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将军 ...

  •   
      鹅毛似的大雪下了几个时辰,到了深夜也未停,道路已被铺了两三寸厚的白色绒毯,一脚踩下去,鞋袜都湿了。
      
      这种烦恼显然大将军是没有的。
      
      李祁带着一众人行至辕门,宋尉知提前通知的校尉已经牵着马在门口等着。
      章书皖被拎兔子似的拎到一群人的末尾,看着李祁在最前方一边套上牛皮制的护手,一边利落的翻身上马,身影渐渐消失在雪雾里。
      
      他瞪着眼睛,望向身边拎着他的圆脸兄弟:“李祁就这么走了?”
      圆脸兄弟惊了一下:“你叫谁?你刚才是说了世……大将军的名讳?”
      章书皖噎了一下,想起来在这边说话还是要注意分寸:“额……抱歉,我是想问,大将军他就这么走了?”
      那圆脸兄弟显然非常不待见他:“这不关你事。”
      章书皖:“……”
      妈的,好难沟通。
      
      他平静了一下,再次开口:“不是,我当然不管他走不走了,关键是我呢?我没有马吗?”
      圆脸兄弟更震惊了:“你还想有马?”
      不拿绳子把你拴在马屁股后面拖回去就不错了!
      
      章书皖看着地面上厚厚的雪,沉默了。
      
      圆脸兄弟道:“别想了。你这个级别的,只能走回去。”
      章书皖:“回哪儿去啊……?”
      
      话音刚落,圆脸兄弟又欲言又止地看着他。章书皖瑟缩了一下肩膀,忐忑地望回去。
      
      “你是新兵?”他盯着章书皖,奇怪地问。
      
      章书皖被这人盯的头皮发麻,无奈道:“我前几天被人打了脑袋,晕了好几天。醒来以后记忆受损,很多事都忘了。”
      
      圆脸兄弟换上了一副“原来是个傻子”的表情盯着他。
      
      章书皖:“……”
      我忍。
      
      那兄弟终于盯够了,松开了拎着章书皖肩部布料的手,往边上移了两步头偏回去,简短地说:“宣策营。”
      
      -
      
      大雪中,月色昭昭。
      
      章书皖被带到了几里开外的一个营地内。
      
      与地方军不同,这个营地似乎是匆忙驻扎下的。此时已是深夜,营帐外围仍有士兵在雪中推着沉重战车,堆砌着高墙。营内还有将士们聚在一起匆忙扎着营帐。
      而最显眼的,莫过于营地里拴着的一匹匹高头大马。
      
      章书皖路过一个刚扎好的营帐时,对着火光看了一眼帐外书挂着的旌旗。墨染的锦帛上用金色丝线纹了一个醒目的“宣”字。
      
      他收回目光,心下暗忖。
      这里就是圆圆脸说的宣策营。看起来像是个骑兵营。
      
      走了约一盏茶的功夫,他们终于来到了大营中的主帐区。主帐区位于营地的中后方,正中央立着一个约三米高的巨大营帐,是大将军议事的中军大帐。
      
      夜已深,但高大的中军大帐内的烛光未熄,帐内人影绰绰,好似已经有人在里面交谈多时。
      
      帐门处,校尉自觉列在两侧,寒风猎猎,他们却站的笔直。
      
      圆脸兄弟带着章书皖走到帐前,两侧校尉齐齐躬身,对他行了个礼:“赵大人。”
      
      这圆圆脸还是个大人?
      章书皖惊叹不已,看着他随意向众人点了下头,伸手解开自己的披风系扣,递给旁边的一个校尉。
      
      另一个校尉自觉走上前去,要帮他开帐门。
      
      圆圆脸伸手挡了一下,问:“大将军进去多久了?”
      那校尉回答道:“大约一炷香。”
      
      章书皖心下腹诽,对,这一炷香里我都在雪地上走。
      
      圆圆脸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道:“我先通报一下再进去。”
      
      那校尉似乎有些惊讶,目光飞快地扫了一眼章书皖,但很快敛了表情,往后退了一步,单膝跪下,扬声道:“禀大将军!赵大人求见!”
      
      里面的几个人影闻声动了动,似乎传出一两声轻轻的咳嗽。很快,李祁走到帐门边,推开门。
      他皱着眉头看着圆圆脸,问:“什么毛病?你进来就进来,通报什么?”
      
      圆圆脸清了下嗓,咳了一声,目光扫了一眼背后的章书皖。
      
      李祁低了下眸,很快了然,纡尊降贵地朝章书皖开了尊口:“你今夜和他们一起守在帐前,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回营。”
      他顿了一下,接着对圆圆脸说,“进来。”
      
      章书皖:“……”
      搞了半天是为了不让他进去?明天早上给你表演个大变雪人你看不看?
      
      于是,李祁在走进大帐的同时,听见身后的人狠狠打了个喷嚏:“阿嚏——!”
      
      门口的校尉面无表情地别过头去,躲开了章书皖喷出来的吐沫。
      
      -
      
      离江陵府北部的峪山不足百里之处,失守的十三州府上空此时乌云笼罩,混着雪的灰白色烟雾不时向高处飘去。
      
      那是戈尔适部落入关后在城中燃起的烧杀之火。
      
      其实从禹朝开国以来,戈尔适部落就如同一条恶龙,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一直盘踞在禹朝北疆边界蠢蠢欲动。
      
      然而,自前朝宣威帝以来,为了强化政权,仍不顾亲王众臣的阻拦,加强了对边境重镇兵权的控制。北疆的定原、埔丘、俞安、应池、太仓等州府,概由不会掌兵事的皇室宗亲出镇,监管分割刺史兵权,且刺史三至五年一轮,以确保兵不认将。
      
      集|权以来,弊端日生。边境州府常换驻守刺史。他们只顾眼前短利,滥征赋税,只使大族得益,国家亏损,百姓民不聊生。
      再加上边境多流放,版籍不定,户口混乱,本就难治。禹朝北疆的戍边军,大部分来自当地征募的地方军,后充当了禁军。北疆资源匮乏,环境恶劣,在这种地方生长起来的地方军很难成气候。
      
      李祁很小的时候就听老靖国公说过,戈尔适部落狼子野心,早晚有一日会向中原发难,而他们的戍边军会难以招架。为了减少这种可能,他从很多年前就着手想要改革军制,转变局势。但朝中势力交错复杂,事情还没有办成,戈尔适就先行一步南下进攻。脆弱的北部戍边军始料未及,没几个月就被打的望风披靡、溃不成军。
      
      之前率军战败的云麾大将军重启楠此刻就在大帐中。
      准确的说,他一早就匆匆赶来,现在已经在中军大帐待了快一整天了。
      
      李祁和重启楠同级,但年纪只有他一半大。
      
      重启楠年轻时曾任老靖国公的副将,跟着靖国公摸爬滚打十几年,也经历过二十多年前的南部叛乱。
      
      老靖国公李恪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而他却正当壮年。数月前当戈尔适南下进犯的时候,重启楠成为了率兵的首选。
      
      他那日下了朝,在后面急急追着靖国公。靖国公却似未见其人,转身便走,佝偻着身子行的飞快。
      
      重启楠从大殿开始,追到午门才把人拦住。
      
      靖国公终是无奈叹了口气,看着他,等他开口。
      重启楠回望着他,却张口忘言。
      
      靖国公站在国公府的轿子前,默然了好一会儿,最后送了他一个淡淡的安抚的笑:“重将军不必多虑,只需做好当下分内的事就好。”
      
      重启楠在靖国公洞若观火的眼神里赧然汗下。
      
      数月后的今日,靖国公府年轻的世子李祁代替父亲披上了战甲,站在他面前。
      而他自己满身溃甲,狼狈窜逃至此。
      
      李祁站在沙盘前面,挺拔的身影像极了靖国公当年的模样。
      
      他迷迷糊糊地想:凡事有因必有果,他知足了。
      
      李祁站在大帐中间,手中剑上的云纹玉石正对着大帐正中的巨大沙盘,开口时声音不大却十分沉稳:
      “我们不可再正面迎敌,否则会损失更加惨重。”
      
      重启楠正坠在回忆中,被他陡然惊醒,垂着头,声音低沉:“我知道……”
      戈尔适部落的精锐骑兵骁勇善战。禹朝的宣策营哪怕能在中原驰骋,但遇上那些在马背上纵横百年的戈尔适骑兵,说是蚍蜉撼树也不夸张。
      
      李祁并不看他:“这几日内,我们需叫人清点现有的所有重装战车,将七成箭矢装上战车,用于远程抵御。同时派人绕至最西南处的洪安府,将调兵令送到洪安府都督手上。”
      
      洪安府离失守的应池府只隔了几个城池。
      
      重启楠瞠目:“你想从西南边切入峪山?”
      
      峪山位于江陵府北,横跨东西,是失守的十三州府和江陵府中间最大的山脉。正因为要跨过这道山脉,一向擅于骑射的戈尔适部落在暴雪的影响下,速度慢了不少,已在山脉中耽搁近一月。他们身后被攻占的十三州府更需要有人管理,数月来连连征战,他们已离戈尔适自己的地盘愈来愈远,补给供应不及,此时急需拿那十三州府作为粮仓和补给站。
      
      李祁道:“不。峪山虽然不利于戈尔适的马匹作战,但戈尔适已经占领了有利地形。我要把他们引回应池。”
      
      重启楠更惊诧了:“可应池已经被他们攻占了……”
      
      李祁望着沙盘上的一座小城池,侧面被烛光照着,下颌线露出一截好看的弧度。
      “洪安府东侧的地势对我们最为有利,若是洪安府能将它守住,我们可出其不意从那里打入应池。此刻戈尔适人满脑子想要南下,精锐部队几乎都在峪山,就算即刻想要回头,也要五日才能到达应池。”
      
      重启楠沉默片刻,终于明白了李祁的想法。“应池是十三州府中最后一个失守的,此刻的守备不算齐全。加上驻派在那里的部队是戈尔适部落最弱的一支部队。若能集结一万人马全力出击,两日内可夺回应池——等戈尔适派人回到应池,那里应该已被我们拿回了。”
      
      李祁瞥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可重启楠突然想到什么,忍不住发问道:“若是他们不从峪山调派人手呢?失守的另外十二个州府就在应池周边,他们尽可以从那里调配人马驰援。”
      
      李祁随即答道:“派徐枫副将率兵潜到太仓府东部,从侧翼突袭,但是不要做的太过,只管骚扰城界处,叫戈尔适驻扎在太仓的人马反击,把人摁在太仓,坚持几日后即刻掉头返回江陵。”
      
      听起来是个可行的计划。
      
      重启楠思索了一会,正要点头,突然听见帐外传来一声响亮的“阿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