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五分钟后,地上杂乱的衣物重新收回柜子。
      
      苏芩再次审视这个盘居多年的空间,一切蒙着颓然的灰色,像画布上枯萎的向日葵,到处弥漫着孤独和绝望,并且,静得可怕。
      
      她想到逃离。
      
      在办公室讨价还价那会儿,她压根没想好自己何去何从,只是头脑混乱之下觉得辞职这想法不错,顺水推舟得了个自由之身。
      如今自由是有了,怎么打发?踩着西瓜皮随波逐流吗。
      
      不管怎么样,先得离开这。
      
      苏芩目光落在客厅中央那副照片上:绵软的草地,一只麋鹿痴迷地望着远方那片森林。
      
      那是邹一航喜欢的地方。他相册里有无数美景,随便找一个都可以淹没她。
      
      就当邹一航死了吧。
      
      苏芩咬咬牙,开始快速收拾东西。出门时顺手抄起玄关案台上的日历本扔到楼下垃圾桶里:上面用红色笔标注着试穿婚纱的日子。
      
      随后,苏芩打车去了趟街边服装店,挑了几套二十岁女生喜欢的行头,爽快地付钱走人。
      
      女老板追着喊:“小姐,你原来这些衣服鞋子怎么办?!”
      
      她带着报复的快感,打着响指,头也不回:“不要了!”
      
      几千块的东西,说丢就丢了。以前的她哪敢啊,一边养活自己和自己的爹妈,一边养活邹一航和邹一航的爷爷奶奶,没日没夜地挣钱,是案子就接,还不能穿冒牌,因为在众人眼里,光鲜亮丽的外表是实力的象征。
      
      于是,省吃的用的,不下馆子,不用高档护肤品,不逛闲街,仗着天生丽质,少施粉黛。从来不像今天,爱跳就跳,爱蹦跶就蹦跶。
      
      失恋真好!
      
      得出这个哲学结论的苏芩,拿出手机嗖嗖一通乱按,按照百度地图指示坐上前往某地的中巴,在小镇上又兜转上一辆客车,等睁开眼时,十几个乘客仿佛凭空消失,只剩下茫然无知的她。
      
      司机不耐烦地敲着靠椅,已经吼了不只一次:“喂,喂,你醒醒,到终点站了!睡这么死,不怕人家把你卖咯!”
      
      耽搁他人宝贵时间是有罪的。苏芩点头哈腰,摸了把嘴上的哈喇子,羞愧地溜下车。
      
      紧接着,手中背包幡然落地,她几乎用一种哭天抢地般的冲动用力拍打车门:“师傅,不对啊,这不是度假山庄啊!你是不是带错了道!”
      
      可恶的是,那个司机模样的大哥扛着东西,头也不回地越过竹木桥,向不知名的地方大步前行,直接把她的无助抛弃在深谷道边。
      
      四周高耸入云的崇山峻岭足以震人心肺,苏芩吞吞口水,欲哭无泪。
      
      “别喊了,这村就十几户人,客巴一天跑一趟,你坐过了站,只能自己想办法。”
      
      声音是从客车尾部传来的。
      
      苏芩奔过去,正好瞧见一个男人从车顶爬下来,右手抄着一辆山地自行车。
      
      “嘿,愣着干么呀,帮忙啊。”
      
      苏芩不由自主地接住车子。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他跳下扶梯,转身面对着她。
      
      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干净的眼眸微微含笑,在这穷乡辟野天地为宽的峡谷中,像极话剧舞台上披着阳光的王子。
      
      苏芩晃晃脑袋,确信自己没有出现幻觉:他身上的气质明显与此地不搭。
      
      “你是不是傻啊,小姑娘一个人到这儿可不怎么安全。看见没有,到处是山,没准还有老虎什么的。”
      
      一冒头,好感荡然无存。苏芩瞪回去:“你才小姑娘呢!”
      
      “哟,不服气呀。大学生?”他扫视苏芩身上的装扮,带着七分好奇,三分佩服。
      
      顺着他的目光,苏芩气势顿时矮了半截:松松垮垮的T恤加破了洞的牛仔裤,再加上脚上印着花猫的黄色帆布鞋,的确很难不让人产生误判。
      
      但是立马,被人审视和调侃的不快占据情绪上风。萍水相逢,何必浪费口舌?苏芩撇嘴:“跟你有关系吗?多管闲事!”
      
      “你这人,身板不高,火气不小,我是担心你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身板不高?我一米七!苏芩挺胸抬头,直起脖子想跟他理论时,一道阴影压过来,这家伙眉眼弯弯,嘴角堆笑,汗水一直淌到敞开的胸膛那,个头高出她一大截!堪比此地无银啊。
      
      苏芩赶紧移开目光,心虚地捡起背包,低头往前走。
      
      “喂,我开玩笑的,你不会真这么小气吧。”他推着车子追上来,一脸讨好,“这一带都是原始森林,有野兽出没,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说的那个度假山庄离这有十几里地呢。真的,我不骗你。而且,你一个年轻女孩单独行动…”
      
      “那又怎么样?”
      
      苏芩加快脚步,心里怒骂:我渴死饿死,也总比跟你这种无聊的人搭讪强!长着副童叟无欺的模样,说不定骨子里是个坏胚子,比任何洪水猛兽都可怕。
      
      “我说,”他收起笑意,张开五指扣住苏芩手腕,“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我,任飞宇,为刚才的玩笑向你郑重道歉,请你原谅我的好心,可以吗?”
      
      好心?以退为进的道歉方式,且没有撒手的意思。除了邹一航,还没人敢这么对我!该死的邹一航,要不是你,我能被困在这?!
      
      苏芩咬牙切齿奋力挣扎,这家伙居然没半点绅士风度,也用力抓住她往身边带。只需一个回合,苏芩便栽进他怀里,以一种极度暧昧的姿势贴紧他胸膛听着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一个陌生男人对我动手动脚,还敢理直气壮地标榜自己是好人?!带这么欺负人的嘛!
      
      苏芩鼻子一酸,眼圈一红,生怕自己哭出来。一时却忘了抽离男人怀抱,反而把头埋得更深。
      
      这真是任飞宇做梦都没想到的情景,开开玩笑,那也是为了缓解她惶恐不安的紧张感,就因为自己几句话,哭鼻子?
      
      要命的是,这女孩的娇躯原本藏在宽大的衣裳里,看起来没二两肉,扑到身上却温软如香,是个男人都会想入非非。
      
      要怪只怪刚才下手太重。任飞宇小心翼翼抬起自己那两条健硕的臂膀,缓缓抱头:“姑娘,我是想提醒你,你走错方向了。”
      
      一条道也能走错,果然是气过头了。苏芩恶狠狠地推开他,自顾自顺着他所指相反的方向继续赶路。
      
      任飞宇笑了,这姑娘不傻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主意,你自以为我一脸蠢相,好骗!”苏芩语气里带着严重警告的意味,说真的,荒郊野岭,四处透着阴凉,空谷中鸟鸣咻咻,越发显得寂寥,眼看近黄昏,底下这条沙泥路,单凭两条腿,要走到什么时候?
      
      “你太谦虚了,”任飞宇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人容易情绪化,心事重重,离蠢倒还有一定的距离。刚才你不也没上当嘛。”
      
      苏芩默不作声地掐了下自己大腿,暗中祷告:不管前途多迷茫,人生地不熟,千万别跟陌生人聊太多。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