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我的视角 ...

  •   我家的店有一位奇怪的客人。
      第一次来店里,他就戴着黑色的眼罩白发冲天竖起,一身全黑的制服衬托出利落的骨架。这应该是对自己颜值十分自信。我将喜久福递给他,心不在焉地想到。
      没想到我很快又见到了他,应该说,一个月总是会见上几次,他次次来买我家的喜久福,各种口味早已挑了个遍。这已经比我家的一些老客还来的勤快了,毕竟大家也只是当点心吃,不,应该说把喜久福当正餐才是不正常的吧,就算我家开喜久福的店也没试着这么干过。
      他看起来像在苦恼,也许是不知道挑哪个味道了吧,店里的他已经都吃过了,要在这么多好吃的味道里挑出一两包可不容易,就算下次可以再来,那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鬼使神差地,我向他搭了话:“要不要试试这款呢?是店里刚推出的新品,还没有正式售卖。”我从柜台里面拿出一盒毛豆奶油味道的喜久福,我试做了几盒,打算先送给店里的熟客试试味道。
      “诶,看样子很不错嘛。”他果然很喜欢,伸手接过,不再纠结。
      “这是我研发的新口味,先生下次来的时候告诉我试吃的感想就好了,”我摆摆手拒绝了他递过来的钱,“这样我会很开心的。”
      他爽快地应了下来,想必是发自内心的热爱着喜久福吧。
      我没想到过了很久才再见到他,以他往常的购买率来说,着实不大正常。他这次没有戴眼罩,而是带了副墨镜,白发松松散散,更显慵懒。下次是不是考虑研发一些木天蓼味的喜久福呢?我兀自沉思。
      “上次的喜久福很好吃哦,肯定会大卖的。”他这么说。我很高兴,父亲说等我打造出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味道的王牌喜久福就会正式把这家店托付给我,这样一来,我应该就能更经常地待在店里了。
      “谢谢。”我将柜台里我留下的最后一盒毛豆奶油味的喜久福递给他,“请收下这个,下次来的时候它应该就能摆在柜台上了。”事实上,很多客人已经对我研发的新口味赞不绝口了,父亲也说可以大规模制作了,但我一直劝说他等一下,我唯一在等的就是他的评价。客人和店的关系是很薄弱的,只有店里的东西好吃,客人才会一直来店里面,为此不停创新,给客人带来新鲜感也是很重要的。
      “特地给我留的吗?真贴心啊。”他很开心,“抱歉啊,前段时间东京的工作比较忙,没机会来仙台出差。”
      “原来先生生活在东京吗?”我很惊讶,我还以为他就住在附近呢。
      “五条悟,叫我悟就好啦。”他告知了我他的名字并回答了我,“没差啦,我的工作基本上到处出差,每个地方对我意义不大。”
      “呃,嗯,五条先生,”我纠结了一会,还是没法直称客人的名字,“我的名字是遥,渡边遥。”
      “为什么遥酱不称呼我的名字呢?我们差不多大吧,没必要这么严肃哦。”有了交谈,他开始暴露他的性格。果然是猫呢。
      “不能直接称呼客人的名字的。”我微微摇头,虽然我挺想喊的,但是被老爹抓到就惨了。
      听到这里,他好像笑了一下。“那不是客人就可以了吗?”他直视着我,“遥酱,周末一起去玩吧。”
      虽然五条先生邀请我出来玩我很高兴,但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把我带到了东京。要知道东京到仙台差不多有三小时的车程,这么一想五条先生经常出差很辛苦啊。要不然以后争取在东京开一家分店吧,这样五条先生就能更经常吃到喜久福了。
      “到了哦,遥酱。”五条先生替我打开车门,这方面他倒是很绅士,虽然我并不是女孩子。
      “我一直都很想跟遥酱一起来这里。”
      我道了谢,入目的并不是我以为的风景区或者神社而是巨大的东京游乐园。
      “五条先生,这种地方一般不是会和女朋友一起来吗?”
      “真让人伤心啊,遥酱。”他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叹息,“我可没有女朋友呢。”
      高中毕业后我就再没来过游乐园了,这类地方一个人来的话着实没意思。他带我玩遍了乐园,倒也弥补了我长久的遗憾。我唯一没去玩的是旋转木马,我不想玩没有尽头的追逐游戏,我站在底下,看着他远去,又最终回来。明明是一个一米九几的大高个,窝在小小的马身上倒不显局促,反倒是很兴奋地冲我挥手,今天他没有带眼罩,也没有带墨镜,湛蓝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钻石一样啊。趁着他远去,我翻看手机里的相片,心不在焉地想道。
      据说在摩天轮顶部接吻的恋人可以生生世世在一起。我怀着几分不可言说的期盼,与他共乘摩天轮。外面已经是黄昏之时,暖金色的日光穿过玻璃为他渡上一层光辉。摩天轮快要到达顶点了,其实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如果一对恋人没有在最高处亲吻的话他们最后会分开,这么一想,还好我和五条先生不是恋人呢。
      “遥酱,你在发光呢。”五条先生凑了过来。太近了,我连他的睫毛都看的一清二楚,白色泛着微微的金。
      “五条先生也是,”我稍稍后倾,“像神明大人一样。”
      “遥酱,我不是神明,而是最强的哦。”他轻笑一声,发表了更加狂傲的言论。
      他大概是想说神明不过是众人的虚妄,而他自己是确确实实的最强。这点我很早就知道了,早到他在一片漆黑中将我救起,远离那丑陋的怪物,那会他也是这般肆意一笑,狂妄地说“不用怕,我可是最强啊。”
      “遥酱,现在我不是客人对吧?遥酱可以喊我的名字吗?我想听哦。”五条先生牵起我的手,我的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入那双盛满阳光的眸子。
      “悟。”太过大胆了,我迈过了我一直恪守的主客关系,喊出了我一直、一直想要说出口的称谓。
      “遥酱,”五条先生在我手背轻柔地印下一吻,我可以看见他白色的发旋,说实话,我有点弄不清了,是我的想象太美好了吗?“快要到顶点了,我可以······亲吻你吗?”
      我能感受到他的手抚上我的面颊,他只是静静地望着我,一改活泼的形象,等待着我的回答。这一切真的太过美好,让我怀疑自己是否仍处在海盗船带来的晕眩之中。没有过多的犹豫,我覆上他的手,轻轻点头。
      据说,在摩天轮顶部接吻的恋人会生生世世在一起。我想,我们也会的。
      “悟,我喜欢你。”我将头倚在悟的肩上,注视着他的锁骨。
      “我也是呢,遥酱。”我看到他的喉结轻轻颤动,“我爱着你。”
      实在太狡猾了啊,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