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骆然 ...

  •   八月份的时候四个人带着一大两小三只猫,从乌鲁木齐千里迢迢驱车前往浙江,老毅和大乌苏换着开车,4200多公里,4天半的时间,居然连一个违章都没有,开进小镇天已经黑了,但整个镇子依然迅速传遍了有一辆车从新疆开到了这里。
      就在他们在高速公路上狂奔的同时,有一个娇小的圆脸小姑娘,带着胖嘟嘟的婴儿肥,感觉像是初中还没有毕业的年纪,拖着一个和她不成比例的大旅行箱走进了赤城庵,她不是来旅游的,是来帮忙的居士。
      你确实没听错,是居士!谁也想不明白,一个豆蔻年华,应该还在父母身边撒娇的小女生,怎么会正式皈依了佛教的?
      这一大箱子,是各种风格的衣服,一件名牌都没有,很普通,不过在这里是穿不着的,一报了到就领到了极不合身一套海青,所有的海青对于她来说都太大了,未来几个月,她就是这身打扮了。
      这个女孩叫骆然,去年夏天从南宁一所中专毕业,虽说是中专,但已经是家里学历最高的了。
      家里4个、、、、、不对,是原本6个孩子,5女1男,父母重男轻女的厉害,非得生个男孩不罢休,骆然上面下面各有一个女孩送了人,她从老三变成了老二,最后那个小弟弟,比她小了12岁,大姐已经嫁了人为人母了。妹妹15岁,学习成绩一塌糊涂,父母却置若罔闻。从小到大也没人过问过骆然的学习情况,不过好歹她初中毕业还是跟头把式的考上了中专,也号称是学习计算机专业,只是什么语言啊,CAD啊什么的基本上是什么都没学会,也稀里糊涂的混到个毕业证。
      毕业前的那一整年,说是实习,其实也就是马放南山没人管了。骆然跑到昆明,以200块钱的价格和另一个朋友租住在城中村里,每天就是无聊的逛荡。又在桂林混了几个月,找了一家电脑公司盖了个戳,就算是实习完了。刚毕业,家里就在催着她赶紧嫁人。这没什么稀罕的,她初中的同学,现在已经有好几个怀孕的了。
      广西东北部,一个听起来并不那么偏远闭塞的地方,这样的早婚早育现象俯拾皆是。好歹凑合到初中毕了业,小姐妹就成群结队的去广东打工,打上几年工就相个亲结婚,还有好多还没有来得及相个亲就已经在广东怀孕了。骆然虽然没什么惊天理想,但看着妈妈以及和妈妈同龄的那些女人,才40出头就失去了所有的光彩,那些年纪轻轻的姐姐们就像还未绽放就已凋零的花苞,再想想很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些过程,她感到万分的恐惧。
      骆然和她这个年纪所有的女孩一样爱美,爱幻想,爱自拍,爱奶茶,每到一个地方,她都要想一想这个地方我适合穿什么风格的衣服,拍几张什么感觉的照片。她那一箱子廉价的衣服,就是为了这些可能出现的场景准备的。这个年纪,没有丑女孩,只有懒女孩和笨女孩,稍加打扮,廉价的衣服也依然让骆然活泼亮丽。
      她也像其他女孩一样盲目追星的,没少为自己的偶像被室友说是“渣男”跟人家吵架,幻想着有一天那个帅哥偶像可以和她拥抱一下,拍张合影,想想自己都高兴的发疯。但她还是没有糊涂到幻想要做偶像的女朋友,她甚至不想做任何人的女朋友。骆然只有1米5出头的身高,虽不能用亭亭玉立来描述,但如花般绽放的青春气息,娇小玲珑加上胖嘟嘟的婴儿肥的脸蛋,稚嫩可爱像幼儿一样让人有抚摸的冲动。追求她的男生自然也不少,她就像少了根筋一样全然无觉,大胆表白的也被她毫不客气的回绝了。
      毕业后的骆然,辗转了好几个城市,每个城市都没有待够两个月,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找个管吃管住的工作,待不了几天就又干烦了,拖着箱子就接着走。
      骆然不爱读书,不爱上学,其他的兴趣也不广泛,以肥宅自居,打工的日子,不上班的时候也基本上是窝在被窝里玩手机,去过的城市基本上都是旅游城市,每到一个地方就办一张旅游卡,偶尔不玩手机的时候,就出去到这个城市的景点打个卡,拍两张自拍,转遍了就换地方。其实那些旅游卡,真正值得去的景点往往是不包括的,比如你要拿着北京的旅游卡,故宫、颐和园肯定是不能去的。骆然对她所去过的城市其实也是缺乏了解的,这也就决定了她很难深入其中,她都是在网上一看“哦,这里好有感觉”,就拖着箱子去了,而实际上这样的感觉蜻蜓点水,再好的地方很快就会变得索然无味。应该说她并没有那么热爱旅游,只是需要一个地方容身,她实际上只是很茫然,很盲目,对于未来,她想不出一点点计划。
      因此,这么飘荡了两年之后,千篇一律的城市让她连“哦,感觉”都没了,她也觉得自己该好好想一想了,但“想”什么?这又是个问题,我到底想要想明白些什么?连这个问题都没有答案,那么,寺庙似乎就成了唯一可选择的地方。
      她小小的年纪却出奇的迷信,神神鬼鬼的她都敬畏,从很小她就每年都找道士求化太岁符,郑重其事的装在一个小小的香囊里随身携带。也给她叔叔和奶奶各求一个。她在同学朋友面前经常提起她的叔叔,说小时候叔叔带她放肆的去玩,叔叔去广东打工,她放假的时候就直接从南宁去广东找叔叔,也经常提到她的奶奶,却从来不提自己的父母。求符也没给父母求过,至于为什么,当然很多朋友都问过,她却从来不说。
      最初骆然分不清佛是什么,道是什么,反正是庙是观还是城隍庙土地庙,她都拜,后来大一点了,她就觉得寺庙里的佛像观音像都比城隍庙里的神像好看,而且佛堂里的庄严祥和让她觉得平静而安全,相反,小庙里的那些神像总是很粗糙,并且气氛是阴森森的吓人,气味也是有一股湿漉漉的霉味儿。
      在中国,因为同源于多神崇拜,绝大多数的人会把道教和迷信混为一谈,而佛教也本土化了上千年,所以甚至很多农村佛道都共用道场。老毅去过河北邯郸的一座石窟寺,那石窟寺始凿于南北朝,比四大石窟宝库还早,毫无名气但地位很高,老毅去的时候,石窟里面供着佛祖,门口挂着彩旗横幅大书“王母娘娘诞辰”(就当是王母娘娘吧,谁也不记得那天是谁的生日了),窟内靠近门口摆着个桌子,一个道士在那里给有缘人抽签算卦。但游玩了一圈之后老毅发现那个道士脱了道袍在景区大门口停车场带着红袖标收停车费呢。
      像这样僧、道、俗、加上迷信的顺畅客串,在我们中国早已见怪不怪,有个大城市有间寺庙聘请职业和尚,要求至少是研究生毕业,八小时工作制,早上到庙里穿上袈裟就是和尚,下午寺庙关了门“和尚”就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有空再去个夜场。好家伙那些个“和尚”,不是开宝马就是开奔驰上班,你要是开个日本车,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更由于太多人分不清《封神演义》和道教到底谁和谁是一回事,“道士”的就业出口比和尚更宽广,只要能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和“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两句话念清楚,就可以穿上道袍端上罗盘去给人家看风水。不过就因为就业门槛太低,“道士”的收入显然比“和尚”寒酸了很多,时不时地还得去收个停车费。
      调侃归调侃,宗教在我国还是个挺严肃的事,道教我们是原产国,佛教的繁荣和广布天下,也基本是在我们中国实现的,各种荤的素的笑话也总是和道士和尚有关,但我们日常绝少听到有拿天主教或□□教开玩笑的,如果有一个人不是跟你说“我信佛”而是说“我有宗教信仰的”,那么绝大多数人也会立刻就把嘴巴放干净了。
      骆然就总是说“我有宗教信仰的。”
      骆然实在对读书没什么兴趣,在去庵里之前当然也就没读过佛经,她只是喜欢那种宁静而安全的感觉,对于清修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她也完全没有概念,不仅是寺院生活,外面世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奇的值得尝试的,她只是首先选择了天台山的这座尼姑庵开始新世界之旅而已,在穿上海青之前,她就正式皈依了。从此她和别人聊天也总是会声明“我有宗教信仰的”
      要说她不挑嘴,倒不完全准确,她只是不太喜欢太咸太油腻,庵里的粗茶淡饭她没什么不适应,在这里她除了干杂活,《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那是必须念的,还念了《药师琉璃经》《大悲咒》。最痛苦的是,起的太早,而她像个小孩子似的总是睡不够。
      不过对于她这个年龄的小丫头,如今这个光怪陆离的时代,能坐得住这样的清净才是怪事,就连真的受戒剃度小沙弥小沙尼,动静也会让师傅头疼死,尽管她喜欢天台山的美丽,也是真心皈依的,但墙外十丈红尘的诱惑力如何抵挡,她还想去美美的拍照呢。三个月后,她又穿上廉价的时装,拖着箱子走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