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颗桃味水果糖 ...

  •   桌上有一颗糖。
      糖是水果糖,包着亮晶晶的粉色包装纸,是小小的一颗,是桃子味道的。
      一个晚上后,糖不见了。
      婆婆和公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婆婆是公公的妻子。公公是婆婆的丈夫。
      他们互为老伴。
      婆婆发现糖不见了,问公公:“咦,看见那块糖了吗?”
      公公不耐烦道:“什么糖!”
      婆婆道:“就那块糖。”
      公公道:“什么那块糖,没看见,不知道。”
      婆婆拧着眉头看公公。皱皱的脸上写满了不满。
      公公拿着遥控器,将电视节目转到了一场相声。他每天都要看的相声。他把声音调高,压过了婆婆的在耳边的继续问糖去哪里的声音。
      婆婆绕着桌子走,来回找,始终找不到那块糖,小小的,桃子味道的,包着亮晶晶的粉色包装纸的水果糖。
      厨房里,切菜的声音传出来。
      婆婆想到儿媳妇,想着,是儿媳妇吃了糖,走到厨房门口,站定,问切菜的儿媳:“桌上那块糖是你吃了吗?”
      儿媳没转身,仍切菜,但答道:“没吃啊。不是在桌上放着吗?”
      婆婆不满道:“要是在桌上,我还问你。”
      儿媳还是没转身,没看到婆婆的难看的脸色,将手头切好的黄瓜片放到盘子里备用,接着拿起胡萝卜,继续切丝,答道:“我没吃。今天要请客,我从早忙到现在,哪有功夫吃糖。”
      婆婆转了转眼珠子,想了想:“儿媳妇好像是不喜欢吃甜的,或许,不是她吃了糖。”扁扁嘴道:“没吃就没吃,说那么多没用的。唉,她大姑牙不好,少放萝卜。”
      儿媳道:“知道了。”将切了一半的胡萝卜放下,不切了,接着拿了个西红柿,继续切,还是不转身。
      婆婆瞪儿媳一眼,转身回到客厅,继续找糖。
      她找啊找,找啊找。
      公公看婆婆绕来绕去,听她嘴里头絮絮叨叨,嫌烦,看不下去相声了,将电视机关了,将遥控器丢在一旁,道:“我去躺一会儿。”起身,进卧室去了。
      婆婆没理会,还是找糖。
      宠物狗坐在窝边,歪着头看转来转去的婆婆,好像是不懂她为什么跟狗似的转来转去,明明婆婆身后没尾巴。
      狗想,难道她有尾巴。
      狗好奇,起身,来到婆婆身旁,绕着她,转来转去,仰着脸,看婆婆。它要找尾巴。
      婆婆嫌狗碍事,抬脚踢狗。
      狗吃疼,反咬婆婆的裤脚。
      婆婆大叫,用力将狗踢开。
      狗不敢上前了,呜呜了两声,回到窝里。
      婆婆来到狗窝前,单手叉腰,指着狗,骂道:“什么人养什么狗啊。你就这么看不得我好?就知道碍我的事情?想咬死我?咬死我你就能当家了?呸!”
      狗不会回嘴,也听不懂婆婆说什么,但狗懂得分辨神情和语气。
      它知道婆婆在说不好听的话,生气地看着婆婆。
      婆婆被狗的眼神激怒了,找了苍蝇拍,一下,一下打狗。
      狗跑。婆婆追。
      狗躲进了厨房。
      婆婆追进厨房。
      狗藏在儿媳的两腿之间。
      婆婆不好下手了,随意抽了抽苍蝇拍,狠狠道:“管好你养的狗。”
      儿媳没出声,继续切菜,不看婆婆,也不看狗。
      菜刀与砧板的声音“哐当”“哐当”。
      婆婆讨个没趣,吃了一肚子气,青了脸,走出了厨房,将苍蝇拍往沙发上一扔,站在原地,挤眉毛,弄眼睛。
      她心里想着,在这个家里,就没人把我放在眼里。
      她看到桌子,又想起了糖,又开始在屋里找糖,转来转去,转来转去。
      门响了。
      门开了。
      儿子带着孙女从超市回来了。
      婆婆问儿子:“看到桌上的糖了吗?”
      儿子摇头,走过婆婆,拿了杯子接水,然后,拿着杯子,一边喝,一边也回了卧室,他与妻子的卧室。
      孙女拿着一包薯片,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找自己想看的动画片。
      婆婆想,小丫头嘴馋。糖一定是被孙女吃的。
      她正受了气,没处撒,看着孙女摇头晃脑,辫子甩来甩去,更觉得烦,恶声恶气道:“你把糖吃了吧。”
      孙女不懂婆婆为何突然这么跟自己说话,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婆婆的脸。
      她觉得,婆婆很可怕。她在学校新学了一个词,凶神恶煞。
      她害怕,打了个哆嗦,放下薯片,起身跑到厨房,没说自己是吃了糖,还是没吃糖。
      她只是怕了,要找妈妈。
      孙女跑到厨房,躲在妈妈身旁。
      妈妈正忙着,嫌弃闺女碍事,让闺女出去玩。妈妈以为自己的闺女想玩。
      婆婆跟着到了厨房。
      她觉得,孙女听她问了问题就跑,摆明了心虚,确定,糖一定是被孙女吃的。
      她站住了道理,指着儿媳道:“怎么不好好管管你闺女。见什么吃什么啊。不问就吃那叫偷。我们家清清白白这么多年,还没出过贼呢。”
      儿媳切着菜,对孙女道:“给奶奶道歉。”
      孙女委屈道:“我做什么了?为什么要道歉啊。”
      学校里教过的,做错事,要道歉。
      孙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要道歉。因为害怕,她此时已经忘了自己奶奶的问题,只知道奶奶凶神恶煞,不,是更凶神恶煞了。
      儿媳换了芹菜切,道:“让你道歉就道歉。”
      孙女想,老师教过的是对的。
      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大声叫道:“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道歉,我不,我不。”哇哇哭了起来。
      哭声引来了公公和儿子,也就是孙女的爷爷和爸爸。
      婆婆向儿子告状:“看你的好闺女,做错了事,还不承认,怎么教的。”
      儿子搞不清楚状况。
      他和闺女才刚回来啊。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怒气冲冲的婆婆,也就是他的妈,面无表情的公公,也就是他的爸,切菜不停的儿媳,也就是他的妻子,还有一直哭的孙女,也就是他的女儿。
      这边人乱糟糟的。狗也来凑热闹。
      狗喜欢孙女,也就是它的小主人,叫唤着,要逗小主人开心。
      狗不知道,它的叫声让混乱的厨房更混乱了。
      婆婆大叫:“管好你闺女,管好你的狗。”
      儿媳用力切菜。菜刀撞击砧板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响,好像在打雷。
      她还是用刚才的语调,对孙女,也就是她的闺女道:“给奶奶道歉。”
      孙女越来越委屈,仰着脖子哭,哭声越来越大。
      小狗越叫越响。
      公公终于忍不住,吼道:“都别闹了,烦不烦!”
      孙女不哭了。狗不叫了。
      儿媳不切菜了。
      儿子看公公,也就是自己的爸。
      婆婆却叫道:“你嫌烦一边去。这是教育小的,能说不管就不管吗?现在偷糖,以后偷什么啊。她当了贼,还不是给你们家丢脸。”
      呆愣愣的孙女这时候才明白自己的奶奶一直在追着她问糖的事情。
      她记得那块糖。
      因为那块糖包着亮晶晶的,粉色的包装纸。
      她想要那包装纸。
      但她没吃那块糖。因为妈妈曾经跟她说过,在家里,不管见了什么,不能不问不取。
      她叫道:“我没吃糖。”
      婆婆叫道:“看,还会顶嘴了。当着面都敢撒谎啊,以后还了得。”
      公公听到眼前的乱糟糟还是因为那块糖,也生气了,吼道:“一块破糖,至于的。孩子吃了就吃了嘛。你都这岁数了,还跟一块糖过不去了。”
      孙女知道自己没吃糖,听爷爷说她吃了糖,叫道:“我没吃糖,没吃糖。”
      她不懂,为什么没有人信她没吃糖。
      她明明没吃过的。
      婆婆冷飕飕,阴阳怪气道:“听听,你护着她,她可不领你的情呢。小白眼狼咬人可狠啊。唉,什么人生什么东西。”
      这时,儿媳放下了刀,终于转过了身,看着门口的婆婆、公公和丈夫,道:“她大姑到楼下了,去接接。”
      婆婆不信儿媳的话,走进厨房,扒着窗户看了看,果然看见孙女的大姑来了。
      一个小时后,一家人围在桌上吃饭,欢声笑语。
      没有人看到,一颗小小的,包着亮晶晶的粉色包装纸的,桃子味道的水果糖,在沙发缝隙里,被阳光照得闪亮亮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