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番外一,打闹的薄家兄弟 ...

  •   “你看你,一天摆着一张臭脸,不知道谁欠你的。”薄恬楷说 。

      “我只是对某些人不这样,你是我哥,我还要对你笑脸相迎,这就不用了。”白逸尘。

      白忆昔看到他们在打闹就没过去,“哥,你看他们兄弟俩一天见面就这样,天天见还是这样闹,多大了?没事干嘛掐架么。”

      白忆想看到这样很无奈的说:“随他们吧!咱们一起去看看今天做些什么菜吧!想出去玩吗?就我们兄弟两个。”

      他们听到这话,反应过来。“不行,我们跟着一起去,会比较安全。”

      这时说你们这时挺齐呀,刚才吵的不是挺欢。还在这儿你也不和我们聊。出去了,你们还要跟着?不亏兄弟俩天天就是吵,我和我弟弟都不吵。

      嗯,他就跟我们还是出去了。我们边走边在聊,他妹还在边走边在吵,就一天不知道在吵什么,我给你说一下他们的内容。

      薄恬楷:“你看看你们一天净该干哈。”

      薄逸尘:“你什么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的事情不需要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还有他。”等我们俩之间的事儿都不用你们掺和,你看我们很幸福的。

      薄恬楷:“我爱管啊,我是替我爱的人操心这个事儿。你要是不对他好,我可替你收拾他。我得时时刻刻看着点。我跟你说你小时候的事儿基本没说完呢,我到时候把这个事全都给抖搂出去。”我看你怎么样能把我怎么样。

      薄逸尘:“说出去就说出去。我那些丢人的事情他知道就知道。反正我们都已经结婚定完了,跟你们一样都已经是成双成对的了,他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说什么的。”他很爱我,我也很爱他,怎么会因为这样事儿发生呢?

      白忆想:“我对象啊要把你那个要把你对象的事情,得说出来就是小时候的事儿,你听见了吗?”只是把我听到的告诉了他,想听到我弟弟说什么。

      白忆昔:“又什么的,他小时候有一些事情都已经被他父母的时候已经告诉我了,就是我爸妈已经告诉我了。就算他抖露出去也没什么关系,我已经知道了,只要不往外发就行。发的话我感觉会很丢脸,丢的不是我的脸,是他自个儿的脸。我觉得他们大家都很小儿科,像幼儿园大家是因为一点小事也能打起来。而且每次都重复的说什么,哎呀,你在你在这么做啊,我就想把你的事儿给告别人去。”我都知道了,你看这也没什么的,我就怕别人笑话他,反正我是不笑话的。已经消化完了,发出去也不会影响到什么呢?

      他们一路啊搁那吵,我们一路在聊天。我跟我哥说,他们吵的事就先不说了,因为这一章呢主要也不想就刚就一直在吵,讲一些他们生活中的事情吧。

      白忆昔看到他说嗯,就是咱们家需要这个东西还没买。嗯,咱们去一下卖店去买吧。我们就我们就走到超市,说把味精味醋什么都拿了。嗯,顺便买一些其他的菜吧,不然晚上做饭也不够用了。咱们今天做什么好呢?

      问他说,他说做什么都行,你做的什么都很好吃。我却说你怎么不做一下?我很想看你做菜,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呀。你看平时咱家都是我做饭做菜,你就做一回呗。他说我做菜比较难吃,所以还是你做吧,我觉得你吃你吃了的话你会给我打了出去的,那还是别吃了。所以呢你你做吧,实在不行咱们就买外卖。找厨师,聘个厨师到咱们家住不也行吗?

      我听得到这话,原来他也不是什么都会呀。做菜就不行,做饭就不行。还得看我。没关系,反正我平时也是做饭比较多。就选了一些食材之后就回家了。

      那我就做个普通的菜吧。哥哥帮忙洗菜,我帮忙切菜。他们不知道在干什么。他们偷偷的在说要不要去雇个厨师之类的。我们都是不会做菜的呀,让他们定做手会酸的。

      我们听了他们说说的这些话。在心里很感动,这做个菜。你还担心我们?我们手会酸。我听到了他们的话,我偷偷的说。不用雇厨师,我们会做这样雇厨师的话还得花钱。我们做好了饭菜,拿到了桌子上。

      我说我不知道你们爱吃什么,就做了一些菜,这做的是酸辣土豆丝,还有洋柿子炒鸡蛋还有排骨。还有鸡汤,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

      薄恬楷:“好吃,你们做的都很好吃。不管做什么我们都爱吃。”就算做的难吃我们也得说好吃。不想遭受一顿毒打,我估计他也不想。

      薄逸尘看向我们,“你们做的很好吃,汤也很好喝。快吃吧,一会儿菜凉了。”赶紧吃吧,吃完再说吧。我是怕他们饿呀,这刚做完饭。肯定得饿。

      我们都上桌子了,然后去吃了饭,把菜都把菜都吃干净了,然后下顿的人就在做一些别的吧。我们做的饭不难吃,我们平时都吃习惯了。味道挺好的。其实他们也觉得我们做的饭很好吃,应该是真实的,觉得吧。

      薄恬楷:“做的饭确实好吃,但是不能那么做天天。虽然天天变花样给我们做,但是这样他们估计也没时间做别的事情了吧。”

      薄逸尘:“我也觉得他们这东西没什么时间,我非常赞同哥。其实从我们的角度上来看,我们实在是不想让他们做饭,因为呢我们平时吃的饭都是厨师做,所以我们并不是觉得呃他做的不好吃。哥,要不咱们把厨师叫过来吧。”

      薄恬楷:“我感觉可以把厨师都叫过来的话,他们可以平时不用做饭,还有时间能出去玩什么的。”

      作者:“这时候他们早都已经毕业了,所以吧,他们都在工作了。他们都是不是一个同一个公司的,因为呢他哥是跟他哥对象是同一个公司的,他弟是跟他弟对象是同一个公司的,是分开的。他们把人弄到眼皮子底下呢是想看着他们。因为呢平时也见不着,就把它弄在眼前了。他们也觉得平时见不着,就同意去他公司了。”是我想让咱们在一起早都给拆了。看了他那德行都变成什么样子了,一追人的时候,缠的跟个啥似的。

      白忆昔:“我们要不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呀?”

      白忆想:“哦,我很想玩呢,我很想套路一下,看到他们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情况。”

      我们俩就套路他们了,吃完饭之后也没事儿干。于是我们就想了好多的问题。

      他们说:“真心话大冒险是什么?”

      我们说:“就是石头剪子布不输了谁就问谁一个问题。又或者是回答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选择一个,然后让他去做就行了。”

      他们:“哦,我们知道怎么玩儿了,你你这么一说的话就是石头剪子布谁输了的话。就要被赢的那个人提问一个问题。又或者就是回答就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选人一个是吗?但真心话和大冒险有什么区别呀?”

      白忆昔:“有区别,这些话是回答我一个问题,就是我问他是不是真心想嗯。大冒险就是让他去做一件事儿,做完了就完成了。”

      他们点点头道,那好吧,咱们玩正好,时间还有很长呢,工作什么都完事儿了。我们两个对视一下了,就把自己想做的事儿传递了一下。

      白忆想:“开始吧。石头剪子布。”

      预想的看来也未必那么准。他们赢的比较多,我们呢赢的时候比较少。他们看不下去了,就偷偷把那个换了。

      白忆想:“我是石头。”

      白忆昔:“我是布。”

      薄恬楷:“我是布。”

      薄逸尘:“我也是布。”

      白忆想:“你们都赢了,就我是石头。那好吧,你们问我一个问题吧。就问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我选择一个就行了。一个人问就行,不用所有人都问。”

      薄恬楷:“那就真心话好了。”

      白忆昔:“对,就这个。”

      薄逸尘:“嗯。”

      薄恬楷:“你除了我没别的喜欢的人了?”

      我们正在听他的回答,他说:“没有,只喜欢你。”

      白忆昔:“哦。”

      薄逸尘:“那肯定的。”

      接下来还玩吗?

      他们说:“还挺有意思的,我们想看大冒险是什么?接着玩吧 。”

      白忆昔:“石头剪刀布。”

      我:“出的是布。”

      白忆想:“布 。”

      薄恬楷:“剪子。”

      薄逸尘:“剪子。”

      我说:“好了,两个布,两个剪子,我们输了。可以同时问了,选什么么?”

      薄恬楷:“选大冒险。”

      薄逸尘:“是。”

      薄恬楷:“想想你亲我一口。”

      白忆想没办法的亲了他一下,他说:“亲这。”指着他的嘴,我就亲到他的嘴上了。

      我们看着想说,“不待了,不待了,秀恩爱,撒狗粮。”

      他说:“你们也可以啊。”

      我们说:“对啊。”

      我们就选完了,我就亲了他的脸,他的鼻子,他的整片脸,他看着我笑着说:“我很喜欢。”

      旁边的两人看的不忍直视了,他们:“好了,够了,比我们还过分。”

      薄家兄弟又吵了起来,“我们这样怎么了,你们还这样。”

      薄恬楷:“我下回不这样了。”

      薄逸尘:“我也不想和你吵。”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