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灰色高楼(3) ...

  •   棉花絮杂乱地堆在喻滕房门前,一丝一缕都是单薄的,混乱的。

      *

      离小女孩出现在喻滕和景谈两人眼前,已有2天半了,也就是说,喻滕他们一行人,寻找小女孩所丢失的洋娃娃,已经两天半了。
      而他们现在,仍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窗外血雨没有停,意味着他们只能留在这栋灰色的高楼中。
      景谈眉头微皱:“我们还要找多久?”
      他们在这两天半,60个小时中,已将这栋楼上上下下翻了个遍。
      喻滕负责找一至六楼,景谈负责找七至十二楼,颜颐和颜虞两人负责十三到十八楼,魇则负责十九到二十四楼,剩下一层楼,是天台,通往天台的门打不开,众人在寻找打开的办法。
      他们五人眼下唯一的任务就是寻找小女孩所丢失的洋娃娃,已然焦头烂额了。
      而增加的黑雾,如同电子钟一般,催动着死亡的脚步。

      过去了两个小时,众人再一次动身。
      喻滕提着手电筒,光线在黑暗的楼道中扫来扫去。
      “吱——呀——”
      喻滕推开了一楼杂物间的房门,打量着,继而睁大了眼……
      他已经从一楼到四楼上上下下,每个房间都巡查了三遍,每一遍都是正常的,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有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可现在,在杂物间里,货架上,柜子上,桌子上,散落的、已经损坏的木料上,地板上,堆着棉絮,一坨一坨的,已经结了块。
      看起来柔软极了……
      棉絮上,还滴着不规则的褐色的液体。
      喻滕知道,这是血……
      不对劲,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堆在杂物间里的棉花已经结了块,血液的颜色呈现出来的,也是已经干涸了,可喻滕三次查找的时间间隔不超过一小时。屋内所呈现的景象,仿佛所有的棉絮,血液,已存在多年了。
      怎么看也不对劲。
      喻滕心说不妙,赶紧离开了这间屋子,耳旁穿来阵阵风声,以及一丝丝的,微弱的,布料在地上摩擦,所发出的沙沙声。
      “沙沙——沙沙——”
      与呼呼的风声夹杂在一起,喻滕感到……一阵风吹过……
      太不对劲了……
      这里走廊两侧的窗户都是禁闭的,不通风的,喻滕所感到的风,和听到的风声,是从哪里来的?
      喻滕迈开步子,向电梯的方向奔去。
      “哒哒哒哒哒—”
      “沙沙—呼呼呼—”
      “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
      喻滕每跑一步,前方的窗户就远离他一步,他只是一直在原地打转,被困在了这里。
      “哒哒哒—”
      “哒哒—”
      “哒……”
      喻滕停了下来。
      靠在墙壁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等等……墙上贴着的墙纸的质感……好像不太对?
      湿湿的,黏黏的。
      喻滕立了起来,没再靠着墙,他的视线向上移去。
      大片大片的水沿壁而下,渗透了贴着的墙布,至于那是不是水……就没有必要深究了。
      “喻滕!”
      喻滕内心空了一拍。
      “喻滕你在哪儿?!”
      是景谈的声音。
      喻滕向前走去,他没有回应。因为……因为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是盘旋的,蜿蜒的楼梯。
      他记得……这栋楼从来都没有楼梯,连安全通道也没有。
      他的记忆绝对不会出现差错。
      喻滕对于这一点记忆深刻,他刚到这栋楼的时候还挺疑惑,“这栋楼竟然连安全通道都没有!”
      但后来,也就慢慢想通了。
      “喻滕!喻滕快过来!”
      手电筒的光线晃来晃去,昏黄的光线。
      喻滕看清了这楼梯的样貌。
      红色的,生锈的栏杆;漆黑的,布满灰尘的阶梯,以及……
      “嗒”一声,是物体滚动的声音,喻滕皱着眉,“咔哒”一声,那东西缓缓滚到了喻滕脚边。
      他向下一望,心沉了下来。
      “是手电筒。”
      喻滕弯下身,想把掉落的手电筒捡起来,手指刚触碰到手电筒,突然,喻滕眼前的世界晃了晃。
      手指、手电筒、楼梯……出现了重影,霓虹与本体重叠,交错,渐渐模糊起来。
      喻滕用手捂住头,欲裂的头痛以及使他出现幻觉的头晕让他倒坐在地板上。
      冰凉的触感貌似……能使他短暂地清醒过来,喻滕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倒在地面上,吃力地,将自己的脸,一点,一点,想地面贴近,然后完完全全与地面贴合。
      冰凉从皮肤表层渗入,渗入……
      喻滕头脑清醒了过来,但这只是一瞬的,他刚要撑着,吃力地站起来,又立刻瘫倒在地面上。
      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快到……快到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喻滕的眼前已经开始泛黑了,重重地呼吸着。
      再接着,他像是被控制着一般,扶着墙,站了起来,滑腻腻的触感令他头皮发麻。
      但他现在感受不到了。
      一步,两步。
      “哒,哒。”
      他向着盘旋蜿蜒的楼梯走去,没了手电筒,这里是漆黑一片的。
      “哒。”
      喻滕抬起脚,踏在了楼梯上。
      恍惚间,阵阵风声传入他的耳中,他想要挣脱黑暗的控制,却无果。
      模糊朦胧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出来。
      他好像又听到了小女孩的歌声: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呀一二一,
      他们在跳圆圈舞呀,跳呀跳呀一二一。”
      ……
      喻滕在浑浑噩噩之间,脑海中又浮现出一个身影,很熟悉。
      银白色的头发……高挑的身姿……以及那双……喻滕最喜欢的眼睛……蓝宝石般的……剔透的……
      喻滕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似是在日日夜夜陪伴在身边,一段段模糊的记忆涌现出来,自己貌似很早以前就和这个人熟识了……在另一个正常的世界……是什么时候呢?
      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回绕在喻滕脑中,或是响在耳边,似是呢喃:“你还没找到我的洋娃娃呢。”
      豁然之间,喻滕瞬间清醒过来,看见自己所在的位置,头皮一下炸了:“?!我怎么在这儿?!”
      他在浑浑噩噩之时已经走到了一楼与二楼之间的楼梯的一般了,抬头一看,就可以望见二楼漆黑的走廊,喻滕赶紧跑下楼梯,以一种趋近光速的速度。
      在他跑下楼梯后,喻滕证实了“这楼梯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啊喂!”的观点。
      因为……因为在他跑下楼梯的一瞬,喻滕感到了无数双手,在他背后挥动,想要抓住他。
      喻滕能够想象,这手的模样是何般的,没有皮的,只留下鲜红,淌着血的肌理的手,血红挤在一起,从黑暗中向喻滕伸来……
      喻滕跑下楼梯之后,立刻向走廊尽头奔去。
      这次奔跑的结果不同,竟没有一直在原地打转。跑到了尽头,喻滕已然气喘吁吁了。
      窗外竟没有在下血雨,而是漆黑一片……
      在平时,没下血雨的时候,这栋大楼以外的天空,并不是纯粹的黑暗的,而是一种黑压压的灰。
      所以,喻滕此刻望着窗外,知道自己的处境并不安全,那“楼梯”,“楼梯”上呼唤他的景谈,想要拽住他的无数双手,都没有远离他,仍如梦魇一般追逐着他。
      靠着墙,喻滕缓缓滑下来,瘫坐在地面。
      头痛与眩晕再次如潮水般涌来,将他清晰的思绪席卷掉。
      喻滕大口大口喘着气,坐在窗下。
      直到……直到淅淅沥沥的雨声再次响起来,喻滕艰难地望了一眼窗外,是血雨,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了。
      眼前泛黑,喻滕晕了过去。
      在世界陷入黑色之前,喻滕看到了熟悉的,但却是模糊的身影,以及一声:
      “小鱼!”

  • 作者有话要说:  小鱼鱼似乎很久之前就认识了某位非主流帅哥……
    对不起,请暴揍我,晚了好久orz
    之前写的时候one直没灵感
    但这章还挺长(?)
    小女孩(和非主流帅哥)又一次救了小鱼鱼呢
    小鱼鱼该怎么报答呢?
    景谈:要不然……以身相许怎么样?(期待脸)
    喻滕:你好像有那个大病。(无语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