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桃花林下一瞥惊魂 ...

  •   春日的阳光总是和煦得恰到好处,照拂得一地繁花开得锦缎也似。微暖的风裹挟着纷纷白絮悠然飘飞,一位身姿窈窕、头戴面纱的青衫姑娘行走在街头,步态轻盈翩跹,如同踏花,引得路人频频回首。此处正是帝都最繁华的街市,销颜坊。而那姑娘,便是百里殇。
      百里殇好奇地打量着碧落山不曾有过的纤纤碧树,亭亭姣花,啧啧称赞道:“那人诚不欺我,帝都果真繁华,连花木都比碧落山不同。”她悠哉悠哉地逛着,心想一个多月前,自己还在碧落山跟那人斗嘴打架,谁承想今日竟然在这煌煌帝都,天子脚下,感受着这盛世繁华呢。
      两个多月前,那人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心血来潮非要她“出世历练”。那人说了,帝都繁华,可以去见识一番。他花了半个月功夫,让她熟悉帝都的风物,又琐碎叮嘱了不少出入江湖的注意点,塞给她一包瘪瘪的盘缠行李,挥挥手送她下了山。
      这是百里殇头一次独自出远门,不免觉得十分新鲜。一开始还贪看沿路的风景,逛得悠哉悠哉,谁知路上遇了几次不大不小的危险,这才收了玩心,一心一计往帝都去了。好容易来到帝都,寻了间干净客栈略一收拾,百里便决心出门见识一番。又想起一路过来,自己那张漂亮的脸蛋颇为招摇,就用轻纱蒙了面。
      绸缎庄、珠宝行、点心铺……她饶有兴致地逛着,不觉日头西偏,已是傍晚。百里殇挑了一家雅致的酒楼,进了包厢,要了几个小菜。酒楼的掌柜是位大娘,颇为热情地同她攀谈:“姑娘好风姿,想来也是来参加邀妍会的吧?”百里殇笑道:“掌柜的谬赞,只是不知何为邀妍会?”“姑娘莫非不是银月本土的?竟然连这也不知道,邀妍会是银月二十年一度的盛会,只要容色绝佳的女子,不论出身和才艺,皆可参加,邀妍会的魁首,便是人人称道的天下第一美人了。”百里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乡下来的,还真没听说过,让大娘见笑了。”大娘说得兴起,摆了摆手,继续道:“这邀妍会要持续好些日子,热闹非凡,前面几轮是由礼部的大官和五大氏族的族长一起筛选的,到后面前十的位次,是由皇帝带着百官一起评选的,听说五大族有头有脸的贵人们,连同皇帝的妃子们都要来观赏呢。”
      观赏……百里殇抽了抽嘴角,听说银月时风浮华奢靡,世人皆喜热闹、好颜色,以帝都尤甚,原来是真的。那热心的掌柜仍在絮叨着:“若是能在这邀妍会上有个序齿,这美名能传遍整个银月大陆,可以成为众多王孙公子追捧求娶的对象,再不济也能去贵族家里当个秀客,一生无忧。”
      秀客就是与“清客”对应的,在富贵人家帮闲凑趣、吹弹歌唱、书画针黹等的女子,结局大抵有这么几种:被主人家看中了讨了做妾;被来访的客人看中了讨了做妾;当米虫一辈子;主人家散了被动离开;自己主动离开了。
      百里殇无心打听,抬手摘下面纱打算吃饭。掌柜的犹自劝着:“姑娘既是乡下来的,何不在帝都博个好名声,以后或是回乡或是留在这都好奔个前程,瞧姑娘这身段气质,想也是能在那邀妍录上留名的……”她的声音随着轻纱的滑落戛然而止,睁大眼睛,整个人都呆住了。出山这些日子,百里殇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反应,在她面前挥挥手让她回魂,淡淡道:“多谢掌柜的讲解,您去忙生意吧,我要吃饭了。”大娘笑着应了,一面出去一面犹自嘟哝:“老婆子也算见过不少美人了,却从来没见过这么俊的姑娘……”
      百里殇不禁莞尔,她自小跟着那人在山林间长大,除了偶尔去附近小镇的集市上买些必需品,见人的次数不多,虽然知道自己长得不俗,却不曾把容貌看得太重,或者说,并不知道一张漂亮的脸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那人素来宠爱自己,在教自己学问这一项上却很是上心,如今自己的武功虽然稀松,好歹有几项拿得出手的技艺,也是因为那人怕自己被声色货利所迷,仗着容颜姣好,走了以色侍人的歪路。
      想到这里,百里殇主意已定,邀妍会看个热闹便了了,定不能自己入场。
      酒足饭饱,百里殇离开酒楼,在门口买了一串糖葫芦,打算回客栈。望着笔直的一条大路,她却有些茫然,愣了片刻,情知自己又迷了路。她自小方向感不好,在家时不知道被那人捉弄了多少次。不过此地无甚岔路,纵是走错了也无妨,因此她也不着急,随意选了个方向走去,权当是逛了。
      行了挺长一段路,手中的糖葫芦只剩一根签子,眼前的景色还是那么陌生,百里殇这才确定自己走错路了,暮色四合,行人渐稀,她扯下面纱擦擦嘴角的糖汁,正打算回头,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片桃花林,灼灼桃花映着漫天灿霞,甚是绚丽。百里殇一向喜欢桃花,见它开得烂漫,不由走了过去。走近一看,那桃花种得并不成行,看起来杂乱无章,可是定睛细看,似乎暗藏玄机。百里殇研究了半炷香的功夫,才发觉这是奇门八卦中很冷门的一种布阵,依着那人的教导,她踏了几步,果然枝叶散开,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径通向树林深处。
      漫天桃花艳丽,在红霞掩映下也并不失色,芬芳的气息令人心醉神迷,百里殇为花所迷,越走越深,正陶醉在花海之中,却猛然听到不远处有人低语。那人声音清冷,如同山泉,清澈动听却毫无热度:“你放心,不管成与不成,我都会善待你的家人。”“多谢主人,”另一人以头抢地,嘭嘭有声,“不过……您真的……真的让小人攀诬小公子?”“听说你的小女儿快要及笄了?”那人答非所问,声音中透着漫不经心,却让人心底生寒。跪着的那人又嘭嘭地磕了好几个头:“小人该死,不该多问。小人一定按照主人的吩咐去做!”“很好,你退下吧,回去好好准备。”“是!”那人又磕了个头,告退了。沉重有力的脚步声向百里殇所在的方向走来。
      百里殇陡然一惊,虽然不清楚二人说的到底是什么,但是意识到自己听到了了不得的秘密,被抓住了绝对没有活路。她一身青衣,在桃花丛中根本避无可避,只能跳到树上,想借花枝掩护自己。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百里殇甚至看到了他的脸,她紧张极了,屏住呼吸,准备着若是被发现就先跃起突袭再趁乱跑路。突然,那人清冷的声音响起:“阿七。”逐渐靠近的脚步顿住,又走了回去:“主人有什么吩咐?”“你走西边那条路回去。”“是。”脚步声渐行渐远,百里殇终于松了口气,只要等那个声音清冷的人走了,她就可以下来了。
      “客人既然有本事进来,为何不敢出来一叙?”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百里殇只觉得心底一凉,她别的武艺不行,唯有脚步轻盈,落地无声,轻功算得上上乘,竟然还是被发现了,可见这人功力不浅,凭自己那些微末功夫只怕是打不过,要想活命只能现在火速开溜。主意已定,她一提气正准备逃跑,突然后背一痛,气息一滞就落下树来。眼前一花,她便跌入一个陌生的怀抱,余光隐约瞥见一道身影闪电般消失在树林尽头,百里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心中暗骂:好算计,先躲起来偷听,被发现后把我踹下树背锅,自己再趁机逃跑,要让我知道你是哪位,非得请你吃一颗十全大补丸。
      她虽气得不轻,却也清楚此时要顺利逃脱,还绝对不能让这人看清自己的面容,免得日后有麻烦。面纱擦完糖汁已经被她扔了,百里殇急中生智,一边抬手将发簪一拔,散开长发遮住面容,一边反应敏捷地狠狠踹了抱住她的人一脚,借力使出轻功,蹿了出去。
      树下那人只闻见清风送来幽幽一段青莲香,一缕青丝拂面,怀中人腰肢纤细,不堪一握,触手温软,似乎是个女子,尚未看清面容就被踹了一脚,不由一怔,一转眼那女子的身影已经迅速消失在月色之中,手中只余几根青丝,和那幽幽清香。新月初上,映出他如画眉目,幽蓝色眼眸被长长睫毛覆着,眼神幽深,他嘴角噙着冷冷的笑意,并不去追,只低低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若被我知道你是谁……”
      向着归程狂奔了十几里,直到看见了熟悉的景物,路上有了赶夜市的行人,百里殇才放慢脚步松了一口气。这才是进帝都的第一天,就在生死边缘滚过一遭。而且无论是踹自己的人还是被自己踹的人,都没有看清容貌,以后寻仇躲债都不知道对象,不由觉得懊恼后怕。好不容易回到客栈,进入房间刚想点灯,又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百里殇临危不乱,抬脚踢他下盘,那人却似乎预料到她的动作,闲闲避开去抓她的脚,百里殇一个兔起鹘落又去抓他头顶,被那人一个轻巧的腾挪闪开,去抓她后心。电光火石间两人已拆了数招。那人轻轻一笑:“丫头,是我。”虽然那磁性的懒洋洋的声音十分熟悉,出手的速度和习惯也没有问题,但百里殇还是不依不饶又补了一招,那人没料到她还会动手,被她一把捞住头发,不由“哎哟”一声,百里殇趁机取出火折子往那人脸上一照,这才轻哼一声,松手去点灯。
      “丫头,不错嘛,很警惕呀。第一次离开兄长出远门,一定很想念我吧。”那人拉出一把椅子坐了,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冲她眯起眼睛笑着。百里殇学着他的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般吧。倒是你,千里迢迢辛辛苦苦赶过来,莫不是想念我了?”那人一呛,面色如常,耳根却是有些红了,随即一笑,又恢复了不羁模样:“是呀,你走了以后我可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时刻担心着这蠢丫头太笨会不会迷路,武功太差会不会被人打。”他的吐槽正中今天的遭遇,百里殇不由气结。她给自己倒了杯茶顺气,问道:“说吧,你跟我到这里,还有什么吩咐?”那人终于收起一脸的不正经,正色道:“小殇,你有没有听说过邀妍会?”“听说了,怎么,你也希望我参加?”听出她语气中的不情愿,那人笑了:“你想多了,就你这傻样连邀妍会的初赛都过不了,明天不就是最后一场比赛了么,我是想和你一起去看个热闹。”百里殇自动忽略了第一句话,先用一种“就知道看美人”的鄙视眼神表达了对他的不屑,接着道:“我听说决赛是给皇帝朝臣、公子王孙看的。”“你消息还蛮灵通的啊,邀妍会会场我们是进不了,不过会场四面都有高楼,有三座是专门供布衣登楼观看的,我们可以上去看啊。”“好吧好吧,千里迢迢跑过来,就是为了看美人。不过你为什么非要拉上我呢?”“你不是很想见见你那个亲生哥哥和妹妹么?除了明天这个机会,你很难见到皇帝和帝姬了。”
      百里殇心中一暖,这个人总是这样,明明是在为她考虑,却总要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明明是在关心她,却偏要表现出嫌弃她的模样。那人兜头扔给她一套冰蓝色的裙装:“明天稍微收拾一下,站在我旁边你得配得上我的俊美。我就在你隔壁房间,睡不着可以过来聊天。”百里殇默默把它翻译成了人话:“这条裙子送你,我在你隔壁,有事可以找我。”
      夜深露寒,明月的清辉洒在窗棂,陪伴着无眠的人。有人不谙世事,对明日充满好奇与期待;也有人伏延千里,为明日暗布棋局。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才是正文第一章,正式开始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