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单亲爸爸不好做,月鹤灵有小鹿时就知道这点。

      索性他有家人支持,不论父母还是哥哥们,都倾囊相助。

      小鹿从小也特别好带,特别是两岁之后,几乎带起来不费劲。

      就是爱撒娇了点,不过月鹤灵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小孩粘他,还依恋自己,这让月鹤灵感觉自己更被需要。

      也逐渐帮助他从那场黑暗森林战役中走出...

      月鹤灵先去准备晚饭——营养剂,给小鹿多准备了份红烧牛肉罐头。

      端过来时,就看到那小孩在激情和对方...“嗯?”对骂?月鹤灵把头伸过去,就看到小鹿连输两把,可人菜瘾大,用自己的王者号输的稀烂,被对方骂技术差,小学生。

      而他儿子居然还霹雳啪啦回:“叔叔我不是小学生。”

      “我幼儿园还没毕业呢。”

      “妹想到叭~哈哈哈。”

      对方:“????”还没见过这么自己骂自己的!

      现在打输游戏后,都这么猛??

      小鹿似乎觉得这比游戏更好玩,笑的直接在沙发上打滚,还不忘给对方发了条语音:“叔叔,我过两天就要去上中二班啦~”

      对方:“?????艹??”居然还真tm是幼稚园的???

      对方:“我!服气!我认栽!蜀黍告诉你,还是回去好好读书天天向上,游戏这东西,你年轻,把握不住的!”

      月鹤灵扶了把差点滚下沙发的小鹿,顺带放下晚饭,“先吃饭等会儿玩吧。”

      “不不不,爸我又邀他再打一局了。”小鹿“叭叭叭”的爬过来,两只手手抱住他爸的手臂,仰头眼睛水汪汪的瞅着爸爸,“你帮我打一局,好不好鸭?”

      月鹤灵有些不懂这小孩脑瓜里到底在想什么,“嗯?他骂你不开心?所以要找回场子?”

      小鹿疯狂摇头,随即一本正经严肃道,“不,我只是想告诉他,打了小的,还有老的。”

      话没说完,这小破孩自己先“哈哈哈哈”笑的又在沙发上来回打滚,“笑死我了,打完这一局,他铁定三天不想玩游戏。”说完拿起微脑塞爸爸手里,“来嘛,来嘛。”

      月鹤灵根本拒绝不了这破小孩,拿起微脑看着对方犹豫很久,居然还同意再玩一局。

      不过对面那人还回了句:“叔叔最后大发慈悲的再陪你玩一次,然后滚回去好好学习吧,破小孩,否则你会连幼儿园都毕业不了的。”

      月鹤灵抽空回了条;“我是他爸。”

      对方:“恩???”

      月鹤灵:“游戏开始了。”

      月筱鹿就看着他爸修长的手指飞快的操控着游戏机甲做出一个又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速度快如闪电,那玉竹般有力的手指点在屏幕上看似轻松的直接ko。

      对方:“???大佬!!”

      对方:“大佬我陪你儿子每天一小时,给他做陪练。您能每天能陪我玩三局么?就是三局!!!”

      月鹤灵看都没看直接扔了微脑,抱起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兴奋的眼睛闪闪发亮,脸颊也跟着红彤彤的小孩,“吃饭。”

      “哦~”小鹿嫌弃的看着营养剂,心不甘情不愿的用勺子扒拉两口就不吃了。

      月鹤灵瞧着跟他来星际联盟后瘦了一圈的小鹿,心里也有点急,崽儿挑嘴营养剂几乎能不吃就不吃,“再过两天我们驻扎的军营就安顿好,你张叔也能照常做饭,到时候我让他每天给你打包几分菜。”

      “嗯。”小鹿实在是嫌弃营养剂这种东西,不论是固体的还是液体的,都难吃,拌了红烧肉罐头也不好吃。

      感觉像果冻吃两顿还行,但多了他塞都不想塞。

      要不是那莫名其妙的女人害得他非得跟着爸爸逃到星际联盟,他要还在自己的星球,奶奶每天能给他炖只鸡!

      哼,不过月筱鹿也知道这事儿不能和爸爸抱怨,毕竟爸爸压力也很大。

      自己又不能验dna证明清白,反而被那讨厌的女人钻了空子。

      要他真是普通小孩,早被那虚情假意的坏女人骗了,不和爸爸站在同一个阵营。

      他爸心灵这么脆弱的大男人,铁定要偷偷哭鼻子。

      “去复习下功课,后天还要去幼儿园呢。”月鹤灵揪起崽儿,“不过现在我带小鹿去洗澡喽~”

      “恩?”和小猪似的被爸爸扛肩头,月筱鹿愣了下,随即挣扎着要下来,“我自己洗!我可以自己洗啊!爸爸我会洗澡!”

      “不行,你还太小会洗不干净的。”一本正经的把崽儿脱光摁浴缸里。

      瞧着小破孩气的连尾巴都冒出来了,黑黑细细长长,尾巴尖却是尖锐的倒三角,月鹤灵不由想起他另一个爸爸,那人的尾巴可是能轻轻松松直接击穿星盔的利器。

      当初也是那根尾巴每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勾的他忍不住一把抓住,才...

      “年少无知年少无知。”月鹤灵心底嘀咕了两句,“想被人抓走吗?”揪住崽儿的脸颊,“还不把尾巴藏藏好?”

      “哼。”月筱鹿脑袋上其实还有一对弯弯小小的黑色小角,但太短小了,如今藏在蓬松的头发里,除非特意扒开,否则还真不一定找得到。

      现在光溜溜的晃着尾巴,就像传说中的Q版小恶魔。

      可可爱爱的。

      小鹿用尾巴拍打着浴缸里的水,显然是不耐烦了:“我自己洗。”

      小孩还气鼓鼓的双手抱胸,脸颊粉嫩嫩的,眼睛不悦的倒三角。

      仿佛是拿着一张单子非要人类别问上面到底是什么条款,就非要对方签,不签他能闷闷不乐一天的实习小恶魔。

      “行,”月鹤灵遗憾的叹息,儿子长大了,不乖了,居然洗澡都不让爸爸帮忙,真伤心,“我去给你准备牛奶,洗完快点出来。”说着带上门。

      浴室里的月筱鹿这才松了口气,毕竟,毕竟五岁的小孩被大人洗澡那场面,实在是太羞耻了!!

      哪都洗!哪都洗!!!

      大人会觉得小孩洗不干净,所以哪里都要搓一搓。

      想起前几年自己的遭遇,落到奶奶手上根本没法反抗的月筱鹿简直要羞耻爆了QAQ。

      小鹿晃了晃尾巴,洗头的时候还把自己头发下藏着的一对小角也仔仔细细的刷干净。

      这的确不是蓝星人会有的特性,所以这来自于他另一个爸爸的特性吧。

      月筱鹿耸耸肩,似乎不怎么在意的想。

      月鹤灵见小鹿走出浴室时已经把尾巴藏好,这才松了口气,心里却对儿子更多了几分愧疚。

      垂下眼帘握紧双拳,时隔多年他...很快就会见到那人了。

      “哎,”月鹤灵身前放着厚厚的公文,作为第一位进入星际联盟的蓝星帝国军官,他身上的责任重大,半刻不能放松。

      但“居然和当初一样,那混蛋...”还是他的直系上司,希望接下来几年顺利,千万别被人发现小鹿和他的关系。

      毕竟魔帝卡人找这五十年来第一个宝贝蛋,可是找疯了。月鹤灵怕真被对方发现,自己根本抢不过他们。

      失去爱情他最多气愤,失去小鹿他怕自己会发疯。

      月鹤灵翻着文件,突然听到房内安保系统提示:有只九岁兽人幼仔潜入小主人房间。

      “我的天,这些大的还知道矜持,这些小的真是...”月鹤灵头疼的扔掉文件,起身去小鹿房间。

      轻轻推开门,儿童床上果然多了只陌生的小云豹,浑身雪白,眼睛又大又圆,还有着巨大的肉垫。

      此时此刻被小鹿勒紧脖子死死塞在怀里,这姿势小云豹肯定不舒服,但这只小家伙居然一动不动,躺平了给崽儿搂,甚至还发出咕噜噜舒服的声音。

      现在被抓包,立刻掏出一张纸条想叼给月鹤灵,却被睡着的小鹿直接锁喉摁在怀里,还“吧唧”亲了口脑门,嘟嘟噜噜:“咪咪睡觉。”

      那只小云豹立马尾巴飞快的甩了甩,能逃,但舍不得逃,一动不动,还眼巴巴瞅着站在门口看热闹的月鹤灵,希望他能明白,自己只是只无辜又没什么坏心思的小猫咪~

      月鹤灵没好气的过来抽走他肉垫里的纸条,打开发现是这小云豹家长写的。

      “尊敬的新邻居月将军,如果您看到了这张纸条,说明我儿子已经按计划偷偷从你家三楼打开的窗户溜进来。

      真的真的非常抱歉,我儿子平时白天要上学无法参与早晨的竞争赛,但他太想来看看蓝星小幼仔了,今天莫亚家的小狼崽还站在我家门口说您的小孩是宇宙里最可爱的。他实在是忍不住想来看一眼,给您添麻烦,但还是希望能让他完成小小的愿望。”下面是家长的联系方式。

      “想留下?”月鹤灵一边用信息端加对方的通讯,一边挑眉问。

      那只小云豹飞快的点着脑袋,原本就是猫科动物里眼睛数一数二的圆溜溜,此时此刻更像黑葡萄一般漂亮。

      两用前爪合十,“喵嗷~喵嗷~”的拜托拜托了,那圆圆的眼睛更是水汪汪的瞅着他。

      月鹤灵本来就不是铁石心肠,现在怎么忍得住?

      摇头失笑,“行吧,我和你家长说声。”说着就要往外走。

      “那个叔叔...”身后的云豹小心翼翼的开口。

      “恩?”月鹤灵不解,回头。

      “弟弟说的咪咪是谁?”他今晚做了谁的替身?年轻的小云豹辛酸的想知道个明白。

  •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我,占有我,快,宝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