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毕业照(一) ...

  •   在一个小屋子里的一个书柜上,有一本相册。它那原本纯白色的封面已经有些发黄,书角也有些打卷。上面的照片是屋主高中毕业时,班主任特意请摄影师到学校给他们拍的。一张一张,做成了一个小册子,一向“小气”的班主任“破天荒”的亲自出钱给他们打印,在他们毕业这天,一本一本,亲手交到他们的手上。屋主至今还记得老班交给他们时的神情,仿佛这本相册对他来说,就是整个世界。
      石忆晗今年三十出头,是上亿个打工人中的一个,没钱没房没对象,高中毕业后,上了个不错的大学,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大学生涯。不愿意在找工作上花费太多精力的他,随便挑了一家看上去不错的公司,收入不高,但也勉强足够石忆晗在这个城市安身。
      他经常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搬家,为了减轻负担,时常会丢弃一些没有用的东西,但是他一直没扔掉这本相册。
      大概是舍不得吧。
      毕竟里面有太多回忆。
      石忆晗失眠时,总是会把相册从书架上拿下来,一页一页,一张一张,慢慢地看。时不时轻笑几声,或是回忆一下当时的场景。有时看着看着睡着了,第二天,当暖阳又一次照在他脸上时,他才发现自己抱着相册,一觉睡到了清晨。
      他租的这个房子地理位置很不错,大概是因为把运气都花在房子上了的缘故,他遇到了个既刻薄又吝啬的房东。房东是个年过花甲的老头,老伴离开他数年了,石忆晗听别人说,老头以前很是爱笑的,自从老伴去世后,就变成这样了,看谁都不顺眼。石忆晗很理解地笑了笑,觉得这老头挺可怜的。
      圣诞节当晚,他又失眠了。
      窗外,灯火通明,街道上的广播里放着声音不大的圣诞歌,行人的欢声笑语,一阵一阵的鼓掌声,夺目的烟火把外面的世界映衬得仿若天堂,屋内,漆黑一片,安静得能听见秒表不停摆动的“滴滴”声,文件散乱地摊在地上,物品随意地放置着,连风吹过时窗边风铃发出的清脆的声音都显得有些吓人,这一切与屋外相比,总使人感觉身处地
      他又想起了那本相册。
      他从床上爬起来,一个没站稳,几乎跪在了地上。他没顾得上疼,从书架上把相册拿了下来。
      已经有些皱了啊…
      石忆晗半跪在地上,一页一页,熟悉的人映入眼帘,熟悉的事脑海浮现….
      相册的封面,是全班的大合照。
      前面的几个男孩子笑嘻嘻地举着班牌,后面的女生微笑地望着镜头,班主任欣慰地看着眼前的同学….“咔嚓”,相机定格下了这个美好的瞬间,仿佛把一件优美的艺术品永久封存起来。挂在墙边,每每看见都回味无穷,都动人心弦。
      “何启,祁修,赵昱…”他轻声默念着每一个人的名字。仿佛这一刻,所有的偏见,不悦,都像一面镜子,被石忆晗心里的某样东西砸得粉碎。

      第一张照片,是老班的笑脸。
      老班姓刘,所以大家喊他老刘。老刘今年已经快五十了,四十多岁时喜得一子,是个男孩。当时老刘一连好几天都笑呵呵的,还给大家发喜糖。他平时待人颇为严厉,也算是个完美主义者,追求十全十美。但日子这么一天天过去,人也一点点改变,都说时间会冲淡一切,不完美久了,老刘对于完美也没那么执着了,到后来,干脆决定“顺其自然”。
      石忆晗看着照片:老刘当教师当了快二十年了,脸上的皱纹映证了岁月的沧桑,还有那为工作而几乎掉光的头发,每当他们早操的时候,耀眼的阳光洒在操场上,老刘的头总是令人一眼就能看见——因为它在“发光”。尽管以前同学们经常拿老刘的“地中海”开玩笑,可过了几年再看,竟又多出了几分敬畏之情。老刘的皮肤偏土黄色,厚厚的嘴唇,酒槽鼻,啤酒肚;鼻梁上架眼镜,身着褐色皮大衣……
      石忆晗愣愣地看着咧着嘴笑的老刘,记忆深处的一件事又在脑海中渐渐清晰了起来。
      大概是高二的时候吧......
      那时,期中考成绩刚批出来没多久,成绩向来一般的石忆晗考进了年级前五十。
      这对于石忆晗来讲,无异于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第二天,他兴冲冲走进教室,想要与好友分享喜悦时,听见了几位同学小声的交谈声:
      “石忆晗真的作弊了?”
      “我觉得十有八九是真的,你想想,一个平时考试在年级一百多名开外的人,再怎么勤奋,也不会一下子考进前五十啊。”
      “平时看他人挺不错的,没想是这样一个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这只是期中考试啊,没必要作弊吧?万一是别人乱说的呢?说不定是有人在开玩笑?”
      “一会儿不就真相大白了?”
      有质疑的声音,也有准备看笑话的嘲笑声,和很微小的替他辩解的声音。
      这些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石忆晗头上,好不容易获得的喜悦一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小声点,他来了。”
      刚刚还在闲聊的同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出书看起来是准备早读了。他们把书立起来,视线却落在了石忆晗身上。
      大家都想看看这个“作弊者”的下场如何。
      石忆晗在他们各种复杂目光的注视下走进教室。
      他将书从书桌里取出,不知怎的,他感觉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
      我这是…心虚了?石忆晗感到手心出了汗。
      但当他感觉心口隐隐作痛的时候,他明白了。
      这不是心虚。
      是难受。

      好不容易熬过了早读,老刘进教室时,石忆晗本以为能松一口气了,不料,老刘却把他叫到了教室外。
      就连老刘也,不相信我吗?他不禁有些失落。
      石忆晗深吸了一口气,向门外走去。
      他后脚刚踏出门,教室里的同学就按耐不住说起了话:
      “老刘是把他叫出去问话的吧?”
      “那事该不会是真的吧?”
      “啧啧,没想到石忆晗也有今天。”
      “等着看好戏咯,反正我也不怎么喜欢他。”
      ……
      教室的一角,一个正在刷题的男生微微抬了抬头。

      “石忆晗,我把你叫出来的原因,你应该知道吧。”
      “嗯…”石忆晗点了点头,“有人告诉您,我期中考作弊了。”
      “是的,有七八个同学给我写了小纸条,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老刘问。
      “刘老师,您…也相信吗?”石忆晗小声问。他不敢抬起头,他怕一抬头,眼泪就会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现在哭没有用。他对自己说。
      石忆晗心里很清楚,眼泪,也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
      “如果我相信了,还需要把你叫出来问话吗?”老刘说,“所以,你能告诉我真相吗?”
      “我……”
      石忆晗害怕了。
      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作弊。
      他心里没底了。
      万一……
      “放轻松,”老刘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紧张,没关系的。”
      “刘老师,”石忆晗低着头,但语气坚定,“我没有作弊。”
      “好,老师相信你,你可以回去了。”老刘笑着说,“回教室吧,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谢谢刘老师。”石忆晗微微弯下腰,鞠了个躬。

      又是那样的目光。
      回到教室的石忆晗又不得不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下做着自己的事。
      他也曾幻想过成为瞩目的人。
      但不是这样的,这不一样。
      教室是呆不了了,石忆晗只好假装去洗手间,离开了教室。
      他想回家了。

      到了无人的地方,石忆晗再也绷不住了,他靠着墙蹲了下来,抱着头,眼泪霎时从眼眶中涌出,再也藏不住了。
      休息的时间很长,足以让他调整自己的情绪。
      石忆晗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当上课铃快打响的时候,他从地上站了起来。蹲了太久,他的腿有些麻,站起来的时候险些摔在地上,旁边的一个人扶了他一把。
      “谢谢。”
      “嗯,你自己小心点。”旁边的人说。
      石忆晗转过头,看清了眼前的人。
      “顾启南同学?”石忆晗稍有些吃惊。
      顾启南轻轻点了点头,松开手,没说话。
      眼睛,都哭红了。
      顾启南看着石忆晗。他平时一直觉得石忆晗是一个很坚强很阳光的人,总能乐观的面对生活,当他心目中那个坚强的人在他眼前哭的时候,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让他先缓一会儿吧。顾启南想。

      这两年以来,顾启南和石忆晗说过的话,加起来不超过十句,而且都是什么“谢谢”“对不起”或者其他什么在石忆晗口中能很轻松说出口的话,与其说是对话,不如说是条件反射的道谢或是道歉。
      但顾启南却挺关注石忆晗。
      毕竟,好像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大概也是因为过分关注,所以当他听到那些流言的第一反应是想帮石忆晗澄清。
      他觉得石忆晗不会作弊。

      “谢谢你!”石忆晗又一次道谢,接着准备回教室。刚走没几步,他停了下来,背对着顾启南,说道,“不过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他们那些话你也听到了吧,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一个小人。你不需要同情我,我一个人可以,也免得他们说你闲话。”
      又是这样。
      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着,不愿意让别人替他分担一些。
      被同学欺负时低头沉默,被老师指责时故作坚强,发生糟糕的事还拼命挤出笑脸。
      这大概是别人经常夸石忆晗懂事的原因吧。
      但,这是真的是“懂事”?
      顾启南也要回教室,当他从石忆晗身边走过时,他压低了声音,在石忆晗耳边说道:“我相信你没有作弊。”然后径直走进了教室。
      石忆晗愣在原地。

      石忆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这么期待上课铃响起。
      他希望这种视线快点消失。
      他想不去管那些视线。
      但他做不到。

      回到家,他走进自己的房间,锁上门,整个人躺在床上。
      明天不想去学校了
      这个学校是待不下去了。
      要不,转个学吧。
      石忆晗躺在床上想接下来的一年多该怎么办。
      不过老刘说,会帮我解决的,但是,他要怎么解决?石忆晗又想。
      算了,先写作业。

      【石忆晗の日记】
      2020.4.27
      救命,真的要死了,再在这种目光里多呆一秒钟我都受不了了,一天没敢别人说话,怕一开口别人就问我期中考试是不是作弊了。
      希望明天能过得好一点。

      2020.4.28
      我觉得全校都知道这件事了,现在教室也好,外面也好,都没法呆了。感觉每时每刻都有人在议论这件事,我好慌,要不明天不去学校了吧。
      希望明天会更好叭。

      2020.5.1
      以为周末了会好过一点,结果现在都不敢出门了,是因为我心虚吗?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这周的数学没考好,估计他们更想看我出丑了。
      但是,都一周过去了,明天应该会好些吧。

      2020.5.7
      老刘说查过监控了,我全程除了翻试卷以外,头都没抬过一下,没有提前写试卷也及时停笔了,没有任何违反考场纪律的行为,但是他们好像不太信的样子。

      2020.5,8
      事情被父母知道了……

      “我回来了。”石忆晗闷着声,一脸郁闷。
      “作弊是怎么一回事?”父亲坐在沙发上,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拿着报纸,斜着眼看他。
      石忆晗知道瞒不过去了,低下头,说:“我没有作弊……”
      “没有作弊?”父亲把手里的报纸重重地摔在茶几上,“事情都传到我这里了,你告诉我你没有作弊?骗鬼呢!?”
      “真的…没有…”石忆晗还想为自己辩解。
      “翅膀硬了?敢顶嘴了?”说着,他端起茶杯,滚烫的茶水泼在了石忆晗身上,“有没有作弊? 啊?说实话,不说实话还打!”
      石忆晗掉着泪,没出声。
      “不说?那我就当默认了,”接着是响亮的一声,石忆晗手上多了一道红痕。
      就这么过了十分钟,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他不再管石忆晗,坐回沙发,继续看报纸。
      石忆晗蜷缩在角落里,突如其来的惊吓让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手上的伤还火辣辣地疼。

      但他没想到,这才是折磨的开始。

      晚上六点,母亲到家了。
      她一进门,便扔下公文包,径直走进了石忆晗的房间。
      石忆晗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正在书桌前做着作业。
      她上前一脚踹翻了凳子。
      石忆晗跌坐在地上,一脸惊慌地看着她。
      接着又是一拳,打在石忆晗背上,发出沉闷的一声。
      “我累死累活地工作,赚钱,为了什么?啊?我图什么?还不是为了让你接受教更好的教育,”她一边骂,一边踹着石忆晗,“你倒好,成绩一般就算了,还作弊?啊?这么丢脸的事,你让同事怎么看我?啊?教育出一个作弊的儿子,你让我脸往哪里搁?”
      父亲坐在沙发上,一脸平静,手里还拿着报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姥姥从房间门口经过,石忆晗微微抬起头,向她露出求助的目光。她立即扭过头,装作没看见,快步走了过去。
      这会儿母亲也骂累了,她走出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只留石忆晗一人躺在地板上,独自消化接连而来的来自父母的愤怒。

      ……
      2020.5.20
      活着好累。
      他们为什么不相信我。
      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我就这么讨人厌吗,好像所有人都巴不得我消失一样。
      真的好累。

      “那是石忆晗吧?”体育课课前的热身结束了,几个别班的男生路过操场时碰巧看见石忆晗蹲在主席台的角落发着呆。
      他最近好像特别容易走神。
      “是他,唉,闲着也会闲着,不如…”一个男生提议道。
      “这主意不错,走,跟他玩玩。”说着,四个男生向石忆晗走去。

      “下午好啊,石忆晗同学?”为首的男生上前拍了拍石忆晗的肩膀。
      石忆晗回过神,看向他们:“请问,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我们几个想跟你交个朋友。”左边的男生说。
      “我,不想跟你们交朋友。”石忆晗小声地说。
      “你说什么?”为首的男生听到这话,皱了皱眉,“给你个机会,再说一遍?”
      “喂,我说,”石忆晗瞥了他们一眼,“我,不想跟你们交朋友。”

      跟小帮派的老大做作对的结果就是一顿揍。当老大在小弟面前出丑时,自然会想做些什么挽回面子。下课铃响了,他们居高临下地看了石忆晗一眼,像是在蔑视一个渣滓。
      石忆晗擦了擦脸上的灰,从地上慢慢爬起来。
      他没有落泪,甚至没有反抗。
      他们不是第一个来挑衅石忆晗的,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习惯就好。他无声地安慰自己。

      2020.5.7
      是不是一刀两断会好受些,我死了就听不到他们的话了吧,就不用承受煎熬了吧?
      要是我死了,有人会为我掉眼泪吗?
      ……

      一天,两天,三天……这对于石忆晗来说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恶意,更是一道一道划在心上的伤。
      他开始自残。
      老刘一次又一次的阻止他,告诉他,他还年轻,他不能这么做。
      “要自爱啊,”老刘一遍又一遍地阻止他,“这不是你的错,你不需要因为别人犯了错误而惩罚自己啊。”
      石忆晗知道。
      一刀一刀划在手腕上,他会疼。
      他也怕疼。
      他也怕死。
      但是,死了会不会也是一种解脱?
      石忆晗觉得,大概会是吧。
      但是他没有这个勇气。
      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离开这个世界的准备。
      明明都伤成这样了。

      周三晚自习的铃声在全校同学的期待中打响了,下课铃一停,同学们便背上书包,三五成群地离开了学校。班主任下课后留顾启南说了点事,当他回到教室时,班里已经没人了。值日生已经关好了窗和灯,前门却粗心地没有关严。顾启南推开门,打开灯。现在正值盛夏,没有通风的教室有些闷热。他走到窗前,轻轻推开窗,一阵温热的风拂过,窗帘随着风微微飘动。他闭上眼睛,沐浴着夏风,一瞬间,仿佛所有的疲惫都被消除了,它们随着风飞走,飞向远方。
      他睁开眼睛,关上窗,刚打算离开。偶然间,他瞥见对面天台上好像坐着一个人。
      谁会跑到天台上去吹风呢?
      带着疑问,顾启南向对楼走去。

      日落真美啊。
      石忆晗坐在天台上,望着天边的残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石忆晗喃喃道。
      太阳快落山了,但它好似还留恋着人间。在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天边前,它努力发散着每一束光,和天边的晚霞晕染在一起,一直蔓延到石忆晗看不见的地方。柔和的朱红和点点胭脂红、鹅黄交织在一起,仿若仙女正编织着虚无缥缈的云层。
      “咔哒”。
      有人!石忆晗猛地转身。
      没人...?他皱了皱眉。
      “大概是出幻觉了。”他揉了揉眼睛。他的眼睛红红的,眼泪已经被风吹干了,却留下了浅浅的泪痕。
      石忆晗又摸了摸嘴角的伤。
      嘶,疼。

      一个背影,足以让顾启南认出眼前的人的。
      肯定是石忆晗。
      但是他这么晚不回家,居然在这看风景?
      他轻轻走向石忆晗,一步,一步……
      他刚想伸出手,石忆晗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然后从石板上跳下来,眼看着要给顾启南来一个过肩摔。
      “是我,是我!”顾启南喊道。
      石忆晗一怔,放开他的手:“对不起,条件反射。”
      条件…反射?
      顾启南看着他满是灰尘的校服,几乎到处是伤的手臂 ,贴了好多创可贴的脸,和红红的眼眶,一时没说话。
      刚刚那个动作,熟练到令人心疼。
      手腕上的伤,很疼吧。

      石忆晗注意到了顾启南的目光,掩饰道:“这个,不小心摔的。”
      说完,石忆晗看了看他的表情,知道顾启南没有相信。
      这话说出来石忆晗自己都没底气,顾启南哪会相信。
      “有人欺负你?”顾启南试探着问。
      “没,自己无聊划的。”石忆晗低下头,打算离开天台。
      顾启南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拉了回去。
      “还有事…”
      “你为什么不愿意让别人帮你分担麻烦?”顾启南问。
      “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或许别人不这么想…”
      “但是我会这么想!”石忆晗道,“我会这么想!我不想当别人的累赘!我不想给别人拖后腿!我不想麻烦别人!这有什么错!”
      顾启南一时愣住了。
      “我去依赖谁?我身边还有谁?”石忆晗颤抖着蹲下,双手抱着头,“我没有人可以依赖了啊……”
      “你可以依赖我啊,我就在这,哪也不去。”顾启南也蹲下来,轻声说。
      石忆晗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他的眼神坚定而温柔,无意间惊扰了他的心。石忆晗眨了眨眼,眼里的泪亮闪闪的。
      “真的?”
      “真的。”

      从那以后,石忆晗和顾启南的关系稍稍进了一些。
      他们交换了号码,石忆晗有时也会和顾启南讲自己的事情。

      这也算是,依赖吧。

      一天晚上,石忆晗在梦里被吓醒,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看了一眼闹钟:凌晨两点多一点。
      在梦里,每个人都用手指着他,说他期中考试作弊,不配当一个学生。
      如此循环。
      睡是睡不着了,石忆晗在几近崩溃的时候就头脑发热给顾启南发了消息。
      【石头(石忆晗)】:顾启南,你在吗?
      【石头】:哦,你应该也睡了。
      【石头】:我做噩梦了。
      【石头】:我梦见所有人都在说我作弊。
      【石头】:你还相信我吗?
      【石头】:我真的没有作弊。
      【石头】:为什么他们不愿意相信我呢?
      【石头】:我不敢去学校,但是我也不敢不去学校。
      【石头】:因为我的父母会生气,他们一生气,遭殃的又是我了。
      【石头】:学校里的同学不待见我,父母也不待见我,我不知道我还能去哪里。
      【石头】:我看不到光,我看不到希望。
      【石头】:我好害怕,我怕有一天相信我的人都离我而去。
      【石头】:我的朋友已经走了。
      【石头】:那你呢?你也会走吗?
      发完信息后,石忆晗看着满屏的消息,自嘲地笑了笑。
      感到自己很可笑。
      ……
      第二天早上,石忆晗在阳光的照耀下睁开眼睛。他手里还拿着手机,锁屏上有一条新的未读消息。
      【顾启南】:我相信你,我也不会走。

      “石忆晗,最近有同学跟我写纸条…”老刘拿着纸条,说。
      纸条,该不会……
      “说你没有作弊。”
      石忆晗眼睛一亮。
      “真的吗!刘老师!这是真的吗!”石忆晗不断地问。
      “真的。”说着,老刘把纸条递给石忆晗。
      ——刘老师,石忆晗同学没有作弊,您一定要相信他。
      一个没忍住,眼泪不自觉的滑了下来。
      有人相信他!
      有人愿意相信他!
      “对了,你这样下去也不行,,我把这件事报告给校长,请他出面解决一下,你看…”老刘问。
      “可以,谢谢刘老师,麻烦您了。”石忆晗深深鞠了一躬,眼泪不觉从眼眶中滑下。
      校长出面的话,应该很快能解决吧。

      又是一个星期一的早晨,和往常一样,上学,早读,早操。
      但是在早操快结束的时候,校长那胖胖的身躯出现在了主席台上。
      “高二七班的陈铭,叶琛,赵志等八位同学请在早操结束后到学生管理中心。”

      “事情我还不是特别清楚,”校长站在桌子后面看着眼前的九个人,“有人愿意讲一下吗?”
      八个同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低下头,沉默着没说话。
      “石忆晗?”校长看了看站在墙角,垂着眼帘,目光无神的石忆晗。
      被点名了,石忆晗猛地清醒过来:“在。”
      “你能跟我讲讲事情的过程吗?”校长见石忆晗满脸的憔悴,稍稍放轻了声音,尽量不让石忆晗感受到压力。
      “我,我…”石忆晗一时不知道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没关系,不愿意就不说吧。”校长很理解地说。
      “我说!”
      校长刚打算对八个同学进行批评教育,听见石忆晗的话,一时愣住了。
      他看向石忆晗,少年的眸子里写满了惆怅,却似乎又多了一分坚强。
      “四月二十七日早晨,我进教室的时候听见班里同学在说我期中考作弊,那一天应该是流言传播的开始,”
      “我本来以为事情很快会过去的,但这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一开始只是班里的同学议论,再后来,整个年级,到最后全校几乎都知道这件事了。在教室里,班里同学都结对围在一起,好像是故意要孤立我一样;我走在路上,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边上对我指指点点,”
      “还有各种各样的目光,都在我身上扫射,仿佛要把我看透一样…”
      说起那段难堪的过往,他眼里刚出现的一分坚强转而又被无尽的悲伤掩盖,石忆晗觉得他似乎游走于自己的回忆。他走在小路上,路旁有两个截然不同的风景。他明明可以收起眼泪,走向左边的草地,那里的阳光暖暖的,连空气似乎也变得十分温柔,春风轻轻地吹过每一个角落,蝶儿依偎在花从中。花儿开得正旺盛,那点点胭脂红一直蔓延到小河边,阵阵花香掺和着泥土的清新,浸染在空气里。
      可他却走向了一望无际的荆棘地。
      那个又黑暗,地上又到处是淤泥的地方。
      石忆晗感觉,自己仿佛又一次的回到了自己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那段时光。他以为他已经足够的勇敢,但是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可笑的玩笑,他避免不了经受荆棘的尖刺,也注定躲不过陷入淤泥的命运。
      再往后走,前方越来越黑,再走,便进入了无尽的黑暗。
      就这样,石忆晗哽咽着倾诉着自己受到的折磨。他的嗓子已经有些沙哑了,接着整个人开始颤抖,到最后,他几乎说不出一个字。
      数不尽的话语堆积在喉咙里,他却一个字也脱不出口。
      校长看见石忆晗整个人都在发抖,似乎很不愿意再回想下去,开口道:“好了,我差不多都了解了,你闭上眼睛调整一下情绪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石忆晗颤抖着点了点头。

      “好,那你们几个人…”校长稍微清了清嗓子,“看在你们几个人是第一次犯错,就每个人年级处分一次,罚你们每个人再写三千字检讨,还要真诚地向石忆晗同学道歉,检讨明天早上交到我办公室。”
      八个人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不敢显露出来,都诚惶诚恐地点着头
      “行,那就这样,”校长摆了摆手,又看向蹲在角落里走着神的的石忆晗,轻轻叹了口气,“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吧。”
      听到这话,石忆晗回过神来,轻轻点点头。
      泪水又从他的眼眶里滑出来,他对老刘的感谢已不是一句“谢谢您”能表达得了的了。

      门外,一位靠着门框站着的男生勾了勾唇,接着便离开了。

      再后来,八个同学分别和他道了歉,这件事在别人看来差不多是过去了。
      石忆晗的生活也恢复了正常。
      一切似乎都在变好。
      但是石忆晗心上的伤在十几年后的今天仍然隐隐作痛。
      那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伤。

      若真要问还有什么别的的话,那便是遗憾了。
      因为,从那以后,石忆晗也没什么机会再找顾启南说话了。

      老刘的形象,自那件事后,在石忆晗的心里也渐渐高大起来。
      他大概,是除了顾启南以外,是石忆晗处在黑暗中的唯一的引路灯了吧。
      那顾启南呢?
      他大概是太阳吧。
      不然他怎么会把前方的路都照亮了呢?

      这样想着,思绪回到现在……

      再往后翻……

  • 作者有话要说:  无发可脱.jpg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