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郁夏在所里并未听到大家八卦过岑荷的感情问题,聊的最多的是岑荷如何优秀,是大家的女神,她有些失落,眼神微垂,但因为酒精的缘故变得胆大了起来,“那姐姐你谈过几次恋爱啊?”
      
      郁夏又期待又害怕听到答案,刚问出口,她就后悔了。
      
      她不敢去看岑荷。
      
      岑荷缱绻温柔地笑着:“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小朋友,你还是乖乖告诉姐姐你是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啊?你刚刚都害羞了。”
      
      恋爱?郁夏的确没有谈过恋爱,高中大学都有追她的人,她都是以没有感觉为由拒绝了别人。
      
      “这不公平吧,姐姐你都没回答我。”
      
      “要不我们玩游戏,谁赢了,谁可以提问一个问题,输的那个人必须回答。”
      
      大概是觉得好玩,岑荷心情不错地“哦”了一声表示同意,“什么游戏?”
      
      “剪刀石头布,玩三把。”郁夏举起右手靠近嘴边,哈了一口气。
      
      岑荷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玩剪刀石头布,她也不理解刚刚郁夏的动作,“那个你刚刚这样是什么意思?”她学着郁夏的动作表演了一遍。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据说这样会增加赢得概率。”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跟玄学相关,第一把,郁夏赢了,她比了个yeah的姿势,“姐姐,你今天是不是不开心?”
      
      岑荷讶异,以为郁夏会问她恋爱的问题,沉默了几秒后她回答:“的确不开心,不过现在开心多了。”
      
      第二把,赢的依旧是郁夏,她继续提问,“姐姐,那你为什么开心了?”
      
      郁夏想到有些时候有些事别人想说那她自然会告诉你,比如岑荷遇到什么事不开心。
      
      别人的伤心事不好问,但开心的事可以问。
      
      岑荷抿了一口酒,说话的瞬间淡淡的酒精味道弥漫开来,“那当然是因为小朋友你啦。”
      
      郁夏笑得眯起了眼,皱了皱鼻子,“最后一把,姐姐你可要加油了。”
      
      没有太多悬念,赢得依旧是郁夏。
      
      “姐姐,你今年多大?”
      
      一口一个小朋友,郁夏对岑荷的年纪还是挺好奇的。
      
      没想到岑荷大大方方地回答,“三十三岁。”
      
      “啊,那姐姐的生肖跟我一样,我21岁。”
      
      岑荷接着郁夏的话,慢悠悠地说道:“是不是意有所指。”
      
      郁夏无辜地摇头。
      
      岑荷把垂落在两侧的头发放到耳后,看着郁夏,声音透着戏谑,“大你一轮,要是我早点结婚生孩子,估摸着孩子都跟你差不多大了。”
      
      “你说我们会不会有代沟?”
      
      郁夏陡然提高声音,“怎么会呢,我们家的亲戚,那些三姑六婆可喜欢找我聊天了,我跟她们都没有代沟,跟姐姐怎么会有呢?”
      
      “三姑六婆?”岑荷笑声越来越大,“小朋友,你太可爱了。”
      
      郁夏总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她拿了一块西瓜放进嘴里,随后,眼睛睁得大大的。
      
      两个男的在她们对面坐下,其中一个戴着金丝边框眼镜,鼻子高挺,年纪约莫三十岁,身型良好,他开口:“不介意我们坐这里吧。”
      
      岑荷点头,郁夏小声嘀咕,“这意图不要太明显。
      
      两男人一直说着有的没的跟岑荷搭讪,郁夏百无聊赖地坐在那边,眼神不满地看着他们。
      
      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瞄到了闺蜜群里的消息。
      
      余婉婉:“姐妹们,我脱单了。”
      
      季听:“恭喜啊,婉婉,到时喜糖我要双份的。”
      
      王蓉:“母胎solo,求不要刺激。”
      
      郁夏:“恭喜脱单,红包拿来。”
      
      余婉婉:“我真是低估了夏夏你脸皮厚度。”
      
      季听:“婉婉,你就让着夏夏好吧,夏夏一直没谈过恋爱,需要红包安慰。”
      
      王蓉:“我也需要。”
      
      余婉婉:“你们这群塑料姐妹花,小财迷们,红包可以发,都去我朋友圈给我点赞去。”
      
      郁夏点开余婉婉的朋友圈,呵呵,洒的一手好狗粮,她不但点赞了,顺带还评论了一番:“秀恩爱,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很快,群里面余婉婉艾特了郁夏骂骂咧咧道:“给老娘滚.jpg。”
      
      郁夏不紧不慢地抢了一个红包后退出微信界面。
      
      对面两个男人还在滔滔不绝,搭讪的手法还特老土,眼镜男:“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岑荷非常不给面子回答:“我不记得。”
      
      干得漂亮!
      
      郁夏打开手机照相机,调到了自拍模式,“姐姐,我们自|拍一张?”
      
      那边笑着点头,画面定格,郁夏打开朋友圈,避开岑荷,偷偷地把刚刚的自|拍照发了出去,附文:“和姐姐一起,好开心。”
      
      她屏蔽了一众同事,包括岑荷。
      
      岑荷往她的方向靠了过来,“小朋友,你在干什么呢?”
      
      也许是做贼心虚,她的声音有些不自然,“没...什么,姐姐我们是不是要回家了?”
      
      岑荷让郁夏等她一下,她去趟卫生间然后再一起离开。
      
      郁夏松了一口气,她看那两个男人越看越不顺眼。
      
      或许是感受到郁夏的敌意,也或许是为了缓解尴尬,眼镜男朝她微笑。
      
      郁夏直接无视,摆弄着自己的手机。
      
      沉默几秒后,眼镜男开口试探:“小姑娘,能不能把你姐姐的联系方式告诉我?”
      
      想的美!
      
      郁夏露出标准化的笑容,用十分无辜地口吻回答道:“姐姐,她— —不喜欢男的。”
      
      ......
      
      — —
      
      两人都喝了酒,不好开车,岑荷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坐在后排,狭小|逼仄的空间内,郁夏可以听到岑荷浅浅的呼吸声,她轻声说:“姐姐,先送你回家吧,你离得近。”
      
      岑荷看向她,“先去你家,这么晚了,我不放心。”
      
      两排的路灯影影绰绰,十一月,已隐隐有些凉意。
      
      出租车在郁夏家楼下停下,郁夏跟岑荷道别,“姐姐,这身衣服我洗好再给你还回去,你到家了给我发个信息。”
      
      隔着车门,岑荷应下了郁夏的嘱咐,她自言自语,现在的小孩子好像都挺早熟的。
      
      回到家简单洗漱完毕后,郁夏激动又不安地打开了朋友圈。
      
      “夏夏,这是你第一次发自|拍照啊,你旁边是谁?”
      
      “夏夏越来越好看了。”
      
      郁夏的目光停留在最后一条评论上,“这对是什么神仙颜值,我居然有点磕?”
      
      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下子明朗开来,这一夜,郁夏辗转难眠,开始患得患失。
      
      第二天,郁夏被闹钟吵醒,头晕乎乎的,她感慨自己的反射弧有些长,喝的当时不觉得晕,睡了一觉反而晕了。
      
      办公室里比往常热闹,陶烟神秘兮兮地,“今天新来了一个实习生,长得可帅了。”
      
      刘志泽:“你可别想老牛吃嫩草。”
      
      陶烟:“你能别扫兴?”
      
      郁夏好奇,往孟汇办公室看去,高高的个子,身形居然有些熟悉。
      
      陶烟:“等会他就出来了。”
      
      卢墨从主任办公室走了出来,他笑着跟办公室里的其他人打招呼,最后站定在郁夏面前,“我们又见面了。”
      
      郁夏想起来了,是昨天酒吧的丹凤眼男人,怎么会这么巧?!
      
      她点点头,“这世界还挺小的。”
      
      回到工位上后,陶烟凑了过来,“你们认识啊?”
      
      “有过一面之缘。”
      
      刘志泽也凑了过来,一脸八卦:“根据我男人的第六感,他好像对你有点意思。”
      
      “对我有意思的人可多了,所以你是...嫉妒吗?”
      
      刘志泽被她气笑,“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加自恋的人。”
      
      郁夏:“现在你不就见到了吗?”
      
      姜温文出差,郁夏乐得清闲,慢条斯理地整理着卷宗,心思却飘出老远。
      
      刘志泽欠欠地道:“咦,你别一副少女怀春的表情好不好,我的卷宗承受了它所不该承受的。”
      
      郁夏回过神,直截了当,“总比你个老男人没有春天好。”
      
      刘志泽满脸委屈,“你怎么还攻击年龄呢。”
      
      郁夏:“难不成攻击你长相?”
      
      刘志泽气的要吐血,想从陶烟身上寻找安慰,“郁夏好过分。”
      
      陶烟语气淡漠:“自找的。”
      
      觉得还不够的陶烟又补了一句:“别想离间我们师姐妹的感情。”
      
      — —
      
      中午,三人决定去吃海鲜餐,她们律所不提供午餐,一般都是玩得比较好的几个一起出去吃。
      
      临出门前,刘志泽叫上了新同事,“卢墨,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去,你陶烟前辈请客。”
      
      这借花献佛的技巧无人能敌。
      
      卢墨欣然同意。
      
      在等待上菜的时候,郁夏感到尴尬,她和陶烟坐在一起,对面就是卢墨。
      
      刘志泽:“小卢,我们所里的人都很好相处的,你不要拘束。”
      
      “当然她两除外,所以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
      
      郁夏和陶烟懒得搭理。
      
      卢墨:“这么一说,好像是有那么点。”他拖着调子,盯着郁夏:“昨天在酒吧那么果断地拒绝了我。”
      
      哪壶不开提哪壶!
      
      郁夏解释:“你邀请我跳舞,我不会跳舞罢了。”
      
      陶烟和刘志泽面面相觑:“你们!昨晚!在酒吧认识?”
      
      卢墨的丹凤眼变得亮亮的,直接忽视了两人,“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害我白伤心了。”
      
      郁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