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回家 ...

  •   三个大人愣住。

      张大姐回过神来,扑哧笑喷。

      邵耀宗尴尬地想走人——“天天吃肉”四个字竟然能让原本害怕她的孩子果断抛弃生母。

      随之而来的是心疼。

      以前家穷,邵耀宗的工资和补贴给父母一大半。后来结婚有了自己的小家,邵耀宗留两成以防万一。剩下八成,妻子五成,父母三成,直到上个月。

      前妻有工作,加上他的工资,足够孩子三天两头吃一顿肉。猪肉限购需要票,鱼肉和鸡肉不用。孩子也是她生的,怎么就不能给孩子买点肉。

      爱屋及乌。反之亦然。

      邵耀宗跟前妻见两面领证,结婚后他去部队,一走两年多,回来孩子都会叫爹了。邵耀宗的前妻知道军嫂不好做,但没想到那么难。

      这几年南边打仗,邵耀宗的前妻每每在报纸上看到边境的消息就做噩梦。后悔嫁给邵耀宗。白天工作,晚上带俩孩子,对邵耀宗的失望加上工作和带孩子的辛苦,时间长了全转为恨。

      邵耀宗的父母重男轻女偏疼孙子,邵耀宗的前妻又恨俩孩子为什么不是男孩。不然公婆也能帮她照顾。
      离婚后邵耀宗迟迟不婚,前妻一家以为他也重男轻女,想把孩子扔给前妻。

      要不是碍于邵耀宗是军官,怕他报复,孩子又是他前妻生的,还有一丝母女情,俩孩子可能早“病死”了。

      邵耀宗也见过穿的干干净净的小孩,但人家家有保姆,或孩子的母亲是家庭主妇,有时间收拾。他前妻没空,又抱怨孩子不懂事,整天乱摸乱蹭。他便信以为真。

      杜春分在饭店工作,她二叔二婶算计她,都能把她的孩子照顾的这么好。再一对比他的两个女儿,有亲娘,有亲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结果……邵耀宗心中慢慢升起一股恼怒。

      杜春分看到他的脸色变来变去,心底幸灾乐祸——活该!

      面上笑的很开心地应道:“哎!再叫一声。”

      “娘!”

      两个小妮子大喊。

      杜春分道:“以后我是你们的亲娘。忘了以前那个不好的娘。”说着就看邵耀宗。

      邵耀宗想起杜春分的承诺,他是孩子唯一的爹。

      “你娘说的对。”邵耀宗对俩孩子说。

      杜春分对他的态度很满意,笑着问:“大姐,李大哥啥时候来?”

      “等一会儿。”张大姐看了看杜春分的东西,“老李说得找个拉货的小卡车。”替杜春分犯难,“这么多东西咋上车啊。”

      杜春分抬手指箩筐,大丫二丫坐上去。她挑起扁担,拎着平底锅大铁锅等物,让邵耀宗拎着她的行李和自行车试试。”

      邵耀宗别看瘦,一把子力气,挑起俩闺女,很是轻松的拎起自行车和杜春分的包裹。

      “行了。”杜春分道。

      张大姐想笑又心酸:“你这样,怎么看都像逃难。”

      “我是逃难。”杜春分干脆承认,“还有俩小难民呢。”瞥向邵耀宗的俩孩子。

      邵耀宗心口又一痛。

      张大姐给杜春分使眼色,差不多行了。

      杜春分放下扁担打算歇会儿,外面传来车声。

      张大姐跑出去,“春分,来了,来了。”

      杜春分把孩子和东西放运输车上,让邵耀宗在后面看孩子,她跑前面跟开车的李庆德坐。

      张大姐哭笑不得,虚点点她,有你这么当娘,当人家媳妇的吗。

      “大姐,上班去吧。”杜春分挥挥手,“别忘了给二壮的信。二壮那小子跟你哭,也不能告诉他我去哪儿了。”

      张大姐想想杜家那些人,忍不住叹气:“我也不知道你们去哪儿。路上小心,安顿好了就给我来封信。”转向邵耀宗:“春分和两个孩子我就交给你了。小邵,别让大姐失望。”

      邵耀宗郑重承诺:“不会!”

      要说之前还有点担心,看到杜春分的俩孩子穿着乌黑的裤子,大红倒褂,不见一丝污渍,鞋虽然旧,但很干净的时候,邵耀宗愿意相信,孩子跟着这个后娘比跟亲娘好。

      邵耀宗在张大姐心中是个厚道人,张大姐信他,“你爹娘那边先别说。”

      “我知道。”邵耀宗误以为她担心杜家找他爹娘要人,“大姐,他们要是找你,你也别跟他们客气。”

      张大姐好笑:“他们凭什么找我。老李,不赶时间,慢点开。”

      李庆德点了点头,带两人领证。

      两人领到一张“奖状”,李庆德直奔火车站,帮杜春分一家上了车,他才开车回去。

      杜春分没坐过火车,外面看着大,以为里面宽敞。结果带的东西只能放上面的行李架上。摆整整一排,杜春分累一身汗,忍不住感慨:“真跟逃荒一样。”

      邵耀宗笑了,你还知道啊。

      杜春分眉头一挑。

      邵耀宗心慌。

      “这么多孩子,尤其大妮和二妮——”

      邵耀宗不敢听她说下去,起身问:“渴不渴?我去打水。”

      杜春分睨着他笑了笑,“她们该渴了。”

      邵耀宗买两排座,杜春分就把四个孩子放一排,她坐孩子对面,冲孩子抬了抬下巴,“饿不饿?我包里有煮鸡蛋。”

      杜春分准备的炸果子、江米糕之类的零食。张大姐非说没营养,把家里的鸡蛋全煮了塞她挎包里。

      大丫和二丫摇摇小脑袋。大妮和二妮舔舔嘴角,没敢点头,也没敢吭声。

      邵耀宗看到两个女儿的反应,心里又堵的难受。

      杜春分拿出四个让邵耀宗剥,“你吃蛋黄,她们吃蛋白。”

      “你不吃?”邵耀宗问。

      杜春分:“不吃。蛋黄不好吃。”

      邵耀宗心梗,甚是想把鸡蛋糊她脸上。

      杜春分见他迟迟不动,误以为他也不想吃,故意激他,“不会剥?”

      “我——会!”邵耀宗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杜春分眉头微蹙,这人咋有点喜怒不定。

      别有打媳妇的嗜好啊。

      师傅说,人肉包子不好吃。她可不想做人肉包子。

      邵耀宗莫名觉得后背发凉:“冷不冷?要不要把窗户关上?”

      “你冷?”杜春分把窗户关上,“火车上的窗户敞开着,不怕人跳车?”

      邵耀宗扭头看她:“跳车?”

      “逃票啊。”

      邵耀宗笑了:“逃票不是那样逃的。比如我们去安东,买到下一站的票,然后坐到安东。”

      “还可以这样?”杜春分长见识了。

      邵耀宗:“也不容易。中途乘务员查票得躲厕所里。躲不过去还是得补票。”

      “那真麻烦,还不如老老实实买票。对了,几点到?”

      邵耀宗:“这趟火车慢,到站就停,得明儿早上。”

      杜春分微微颔首:“还行。睡一夜就到了。”

      “不能睡。得看着东西。”

      杜春分压低声音:“火车上还有小偷?”

      “火车上小偷最多。”

      杜春分瞬间精神百倍,“那我看着,你睡。”

      “不急。”邵耀宗莫名想笑,“早呢。”蛋白给女儿,发现大丫和二丫看他,“吃不吃?”

      两个小丫头想吃蛋羹,一见大妮和二妮吃的香,误以为亲爹剥的鸡蛋好吃,使劲点一下小脑袋。

      杜春分料到闺女忍不住,所以拿四个,“早上吃的啥?”

      大丫掰着又白又圆乎的小手说:“菜包、蛋羹和粥。”

      杜春分故意问邵耀宗:“大妮二妮吃的啥?”

      邵耀宗不想搭理她。

      杜春分忍着笑勾头问:“我猜猜?”

      “你不累吗?”邵耀宗看着她

      杜春分摇了摇头:“我颠勺的,力气大。”

      邵耀宗拿两个蛋黄把他的嘴巴堵住,你不累,我没空。

      杜春分楞了一下,哈哈大笑。

      邵耀宗别过脸去,这女人不光缺心眼,还有病。

      四个小丫头顾不上吃,一个个木愣愣看着亲娘,咋了啊。啥事这么开心呀。

      杜春分笑不下去,干咳一声:“她俩就叫大妮和二妮?蛮巧的,我这两个叫大丫和二丫。她们四个一听就是姐妹。”

      鸡蛋黄噎人,邵耀宗好些年没吃过煮鸡蛋,忘了蛋黄的味道,一次两个,噎的翻白眼。幸好及时转过头,孩子和杜春分没看到。
      他有个军用水壶,就挎他身上,喝口水把蛋黄送下去,道:“大妮和二妮是我娘起的。我希望她们一生平安。老大叫平平,老二叫安安。过两年上学,就叫邵一平、邵一安。大丫和二丫也是她奶奶起的?”

      杜春分:“后爹起的。没想到吧?”

      邵耀宗又险些被水呛着:“他——他不是中专生吗?”
      闺女的名字怎么这么随便。

      杜春分:“他那个娘说赖名好养活。放屁!”

      两个小丫头不由得看杜春分。

      杜春分:“骂你俩以前那个爹。”

      “那个爹坏!”大丫头说着使劲点一下小脑袋,该骂。

      杜春分对邵耀宗道:“我闺女随我,漂亮,又是双胞胎,就给她俩挑一个词语——甜美。咋样?”

      邵耀宗心说,不咋样也比大丫和二丫好听。

      “挺好。”

      杜春分佯装很随意地问:“你说她俩回头跟谁姓?”

      邵耀宗莫名觉得这个问题有坑,“我听你的。”

      杜春分有一点点失望,不应该直接说,“随我姓邵。”

      “跟你姓吧。”杜春分昨晚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四个孩子,两个随你,两个随我,再加上你我的关系,邻居得天天瞎白话。跟你姓,正好她们都是三岁,就说我生的。”

      邵耀宗诧异:“你?”

      “四胞胎。咋了?”杜春分反问。

      邵耀宗心说,谁信啊。

      “生日不一样。”

      杜春分问:“不是一个年初一个年末就行。”

      邵耀宗:“大妮和二妮的生日是阳历六月十六。”

      杜春分想想闺女的生日:“我们算农历,五月十五。”猛地转向邵耀宗,“同一天?!”

      邵耀宗仔细回想:“好像是。大妮和二妮是上午。”

      “巧了,大丫和二丫是晚上。四胞胎费劲,从早生到晚正常。”杜春分不待他开口,“大丫,二丫,以后就叫邵甜儿,邵小美。”

      大丫奶声奶气地问:“谁叫邵甜儿呀?”

      “你!以后别人问你叫啥,就说叫邵甜儿。你爹是邵耀宗,你娘是杜春分。”

      大丫头歪着小脑袋,好奇地问:“为啥不叫大丫啊?”

      “你要上学,上学得有学名。”杜春分想了想,“甜儿和小美好听,还是大丫和二丫好听?”

      大丫头想了想,“甜儿,甜儿,甜儿好听。”

      杜春分看小女儿:“妹妹,记住了没?”

      “我叫小美,邵小美?”二丫头问。

      杜春分点头,“连我和你爹的名一起说一遍。”

      甜儿大声说:“我叫邵甜儿,妹妹叫邵小美,亲爹叫邵耀宗,亲娘是杜春分。”

      邵耀宗听着奶声奶气的童音,看着她认真的模样,不由自主地笑了。

      甜儿好奇地问:“笑啥啊?”

      杜春分可不想听邵耀宗调侃她闺女:“甜儿聪明,你爹高兴。”

      大妮和二妮不禁看邵耀宗。

      小美伸出小手:“娘,娘,我也会。我叫邵小美,姐姐叫邵甜儿。亲爹是邵耀宗。亲娘叫杜春分。”

      “厉害!”杜春分有注意到邵耀宗俩闺女渴望的神色。夸一句小美,就笑的跟弥勒佛一样,转向两个继女,“大妮,你叫平平,学名叫邵一平。二妮,安安,你叫邵一安。以后去上学,你们就能长爹娘这么高,跟爹娘一样厉害。”

      两个小妮子不懂上学。杜春分这样讲,小孩的眼睛动了。

      杜春分:“平平,跟我说一遍,你叫邵一平,妹妹叫邵一安,爹是邵耀宗,娘是杜春分。”

      大妮的第一反应是看邵耀宗,一脸的紧张。

      杜春分补一句:“说错了没关系。这个名字跟你们不熟,多说几遍。”

      邵耀宗听闻这话看懂闺女的表情——不敢。

      “平平,爹说一句,你说一句好不好?”邵耀宗身体前倾,双手撑膝,温柔地问。

      大妮犹犹豫豫轻轻地点一下头。

      邵耀宗说:“你叫邵一平。”

      大妮抿抿嘴:“你叫邵一平。”

      甜儿不禁说:“错啦。爹叫邵耀宗。你要说我。”

      杜春分鼓励她:“大妮再来一次就知道了。”说完给邵耀宗使眼色。

      邵耀宗道:“你叫邵一平。”

      大妮不由地看杜春分。杜春分笑着微微点一下头。小丫头收到支持,有了力量,干涩的唇角微微张开,“我叫邵一平。”

      “不错。跟甜儿和小美一样聪明。”

      大妮露出羞涩的笑容。

      邵耀宗鼻头一酸,慌忙眨了眨眼睛,“平平,我们连起来说好不好?”

      大妮轻轻点了点头,试探着说:“我叫邵一平。妹妹——”

      甜儿和大妮坐一起的,趴在她耳边小声说,“邵一安啦。”

      “妹妹邵一安。爹爹——”

      甜儿:“邵耀宗。”

      “爹爹邵耀宗,娘亲杜春分。”大妮说完,担忧地看着对面的父母。

      杜春分伸出大拇指,“厉害。安安,该你了。”

      小孩吓得抓住姐姐的手。

      邵耀宗喉咙生疼,有种想哭哭不出来的难受。

      杜春分:“安安别紧张。平平,妹妹小,不如姐姐懂,教教妹妹。”

      小美坐在二妮另一侧,闻言勾头看看,小孩紧张不安,“妹妹,不怕,不怕,跟我说。”

      邵耀宗忍不住问:“她们四个谁上午谁晚上?”

      杜春分:“这种小事随她们好了。”

      邵耀宗想说什么,看到小女儿的嘴巴动了,弱弱地说:“我叫……邵一安?”担忧地看着爹,大有邵耀宗说,不行,就哭给他看的意味。

      邵耀宗心里难受的很,挤出一丝笑:“安安聪明,一次就说对了。连起来呢?”

      小美学姐姐,趴在二妮耳边。

      二妮小声说:“我叫邵一安。姐姐邵一平。爹爹邵耀宗,娘亲杜,杜春分。”

      “厉害!”杜春分呱唧呱唧的给她鼓掌,“你们四个一样聪明,不愧是娘生的。邵甜儿!”

      甜儿大声说:“到!”

      巡查车厢的工作人员吓了一跳。发现是个小孩子,小孩留着苹果头,乌溜溜的头发乌溜溜的眼睛,白净的小脸,漂亮又可爱,“玩什么呢?”忍不住笑着问。

      甜儿:“娘喊我啊。”

      “我让她小点声。”杜春分道。

      不年不节的时候,杜春分一行还去小城市,小城市很少有人前往,所以这个车厢就他们一家六口。

      没人投诉,乘务员很大方地说:“没事。车上不舒服,难得看到这么精神的孩子。”摸摸甜儿的小脑袋:“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甜儿咧嘴笑道:“谢谢姐姐。”

      “什么姐姐?我是阿姨。”乘务员好笑。

      甜儿摇了摇头:“姐姐,漂亮的姐姐。”

      乘务员笑弯了眼睛:“还是个嘴甜的小姑娘。”

      甜儿:“因为我叫甜儿啊。”

      乘务员很是诧异的转向杜春分,这么巧的吗。

      杜春分点头。

      乘务员不禁说:“人如其名,真好。”

      “谢谢姐姐。”

      乘务员摇头失笑地离开。

      邵耀宗的视线从乘务员身上收回来,看到两个女儿流露出羡慕的神色。这让他忍不住问:“甜儿不怕生?”

      杜春分想问,怎么突然问这个。看到平平和安安,瞬间懂了,“三天两头跟我去饭店,练的。以后让甜儿和小美带平平安安玩儿,几天就跟她俩一样了。甜儿。”

      “娘。”甜儿捂住嘴巴小声回答。

      杜春分失笑:“就你机灵。我们现在跟你爹一家,平平和安安跟小美一样是你的亲人。以后有人欺负她,知道咋办吧?”

      甜儿亮出小拳头:“揍他!”

      邵耀宗眉头微蹙,想说什么,听到杜春分问:“小美,有人欺负平平和安安,你呢?”

      “揍他!”小美晃悠晃悠粉嫩的小拳头。

      杜春分满意:“要是大人欺负你们,你俩打不过呢?”

      甜儿皱着小眉头想办法。

      杜春分:“你和小美打不过,就让平平和安安帮忙。平平,安安,以后有人欺负你们姐妹四个,一起揍他。揍得以后见着你们绕道走。”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8 00:00:00~2021-10-19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琴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ynn 40瓶;树望 30瓶;自在无香、嫣妍琰 10瓶;风从海上来、啊啊啊啊啊啊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