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结婚前 ...

  •   邵耀宗:行个鬼!

      哪有这样算的。

      杜春分:“行不行说句话。你不行,我找别人。二婶还等着我请假相亲结婚。我得赶在她发现之前把自个嫁出去。没空跟你耗!”

      邵耀宗莫名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可错过杜春分,短时间之内上哪儿再找个知根知底,直接爽快的啊。

      他前妻和岳母催的急。他爹娘身体不舒服,也照顾不了那么多孩子。

      “行——行吧。”

      “这才像个爷们。”杜春分提着的心落到实处。

      邵耀宗又险些一口气没上来。

      杜春分瞧着他的表情不对,心里咯噔一下,她还指望邵耀宗带她娘仨远走高飞,这事可不能黄。

      “还有问题?”杜春分佯装生气。

      邵耀宗脱口道:“没!”

      杜春分总觉得夜长梦多。

      “张大姐说你几天假?”

      邵耀宗:“不算今天,还有五天。”

      “正好。”

      邵耀宗的头皮发麻,她又想干啥。

      “明天置办些东西,后天领证。”杜春分说的干脆,饶是邵耀宗有预感,又险些被他的口水呛着。

      她真拿结婚当儿戏啊。

      邵耀宗忍不住问:“所以你刚刚说的是真的?”

      杜春分没听懂。

      邵耀宗:“今天见一面,明天见一面,两面就领证?”

      “当然!婚姻大事,哪能儿戏。”

      邵耀宗心说,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儿戏的女人。

      杜春分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误以为他不信,“你我都不小了,还是当父母的人,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孩子考虑。”

      邵耀宗心说,难为你了,还知道孩子。

      “你说的是。”邵耀宗挤出一丝笑,有种踩在云端的感觉。可李大哥和张大姐对他真好,李大哥总念叨欠他一命,不可能在这种事上糊弄他。

      邵耀宗想了想,只能归结为杜春分的二婶逼的太紧,容不得杜春分细细思量,慢慢寻找——逮着一个是一个。

      杜春分:“这事就这么定了?”

      邵耀宗不敢再迟疑,总觉得他敢说不,杜春分就敢掀桌子让他滚蛋。

      “后天可以。按农历算正好是双日。”

      杜春分闻言很满意,“听说你们部队在深山老林里?”

      “也不是特别偏。”

      那就是了。

      杜春分问:“啥地方?”

      邵耀宗回:“到了你就知道。”

      杜春分挑眉,警惕性真高。

      “你爹娘知道不?”

      邵耀宗:“怕你二婶哪天找到我们家,问我爹娘?”

      杜春分不是这个意思,但目前不能说实话,“是呀。我前夫在市里上班,我去过他单位,我又在饭店迎来送往,不少人认识我。我怕后天你我领证的时候被人认出来。他知道了,我二婶也就知道了。”

      “他们不知道,我们部队刚刚搬迁。”邵耀宗想了想,“回头到部队我写信告诉爹娘你我的事,再告诉他们地址?”

      杜春分的眼神一闪,写信?不是直接拍电报。所以她有机会在信上做文章。

      “可以。你家还缺啥不?明儿一并买了。”

      邵耀宗此番目的不光接孩子,还想给孩子找个娘。来之前不但买了几床被子,还买两张新床。锅碗瓢盆也一并置办了。

      真要说缺啥,缺人气。

      新房子没人气,阴森森的,邵耀宗自个都不爱住。

      邵耀宗:“啥也不缺。对了,我没布票,没法做,得给孩子买几件衣服。”

      杜春分估计布票被邵耀宗的爹娘搜刮走了。不过他俩还没领证,这事不能提,否则以邵耀宗愚孝的德行,跟她的婚事肯定玩完。

      杜春分:“那就多买几件。我有钱。”

      邵耀宗的表情顿时变得一言难尽,“……我也有钱。”

      “得了吧。张大姐说了,被你爹娘要走了。”杜春分大包大揽说道,“用我的钱买,就当新娘送给你闺女的见面礼。”

      邵耀宗张了张口,道:“我真有钱。”

      “那也没我有钱。”杜春分掏出一个手绢,手绢打开,“我每天带这么多。你有吗?”

      邵耀宗看过去,好几张大团结,还有很多毛票,得有五六十。

      杜春分朝他抬起下巴:“我零花钱。”

      邵耀宗又一次说不出话来。

      杜春分心里却不舒服,因为邵耀宗那么高工资,还没她有钱。他要是以后还这样,日子可咋过啊。

      找个带她和闺女远走高飞的主儿可不容易。再说了,凭她的手艺,工作那么好,四十岁离婚,亲戚邻居还得给她介绍对象。

      杜春分想了想,不能离,太折腾。

      “陈世美”都怕她,她不信收拾不了一个没多少花花肠子的当兵的。

      “我的东西得麻烦你帮我挑一点。”杜春分说着,想起一件事,“去部队坐车方便吗?”

      邵耀宗:“我可以提前发报,让部队派车接我们。”

      杜春分的眸子一亮,看来这个当兵的在部队混的不错。

      “先这样。”杜春分起身,“我去单位。”

      邵耀宗客气地问:“要不要我跟你一块去?”

      “不用。”杜春分想一下,“明儿一早在大姐家等我,买的东西放大姐家。后天走的时候请李大哥开车送我们。能早就早。晚了可能被我二婶截住。”

      邵耀宗忍不住说:“怎么跟逃难一样?”

      “我是逃难。”杜春分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压根不怕家丑外扬。

      邵耀宗又被她的直率噎了一下,“那,那我知道了。我后天把孩子带过来,坐上李大哥的车,路过民政局,你我领了证,迁了户口,直接去车站?”

      杜春分点头:“也行。结婚这事先别说,免得李大哥和张大姐今晚睡不着。”

      邵耀宗诧异,合着她真知道自个干的事多,多惊世骇俗啊。

      “你啥意思?我又不傻。”杜春分白了他一眼,关上堂屋门,推着车子,“自行车能不能上火车?”

      邵耀宗愣了一瞬间,反应过来,道:“可能不行。”

      杜春分:“火车上有这项规定?”

      “这倒没有。”

      杜春分点头:“那我知道了。”

      邵耀宗很想问,什么你就知道了。

      杜春分啪地一下关上大门,邵耀宗到嘴边的话吓得咽回去。

      “张大姐一会儿就回来,不用锁。”杜春分说完,骑上车就走。

      邵耀宗忍不住皱眉。

      “怎么跟个女土匪似的?”

      对于这桩不过半小时就敲定的婚姻,邵耀宗心里又没底了。

      可是有一点,杜春分说的对。

      这桩婚姻决定权在他。

      杜春分敢当后娘,他就敢把她和两个孩子赶出去。部队是他的地方,没他送,杜春分想带着孩子出去都难,他有啥可担心的。

      想通这些,邵耀宗回家用杜春分说的方法糊弄他爹娘家人。

      张大姐天天要给杜春分介绍对象,饭店领导也认为女人再能干也得嫁人,孩子没爹不行。当杜春分向领导提出她即将嫁人时,领导毫不意外。

      杜春分提到她未婚夫不是本地人,领导很可惜。一想杜春分交上来的报告,徒弟虽然不如她,也能独当一面。领导很痛快的把单位关系等材料给杜春分。

      杜春分把东西往包里一塞,到派出所门口,村长已经到了。

      俩人也没瞎寒暄,弄好材料检查一遍,没有遗漏就回村。

      村长想想来之前听到的事,“你二婶说你去单位请假,现在回去咋说?”

      “我有办法。”杜春分一点不谦虚,“我这个脑袋,不想跟他们计较。跟他们计较起来,把他们卖了还得帮我数钱。”

      村长不知道杜春分那个婚离的干脆,张连芳和她爱人李庆德也不信,杜春分的前夫第一次试着提出离婚,杜春分就同意了。所以都当杜春分是被甩的那个。

      杜春分懒得解释,日子又不是过给别人看的。以防万一,快到村口杜春分还是骑车先走,跟村长拉开距离。

      到家二话不说就收拾衣服。

      杜二婶急的问:“咋了?”

      “店里接个大事,市里一个大领导嫁闺女,明儿回门在饭店办,单位不许请假。我得去单位住两天。忙完了回来接大丫和二丫买两身新衣服,周日再见。”杜春分表现地火烧屁股。她二叔二婶信以为真。

      二婶忍不住抱怨:“咋也不提前说一声?”

      “指望大领导提前跟我们说?咋可能。”杜春分道:“再说,也提前说了,跟我们领导说的。我也没提前跟领导说,今天请假,明天相亲。”

      她二婶想想,杜春分说的有道理,“你哄哄大丫和二丫。这俩丫头也不知道咋了,以为你一走就不回来了,哭了得有一个钟头。”

      杜春分做戏做全套,单位都火烧眉毛了,哪有空哄孩子。

      给她二婶两块钱:“给她俩买糖吃。”

      一点麦芽糖不过一分钱。俩孩子一天一个鸡蛋,一份麦芽糖,她还能落一块五。

      二婶眉开眼笑,假客气:“我有钱。”

      “你有钱是你的,你给我领孩子不能再花你的钱。”杜春分把几身好衣服包起来就抱怨,“我最烦给领导做饭。吃的不高兴怪我们。吃高兴了,还要见我们。整的我们这些当厨师的跟窑姐儿一样。”

      二婶朝她背上一巴掌:“哪有这样说自己的。对了,鞋,鞋也带上。你们那个后厨,我听你弟说,到处是水,穿一会儿就脏了。可不能穿的跟乞丐一样见领导。”

      杜春分很敷衍地点一下头,出来不见闺女,估计跑谁家玩去了,“晚上睡我屋吧。”

      杜春分有钱,会伺候她娘仨,被子特别新,睡在上面又软乎又暖和。书桌上有擦脸的雪花膏,还有擦手的蛤蜊油,知会杜春分一声,用多少她都不生气。

      二婶得了她这话,欢天喜地送她出去。

      杜春分骑上车,背对二婶,轻哼一声,让你再高兴两天。

      带东西去单位就露馅了,杜春分把车子放墙角,去喊张大姐。

      张大姐的工作简单,一会儿就忙完了。听到杜春分找她,索性跟她一块回去,“小邵人不错吧?”

      “不错。谢谢大姐。”杜春分一肚子想法没敢说一句,怕张大姐教她做人。

      杜春分跟张大姐的情况不一样。

      张大姐有父母,还有兄弟姐妹。杜春分只能指望自己,还要养俩孩子,所以她们永远不可能成为一样的人。
      张大姐对她真好,杜春分不想她失望,平时就捡她爱听的说。张大姐以为她这个人泼辣归泼辣,但通情达理又孝顺。

      换成她二婶给她介绍个陈世美,她能闹的二婶一家鸡犬不宁。

      张大姐问:“小邵有没有说啥时候两家见面吃顿饭,再把证领了?”

      “先瞒着。”杜春分道。

      张大姐:“为什么?”

      “二婶把我当成摇钱树,要知道邵耀宗是军官,肯定狮子大开口。钱都给她,日子咋过。我跟邵耀宗随军,二壮接我的班,我怕他爹娘知道了三天两头找二壮,逼二壮收邵家亲戚为徒。”

      张大姐想想她二叔二婶的德行,又想想邵耀宗的爹娘压根没把他当人,“你担心的有道理。那就我和你大哥知道?”

      杜春分点头:“我们一走,你就装不知道。否则他们得天天来你家闹。”

      “唉,苦了你们了。结婚这么大的事,跟逃荒一样。”张大姐说出来,又笑了,“都不知道也好,省得三天两头去打秋风。”

      杜春分:“二壮不知道我的事,我得去饭店看着他掌勺,省得回头突然当大厨,我又不在,他慌中出错,给咱们饭店惹麻烦。”

      “那我们一块去吧。”

      店里还有几个拎包的客人,杜春分到后厨,她徒弟杜二壮正切菜,帮另外两个大厨打下手。

      杜春分拿走杜二壮的刀。

      杜二壮眨了眨眼睛:“春分姐,真是你啊。咋又回来了?”

      “事情办好了。今儿我给你打下手。还有几个菜没做?你来炒。”

      杜二壮不禁指着自己:“我——我炒?”

      “教你五年,连个菜都不会炒?是不是我杜春分的徒弟?”

      杜春分的师傅是滨海国营饭店的总厨,其他大厨都受过他恩惠和提点。杜春分有师傅撑腰,又艺高人胆大,比其他厨师年龄小,也不怯他们。
      有道是,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杜春分强势,让杜二壮帮忙切菜的厨师不敢招惹她,立即把菜端走,笑呵呵道:“二壮,你师傅给你机会,还不赶紧的。”转手递给自家徒弟,“切菜,让二壮做。”

      杜二壮意识到他师傅不是开玩笑,乐颠颠掌勺。

      杜春分看到还剩四个菜,全要走让杜二壮做。

      她这么霸道,其他师徒也不敢说什么。一来杜春分有天赋,早晚能成为总厨。二来她是领导和会计看着长大的,偏向她。再者杜春分会做人,其他人偶尔偷吃,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杜春分的要求不过分,他们自然得投桃报李。

      每出一道菜,杜春分都尝一下,让杜二壮记下。

      杜二壮忙得手疼终于忙完,却一脸兴奋,小声问:“春分姐,我是不要转正了?”

      “明天再炒一天我看看。”杜春分怕他晚上高兴的睡不着,明儿失了水准,故作严肃地说出来。杜二壮挺直了腰板,“师傅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

      杜春分微微颔首,小声说:“不错,会用成语了。以后有空就去图书馆,有钱就买食谱,没钱就租。干咱们这一行,跟上学一样,不进则退。”

      杜二壮不由得看一眼其他人,像是没听见,赶忙点头:“回头就去。发的工资还没给我爹。”

      “以后自己留点。钱在自己手里才是自己的。你爹娘不止你一个儿子。你孝顺老人应该的,不该养你兄弟。”杜春分想了想,“我跟你爹说,你转正后工资顶多三十。”

      杜二壮惊呼:“三十?!”赶紧捂住嘴,“这么多?”

      杜春分不干了,杜二壮接班,跟她现在的工资一样,“我说最多三十,你就说二十八。剩的钱存起来,以防万一。谁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一帆风顺。”

      杜二壮慎重地点头:“我知道了。春分姐,今儿不是周末,下午没多少人,你回去吧。”

      “我去张大姐家住,有事去张大姐家找我。”杜春分吃完一抹嘴,去买扁担和箩筐。半道上想到邵耀宗的部队在深山老林,赶集不方便,就把她存的糖票、布票等各种票换成实物。又买些弓箭、弹弓、菜籽等自给自足的物件,用从家里带来的衣服盖上。

      张大姐没有翻人家东西的爱好,不知道里面有啥,“你买箩筐扁担干嘛?”

      “挑孩子。我们一人俩孩子,抱着牵着都不方便。”

      张大姐忍不住笑了:“你这个脑袋,怎么就这么聪明啊。”

      “像我娘。”

      杜春分的爷爷奶奶说像她爹。她不喜欢她爹。自打把她送给爷爷奶奶,就回来过三次,还是半夜里偷偷摸摸来的。要不是她记忆力惊人,早忘了她爹长啥样。

      村里人都说她爹凶多吉少。杜春分也觉得早死了。

      张大姐见过杜春分的二叔,其貌不扬,老实木讷,身材矮小。兄弟俩肯定很像。杜春分要像她爹,不可能长得跟城里姑娘一样,还有一米六八的大高个。

      张大姐赞同:“幸亏像你娘。对了,晚上吃啥?”

      “我做。”杜春分爱做饭,尤其看到食客吃完一脸满足的样子,特有成就感。

      张大姐也不好意思班门弄斧。

      李庆德吃了她的饭,一个劲感慨,“小邵以后有福了。”

      杜春分心说,他的福气在后头呢。前提得听话。否则她可不敢保证做啥吃。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5 13:00:00~2021-10-17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张早更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钩吻 99瓶;黑黑 19瓶;可爱的毛毛虫、嫣妍琰、junlwan、小羽 10瓶;我家有萌宝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