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钱总一见苏芩推门现身,立马拨开孙斌,高高扬起手中资料。大概是为了刻意压制火气,半道没踩稳,险些扑倒在跟前,很有些拜倒石榴裙的意味。
      
      在场的人无不面露尴尬。
      
      小雅当时红着眼,低眉垂首只顾暗自伤神,哪有机会将功赎罪?幸好孙斌反应快,赶过去扶了一把,避免惨剧发生。
      
      其实,苏芩特能理解,对商人而言,到嘴的鸭子飞了,哪个不是心痛难忍?这时节别说凯文总裁需要靠边,连亲爹亲妈的事恐怕也得暂缓。
      
      “钱总,来的路上,我大致问了下情况,是评估数据出错?”
      
      钱总满头大汗,不停用手帕擦拭,“苏总,哎,苏总,您这个助理给出去的资料,项目溢价少了一个零,本来是5000万,现在变成了500万。我怎么跟人交代?!”
      
      如此低级的错误,难怪人家想抽你啊。苏芩扫了小雅一眼,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到底有些护犊子心态,接资料的姿势有些不紧不慢。
      
      “对不起,这事怪我,按程序应该是我先把资料给您过目之后,再递给朱总。但考虑到您比较急,朱总正好在我们楼下,我就自作主张让小雅给送了过去。这是我的失误,我向您郑重道歉。”
      
      谁都知道苏芩的办事风格,没有十足把握,不可能越俎代庖,钱总哪敢得罪这位财神爷啊,挥着手帕,语无伦次:“不不不,苏总,我不是要您道歉呢,是请您抬抬贵手,想个辙。”
      
      在投行,各公司都有自己的主营领域,超出范围的案子,或是遇上政策调整,资源互通乃是常事。溢价5000万,实际融资四百万,凯文不做这种小案子。创业艰难,既然能解燃眉之急,出于熟人关系,她转给了楼下公司,也懒得挣那点佣金。
      
      “钱总,您别急。按规矩,凯文不做的案子转出去,不应该由我来做融资计划,但朱总对我个人非常信任,他想知道评估出来的结果是否值得投资,也算是给他一个比较中肯的建议。我是得到他的许可之后,才拿了您的咨询费,当然,咨询费也是对半五五折,这点您可以参考凯文的制度。这样吧,我替您跑趟腿,找朱总解释一下,您先跟我们总裁聊聊天,我一会回来。”
      
      “哎,您受累。”钱总端起桌上的茶水灌进喉咙,余光瞟见孙斌若有所思地盯着玻璃门时,放下水杯伸出双手,“孙总,感谢,感谢,我真不知道苏总咨询费给了五五折。”
      
      凯文的收费标准在官网一目了然,公司文化墙所贴海报中风险评估的内容也明码标价,钱总如今这番说辞简直是屁话。
      
      屁话就屁话吧,因利益往来的相识,原本不必太当真。因此,孙斌假装无知地抓过对方的手摇了摇:“客气了,大家都是朋友。您先坐着喝杯茶,等等苏总消息。”
      
      一刻钟后,苏芩再次走进会客室。
      
      “钱总,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朱总请您下去谈细节,后续的事我就不太方便参与了。不好意思,钱总,只能帮您到这。”
      
      “感谢,感谢。”
      
      眼看钱总左鞠躬右鞠躬后退着离开会客室,孙斌皱眉挥手,小雅便像幽灵般飘了出去。
      
      “苏芩,你从来不犯这种小儿科错误。别说这种级别的错误,哪怕是别人身上容易出错的地方,我也没见你有过失误。你如此偏袒小雅,她怎么成长?这些毕业生,比你当初来凯文时差远了!”
      
      苏芩多少有点明白孙斌的用意,一个挑剔的雇主如果总是用最高的那块平衡木去限定自己的视线,他必然永远无法忍受比之低级的层次,甚至看不到水平线以下的东西。
      
      这算不算过于追求完美?
      
      苏芩笑:“在我眼里,她或许不够聪明,但勤快,您用一种超出常人的标准去要求她,她犯的错误会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
      
      “乱说,严师才出高徒。”
      
      “孙总,我抗议一句,我对她挺严格的,您要不信,她过会肯定主动承认错误。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习惯性把目光放在自己的缺点上,客观高压环境所导致的条件反射,会被迫她做出自保行为,反而容易犯错,因为她太想表现,太想获得认可。”
      
      “你哪来的哲学歪理?别跟我谈哲学,我学的也不差。”
      没错,跳出投行,他应该会是个小提琴手,或者街边陪老爷爷下棋的潇洒哥?这个身份设定不是没可能。再说他这件灰色棉麻上衣,当真有些与众不同,居然在办公室穿起了唐装?平常不是口口声声告诫大家“穿着即形象,形象即凯文”吗?
      
      “你笑什么?”孙斌又问。
      
      “没什么,孙总,刚刚我说的是物理常识,不是哲学问题。”
      
      哦哦,他恼恨地按着桌子,咧了下嘴:“邹一航教你的吧,这几年你啥长进都没有,就知道学他磨嘴皮。”
      
      这个名字真是苏芩的死穴,她发誓再也不想听任何人提起,“孙总,我想跟您商量个事儿。”
      
      也许是她难看的脸色引起孙斌警觉,他直起身子,疑惑满满:“你不是要跟我提离职吧?!”
      
      世上便有如此默契之事,你不想开口表达的意愿,阴差阳错有人替你找台阶。总裁那副若有所失的样子,貌似把她肚里的想法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以至于到嘴的话卡在她喉咙里,左右为难,短暂失语。
      
      “太荒唐了!苏芩,失个恋你就要离职?!我绝不接受!邹一航,我承认他是个不错的年轻人,聪明,帅气,有前途,但凭他对感情不能从一而终这件事,他就不对!你辛辛苦苦供他读书,他居然,居然脚下抹油开溜!你知道吗,苏芩,我真想揍他一顿,这个王八蛋!”
      
      这是事发至今,第一个,恐怕也是唯一一个配合她心情去骂邹一航王八蛋的人。但见总裁大人扯开衣襟,撩起下摆,双手插腰,一脸愤然。其画风见所未见,相当奇特。
      
      苏芩看傻了。
      
      这是干么?在公司拒谈私事的孙总裁,为她打抱不平?声音要是再大一点,搞不好外面的人以为两人掀了桌子,那岂不是形象尽毁?
      
      苏芩只能动用缓兵之计安慰他:“孙总,您先听我说,我最近觉得特别疲惫,想给自己放个长假,可以吗?”
      
      “休假?”
      
      这个提议稍稍平复了一下孙斌激荡的思绪,苏芩进凯文八年,大小假都没休过。只是休假的话,倒是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孙斌闹了个大脸红,为下属如此失态,传出去难免笑话。
      
      “对,我手上的工作正好总结过了,小雅可以跟着组员做些小案子,或者让她暂时跟着您也行啊。严师出高徒,说不定她是下一个我呢。”
      
      孙斌当然知道,苏芩后半句是玩笑,全公司上下,敢踩着点摸老虎须的,非她莫属。
      
      “这个没问题啊,真的只是休假?”
      
      没人是一座孤岛,但显然,每个人都在经受孤独。尤其当你置身金融圈,在虚假的数字堆里寻找真实的运行轨迹,那是需要智慧和定力的。苏芩恰巧具备这样的特质而更像他的同类。这也是孙斌常常莫名其妙让步的原因,总觉得在苏芩谨言慎行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桀骜不驯的心。
      
      “对,休假,我会把剩余的工作移交给团队,也会安排其他人来带小雅,您放心吧。”
      
      苏芩用微笑掩饰着内心的苍白惶恐,他毕竟是自己的上司,在一个有魅力的上司面前过多流露女人的脆弱,是件非常失礼的事。因为正是这位上司给了她成长机会,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让她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有多余的资金去资助邹一航。
      
      她感叹自己的幸运,同情他人的漂泊。然而,在一场温水煮青蛙似的爱情较量中,身处成王败寇的游戏圈里,自己却忘了居安思危,与其标榜她是个乐于付出的恋人,不如说她习惯在这样的关系里寻求被爱的安全感。而这场失恋,恰巧让她认清自己的懦弱和自私罢了。
      
      谁也怨不得谁。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