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桃妖无瑟(壹) ...

  •   “短命鬼!短命鬼!克死娘!克死娘!害人精!害人精!
      
      小巷子里一群小孩围着一个小孩,群堆骂着,旁边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到了也没去管他们。
      人们都认为不过是,小孩子们打打闹闹。在大人眼里,小孩子这样吵吵闹闹不很正常吗。
      无瑟坐在树支上无精打采的看着这一切,她现在很烦闷,因为她睡的好好的却被这群小屁孩给吵醒了。
      她觉得无聊至极了,都是小孩子们玩的把戏儿。当初把自己本体移在这儿,以为挑了个巷子会安静许多,少些人打扰,终究是失算了。
      无瑟倚靠在树上,挑了个好的角度,太阳正好对射着她,晒得她暖烘烘的,人喜欢晒太阳,妖也喜欢,更何况是这种树妖类型的了,太阳就是他们的命。
      
      这会儿正值严冬,刚过冬至刚过没有多久,难得出一次太阳。小孩子们都裹得严严实实的,那些小孩大多都是普通百姓人家的孩子,小孩子喜欢玩,过冬的衣服上难免有几个补钉,百姓呢都没啥钱,衣服可不能因为破了个洞就丢了,缝缝补补还是继续穿。
      到是被他们所孤立的那个孩子,穿得可不错锦云绸缎,金丝玉缕。旁边散落的腰带上还镶嵌着一块碧绿的玉石,用金丝所缝制的锦云图案,好生漂亮不过。细皮嫩肉,一看就是个公子哥,娇生惯养的主。
      那公子哥是最近才来到这里来的,公子哥是从京城来的,来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可没有一个公子哥无缘无故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受罪,想来定是有原因的。
      无瑟也是听旁边过路的人杂七杂八的听过来的,人们最喜欢八卦了。
      这公子哥,他出生的时候。来了个道士说他是个短命的主,注定活不过十八岁。这孩子的父亲呢也就信了,这还是有原因的。
      出生的时候天狗食月,视为灾祸。他母亲生他的时候便难产走了,他父亲也就厌恶他。他父亲听说是个大官,不久他又娶了一位夫人,他夫人也是个心机的主。哄骗这这孩子的父亲把这嫡长子丢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自生自灭。
      一个克母,灾星,注定活不过十八的人,用来干什么呢……
      几个小孩似乎欺负那个小孩越来越起劲头来了,像是找到了新的玩具,爱不释手。
      不知道是这群小孩中那个人出的主意,两个小孩走过去慢慢考近那个被欺负的那个,欺负的那个不断往后退。
      “你!你们要干什么!”小孩朝着那群人喊。
      然而这一切是没有用的。
      那群小孩开始扒掉他的衣服,那可怜的小孩被抢了衣服在雪地里瑟瑟发抖。
      
      冬天啊,风也不停的刮着。风吹起无瑟的头发,细小的雪花不断刮在无瑟的脸上。
      雪下得并不是很大,但足可以让地上屋檐换个颜色,树上的枝干更不用说了。
      无瑟伸出手去接那雪花,那小小的雪花一碰到手掌心里立刻融化成一滩小小的水。
      “天啊,可真冷……”无瑟自言自语的念着。
      剩下的几个小孩便从脚边捡起几块小石头,向他砸去。那小孩硬是不哭也不叫,也不坑声,只是无谓的挣扎着。
      几个小孩似乎就是想要他哭,越来越过分。
      他就是不哭,使劲的挣扎。
      无瑟看着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到是越来越过分,一个小孩拿了块大了点的石头像他头砸去。
      无瑟坐在树上,也看不下去了,才树干上抓了一堆雪,抓成一个雪球向那群小孩的孩子头砸去。被砸中的那个四处张望,到处问是谁砸了他。
      无瑟有立马在抓了几个雪球,向他们砸去。孩子们看不见无瑟,看见向他们扔雪球的地方没有人,而雪球却像他们不断的砸了过来。便慌忙的四处逃跑,各自回各自的家,各找各妈,嘴里大呼着“有鬼啊!”然而大人们可不信孩子们的话,认为是他们的恶作剧。
      无瑟看见小屁孩们都分分逃跑了,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笑了笑,便打算靠着树枝小睡一会儿。
      
      “姐姐,谢谢你!”无瑟刚闭上眼睛,立马又睁开了。
      小孩从地上爬了起来,把衣服立马套上,衣服被他穿得乱糟糟的。向无瑟这儿跑了过来,来到树下。
      无瑟从树上跳了下来,蹲在小孩面前。
      “你……你看得见我……”
      “对啊,姐姐你是妖怪吗。”小孩笑着问道。
      无瑟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从他面前战了起来。
      “姐姐,不要误会,我不是坏人。我!我天生能看见妖怪。”小孩一把抓住无瑟的裙子。
      “就你还坏人,不怕我是吃人的妖怪啊。世间能看到妖的人也是有的,少是少到不至于怕,更何况被一群小屁孩给欺负的你了。”无瑟笑道。
      “姐姐,你叫什么我叫轻衣。”
      “小孩,你就真不怕我是吃人的妖怪吗。赶快回去,你娘叫你回去吃饭。”无瑟本来没有耐心了,但对方是个小孩只能耐着性子和他说。
      无瑟实在是不想和这小孩纠缠了,她很困。妖一般在冬天都要冬眠,不会离开本体,而她的本体便是这棵光秃秃的桃树,今天被他们半路给吵醒了,无瑟心情实在是好不到哪去。
      “我……我不怕,姐姐帮我把他们给赶走了。还……还有我没有母亲,母亲在我出生的时候走了。他们说我是个灾星,父亲看到我就……姐姐,我……我还是回去吧。对不起姐姐打扰了。”
      小孩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眼睛哭的红红的,像只小小的兔子,让人忍不住怜爱。
      无瑟突然想起这小屁孩家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人都不好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脏兮兮的。”
      无瑟只好蹲下来,拉起她的长袖抹掉小孩的眼泪,一把就把小孩给抱了起来。这一抱无瑟可真是感受到这小孩的轻,感觉就是抱了一架骨头,就是外面披了几件衣服一样的重量。
      “对了小屁孩,你叫什么名字。”无瑟拍了拍小孩的背,惦量了两下,可真轻啊……
      就算真吃他我还嫌硌牙呢。
      “我……我叫轻衣,宋轻衣。”小孩道。
      轻……轻衣,我看是轻的像件衣服才对。
      棉浅望着宋轻衣叹了口气,这世间冷暖她不早就看清了吗.
      
      可真讽刺,这不是唱戏的一般都叫着的名。
      这不说他和一唱戏的一样轻贱……
      ……
      世间众人都轻贱,还分个三六九等,高低贵贱。
      不都是一样的,尘归尘土归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