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 23 章 ...

  •   苏芩终于在山庄安顿了下来,任飞宇回到自己的世界,重新埋首工作,那心便不似以前那般后顾无忧了,他会莫名其妙地望着山庄的方向出神,而眼前,是她的一颦一笑。
      
      任飞宇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邪,为了忘记这段时间的际遇,少一点关心和牵挂,只有更努力地投入山林云海。可惜事与愿违,某天早上接到苏芩的电话,这姑娘竟然想独自上山!
      
      任飞宇困顿的脑袋刹那间清醒,情急之下吼了回去:“你来干么?!山路又陡又滑!你认路吗?”
      
      “我给你带了点水果,昨晚刚到的,可新鲜呢。放心吧,我有黄丝带,沿途路上我绑上标记,丢不了。”
      
      听她语气,还挺得意。任飞宇手机贴紧耳朵仔细分辨,貌似树叶划过的沙沙声,“什么水果黄丝带?你是不是已经进山了?!你瞎胡闹啊!这条道除了我和村里人,没谁分得清东南西北,你马上给我原路返回!”
      
      “抱歉,我好不容易爬到这,没理由打退堂鼓。要是实在找不到方向,我给你打电话。”
      
      坡很陡,手机在胸前乱晃。苏芩一手拎着十几斤水果,一手攀住树枝,瞄准一个稍微干燥点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去,边捏腿肚子边向四周张望:别看她平常运动量不错,到了这,腿脚使不上劲,东西也越来越沉,走十分钟就得歇歇。
      听见她大口呼气,任飞宇狠狠拽了下自己头发,“苏芩,这是原始地带,基本没有开发过,并不是每个角落都有信号,你现在发定位给我,我去接你。你记着,在我到之前,你哪都不能去。”
      
      苏芩知道他是认真的,在这个浩瀚的大森林里,只要走错一步,都可能南辕北辙。看着手里的黄丝带,她乖巧地“嗯”了一声,“好,我在这等你,哪都不去。”
      
      得到这句承诺,任飞宇毫不犹豫地抓过雨衣冲了出去。四十分钟后,他喘着粗气出现在苏芩面前,那傻姑娘正泰然自若地听着音乐哼着歌,完全不似想象中惊慌失措的样子。
      
      任飞宇尴尬地意识到自己再次低估了她。
      
      “这么快?!”苏芩摘下耳机,笑意盈盈。
      
      任飞宇却笑不出来,为了能尽早赶到她身边,他几乎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衣服落满荆棘。
      
      “真神奇,一个简简单单的定位你都能找到我!”苏芩不停地朝他扫视,很显然是担心他受伤。
      
      山里的林木分布有它的规律,每个地标都印在任飞宇脑海里,只要苏芩能描绘出来的风景,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然而,在保持速度的前提下要避免身上出现明显伤痕,却是难事。
      
      他把雨衣披到苏芩肩上,胸膛因剧烈运动不断起伏,绯红的脸颊上一道道汗渍,与灰色的树屑混合在一起。苏芩终于留意到他右手大拇指一个新裂开的小口子,皱眉:“你又让自己受伤了。我说过在这里等你,那一定会等,你这么着急干么。”
      
      任飞宇条件反射式地收回受伤的手,不悦地说:“让你别来,你非要来,想吃水果,我自己会下山。”
      
      “你已经一个星期没消息了,我不能来看看?”苏芩的语气里夹着一丝□□味,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
      
      任飞宇承认自己这些天确实不想与她联系,可人在眼前,他避无可避,踌躇着提起地上的水果,无意中瞥见她腰间挂着一把黄丝带,手上还缠着一根,在漫山的绿色中格外耀眼,“你用它来干么?”
      
      “这是我想出来的点子,我在经过的地方,每隔三棵树系上一根,以后,这就是我的专用通道了。”
      
      任飞宇心里默默盘算,按她这个速度,八点能到达这个地方,应该是天蒙蒙亮便起床了。这么说,她筹谋已久,有备而来?可为什么呢?他很困惑,“你要这个通道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我以后上山来看你,再也不担心迷路了。”
      
      如此昭然若揭的心思,他居然抛出一个这么蠢的问题。任飞宇仰望来时去路,暗暗给自己打气:“东西我收到了,你回去吧。”
      
      “你这话太不专业,你是劝我半途而废吗?还是下次再跑到这来接我,既浪费时间又浪费体力?”
      
      没听错吧,还有下次?!任飞宇不可置信地掐了下自己大腿,内心开始动摇:“那你想怎么办?”
      
      “我想到你那儿吃中饭,顺便把剩下的黄丝带也系上。”
      
      和一个投资高手理论利弊得失并非明智之举,再看她一脸倔强,显然在上山之前便已经考虑了所有的可能性。任飞宇静默几秒,妥协。
      
      于是,这两个年轻人相互扶持着,在每隔五六米远的地方系上黄丝带,一步一步向前走。当他们到家时,任飞宇的心境已与此前截然不同,他的世界大门向这个既理智又孩子气的女孩完全敞开了,不问来处,不问归期,只愿她有片刻停留,于他而言,也是难得的幸运。
      
      苏芩自然无法了解他的想法,在她过去的人生经历中,她努力求知,循规蹈矩,从来不敢懈怠半分。可现在,潜藏的任性和叛逆一点点被激发时,她似乎找到了人生的另一种乐趣,甚至敢在这个男孩面前,肆无忌惮地悲伤失落大吼大叫。
      
      或许,也只有在他面前,她彻底放下矜持和戒心,笑得像个孩子。
      
      “你不觉得我们很伟大!”苏芩毫不谦虚地说,“任飞宇,你脑子是活的资料库吗,随口能叫出它们的名字?我倒有个想法,如果哪一天这些黄丝带挂满每个角落,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也成了半个专家。”
      
      任飞宇刚巧拿钥匙开门,听到这话,手一抖,面露狐疑之色, “你的想法会不会有点多,老实说,我心脏受不了。”
      
      苏芩捡起掉在地上的钥匙,自顾自地打开门,第一个走了进去,“你有什么好怕的,再说,这事你也有责任,是你让跟着自己的心走,所以我才走到这儿来的。”
      
      任飞宇哑口无言,捏着酸溜溜的胳膊,打开塑料袋一看,里头的脆梨已经压坏,软塌塌的,哪来的新鲜感?
      
      “我真怀疑你在城里是怎么生活的,菠萝有刺,跟梨子搁一块,还能吃吗。”
      
      苏芩独来独往,对生活几乎没什么要求,邹一航回来后,这些琐事都是他打理,可现在,她压根不想提起这个人,黯然两秒,理所当然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那也是我一片好意,你不吃的话,给我吧。”
      
      任飞宇奇怪地瞟了她一眼,直觉她似乎在赌气,“都坏了,吃它干么呢。走这么远的路,你好好坐着别乱动,我给你调杯蜂蜜水去。”
      
      苏芩软软地倒在床上。是,她真有些累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过。原来,快乐也是会消耗身体能量的,就像小时候感冒发烧时出一场欢畅淋漓的大汗,舒坦又疲惫,眼睛似乎抓着什么影像,一忽而它便到了梦中,分不清自己是不是醒着,这样好玩有趣的事,她多久没遇上了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