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快乐农场附近的这个古镇,每年来往的人不少。古镇上有专门的花店,卖的花品种丰富,基本为一束束的切花。当然,古镇上更多的还是一些本地风情特产。
      
      江南古镇套路相似,开出来的店基本上也相似。从街头走到街尾,围巾店可以找出一模一样的两家。龙须糖店更是不止一家。臭豆腐似乎也是哪里都有。真要说特色,常人一时之间也难以区分这个古镇跟别的江南古镇有什么区别。
      
      古镇上也有一些小摊,都挂着牌。古镇内道路狭窄,摊位基本上并不能开在古镇里面,只能摆放在古镇入口,隔着一段距离落一个摊位。
      
      像叶浩和邱丰拉来的这辆小车,如同没有挂牌的小摊,总感觉一旦被发现就会被直接连人带车一起拖走。
      
      叶浩和邱丰到了目的地,小心翼翼张望了一下,发现古镇入口处有专人执勤。只给人走进去,完全没有给车进去的路。
      
      一个古镇必然不止一个入口,但他们两个还真不知道哪个入口进去更妥当。
      
      邱丰小声:“我怎么感觉这边不给摆摊?我们好像也进不去。”
      
      叶浩看着这状态,觉得邱丰说的没错。这边看起来只给挂牌的摊贩卖东西,食品摊竟然还有食品安全的证挂在上头。
      
      管理相当规范了,完全不是他们这些突然冒出来的“外来小摊贩”可以对比的。
      
      叶浩皱了皱脸:“不知道队长他们走的是哪条路。我们要不当个流动席?绕着古镇外头走。”
      
      邱丰觉得这也是个方法:“我们可以在车上挂个牌子,就写一盆多少钱,一朵多少钱。别人看到了就会招呼我们买。”
      
      叶浩:“好。”
      
      两人一合计,觉得自己这样也不算摆摊。带着车转头去找有没有笔和纸。
      
      另一头贺君和童文乐走的自然是最大的路。他们过去的路上被半路“拦住”,所以在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
      
      童文乐一个人剪花没来得及剪完,直接把没剪掉花的那部分也搬运上了车。现代人很有意思。车开到一半,路人看到身边货车上的月季开那么好,忙开了车窗喊起来:“小哥,你这个花哪里买的啊?”
      
      贺君认真开车,不敢搭话。
      
      童文乐脑袋灵光,坐在副驾驶,对着对面的人喊:“我们地里刚弄来的,一盆六十。你要是买两个,算你五十五一盆。”
      
      对面必然喊着:“太贵了吧。”
      
      童文乐假装自己很专业:“这大呀。你看上面多少花呢?后头还有苞。月季啊,你养得好开三个季度。不亏的。”
      
      对方想想也是:“五十,五十我买两盆。”
      
      “好嘞。”童文乐笑眯眯以原定价格成功卖出两盆,“队长,靠边停车。我们开张啦。”
      
      他们靠边停了车,把两盆花多且没修剪过的给了对方。贺君多给人说了下注意事项,包括修剪和浇水:“剪了后续爆出来的花会更多。”
      
      对方连连应下。
      
      童文乐见这是对夫妻,脑袋灵光笑着问了一声:“要不给朋友也带点?同事也可以问问。打包带点走送送人也很有面子的。花多,品相好,看着都开心。”
      
      那对夫妻互相看了眼,注意到摄像师,交流了两句,最终决定:“行吧,再买两盆。”
      
      童文乐喜气洋洋:“好嘞,我给你们搬。”
      
      要不是他们岛上不让外人进出。童文乐现在都想把快乐农场的地址告诉他们,让他们回头过来买花。
      
      净赚两百块钱,童文乐头戴着橙花,好听话一句接一句:“祝你们身体健康,好运常在,家庭和睦,生活幸福~”
      
      逗得那对夫妻笑得不行。
      
      这么一打岔,贺君和童文乐当然不可能和另外两个队友碰上。他们再次发动车,也想着要不要在车上挂个牌。
      
      童文乐琢磨:“我觉得去古镇上卖整株是可以,但估计只能卖给本地游客。古镇上的外地游客买整株的人怎么带回去?旅游难道还带着跑?”
      
      贺君友善表示:“上回是你提议去古镇附近卖的。”
      
      童文乐坦诚:“卖是可以卖,但长远角度不可能单纯卖游客。我们现在就是攒一个初始资金。而且要打开本地花市场,绝对不可能靠零卖的。”
      
      贺君觉得童文乐说的没错。
      
      他们花少,卖花是为了供应自己农场生活。本地人花田不知有多少亩,卖花是为了长远生活。开网店是个方法,但也是零售。上网购物的人都想一口气买好多种花,本地品种数量有限,网上零售卖不是个办法。
      
      贺君短时间内想不出更好的方法:“我们先卖着。具体再考虑。我们节目都不知道在哪里放。也不知道能给当地带来多少流量。说不定机会到时候就找上门来了。”
      
      童文乐:“嗯。”
      
      机会暂且没能找上门,贺君遇上了和队友们相同的问题——古镇入口只放人进去,不可能放货车进去卖花。现在的入口直接做成了刷证件进门的形式,完全没让人偷摸进去的路。
      
      他开着车绕古镇走了一圈,远远看见叶浩和邱丰开着三轮车,挂着牌子在卖花。叶浩顶着个帽子,不知道从哪里顺来一个小喇叭,在那儿循环放着:“卖花,五十一盆,果汁阳台,木本月季。”
      
      不知道是不是节目收音困难,小喇叭开了没一会儿就被摄像师强制按掉了。叶浩的小辫子都萎靡下来,蹲在花边上弱小且可怜。
      
      堂堂爱豆沦落至此。
      
      贺君看得笑出声。他没有和他们抢占市场的意思,掉了个头,在前往古镇的一条路的路边停下。路边有一家水果摊,他就停在水果摊边上。
      
      他和旁边摊位的卖家招呼了一声:“大哥。我们想卖掉这批花。方便蹭个位置么?”
      
      水果摊大哥看了眼摄像机,再看了眼贺君和童文乐,咧嘴笑起来:“明星拍戏啊!那也帮忙我这儿卖一卖,行不?”
      
      童文乐顺杆而上,和水果摊大哥交流:“那必然行啊。回头能上电视呢。”
      
      大哥乐呵呵:“好好好。”
      
      做生意这个事情,童文乐简直是天生点了技能点。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果汁阳台,月季,能开三个季度的花。点缀你的阳台,点亮你的花园。再隔壁买个西瓜,畅爽一个下午。”
      
      贺君和他两个人长得实在好,旁边还驾着两个摄像机,路过的人不管有没有心思买花,都忍不住凑过来看两眼。
      
      贺君平日里就很温和,对待好奇过来看的人和真想买花的态度都一样。
      
      “这盆好看。这盆花多。”
      
      “我们今天刚挖出来的,家里有花园的话,赶紧移植最好。说不定能长很大一棵。阳台的话只要这么一盆就够了。花够多。”
      
      “这边修剪过的。这边没修剪的。单支花的话,5块钱一束。”
      
      到中午,车上花已经少了大半。
      
      童文乐看着自己手上还了债还有盈余的金额,已经开始幻想他们接下来的畅爽人生:“哥,哥。我今天能买瓶可乐么?我还想吃辣条。魔芋爽也行。”
      
      说着说着,童文乐都心疼起了自己,抱头痛哭:“啊,这个综艺怎么会这么残忍。我想吃汉堡、薯条、炸鸡……古镇里是不是有臭豆腐?”
      
      哭着的泪水从嘴角下来,他嘶溜一声,摸了摸自己嘴角以防真的有口水。
      
      会赚钱归赚钱,很能吃也真的很能吃,就很真实。
      
      他们平时会尽可能注意饮食,但偶尔也会放纵。这几天在农场是一点放纵机会都没有。贺君哭笑不得看着童文乐委屈的样,提议:“今天赚了钱,每个人十块钱,随便买点什么。”
      
      他拿着手机把这条发在群里。
      
      群里再度被表情包侵占,一个个狂发青蛙头疯狂旋转的“啊啊啊啊.jpg”。
      
      贺君又被群里一群突然兴奋的队友逗笑。
      
      邱丰在表情包中忽然发问:队长,你们卖了多少了?
      
      关正阳:猫猫探头.jpg
      
      贺君当然不可能这么快把自己这队给卖了。他扫了眼身边为数不多的几盆花,含笑打下了:没有多少,就卖了五六盆吧。
      
      叶浩发送一串哈哈:我们要赢了。我们只剩下五盆!
      
      这个天真的青年完全没想到队友还有欺诈行为,非常兴奋说着:大冒险我们决定好了,跳肚皮舞!
      
      贺君:“……”
      
      他收起了手机,看向身边脸上震撼,嘴里叨咕着“肚皮舞也敢想”的童文乐,语气严肃:“这场比赛,我们绝对不能输。”
      
      这可是一档正儿八经的种田综艺,要跳肚皮舞实在太丢人了。
      
      童文乐要脸。他也不想跳肚皮舞。
      
      两人再次吆喝起来,恨不得直接碰瓷把花往别人怀里塞。
      
      他们把最后一朵花插在一位小姑娘头发上,摄像师终于通知贺君:“你们赢了。他们还有两盆花。”
      
      贺君放下心,脸上带着笑:“希望全国人民喜欢他们的肚皮舞。”
      
      另一头叶浩和邱丰卖完,从摄像师那儿得知自己输了,两脸懵逼。
      
      “等等?说好的他们没卖多少?”
      
      “被骗了吗?”
      
      “我们要跳肚皮舞了吗?”
      
      摄像师将摄像机点了点机械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