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嘶……药劲儿真大。”
      
      暮闻雪用力按着疼到神经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嘴里吞咽着因长期输液而翻上来的甜药味。
      
      黑暗中,他困难摸索病床上与他身高差不多的,一米八长的巨型玩偶兔子,却一手捞空,不知碰到什么,“咣当”一声,有坚硬东西掉落在地,发着咕噜咕噜打着圈的滚动声,接着暮闻雪手上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灼痛感。
      
      “啊……”他轻声呼痛,太阳穴疼得更厉害了,闭着眼睛,颇为沙哑的嗓子,忍着肿痛,费劲喊着“医生,医生”。
      
      随着一道凉风吹进,门被打开的同时,一声极其不耐烦的陌生声音怨念满满:“大半夜的你鬼叫什么?”
      
      嗯?又换新护士了?还是个男的?暮闻雪勉强睁开沉重眼皮,歪头看去。
      
      “医生,我这次吃的新药,头疼得厉害……”他在骂骂咧咧的埋怨声中阐述自己的痛苦,却倏地止了话音。
      因他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长袍,银色简单流水纹饰的古代小青年,极其不满意地点亮了两三盏古香古色,镂空的灯。
      
      暮闻雪:“……”好吧,又做梦了这是,我还以为我醒了。
      
      他叹了口气,不打算理会梦境,就想着赶紧醒过来。他现在疼,头疼,手也疼,需要吃点镇痛药缓解。
      房间逐渐亮堂一些,古朴素雅的装饰清楚起来,头顶好像悬着什么,他懒得管,眯着眼,看了看手背上的红痕。地上被他打翻的是一盏精致小巧的白玉灯盏,烫着呢,没有套着外罩。
      
      梦里的疼痛感要不要这么真实,唉,他叹气。
      
      “暮闻雪!你装什么死呢!把我吵醒了,又不需要伺候了,可恶,你也别想舒服!”来人这话音还没落,暮闻雪身上便感觉到被人狠狠踹了一脚!力道之大,好像有不共戴天之仇!
      
      “唔!”他猝不及防,胸膛剧痛蔓延整个上身,似乎他身上有多处肿痛的地方,一并被牵连疼起来,袖子翻飞,雪白手臂上,青紫斑驳的瘀痕,触目惊心!他来不及震惊,嗓子里一口腥甜直接涌出,全都喷在一脸愤怒殴打自己的人脸上。
      
      “啊!好恶心,你这丧门星!”
      
      那人嫌弃抹了一把脸上还温热的血,骂得更凶,双眼瞪起,要吃人一般就轮起来拳头,照着暮闻雪的脸挥来。
      
      暮闻雪双目睁大,这会全身骨头都觉得疼,迷迷糊糊就被打,实在生气!
      
      可没有还击之力,他恨自己是个出生就是个瘫子!暮闻雪气血上涌,气愤难掩,却仍是尝试卯足力气去挥动自己的行动迟缓的手臂,想要阻拦一下。
      
      “嘭”
      
      却没想到,他竟是轻而易举就抬起手臂!眼前就要落下的拳头的人,在他大力挥动之下,重重撞在了大门上,门框都被撞碎大半。
      那人痛苦扭曲哀嚎两句,大口吐血。
      
      烟尘缭绕间,两人面面相觑。
      
      暮闻雪:“……!?”活了二十一年,头一次这么灵活!虽然是在梦里!啊啊!!好他妈激动!我力气怎么这么大,明明就是轻轻一挥,他就飞出去了!!
      
      那古代服饰的小青年显然并未料到这结果,躺在地上一脸震惊,咳血半晌,茫然艰难问了句:“你?修为恢复了?”
      
      “切,不然呢?”暮闻雪在梦里见过古代人不是一次两次了,习以为常,他声音泛着怒意,颇有些成王败寇的居高临下之感,反正是做梦,将装逼进行到底,管对方说了啥!
      他还沉浸在激动之中,尝试着动腿,啊啊啊,可以动!!尝试着站起来,啊啊啊!我可以!!
      
      暮闻雪内心狂叫:这个梦可不可以一辈子不要醒!
      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还被医护人员翻白眼折磨,太艰辛了!
      
      暮闻雪生出来腰部以下瘫痪,腰部以上动作笨拙,连拿药都费劲,需要靠药吊着防止肌肉萎缩。据说,神智还不怎么清楚,他是十一岁那年突然就会说话了,也认人了。
      
      小青年听到暮闻雪颇有气势的回答,更是一脸诧异,身体似是微微有些不受控地颤。
      这时纷纷跑来几个与小青年服饰一样的人,扶起来他,七嘴八舌问着怎么回事,并且纷纷向暮闻雪投来恶意嫌弃的目光。
      
      “他!他!”被扶起来的小青年,抬起来疼得直抖的手,口中像是被塞了雪,十分僵硬,似是极其害怕,“师尊……师尊清醒了!”
      
      这突然的敬称给暮闻雪整懵逼了,师尊?
      他缓缓垂眸疑惑看着那人,那人又是一颤,迅速躲开对视。
      
      “寒漳,你说什么呢?就这个病了十年的傻子,剩几口气就快死了,哪里还能清醒?”一人口气轻蔑。
      
      “就是啊,师兄,你怎么搞得吐血了?难道是打他打得太过瘾,还反噬自己身上来了”另一个怨气升天。
      
      其中一个人给吐血的人一个看起来灰不溜秋的药丸,忿忿道:“先吃个破烂养心丹补补,跟着一个快死不死的病秧子十年,咱们真是倒霉,不仅分不到应该有的灵石,就连最正常的丹药补给都没人给。”
      说完,他朝着暮闻雪狠狠的呸了一声。
      
      暮闻雪微微退了一步,仿佛在躲开那声唾弃。
      他盯着那几个骂骂咧咧离开的小青年们,脑中突然轰鸣一声。
      
      寒漳……
      这个名字,他耳熟的很。
      这是他用听书App,正在听的一本无cp仙侠小说里头,一个可怜炮灰师尊的贴身弟子。
      
      那个炮灰与自己同名同姓,被描述的笔墨并不多,因为同样是个病秧子,暮闻雪还觉得他跟这个二次元的师尊同病相怜。
      
      不过他因为身体的原因,经常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会漏掉很多剧情。他大概知道,很多人惦记着这个炮灰师尊的万灵根,可谓是步步是敌手,步步是陷阱,最后好像被什么厉害的反派折磨致死,十分凄惨。
      
      这些作者都是轻飘飘的一笔带过,没有具体过程。
      
      他砸吧砸吧嘴,平复心情,依然是头疼,手疼,胸口疼,且喘得厉害,身子发虚,暮闻雪赶紧坐下,靠在床杆上歇息,盯着坏掉的大门发愣。
      
      他知道,这次不是他做的奇怪的梦境了,他这是——穿书了!
      
      错愕过后,他并没有不情愿的想法,相反,活在现实世界他是个几乎不会动的废物,吃喝拉撒都要看医护人员摆臭脸,甚至有的医护人员家里工作受了什么委屈,都要跑过来骂一骂他,权当解气!
      
      暮闻雪只能受着,因为他要还嘴,那就要面临好几天没饭吃的下场。一个瘫痪的人……离不开照顾。
      他恨自己连个自杀的能力都没有。
      
      可现在,他穿书了,还穿的是个拥有牛逼万灵根的仙尊身上,能动,不再是个残废,一挥手就把人打吐血,大门毁坏的那种,这么厉害,他反而有些暗自庆幸。
      
      对他来说,仍同等于是第二次生命!
      
      “感谢上天感谢大地,感谢作者写的小说,给我新生!”
      暮闻雪眼里燃起从未有过的光亮,昏暗的烛火下,将他那气若游丝的病态苍白,衬得有几分妖魅。
      
      身上的疼痛一抽一抽的提醒他,虽然可以动,但原主本也是个病弱之势,且,听那个几个小青年的话里话外,“自己”应该是个脑子不灵光的。
      
      好嘛,规矩他懂,人设不能崩,装傻他可以。
      
      “咦?这门怎么破成这样?”一道明显看热闹的声音传来,暮闻雪虚弱抬头,听这口气,又是个找茬的。想到自己的人设,他咧嘴傻笑。
      
      “嘿嘿嘿……”
      
      好一个美到极致的傻子。来人手里端着一个金线镂刻的精致茶碗,心里龌龊垂涎着暮闻雪。
      他身穿白底绕着黑线纹饰的服饰,眼里挂着嫌恶,撇着嘴,不耐烦用哄孩子的口气说道:“雪仙尊,乖,来把这杯茶喝了。”
      
      这话不知怎么就透着一股子令人不适的渗人味道。
      
      暮闻雪心里不屑,面上依旧保持他傻子人设,笑嘻嘻盯着来人,不说话也不接着茶。
      他脑袋里已经回忆起原书剧情——
      白底黑纹服,乃是这本小说里外门弟子服饰,没有专门授课的师尊,相当于打杂的,没什么灵力。
      
      这小说里,暮闻雪所在的仙门,叫做玄翎宗,是由五座壮丽高阔的山峰以环形相报,围着中间一座相对低矮的山峰而落。
      他所在的地方,唤做鹤阳峰。小说里的暮闻雪,是这个峰的峰主。
      
      看眼下这情况,不过也是形同虚设罢了,这原主因为脑子不好,被人欺负成什么样了?
      此刻他有个疑问,原主是个傻子,是怎么做到峰主位置的?他尝试搜索原主记忆,却是一片空白,想的多了,头疼得更厉害,还险些动了真气,一口血涌上来。
      
      暮闻雪努力咽下去,痛苦神情没有逃过端着茶碗的弟子。他走近几步,把悠悠散发香味的茶,对准暮闻雪的嘴,态度忽的强硬:“你这疯癫的傻子,快喝!”
      
      他才不喝,喝了就会万劫不复!
      暮闻雪很是庆幸,自己恰好就听到过这一段情节。
      原主喝了这杯茶以后,直接昏迷,第二天就被关进密室,虽然后来不知怎么逃出来的,但是原主也是在密室里遭受了非人的凌虐,万灵根差点就被挖走了!
      
      呵,他内心冷笑,脸上表情却从傻兮兮的笑,变成惊悚的弱智模样,声音软软怂怂:“你好凶,我好怕。”
      
      那弟子很是嚣张,嘴角一扯,笑得令人厌恶:“曾经堂堂大战魔头三天不歇,以一己之力灭了魔族,拯救苍生的雪仙尊,现在落得个这般摇尾乞怜的模样,我可真是……想心疼心疼你呢!”
      
      ???
      暮闻雪看着近在眼前目光开始变得淫邪的弟子,身上一阵恶寒,恶心透了!这人竟然还是个死断袖!他喘着,将孱弱身子挪动,垂眸掩藏自己的恶心。
      
      低低说道:“你看我屋顶,有好东西。”
      说罢,他还故意傻笑几声。
      弟子正要伸过来摸他脸的手慢慢放下,懒洋洋抬头一看。
      
      “啊啊啊!这是什么玩意儿?”他失声大喊。
      只见一张硕大无比的可怖蛇皮完整挂在房梁上,烛光昏暗加上风吹,那蛇皮晃晃悠悠,相当吓人。
      一个外门弟子,除了有些灵根,跟普通人并无差别,猛然见到这么大的野兽,哪怕是个皮,也吓得够呛!
      
      趁着弟子大喊,暮闻雪将那茶,迅速倒进他嘴里,一抬手打合他的下巴,那杯茶尽数被还不知发生了什么的人咽了下去。
      
      “咕咚”一声,弟子倒地,昏迷不醒。
      暮闻雪藏在阴暗中,眼中漾起一丝报复的快感:弱鸡!
      
      还没得意两秒,突然一道白色身影横空而出,夹着阴森之息,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昏迷弟子金丹掏出,二话不说,直接碾碎!
      
      暮闻雪:“!”
      下手够狠,这一晚上还想来几个找事的?
      
      眼前半大少年,利落回首,眼眸杀意中又颇为清澈。
      
      暮闻雪:“……”
      这个看起来虽萌,但貌似打不过……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攻出没,帅炸全场!
    ——
    下本写幻耽灵异美食文《冥王他只爱干饭》
    冥界安然有序,但信奉者和香火稀少,冥王顾青迟,撂挑子不干了,他要去人间干饭。
    揣着千万冥币的他,对着麻辣小龙虾直咽口水。
    好吃的吃不到,他却发现了游荡在人间的漏网之鬼,纠缠前尘。
    他对厉鬼缠身的影后说:“请我涮锅,我给你驱鬼。”
    对方:“脑残黑粉滚远点。”
    他对阴灵跟随的宠物大亨板说:“请我撸串,我给你驱鬼。”
    对方:“脑子有病就去看。”
    他对卖假符的道士说:“你只要负责我的伙食,我教你真本事,驱鬼……”
    道士:“闹呢?这世上没鬼。”
    顾青迟心累:“我好饿……”
    但后来,女明星在微博喊他「大师」,感恩戴德。
    大餐x1
    宠物大亨跪着喊他爸爸。
    大餐x2
    “道士”被迫抓了几次鬼后,大餐……他要跑!
    那怎么行,顾青迟发现这道士认真画符真的有效,得抓个劳工。「老攻」
    顾青迟拎着无头鬼:“新出的奶茶……”
    路淮尘扔符:“买!”
    顾青迟提溜着长舌鬼:“新开的寿司店……”
    路淮尘扔符:“我请!求你别再让我见鬼!”
    可没多久,路淮尘看着顾青迟身边莺莺燕燕,黑着一张脸变卦:“老子要见鬼,还要包了你一切能进嘴的东西!”
    顾青迟:“哦,后边排队。”
    现在想请他干饭的人多了去了。
    傲娇睥睨一切吃货受x蛇精病憨批富豪攻「做道士是业余爱好,喜欢玄学的富二代」
    2021-4-10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