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9、番外 秋千 ...

  • 作者有话要说:  抽签选出来的第一个番外,明天是雷古勒斯
    不继承家族的世界线 只是有点小绿茶的普塔西
  •   普塔西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厄斯的场景。
      
      只有四岁的小女孩坐在秋千上,腿甚至碰不到地,自己再怎么努力也只能一小点一小点的晃动。
      
      他不想听自己的父亲怎么跟普斯林夫妇描述自己,大概就是些难听粗鄙的词,甚至不用猜都想得到。普塔西这样想着,走过去推了把秋千。
      
      厄斯笑得很开心,转过来看着这个帮自己推秋千的男孩。
      
      “你好好看,我以后可以嫁给你吗?”
      
      普塔西是天生的摄魂取念者,他一直都能很直接的知道别人的想法和情绪,比如特肯家的人对他的恶意。
      
      但在厄斯身上他只能读到对这个“好看的哥哥”的喜爱。
      
      普塔西被她的话给吓到呆滞在原地,他们俩的父母也被厄斯的话吓了一跳。
      
      普塔西曾经试过以恶劣的态度对待厄斯,他不相信世界上有人能一直对他抱有善意,比如他自己的父母,再比如特肯家那些面子上尊重他实际上在心里咒骂他的堂兄弟们。就连一直对他最好的爷爷对他的善意也都是出于利用。
      
      普斯林夫妇都是工作很忙的人,普塔西几乎成了厄斯的保姆。
      
      他不止一次带着厄斯去买冰淇淋,在她专心吃东西的时候把她丢下,躲在某个地方期待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样子。
      
      厄斯确实很慌乱,但她只是一直站在那里,直到普塔西终于出现她他面前之后问他是不是刚刚迷路了。
      
      “妈妈说过走丢之后要留在原地,不然会找不到人的。”
      
      他永远只能在厄斯身上读到友好和善意。
      
      十一岁时普塔西收到了来自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
      
      “你会想我吗?小厄斯?”普塔西放下信看着一直托着脸看着自己的厄斯。
      
      “嗯……不会!一个星期之后我就会把你忘掉!”厄斯吐了吐舌头,抓着他的袖子很认真的看着他,“所以你要记得给我写信!不然我真的会把你忘掉!”
      
      那天普斯林先生还有工作,给普塔西留下采购的钱之后就去上班了,厄斯缠着他要一起去对角巷,但当时人实在是有点多,他只能给厄斯买一个冰淇淋让她乖乖坐在弗洛林冷饮店等自己。
      
      回来的时候厄斯正在和一个亚洲面孔的小女孩聊天,一起分享冰淇淋。
      
      “这是你哥哥吗?”那个小女孩问。
      
      “对,远亲。”厄斯和普塔西一点也不像,就连唯一相似的蓝眼睛也和他们那点稀薄的相连的血缘没有任何关系,“普塔西,这是罗楠,我刚认识的朋友。”
      
      罗楠家和普斯林家很近,但普塔西还是不放心,他反复告诉厄斯要好好呆着,不能乱跑,要记得给他回信,要记得想他。
      
      就连罗楠也因为觉得他过于啰嗦翻了好几个白眼。
      
      “好了,再不去等会儿你就赶不上特快了。”厄斯有些费力的踮脚给了他一个拥抱,“我会很想你的,但是如果不给我写信我真的会很生气!一定会把你忘掉!”
      
      分院时分院帽告诉普塔西他很适合斯莱特林。
      
      但他记得厄斯不喜欢斯莱特林。
      
      “没有别的选择吗?我不想去斯莱特林。”
      
      “拉文克劳也行,但……”
      
      “那就拉文克劳吧,拜托你了。”
      
      普塔西的朋友们都知道他有个很可爱的妹妹,每天普塔西都会给她写信,在收到她的回信后很开心的跟身边的人分享,比如今天有人把她的冰淇淋撞掉了,比如和罗楠一起去哪里玩,再比如遇到了某个好看的男孩子又忍不住冲上去表白。
      
      “作为你的‘初恋’,小厄斯,你的眼光一定又下降了,不可能有比我更好看的人。”
      
      “自恋!”厄斯这样回复他。
      
      有次厄斯连着一周没给他回信,他很担心,每天能去三四次猫头鹰棚屋寄信给厄斯问她到底怎么了。
      
      “普塔西,我想去荡秋千。”厄斯的回信只有这么一句话。
      
      当时已经考完试了,普塔西和邓布利多说了很久最后才得到允许借着飞路网提前回家。
      
      厄斯当时看起来一点也不开心。
      
      “妈妈之前的病人……嗯……又开始发文章诋毁妈妈,我不理解……妈妈尽力救了每个人……但是为什么……”厄斯很少说话这么没条理,普塔西能察觉到她的坏心情。
      
      普塔西轻轻推着秋千,厄斯只是很安静的坐在那里。
      
      自从普塔西学会怎么控制摄魂取念之后他几乎不会主动探查厄斯的想法。
      
      他很少有的感知了厄斯的情绪。
      
      只有难过,没有怨恨。
      
      “你不恨他们吗?”
      
      “有点讨厌吧,但是谈不上恨。”
      
      普塔西抓住秋千的绳子,突然停下的厄斯转头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我会保护好你。”普塔西揉了揉厄斯的头发,看着那双和自己很相似的蓝色眼睛,“我发誓。”
      
      厄斯成了普塔西想要保护好的温柔和美好,也是想独占的星星。
      
      但他知道厄斯不会只是他一个人的。
      
      二年级时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瑞凡把普塔西单独叫去办公室,给了他一封信。
      
      伏地魔,瑞凡教授效忠的人希望和他合作。
      
      他许诺了很多,说不心动是假的。
      
      普塔西写好回信,决定睡一觉之后寄过去。
      
      当晚他做了个梦。
      
      梦里他把信寄了出去,和伏地魔达成合作,顺利成为特肯家主,获得权力,但厄斯也被他越推越远,最后死在他面前,被他所谓的盟友伏地魔杀死。
      
      普塔西坐起来大口大口喘着气,思考之后把写好的回信烧掉。
      
      他不需要那些东西,他只需要那个在秋千上对他笑的厄斯。
      
      厄斯入学后进了赫奇帕奇,他把厄斯介绍给自己的朋友们,告诉他们要帮忙照顾厄斯。
      
      “普塔西,我不是小孩子了!”厄斯气呼呼的说。
      
      “在我这里永远是。”普塔西亲昵的捏了下厄斯的鼻子,拉着她在霍格沃茨逛了一圈,告诉她哪条路才是最近的,哪个教授最好说话。
      
      有点复杂,厄斯看起来没记住。
      
      看起来他只能再多带她走几次了。
      
      普塔西这样想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告诉她随时可以来找自己。
      
      “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妹妹。”普塔西这样告诉厄斯。
      
      他也是这样告诉自己的,一次又一次。
      
      直到厄斯向西里斯表白。
      
      他想要永远的占有这颗星星,以一种比兄妹更亲近的关系。
      
      但厄斯太小了,普塔西不想吓着她,毕竟她现在对自己还没有那种心思。
      
      厄斯一定会选择他,他一直这样相信。
      
      黑魔法伤人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他就猜到凶手是谁,但他不想招惹伏地魔,也不想和瑞凡教授撕破脸。
      
      直到他用钻心咒攻击厄斯。
      
      厄斯出院那天普塔西还是担心她不舒服,坚持背着她去礼堂。
      
      “普塔西,你对厄斯真的很好。”罗楠感叹道,“要是我也有个哥哥就好了。”
      
      “我不止是想当她的哥哥。”普塔西这样告诉罗楠。
      
      厄斯当时正和别人玩得开心,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
      
      罗楠睁大眼睛盯着他好几秒,最后低头笑了出来。
      
      普塔西得承认那天之后他有些冷落厄斯,他花了很多时间来收集证明瑞凡教授是那个黑巫师的证据,最后把这些东西全部送到邓布利多和普斯林先生面前。
      
      “知道吗?”普斯林先生看完这些证据之后抬头看着普塔西,“我开始喜欢你了。”
      
      普塔西很平静的告诉他们是为了厄斯。
      
      “特肯家的执着。”邓布利多按住站起来要骂普塔西的普斯林先生,“只希望不要太过了。”
      
      “当然不会。”普塔西回答。
      
      普塔西四年级时厄斯升入二年级,可以参加魁地奇球员选拔,普塔西也去看了选拔赛。
      
      也见到了西里斯。
      
      厄斯抓住金色飞贼之后很开心的冲他们挥手,普塔西清晰的看到了西里斯眼里的惊艳。
      
      在厄斯张开手臂跑过来的时候普塔西最先和她拥抱,抱着她转了一圈告诉她“小厄斯,我真为你骄傲”。
      
      “我好饿,我们能去吃点东西吗?”厄斯问他。
      
      “当然。”普塔西揉了揉她的头发,叫上了罗楠、莉莉和斯内普。
      
      至于死皮赖脸的詹姆,一个冰冻咒就能解决的问题。
      
      也是那时候普塔西发现斯内普对他的小厄斯也有点过界的心思。
      
      这些都要及时扼杀。
      
      普塔西得承认自己用了些不太光彩的手段,比如在西里斯面前和厄斯过分亲密,再比如让西里斯撞见斯内普向厄斯表白。
      
      “我……我挺喜欢你的,你一直很包容我。”斯内普说着,把一束花递给厄斯。
      
      看到这里西里斯就离开了。
      
      “谢谢你,西弗,但是……我一直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之一。”
      
      当晚是补习天文学的日子,斯内普和西里斯难得缺席了小课堂,厄斯看起来情绪也不太高。
      
      普塔西特意带着厄斯一起去禁林探险,问她是为什么不开心。
      
      “就是……西弗跟我表白了,但是我不喜欢他。还有……西里斯,我很喜欢他,但是他好像不喜欢我。”
      
      “需要哥哥的怀抱吗?”
      
      普塔西拍着在自己怀里叹气的厄斯,告诉她有一天她会爱上一个很爱很爱她的人。
      
      “但是如果没有呢?”
      
      “一定会有的,小厄斯,只是你还没发现。”
      
      “但我觉得不会有人比爸爸和你更爱我了。”
      
      “不管谁成为那个人,我都会是最爱你的。”
      
      假期厄斯带着普塔西去穆迪家玩,普塔西很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执着就是厄斯,也告诉穆迪自己不想继承家族,也不想完成秘术。
      
      穆迪看起来很意外,连着说了好几个“好小子”,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决定。
      
      “如果我继承家族,她会离我很远。”普塔西看着在庭院玩得开心的厄斯,这样告诉穆迪。
      
      厄斯三年级时普塔西五年级,成了拉文克劳的级长,巡查到厄斯的车厢时看到了吵吵闹闹的掠夺者。
      
      老实讲,掠夺者这么多人他只对莱姆斯稍微有点好感。
      
      他随便找了个理由把詹姆、西里斯和彼得弄出去,给厄斯很多零食,告诉她乖乖在这里等自己。
      
      三年级的第一节黑魔法防御课普塔西靠着软磨硬泡说服普斯林先生让他以助教的身份来帮忙。
      
      他很庆幸自己来了。
      
      厄斯的博格特是普斯林夫人死的那个晚上,普塔西冲过去把厄斯抱在自己怀里,强硬的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告诉她别看。
      
      博格特变了样子,变成他在梦里见过的厄斯的尸体。
      
      他念出滑稽滑稽,场景变成他和厄斯第一次见面的那天。
      
      普塔西给厄斯推着秋千,越推越高,厄斯一直笑着,转头看他时问他“你好好看,我以后可以嫁给你吗?”
      
      在普塔西的浅笑声中厄斯把头埋得更低了。
      
      那天起学校里有了新的流言,关于普塔西和他最宠爱的小妹妹厄斯。
      
      普塔西很大方的告诉所有人“是我喜欢她,目前还只是单方面”。
      
      普斯林先生给拉文克劳扣了不少分,但普塔西都能加回来。
      
      也因为这个流言厄斯开始有意识的躲着普塔西。
      
      这不是件好事,普塔西知道自己得找个机会重新让她亲近自己。
      
      拉文克劳对赫奇帕奇的比赛里,他替厄斯挡下游走球,也因此进了医疗翼。
      
      “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小厄斯,我只是想保护好你。”
      
      其他人都很有眼力见的离开,给他们俩留下独处的空间。
      
      普塔西看到西里斯眼里的不甘心和胜负欲。
      
      “但是别再躲着我了,小厄斯。”普塔西像往常那样揉着她的头发告诉她,“我很难过。”
      
      “学校里的流言……”
      
      “小厄斯,那些不是流言,是真的。”普塔西的手划到厄斯脸颊上,“我很认真,我不止是想当你哥哥。”
      
      最大的问题是西里斯。
      
      普塔西看得出来他对厄斯的心思。
      
      忘了契机,但总之他们开始了飞行上的较量,越飞越快越飞越高。
      
      普塔西得承认自己是在刻意激怒他,还在其他人都看不到的地方装作要把他撞下扫帚。
      
      还好西里斯脑子简单,真的信了。
      
      在他快要降落时西里斯给了他一拳。
      
      普塔西松手从扫帚上摔了下来。
      
      “我可能要去校医院。”普塔西的肋骨是真的断了,至少脸色苍白这点不是他装出来的,“对不起小厄斯,本来还说陪你一起飞的。”
      
      “装什么装!”
      
      “够了西里斯!”厄斯第一次冲西里斯发脾气,“你都害得普塔西摔成这样了,还不够吗!”
      
      “别哭了小厄斯。”喝过生骨药水之后普塔西忍着疼捏了捏厄斯的脸,“再哭就不好看了。”
      
      “对不起普塔西,西里斯他实在是……”
      “小厄斯,你不用道歉。”普塔西用最为柔软的指腹擦去厄斯脸上的泪痕,“看看都哭成什么样了,都不好看了。”
      “要道歉,如果不是我他不会过去,你也不会摔下来。”
      “可能我当时说了什么让他不开心了吧。”普塔西笑着揉了揉厄斯的头,“但是没事,庞弗雷夫人不是说了吗?只要半天就能恢复。”
      “那也要半天……要是他脾气稍微好一点……”
      “还是怪我话没说对。”
      “再说得不好听也不能把你打下来啊!”
      
      虽然厄斯和西里斯还是和好了,但普塔西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止步于朋友。
      
      三年级期末掠夺者大晚上跑去有求必应屋,结果遇到了闯进霍格沃茨的伏地魔。
      
      普斯林先生为了救詹姆和彼得被纳吉尼的毒液害死。
      
      厄斯扑到普塔西身上大哭,普塔西只能拍着她的背,一次一次告诉她“你还有我”。
      
      “我只有你了,普塔西。”
      
      回去的特快上厄斯还是和掠夺者谈笑,但很显然有些分心。
      
      普塔西来看她的时候她抓着普塔西的衣服问他会不会回德国。
      
      “不会的,小厄斯,我会一直陪着你。”
      
      特肯家确实想让普塔西回去,但普塔西拒绝了,和那一任特肯家主,也就是他的爷爷谈了很久,最后对方才同意让他继续留在英国。
      
      “还有,我不会继承特肯家。”
      
      特肯家主抿唇看着普塔西关门走出去,很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
      
      厄斯没有搬去和穆迪一起住,而是继续在普斯林家和普塔西一起。
      
      三强争霸赛普塔西被选为霍格沃茨的勇士,德姆斯特朗的勇士是一个特肯。
      
      被旁支藏起来的孩子,或者说被老特肯藏起来的孩子,魔力还算强。
      
      特肯家主告诉他如果他不继任家主就要把自己的魔力分一半给这个特肯。
      
      普塔西同意了。
      
      “如果我输了怎么办?”从德姆斯特朗的大船回来后普塔西问厄斯。
      
      “我只希望你不要受伤,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厉害的!”厄斯这样告诉普塔西。
      
      第一个任务之后是圣诞舞会,西里斯在普塔西之前邀请厄斯当他的舞伴。
      
      “嗯……我有想一起的对象。”厄斯这样回答西里斯。
      
      普塔西没有当着西里斯的面邀请厄斯,但他知道这么多人肯定会很快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
      
      厄斯同意了。
      
      勇士和他的舞伴会得到相当数量的瞩目,尤其这个勇士在很早之前就坦白喜欢自己的舞伴。
      
      “所以你们现在在一起了吗?”罗楠很兴奋的问普塔西。
      
      “还没有。”
      
      “天——她明明跟我说了喜欢你!”罗楠看起来很失望。
      
      “她需要一点小助力,你会帮我对吗?”
      
      “当然,最开始我就觉得你和她很合适!”
      
      第二个项目厄斯作为勇士的珍宝被带走,普塔西带她出来的时候他整张脸都红透了。
      
      但直到那个学年结束厄斯也没告诉普塔西她的心思。
      
      “他是我哥哥!哥哥一下变成恋人……太奇怪了!”厄斯这样告诉掠夺者的朋友们。
      
      已经放下的西里斯告诉厄斯她该大胆一点。
      
      五年级时厄斯的阿尼玛格斯成功了,她变成了布偶猫。
      
      普塔西早就听罗楠告诉自己了,一见到这只溜到自己身上的布偶猫就猜到了这是厄斯。
      
      “你真可爱,小猫咪。”普塔西亲了亲猫咪的耳朵,猫咪挣脱他的怀抱跑开了。
      
      真可爱。
      
      七年级时普塔西学会了守护神咒。
      
      是一只布偶猫。
      
      厄斯看着那只布偶猫又一次脸红。
      
      “这和一只小猫咪很像。”
      
      厄斯的脸更红了。
      
      毕业之后普塔西全权管理特肯家在英国的产业,这算是他爷爷对他最大的亲情。
      
      普塔西也接受了邓布利多的邀请加入凤凰社,和厄斯一起站在反抗伏地魔的前端。
      
      厄斯还是很喜欢后院的秋千。
      
      普塔西也很喜欢在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推着厄斯越飞越高。
      
      “好玩吗?小猫咪?”
      
      “嗯?”
      
      普塔西在厄斯耳朵上亲了一下。
      
      “想起来了吗?小猫咪?”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