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听到动静的不只有他,昨晚那几个大不敬的弟子们,已经孙子一般迎了出去。鹌鹑模样夹着肩膀,打着结巴问:“代掌座和各位长老怎么大清早来的如此匆急?”
      
      这架势,简直就是来灭门一般,谁不怕,孤家寡人暮闻雪也怕。
      
      他撑着疲乏的身子站起来,口里轻嗤,方才告状那人说的多明白,几个弟子这傻装的当真不高明。
      
      若不是他们玩忽职守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怎么会有一个外门弟子可以公然闯进房间,还被捏碎了未成形的金丹?
      这可是弟子照顾不周,犯了大错。
      
      话说敢带着代掌座前来兴师问罪的外门弟子也绝对不是自己胆子大,只能说背后指使他的人是不是做好了周密的计划,今天可以让原主彻底完蛋。
      
      昨夜里,暮闻雪看到外门弟子的时候,就想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毕竟书里,原主可是被送茶弟子弄晕后,被丢进密室,折磨的生不如死。
      
      小说里因为原主是个炮灰,是几个长老明争暗斗夺位掌座所利用的工具人,所以压根没提是谁把原主弄进密室的。
      
      他深呼一口气,他现在要面对什么危机,一概不知,却又不能不硬着头皮上。
      暮闻雪故意扯开自己的领口,卷了卷袖子,露出来雪白的皮肤上,醒目的淤青瘢痕,跳着二傻子一般都步伐,蹦跶出去了。
      
      不就是告状么,他也会。
      
      天稍微亮了几许。
      他咧着嘴嘿嘿哈哈装疯,余光却仔细将来人大概打量了一番,按照书中的穿着外貌一一对号。
      
      他锁定颇有王者风范,被围在中间的人身上,一身白底金纹服饰,是青阳峰的服饰,一看便是玄翎宗的代掌座——陌云泽。生的不怒自威。
      
      此人是玄翎宗掌座,玄无衡的首门大弟子,资质非凡,主修法阵,出神入化。书中提到掌座玄无衡一直闭关修炼,宗门一切事物交由陌云泽管理。
      
      暮闻雪听小说时,对这个人的印象还不错,因这人公正。只是并不想接任掌座之位,比较淡泊名利,所以他执掌玄翎宗其实也并不上心,能交给别人去做的,就尽量不去操心。
      
      不过一旦他亲自处理之事,便是绝对不偏不倚。
      
      有他在,暮闻雪的小忐忑消除一半,原以为自己要顶着这虚弱身子好生跟来找茬的人周旋一番呢。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挖土玩,将人设维持到底,也是着实身子太弱,没什么力气了。
      便听有几道暗暗嫌弃的嘲笑声。
      
      其他人,暮闻雪顺便也看了,根据不同水流纹饰颜色,很快区分出来在陌云泽两侧的人都是谁。
      
      蓝纹服饰浓眉大眼,一看就十分粗鲁的人,是松阳峰长老,木岚羽,极其擅长符咒术法。
      
      红纹服饰,丹凤眼上挑,风情多种之姿,是寻阳峰长老,沉轩,主炼丹。
      
      紫纹服饰,面似活佛,铺面就感觉如沐春风气质的,是威阳峰长老,凌非,主炼器。
      
      他们四人左右跟着的贴身弟子,想必就是各自的大徒弟了。
      
      他们还带来数量不算少的弟子们。
      
      暮闻雪想着自己刚才个临阵脱逃的徒弟,暗暗有些不爽,好歹也留下给自己壮门面呀!两个总比他自己一个强。
      心酸。
      
      他拨弄着土,飞飞扬扬,有些弟子嫌弃地退楼几步,还有的发出不耐烦的声音。暮闻雪也不管,只叹原主这地位好生尴尬。
      
      但这时,陌云泽对着他伸出手,眉头轻轻皱起,声音温和中透着不怒自威:“你都这么大了,像什么样子,起来。”
      一点也不嫌弃的样子,反而听得出来关心。
      
      暮闻雪不理,委屈巴巴:“不要凶我,我听话你也会打我,我好疼。呜呜呜。”
      说罢,他刻意举高自己的手,袖子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几乎整个手臂露出,满布的伤痕毫不隐藏。
      
      唏嘘声彼此交替。
      
      “雪仙尊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有弟子悄声议论。
      
      陌云泽眉头皱得更深,他蹲下身子,语气又平和几分:“闻雪,是谁打你?”
      看他神情,显然是并不知道原主过得有多惨。陌云泽问完后,目光带着责备,向沉轩划去。
      
      寻阳峰长老沉轩,不卑不亢赶紧行礼,微微震惊,语调却十分沉得住气,似乎也不知情:“回代掌座,您交由我负责暮闻雪师弟起居,但我却并没有事无巨细体察,是我疏忽,我定会严查。”
      
      咋?就严查?不用担责任受罚?暮闻雪觉得这个人真是鸡贼,事他没做好,甚至是不是他纵容谁又知道,被发现就轻描淡写这么一两句,当真让人觉得有点膈应。
      
      暮闻雪飞快看了一眼沉轩,长得肤白貌美,眉目含情。嘁,小白脸,没好心眼!
      
      陌云泽静静看着他,沉轩才勉强微微一个歉疚地笑:“我会给暮师弟亲自熬制汤药的。”
      
      啧,反正就是绝口不提自己该受点责罚的事,暮闻雪暗暗撇嘴,这人忒不行!
      
      陌云泽不打算说什么,转头看着平时照顾暮闻雪的弟子们,神色一下冷却,吓得他们腿上一软,直接就跪了。
      
      寒漳大声辩解:“代掌座,师尊他平时疯傻,尽人皆知,他身上的伤都是他自己弄出来的,我们、我们拦也拦不住。”
      其他弟子纷纷跟着附和,把他们殴打原主的事推了个干净。
      
      一些弟子们议论纷纷,竟是纷纷认同。
      
      暮闻雪无语,原主傻,你们更傻?傻子也知道疼啊,自己虐待自己,怎么可能!
      他可不想当包子,于是他抓住陌云泽的袖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害怕!他们好可怕!”
      由于这身子太弱,哭的太大声,他还把自己给呛着了,咳得南面红透,眼尾盈泪,一副被人欺负狠了的模样,实打实的勾人射魄。
      
      他十分瑟瑟,眼角瞥着那几个弟子一眼,就像是看到洪水猛兽一般赶紧闭上眼,往陌云泽怀里钻。
      
      啧,更可怜了,众多弟子心中怜惜。
      
      此举动无需言说,暮闻雪目的性很强,且效果不错。刚才认同是原主自虐的那几个弟子,看着消瘦可怜的暮闻雪,转瞬间同情心爆裂,又开始指责一定是弟子们不尊师重道,虐待师尊。
      
      暮闻雪很满意这帮没有主见的弟子们此刻表现,心里暗爽。
      
      可沉轩这时候突然开口,颇具有引导性,他漫不经心:“这些弟子们原先便是掌座精挑细选分给鹤阳峰的,虽然还未真正考核入暮师弟的门,但也是玄翎宗的正式弟子,怎会如此恶毒。想必,这事还是暮师弟疯傻不自觉将自己伤了罢。”
      
      我呸!暮闻雪心里头好生气,在心里把这人骂了一顿!把选弟子品德问题责任推给闭关不出的玄无衡身上,这么着急帮他们摘干净做什么?难不成,这个人就是指使送茶弟子的幕后黑手?
      
      他不能反驳,面上还得装傻傻装怕,当真觉得心口堵得慌,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唉,原主这身子是真弱!
      
      寻阳峰长老两次开口,众弟子们看似对他十分敬畏,纷纷赞同。陌云泽多看他几眼,也未说什么。
      
      暮闻雪寻思,怎么,代掌座还要看一个身份低于他的长老脸色?
      
      浓眉大眼的松阳峰长老鼻腔里重重“哼”了一声,还翻了个白眼。显然是不认同沉轩的说法。
      
      有个明事理的,暮闻雪默默感激。
      
      可他这一声反驳的哼哼没有引起什么效果,弟子们的讨论声大多数都觉得是暮闻雪自己把自己弄成这样的。因为傻,才不断给小心伺候他的弟子们泼脏水。
      
      那几个小弟子见有沉轩撑腰,腰杆挺直许多,眼里藏不住的暗暗得意。
      
      嘿!暮闻雪憋屈得不行,原本还指望着代掌座陌云泽公平公正给自己撑腰,且看眼下这结果,陌云泽好似打算顺水推舟?
      
      沉轩见陌云泽不多问,便点名那个刚才哭得稀里哗啦的外门弟子,直接将话题拉回:“说说,他是如何把你虚幻金丹捏碎的?”
      
      这还用说暮闻雪快气死了,当然就是“咔嚓”一下就被捏碎了啊!他那个自称是徒弟的少年就是这么干脆利落下黑手的!
      
      当时暮闻雪还觉得外门弟子罪不至此,现在想想,徒弟干的真棒!
      
      眼看着殴打自己的弟子们摘脱了罪名,自己吃着哑巴亏,沉轩还紧着就给自己按上伤害弟子的罪名,这当真是要把自己碾压到底。
      
      想必,这人还要借题发挥,给自己什么惩罚,不会就是让陌云泽把自己交由他惩戒,然后顺便关进密室吧?
      
      暮闻雪觉得自己推理的没错,沉轩就是幕后黑手!
      
      一阵冷汗顺着他的脊背滑下,他下意识坐在地上往后挪了几步,生怕下一秒就会被沉轩抓走。
      想到这里,原主体内的灵力突然浮现,似乎也在无声抗议这个颠倒黑白之人。暮闻雪不管那么多,提着所能捕捉到的灵力,准备和他们你死我活,反正他不要去什么密室被折磨!
      
      那外门弟子叽叽喳喳胡说八道:“昨夜我路过鹤阳峰,就想看看雪仙尊,我好心给他送了吃食,他二话不说就将我打晕,我醒来,虚幻小金丹已经完全破碎,呜呜呜!”
      
      沉轩眸光一道凌冽,在那风情脸上格格不入,唇角扬起一个很满意却不显眼的弧度,将目光毫无感情地转向暮闻雪,就要开口。陌云泽一抬手,宽大袖子遮挡着可怜小兽一般抱膝在地的暮闻雪,说道:“神志不清者,连自己都会伤的这般严重,遑论大半夜突然闯进的陌生弟子,出手防护,我觉得,错也不全在闻雪。”
      
      暮闻雪听了这话,才懂陌云泽方才为何在处理几个鹤阳峰弟子上,并不做声了。因为今天他主要目的,是解决这个外门弟子的事,若之前他就掐断沉轩的目的,就没办法给暮闻雪解围后边的事了
      
      一阵感激升起,暮闻雪心中连连喊他大好人!作者诚不欺我!
      
      沉轩略显不服,刚要反驳,然站的偏远的一个长老,捂着鼻子打起来喷嚏,是威阳峰的凌轩。
      
      这人通身的春风和煦,仿佛可以照亮一切生灵,暮闻雪看着他那般活佛姿态,就连缓缓升起的阳光都好似受他召唤,说不出的令人舒服。
      
      他身边弟子奇怪道:“师尊,鹤阳峰这里并无小兽,没有动物毛发,您怎么喷嚏不停?”
      
      嗷,暮闻雪明白了,这个凌非对皮毛过敏。
      
      话刚说完,自暮闻雪的房间窜出来一道雪白影子,卷着一路尘烟而来,倏地停下后,大家看清,这是一只长耳长毛的雪色小兔子。
      
      透着光泽的红眼睛,灵动非常,它不过巴掌大,两只短短的前爪,抱着一个灰不溜秋的石头。兔子把石头往地上一扔,昨晚上寒漳骂骂咧咧的话,和殴打暮闻雪的声音以及几个弟子唾弃抱怨的话,全部泄出。
      
      当然,还有那个外门弟子的一切所行。
      字字句句,在场所有人听了个一清二楚!
      
      

  • 作者有话要说:  兔兔:“媳妇我来救你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