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小老虎 ...

  •   “您还可以抽取三个角色,请问您要现在进行吗?”
      
      “现在?”
      
      铲着猫屎,天生目夺大概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今天还挺幸运的,“那就现在吧。”
      
      大转盘缓缓转动着,和上次相比这次的转盘多出了廉价的彩灯,挂在转盘上,随着旋转变幻出不同的颜色。
      
      转盘慢慢停下,指针指向的紫色字条上,用歪曲的字迹写着‘中岛敦’三个字。
      
      原本天生目夺做好了心理准备,以为自己又要吐一次。但不同于太宰治的那次,这一次有关中岛敦的小部分思想投入大脑,简直是温柔的可怕,全程没有丁点疼痛,甚至有些疲劳被缓解的舒适,和太宰治的比起来天差地别。
      
      太宰治,不愧是你……您。
      
      原人设里中岛敦的异能力是变虎,天生目夺在商城里逛了一圈,发现和异能力一模一样的术式异常鸡肋。
      
      “而且这个能力值还有脸卖这个价格的吗。”天生目夺震惊。
      
      过于鸡肋的能力数值和过低的性价比,让小机器人也不满意,“不一定要一模一样的能力,只要设定里有‘虎’就好。”
      
      “比如这个?”
      
      【十种影法术(白虎)(绿色术式):不完全的十种影法术,只能召唤出白虎——200coin】
      
      “正好在打折,我还买得起。”
      
      “可以。是否现在进行购买?”
      
      “买吧。”
      
      “【十种影法术(白虎)lv0】已自动存入您的技能栏,请注意查收。”
      
      “我还剩下两个人能抽是吗,再抽一个。”一个一个的出现不太好,太刻意了,而且刚刚中岛敦的温柔给了他很大的信心。
      
      挂着廉价彩灯的大转盘再次出现,只不过原本写着太宰治和中岛敦的字条被取了下来,挂上了看起来奇形怪状的武器图片。
      
      转盘慢慢停下,这次指针指向的紫色色条上,字迹干净清晰,写着“芥川龙之介”的字样。
      
      “您的运气的确非常不错。”
      
      刚想开口,一阵彻骨的寒冷突然从脚尖传至脑梢,仿佛在寒冬腊月被人猝不及防地推进冰池,内脏的热量迅速流失,骨骼肌甚至来不及战栗,天生目夺的肢体一瞬间僵硬,皮肤外好像结上了细小的冰晶。
      
      不足十秒,这阵寒冷如潮水般退去,独留天生目夺维持着原来铲猫屎的僵硬动作,四肢僵硬的触感留在了大脑皮层,久久不能消失。
      
      “……你们这……还带个人特效的?……”再来上几次他真的要有心理阴影了。
      
      小机器人的语气稀疏平常:“不同的人物思想会有不同的属性,取决于人物对外界的态度与契约人本人的为人处世。”
      
      “……我的感想是中岛敦是天使本使。”
      
      “顺便一说,在距离您不足一千米的地方,重要人物禅院真依和加茂宪纪正在对战咒灵。”
      
      【您已解锁支线任务:获得玉犬(0/2)】
      
      “?这是顺便一说的内容吗?”
      
      还没没来得及也没有coin为芥川龙之介选择术式搭配,天生目夺披上中岛敦的马甲,带着lv1的初级不完全术式,心里很没有底。
      
      从正门出去会被监控照到,天生目夺想尽量分开马甲们和本体的关系。所幸作为侦探社战力的中岛敦身手出色,翻个窗爬个墙这样的事情可以轻松做到。
      
      【与中岛敦契合度上升至13%】
      
      在小机器人的引导下避开摄像头,中岛敦向着罗盘指向的方向赶去,感觉自己就是横滨本土的蜘蛛侠。
      
      “玉犬是什么?”
      
      “禅院家祖传术式之一,十种影法术,拥有此术式的术师会在修习初始收到家族赠送的两只玉犬,以此作为凭借,后续收复更强大的咒灵。”
      
      “禅院家?”
      
      “和五条,加茂并列咒术界三大世家,在极其看重血脉天赋的咒术界占据了大多数资源,虽然实力出色,但有着虐待非术师后代的陋习。”
      
      天生目夺真心实意,“有点像皇室。”
      
      “御三家祖上的确有皇室血脉,您这样说也没错。”
      
      在高楼大厦间的小巷里奔跑,在璀璨的射灯之间寻找黑暗的空隙。晚风从中岛敦耳侧吹过,带起白色的侧发。
      
      顺着罗盘的指引,在高楼大厦的背后,他在一间看起来落魄老旧的公寓前停下。
      
      和宫城县杉泽第三高中的那次不同,这栋公寓楼看上去平平无奇,墙面外围有着雨水冲刷多年的痕迹,现在正是初春,墙沿处杂草丛生,使用多年的楼梯在踩上时轻微摇晃。
      
      “二楼左手边第三个屋子,门没锁。”
      
      生锈的防盗门开了一条小缝,用手轻轻一推就可以打开,明明外面虽然是黑夜但仍有光线存在,可是光线的照射只延伸到玄关,再往内,一切光线都被黑暗吞噬了,甚至中岛敦恍惚间感觉黑暗在缓慢涌动,在无言地欢迎他。
      
      “你好?请问里面有人吗?”
      
      中岛敦站在门口向里面喊,果不其然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来都来了。他硬着头皮往里走,“咒术师要经常经历这种事吗?”他一直都只知道有诅咒和培养相关人才学校的存在,这还是第一次接触咒术界。
      
      “和诅咒的数量相比,咒术师的数量远远不够,危险系数便激增。”
      
      硬着头皮跨过玄关的黑暗,他来到了一片处处是岩石的空间,仿若地下岩洞一般,间或有晶莹的宝石镶嵌在岩体里。
      
      岩洞向更里处延伸,一直蔓延到无光的深处,罗盘显示重要人物就在岩洞的里面。
      
      不知道是不是中岛敦的幻觉,他总能听到岩洞的里面传来一声声“宝石”的呼唤。
      
      “中岛敦的五感出众,大概率不是您的幻觉。”
      
      “我猜也是。”
      
      越往里走,周身的黑暗就越是浓重,中岛敦的视力非常出色,但走到现在这个深度,他也只能看清不远的周边。
      
      “虽然初衷不太好,但幸亏我带了打火机。”原本是用来见势不对放火烧山的。
      
      在他从背带裤的兜里拿出打火机的前一秒,属于兽性的直觉突然预警,让他下意识低头,堪堪躲过从头顶呼啸而过的石头。
      
      “?!”
      
      中岛敦警惕地反身后退,后背靠在岩体上,努力用五感去感知在黑暗里的敌人,一手继续之前的动作,悄无声息地拿出了打火机。
      
      不知该怎样形容未知敌人发出的声响,那是绝对不属于自然界的声音,声音尖锐又短促,并不好听,拜此所赐,中岛敦瞬间锁定了敌人的方向。
      
      “十种影法术——白虎。”
      
      【十种影法术(白虎)已使用】
      
      仿佛被什么牵拉着一般,手自然而然地做出老虎的手影。从周身涌动的阴影中,黑色的影子迅速凝结成一只吊睛白虎的模样,白虎犬牙尖利,眼眶处是琥珀色的盈盈火焰,照亮了不远处的咒灵。
      
      脑中的精神在此刻一分为二,一体共生,他既能感知到原本属于人类的视觉,也能通过白虎的双眼观察世界。
      
      白虎仰头呲牙,前半身下倾,做出狩猎般的预备动作。
      
      咒灵似乎有一点智力,估计了两方的战力,稍稍后退,准备逃开战场。
      
      “白虎!”
      
      应声而动,白虎猛地向前扑去,一口咬住咒灵脑部和身体连接的位置,狠狠咬下,竟然咬碎了咒灵的脖子,失去头颅的咒灵尸体掉在地上,很快变为飞扬的灰尘。
      
      “您上手的很快。”耳边传来小机器人毫无波动地夸奖。
      
      白虎化为影子进入周边的黑暗中,中岛敦打燃火花,愈发警惕身边的一举一动,向更深处前进,“距离重要人物还有多远?”
      
      “照您现在的速度,不到三分钟。”
      
      “对方已经注意到您的存在了。”
      
      在大脑里迅速过了遍剧本,中岛敦跑向更深处,迎风吹来的风把他手上火苗吹的左右摇曳。
      
      “你是谁?”一声轻轻的女音近在耳边,仿佛心脏在一瞬间被锁定。
      
      属于兽的天性在他的大脑里叫嚣着危险,中岛敦僵在原地,在他的脖颈处,尖锐的匕首反射出打火机的暖光。
      
      大脑在叫嚣着危险,但不光是因为身后的女人。
      
      在他的不远处,身着狩衣的男性没有做出攻击的举动,只是中岛敦的的确确感受到了被他锁定的窒息感。
      
      “我没有从督察那里得到有人支援的消息。”加茂宪纪语气平淡,“误入的咒术师……还是诅咒师?”
      
      随着诅咒师的语调落下,脖颈处的刀尖离皮肤又近了一些。
      
      脖子上货真价实的架了把刀,还被具有压迫感的两道视线锁定,让中岛敦有些紧张,“不是!我是咒术师,看这边情况不太对才来的,是队友……刀下留人。”
      
      加茂宪纪还没说什么,禅院真依干脆利落地收了刀,“这么弱,的确不像诅咒师。”
      
      还没来得及升级技能的天生目夺:中岛敦惨遭削弱。
      
      禅院真依双手环胸,走到稍微远些的位置,“既然来了,正好我们缺战力,就一起吧,你叫什么?”
      
      “中岛敦。”
      
      “跟我们往里走。”
      
      加茂宪纪皱起眉头,不太赞同,“这里很危险,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趁现在离开,我会打电话叫督察把账打开一个小口,你从那里出去。”
      
      禅院真依做出一个受不了的表情,倒是也没说什么。
      
      做任务,做了个寂寞。
      
      虽说如此,刚刚试过了白虎的战力,哪怕支线任务没做,也算是有收获。中岛敦正打算点头离开,突然和其余两人一齐警惕地看向同一个方向,手上做出老虎的手影姿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