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覆舟 ...

  •   半小时后,楼下。
      
      纯黑的梅赛德斯AMG如同逆流而上的虎鲸,弋出一道锋利的闪芒,4.0T涡轮增压咆哮着卷起扬尘,声如狂浪。
      
      车窗摇下,露出一张年轻得出乎意料的脸。
      
      亚洲人,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挺而窄的身形,立体明晰的脸部线条,漂亮单薄的唇形,一双深如静水的黑眼睛。看起来就像是每个人高中时代都会见到的那类学长,品学兼优,秀颀如月。
      
      凛本来在翻酒店提供的旅游宣传册,饶有兴味,一抬头瞳孔地震,纸片“唰”地盖住脸。
      
      这叫开玛莎拉蒂的辣妹?
      明明是开梅赛德斯的酷盖吧?
      
      诺诺一把捉住她:“你在做啥?”
      
      凛手腕一僵,慢吞吞下移,黑白分明的眼睛露出来:“咳,没什么事。就是这种摸鱼被师兄发现的肌肉记忆也太可耻了...我可是大前辈,要有大前辈的威严啊!”
      
      “可现在看起来更像戴着七彩面罩准备抢劫农贸市场的女贼,”诺诺心说要避嫌也该是老娘吧,老娘还拿下了学生会主席嘞,“你认识楚子航?”
      
      她侧写连上线之后料事如神。
      
      “楚...”
      
      妈的怎么会是他?
      
      凛表面四平八稳,内心被弹幕淹没。
      
      她当然听说过这尊煞神。托执行局的福,知道的八卦正经不少,这这这不是令关东支部长魂牵梦萦的云宿敌么?
      
      关东支部长明智阿须矢的中二病已经进行到了晚期,由于源稚生在校时非常低调,引发了阿须矢的强烈不满,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恨不能以身代之,振兴东亚传统格斗技艺。源家少主毕业以后,阿须矢申请远赴美利坚,自居日本剑术代表,试图一人群殴所有人。
      
      凛和阿须矢稍微说过几句话,掂量过他的实力,能说是有两把刷子,事实上他也的确成功了,在本部时凶名在外,近身战无敌,但记录只维持了两个月——紧接着名为楚子航的中国人入学,十八岁的楚子航以白布蒙眼,在10秒钟内以木刀击中12名高年级学员的头盔,起承转阖写意挥洒,顺道把支部长的10连杀冲了。
      
      就好比欧阳锋觊觎《九阴真经》多年,终于熬死王重阳前去全真派偷家,揭开棺材板之后忽然被劈头一掌按进地里,死道士一边骑脸削他一边大喊“哈哈!妹想到吧!” 想想血压就根本控制不住了,当晚楚子航就登上了关东支部的红榜。
      
      凛希望阿须矢人没事。
      
      见凛始终没动静,诺诺一锤定音:“啧,你碰到的果然是他啊。虽然长得还行,但这家伙可是本部著名出家人——交流靠意念,听懂靠运气,谈恋爱靠护刀油,噢,忘说了,刀是他女朋友。我猜如果本地有讲经会他早就被少林寺收走了,毕竟看起来完全没有世俗的欲望。”
      
      她斑羚一样幸灾乐祸地跑远了,朝凛勾勾手,喊得很大声:“会长大人,我还带了朋友,不介意吧?”
      
      凛:“...”
      
      翻车竟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想她怎么说的来着:“我是国际生部的樱井,拜托学长帮助我吧”?救命,这种古早校园番的台词真是自己文艺复兴出来的么?轻小说果然于稳重的前辈人设有损,凛连夜删除手机里《青梅竹马绝对不会输的恋爱喜剧》。
      
      但事到如今好像只能顶着社死开始成年人的情绪交换环节了,她气沉丹田,尴尬而不失和善地走上前去。
      
      诺诺大马金刀地拍她肩膀:“上杉凛,日本分部,进修生,都是同学。”
      
      凛缓缓露出八颗牙齿,展示高超的中文问候水平:“那什么,今儿天挺好?学弟吃了吗?”
      
      楚子航:“...”
      
      感觉车里好像上来贼了怎么回事?
      
      虽然对方装作校友还说了谎,楚子航倒是没有感到被冒犯,不过这纯属因为他的情商并不支持理解到这层。这是他第一次听凛讲正常普通话,居然带一点儿珠圆玉润的京腔。他有点儿费解,并不明显地打量这位“学妹”...恐怕现在应该改口称师姐了。
      
      他家境优渥,良好的教养使他对陌生人的请求也能保持耐心,特别是在经济能力有差距时。所以楚子航答应为高中校友付钱,默认晚上会添加她的微信,可不会做任何分外之事,比如效仿资产阶级敌人说句“不用还了”,这不是锱铢必较,是给予尊重的礼节。
      
      想到这里他忽然沉默了。
      
      但后来他的确忘了,因为压根没多少钱。施耐德在晚上发来消息,让他在即将到来的返校时提交《炼金机械动能学Ⅲ》的开题报告。于是他修改了日程表,与文献库相伴度过了整个晚上——理所当然基本忘记了“学妹”的脸,只想起眼睛看着有点像猫。
      
      “对不起。”他真诚地说。
      
      凛愣住了。
      
      她在脑海里编排了百八十种对线情节,最终汇成了一句“被骗还道歉朋友你没病吧”,不过楚子航在后视镜里看她,目光竟然真的有些愧意。
      
      凛知道这家伙有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直到现在有机会对视,与她想象的并不相通。黑色美瞳奏效甚微,那双眼睛冷冷的,朦胧地透出点儿金色来,宛如远游之电,细弱的光消隐进夜色之中。
      
      她的记忆忽然被拨动。
      
      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很相似的眼睛呢?
      
      “没关系,是同学的话就加讨论区好了。”
      
      最后凛笑起来,唇红齿白,心情很好的样子。
      
      -
      
      他们搜刮户外用品店之后把车开下了国道路,AMG大敞四开,冷气开到最大。
      
      无人海滩,天际流淌着一层铁蓝,薄云探得很高,海从深黑的谷壑中涌来,像卧伏浅眠的兽,水面波光绥绥。午后的阳光温暖地贴着发顶,他们把路肩抛在身后,两个女孩踩着沙往前冲,脚边是生着芽芯的车桑子,风拂来,千桨沸沸。
      
      当诺诺和凛已经架好架子,凛眼睁睁看着楚子航从扶手盒里取出一本威廉·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面无表情地翻开。
      
      “虽然这样不太礼貌,但我还是想问出来,他是真的吃斋念佛么?我听说中国有些传统功夫能够使人辟谷。”凛不着痕迹地捣鼓陈墨瞳一下。
      
      “噗,你真好骗,”诺诺用看傻冒的眼神看她,“你不会还以为中国分部是什么东方隐世宗门吧,最好是练习少林齐眉棍和五岳剑法,没事儿大家华山论剑?”
      
      “嘁,东京还有魔法少女事务所和NERV呢,我平时负责监测莉莉丝,还在迦勒底读硕士。”凛不服气,“好吧,我真不知道,他们主要是做什么的?”
      
      诺诺袖子挽到肩膀,把DR Pepper拎出来一罐罐丢到冰桶里:“大隐隐于市咯。烟酒、奶茶、开火锅店、做电商物流,你总知道中国分部在学校所有部门里最有钱吧?去年据说只是卖饮料就赚了几十亿,还会给实习生发奶茶券和火锅卡...喂,你这是什么眼神?你不是吧?这就心动了么?”
      
      凛:“快给我申请攻略,别逼我跪下来求你。”
      
      诺诺:“...我不认识你。”
      
      话说回来,不邀请别人确实不好,她们对视片刻,大眼瞪小眼,最后决定还是由上杉前辈出马。
      
      凛英勇就义,探出脑袋,双手抱拳使劲摇摇,做了个“拜托拜托”的手势:“咳,惊扰楚道友清修实属无奈,俗言道送佛送到西,在下尚且有些要事相商,您会点炭么?”
      
      楚子航:“...”
      
      -
      
      五分钟之后,三人围在热烘烘的炭盆边,脸颊被烤得火红。凛和诺诺盘腿坐着,嘀嘀咕咕商量怎么把老虎虾开背;楚子航挥舞着瑞士军刀撬牡蛎,手法老到且高度敬业,一地深黑的鳞羽。
      
      “...需要提供什么任务帮助?”陈墨瞳在电话里火急火燎,仿佛下一秒当地就要遭受核打击,然而现在的楚子航恍惚看见了农家乐场景,才智卓绝如他也觉得茫然。
      
      “什么任务?”凛和诺诺更加茫然地对视了一眼。
      
      “非正常犯罪,连环杀人案之类。”楚子航陷入沉思。他觉得自己虽然春假赋闲,但也算关注时事,按理来说本省范围内都没有什么异常。
      
      “这也太能沉得住气了吧...”凛惊了。
      
      原来不是后辈待客随和,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上了贼船吧?你只是个被抓来迫害的无辜本地人欸,这种电线杆一般的耿直是现实存在的么?...糟了,还有点萌。
      
      “告诉你也没什么,古德里安教授还没到,我们正在走招生流程,面试。”诺诺叼着半只鸡翅,语音含糊。
      
      “新生?”楚子航愣了愣。执行部同时出动了教授和专员,这样的情况他也没听过几次,“恺撒没有和你们一起?”
      
      “他去巴黎参加什么波洛克慈善拍卖了,”诺诺随口说,她可欣赏不来那位表现主义先锋的画作,恺撒看起来倒是蛮乐在其中,大概对他来说那不过是贵公子朴实无华的日常,“如果招的是女生他还能顶用吧?”
      
      楚子航没接话,他意识到打探对手的私生活并不妥当。
      
      但更离谱的还在后面,凛举起手来:
      
      “恺撒是谁?”
      
      两道目光齐刷刷扭了过来。委实说有点儿惊悚,可是与皇帝同名的欧洲人太常见了,凛前年蹭了一场IUGG大会,至少认识了两个威廉和三个安东尼,凛在发动有限的脑容量搜刮了一下:“我是不是应该认识才对?”
      
      “我竟然没跟你提过!”诺诺像是有难言之隐那样鼓着脸,扯了扯耳垂底下摇晃的四叶草坠子,“是男朋友啦男朋友。麻烦的家伙,虽然不想这么介绍,但在守夜人讨论区搜学生会就知道了。”
      
      “是我想的那个恺撒·加图索么?”
      
      “世界上只有一个恺撒·加图索哦。”诺诺轻声纠正。
      
      凛没来得及为恺撒的存在感惋惜,就被这对天降情侣伤害了。诺诺古灵精怪又缺心眼,可讲出这句话的时候,笑意全部融化在眼稍,夺目得像一颗玫瑰星云。
      
      恶龙每天都在兴风作浪和各路好汉battle,下班以后却蹲在山洞清点战利品,夹着翅膀一件件掰爪子数星星,算来算去发现最喜欢的还是那颗宝钻,那颗宝钻可能没什么用,但偏偏闪瞎人眼举世无双,好像在无星之夜也能看得到月亮。
      
      凛慢慢点头:“我知道他。”
      
      “是个超级自负的中二病啦,追我的时候一定想着‘都退下让朕来和这妖女厮杀!’”诺诺悄悄地吐舌头,又偷瞄楚子航一眼,“山下赛艇基地旁边开了家好吃的野莓煎饼,我可以把我的美少女室友介绍给你,快来快来!”
      
      愁人。狮心会长看起来完全没听到。
      
      “我24号要回东京参加典礼取证书欸,”凛说,“不过录入执行部档案一定需要本人去,借着递材料的机会去找你怎么样?这样四月就能提前见面了。”
      
      这句楚子航听到了,“3月24号。东京大学?”
      
      “谨代表本校物理教育最低水平。”凛立马举起三根手指,“找我写研究生推荐信应该不太靠谱。”
      
      此处有必要说明,凛只是看起来像高智商反社会人士罢了。
      
      当你和她产生一定的结交,就会发现她不但不是好学生,正相反,是导师需要随身携带阿司匹林的程度。在东大读书的时候她就是理学部不学无术之首,和脑袋同样出名的是怠工,缺勤率前无古人,绩点使人缺氧,拖延症如达芬奇,交稿赛特兰斯特勒默,但偏偏论文和实验能力开挂,光SCI就有四篇,人称东大红莉栖。
      
      三年来一切都很正常,天才总是有点儿无伤大雅的精神病,结果后来她在研究所公然打GalGame...当所里师兄师姐都开始打少女游戏的时候,她导破防了。
      
      作为老教授严谨治学的一生之耻,凛被撵到海外干活,辗转于荒郊野岭之中,顺便像许多混血种那样搭上了卡塞尔,出现在此地。
      
      “不是,”她注意到楚子航的面部表情似乎变得舒缓了一点儿,虽然肉眼的确很难辨别出来,“贵校上个月在日物学会志发表的基于electromagnetic flux-compression和matlab模型的磁感应实验设计,做动力学作业的时候恰好用到过,我一直很想去物性研究所参观。”他淡淡地说。
      
      “原来是工科的同志,幸会幸会。”凛瞬间惊起。
      
      不仅仅是炼金学应用,这位狮心会长的物理水平竟也丝毫不弱。
      
      此情此景,她觉得楚子航的脸上写满了“免费笔记”和“速来抄我作业”,顿时柔肠百结,目光也更加慈爱了,眼尾曳出一涡艳丽的弯弧:“有机会切磋!”
      
      如果还能在本科部找到正常人的话,大抵会因为日本进修生发来的切磋邀请而表示深切的哀悼,毕竟同楚子航的艳名一样远播的不止是生人勿近,还有暴力狂。
      
      他在年前一刀劈开了剑道馆的座屏——据说那是依照日本狩野派水墨画大师尾形光琳《燕子花图》所置,樟木框架,颇具江户遗风,最重要的是属于教授祖上私产,有价无市。
      
      尽管得到了校务委员会的赔偿,这位号称某古流剑术传习n代目的日裔教授还是告了楚子航一状,信件中夹杂着“楚君真是不出世的天才啊”“我亡故的祖父得知这般的成就也会欣慰吧”等阴阳人名句,一看就是老关西人了。
      
      后续是楚子航格斗课程的学分自动修满,或成本科部历史因暴力拆迁结业第一人。
      
      不过此时此刻的凛只觉得兴许能在本科部交到第二个不错的朋友了,对多舛的未来毫无觉察。
      
      而楚子航点了点头。
      
      

  • 作者有话要说:  1.
    请相信前辈的缺德功力,
    社死的缘故仅仅是因为翻车太快而已。
    前辈并没有想到会和学长(?)有再见的一天。
    2.
    IUGG:国际大地测量与地球物理学联合会。
    3.
    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是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创作速度平均一年三首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