子,54126852,5044548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isum 9瓶;45892213 8瓶;世界微尘里、4887313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