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修】 ...

  •   3
      
      第二天的拍摄,是从撒谎开始。
      
      安怡欣穿一件深蓝色的丝绸长裙,半靠在椅子上,对着镜头假模假样地在剧组提供的几个男女嘉宾里,挑选自己的心仪对象。
      
      Pd强调了半响人设的重要性,并且表示另一边的“翟澜”老师也在挑选着图片,所以希望两位老师能做出完美的反差。
      
      安怡欣很上道的点了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很快机器开始运转,灯光打了起来,节目开始录制了。
      
      她对综艺流程很是熟悉,昨晚甚至打了拳击来做自己的心理活动,本以为可以顺利度过,没想到翻到的第一张照片就是翟澜的图片。
      
      图片中的少女在风中回着头,细碎飘舞的秀发挡住那眸里的爱意,好像含着光。
      
      这图是她拍的。
      
      也是她以前无数次深夜用来安慰自己‘翟澜也曾爱过我’的道具之一,毕竟这般的眼神,谁能不沦陷呢。
      
      此刻再见,心脏还是猛地跳动了起来,耳朵里全是自己的心跳,背好的台本一下子全都忘了一干二净,竟是只能盯着发呆良久,最终勉强地帮自己打圆场,却也是心底的真话:“这张图也太好看了吧,一时间都把我看呆了。”
      
      这图好看在这是她们相遇时满怀爱意拍的。
      
      那时候她还是女团成员,翟澜还在筹备第一部艺术电影,两个人忙碌的电话都没时间打一个,偶尔的沟通只仅限于微信上的早晚安,成为了太公式的东西,却也没时间去打破这般的常规。
      
      直到1月21日,哈尔滨下了雪,安怡欣和团体成员过了个连麦的直播生日,却没有收到翟澜的任何一句话。
      
      她们那时候还未在一起,暗恋的果子是酸的,也是怯懦的,不敢深想,不敢思考,便只能放纵自己工作,音乐是不会骗人的。
      
      却不想在快凌晨回到宾馆的时候,看见自己的门口蹲着一个乌黑的身影。
      
      下意识地,她觉得自己是来蹲门私生的,往后退去,想用信息素的威压来驱赶,没等威压下来,她的嗅觉在动,就闻到了花的香味,浅而淡,似乎没有出现,又好似无处不在。
      她缓缓走上前,蹲下看着抱着膝盖蹲着就睡着了的翟澜。
      
      睡得脸颊粉红,嘴巴嘟起,在那圈的白色毛毡的映衬下显得好不可爱,好不可怜。
      
      安怡欣瞬间心里又是心疼,又是甜,连忙轻轻地推了她:“醒醒,我们回去睡。”
      
      翟澜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一见到安怡欣本能性的就笑了起来,笑的眼睛发亮,唇口发甜:“生日快乐!”
      
      “这是个惊喜!”她嘟囔着,眼睛却又忍不住地闭上了,应当是太累了,新戏一切都要她把关,也不知是前面赶了多少工,才能飞过来的。
      
      安怡欣连忙将其抱住,翟澜在她怀里还不老实,挣扎地睁开了眼,就是要出来,轻声喊着:“不睡不睡!19岁生日呢!要带你去看雪看冰雕的!”
      
      她挣脱的想站起,起到一半又因为蹲得太久,腿麻了直挺挺的就跪了下去,直接把安怡欣吓傻了,只好赶忙把这个祖宗抱在怀里,不敢放开。
      
      那一夜安怡欣没有拒绝翟澜任何的一个计划,她们看了江边的雪,看了满是华彩的冰雕,窝在长椅上互相拥抱取暖,在大摆钟的响声里唱着生日歌,说着无数的生日祝福。
      
      在那样的风雪中,安怡欣许了个愿望:“希望,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停留在这一刻的无边风雪里和无尽快乐中。”
      
      照片拍的就是那一晚,拍的是那冰雕前笑盈盈望着她的女孩,时间会骗人,愿望会骗人,但是那一瞬间的欢喜和爱都被定格,在照片中熠熠生辉。
      
      安怡欣凝视这张照片,觉得自己陷进去了,望着面前冰冷的摄影机,假装揉脸地小打了自己一巴掌,再之后将台本上写好的无数赞美之词全部倾泻而出,惺惺作态。
      
      却也万分真诚。
      
      再之后的图,有当红Omega男星,有唱歌的小天后,最后竟然出现了一张乐音拉小提琴的图片。
      
      安怡欣:……
      
      她小气的,且偷偷摸摸地将乐音的照片挪远了些,随意胡扯了几句什么“前队友不适合当恋人呀,有点太熟了。”之类的鬼话就想混了过去,却只见后面的pd疯狂摇头,嘴型疯狂示意“爆点爆点!”
      
      她咬紧牙不愿说,最终在pd凝视的目光下,为了自己的野心。为了红,还是向曝光和收视率低了头,只好硬着头皮扯了几句往昔岁月,也算勉强交卷。
      
      这才勉强到了,换上“最满意的嘉宾”的图片为头像且和对方微信沟通的环节。
      
      她很是听话地换上了翟澜图片,然后点进去了翟澜的微信。
      
      发现翟澜的头像是乐音。
      
      安怡昕:……
      
      安怡昕:ok,fine. thanks
      
      咬碎了一嘴银牙,沉默半响,把头发往后一撩,人往后一靠,风情万种的问节目组:“怎么能这样呀,乐音姐在我的理想型里,又是她的理想型,这要是我们两一起用乐音姐当头像,我们是不是可以一起出局了。”
      
      Beta摄影师听到一半就连忙开始怼脸,这是多好的一个素材,绝对可以有收视率。
      
      他但凡是个alpha或者Omega,现在都能感受到面前这个alpha因为生气而散发出的慑人威压,别说怼脸拍视频了,只怕是分分钟只想逃跑。
      
      安怡欣威压了半响,发现一群beta该赶忙干嘛,没一个人理自己,反倒是觉得有些无聊了,乖乖巧巧的当个工具人,按着提词器和台本就走着流程,绝对没有半点发挥。
      
      唯一无奈的是,节目组硬要写她们两个不认识的剧本——也就是传统的落魄女团成员,舔未来名导的本子,弄得安怡欣昨夜连夜改的备注,但是也没忍心删掉之前的聊天记录,只好回复的每一句都和剧本上一模一样。
      
      生怕节目组想拍前面对话的特写,往前一翻,全是自己对翟澜发的【猫咪亲亲.jpg】和“宝贝今天想吃什么呀”还有“爱你~”等一系列骚话。
      
      那可是真的别录节目了,先想想怎么把事情压下去吧。
      
      “安姐安姐,翟澜老师来了。”不知道机械的对着剧本打了多久,pd小声的在一旁提示了下。
      
      这一下子给安怡欣给提示醒了,还没反应过来就嗅到了花香和听到了一声:“你好。”
      
      安怡欣一下子感觉自己的血液猛地倒流,心跳声大如雷霆,起身的动作直接微微一顿,竟是缓了一会儿才能正常地起身与其四目相对。
      
      翟澜还是那样,清冷的外貌,漂亮且冰冷的眼神,和雪中的冰雕没两样,直视安怡欣直视的坦坦荡荡,陌生且审视。
      
      而安怡欣这人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骨子里完全是个alpha,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这下子对着镜头甚至可以笑出一个完美微笑:“你好啊,我是安怡欣。”
      
      翟澜没有自我介绍,只是走上前一步,给了安怡欣一个满怀的拥抱。
      
      那满怀的花香扑来,扑得安怡欣那不要脸的玫瑰味道信息素直接迸发出来,与之交融。
      
      一般信息素只在情深之时才会相互勾结,不愿分开,而她们两个应该是真的太久未见了,信息素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竟是完全不顾在场有其他人在,相融于空气。
      
      安怡欣被自己完全不受控的信息素吓了一跳,连忙小心地偷看了一眼翟澜。
      
      不愿让对方觉得自己轻浮——遇到前妻的信息素就会随便就发情。
      
      只见翟澜很是配合综艺的流程,没有立刻表现出反感,依旧盈盈的笑着,只是眼眶有些发红,显得极为可怜委屈,直接让安怡欣心疼的不能自已。
      
      这是她们离婚的第三天,安怡欣哪怕到此刻还是骗不了自己,她依旧喜欢面前这女孩,喜欢她的眉眼,喜欢她的鼻尖,喜欢她的锁骨,喜欢她的一切,喜欢到甚至控住不住自己的信息素。
      
      却也实在不愿她难做,如此便强制地收起了自己的信息素,缓缓地离开了那个太过温暖的怀抱,笑着就把流程往下cue。
      
      只是一离开了怀中那滚烫的人,带着空调的冷风直接灌了进来,显得一片冰凉。
      
      她们两个熟人强装不认识的对着台本念了几句后安怡欣放弃了。
      
      翟澜就是个天生的哑巴,平日里不爱说话,能用脸色就绝不用话语就算了,现在到节目里读台本,读的就快把逗号和句号都给念出来了,冷漠精准的像个机器人。
      
      再加上因为恋爱节目是好几组分批拍摄,但最终是要剪到一起的,她们现在见面的时长已经够剪辑老师折腾出一半的内容了,节目组连忙示意她们走台本上后面的流程——一起逛街。
      
      说是逛街,倒不如说是明目张胆的作秀。
      
      背后跟着浩浩荡荡的导演组,制片组,美工组,身旁跟着两个摄影,前面还有开场的美工组。
      
      她们俩就这样隔着一寸远的出去逛了个街。
      
      安怡欣看着翟澜不想离自己太近的模样,索性也不去讨嫌,但逛着逛着看的混在人群里满眼星星的小助理和用眼睛提醒她要表现,提醒到快抽搐的经纪人,还是一咬牙往前蹭到了翟澜身边。
      
      为了不显得尴尬还顺手买了个冰淇淋,就问就细声细语的道:“吃吗?”
      
      翟澜愣在当场,低着头也不知是在想什么,竟然是十分配合的直接凑上前用嘴巴叼了一口。
      
      白色的冰淇淋在她的嘴边糊了一圈,显得极为稚气,甚至有点……性感。
      
      远处的pd激动地连忙指挥安怡欣去帮忙擦掉。
      
      安怡欣脸色变了变。
      
      虽然此刻她自己的信息素不要脸的一下没控住就往外蹦,虽然她现在心跳加速到自己都能听的一清二楚,但是这可是她的前妻哎!她能这么干吗?
      
      她当然……能!
      
      捂着跳的快蹦出来的心脏,安怡欣直接就对流量低头,不但上前帮翟澜擦好后还小心的吹了吹。
      
      这下纯粹是本能,是她们以前玩的很多的一个把戏,翟澜怕痒,她常这么逗她。
      
      而翟澜被她这么一吹,甚至耳朵直接通红,然后一点点点红透了半边的脸,双目又是生气又是含羞的朝她一望。
      
      直接给她安怡欣望傻了,连忙反应过来自己没有资格,也不应该这么做了,只好叹了口气,索性直接乖乖的当起了工具人来。
      
      所谓的工具人就是CP逛街,她拎包。
      
      CP买东西,她付钱。
      
      CP吃东西,她喂。
      
      CP累了她……她也累了。
      
      心里努力的让不陷入过去,身体还却要还和之前一样的对翟澜,弄得她真可谓是身心疲惫,只好心里祈求上天赶快结束。
      
      哪里知道节目组也许是看效果太好了直接引两人去抓娃娃机那里,想拍一拍老台式偶像剧的抓娃娃戏码。
      
      一路跑过来的pd,小声的说道:“前面有一堆娃娃机,看着挺有效果的,两位老师要不就往那边走走,再拍一段娃娃机吧。”
      
      翟澜依旧当着一个哑巴,她这人不喜欢应付,不喜欢社交,也不太喜欢沟通,这下子完全不说话。
      
      安怡欣懂她,明白她是默认了,自己先行点了个头就说:“好。”
      
      毕竟拿了高额的报酬就要给人家拍出好效果嘛。
      
      却不想身旁的翟澜在这时候也跟了一句:“好的。谢谢。”
      
      甚至加了一句谢谢!惊的安怡欣直接转头看向了她。
      
      这一看让翟澜本来还有一半没红的脸直接给红透了。
      
      只好侧过头小心的躲了躲。
      
      而安怡欣发现翟澜躲自己,只好摸了摸鼻子,自讨没趣的将目光和注意力挪到别处出了。
      
      又因为去娃娃机是临时的决定,清场要一定时间,但各种机器是不可能关的,她们两个只好在摄影机的注视下就这么离的不远不近的,各自看向一个方向的等着。
      
      意外就是在此刻发生的。
      
      人群中突然冲出来了一名个头一般,衣着朴素,神情疯狂的男性,一边大喊着:“翟澜我爱你!!”一边挤开保安就往翟澜处冲。
      
      安怡欣的信息素本能地猛然炸开,像锋利的剑一样直接刺向那个男子。
      
      却不料男子的脚步根本不曾停下,像是完全感受不到信息素一般。
      
      竟然是个疯狂的beta!
      
      只见男子疯了一般死劲的想去扯翟澜的手,围观的人群都被激起了暴力和混乱的情绪,也直挺挺的往她们这边冲。
      
      望着这黑压压一片的人群。安怡欣暗骂一句该死,立刻将翟澜挡在身后。
      
      但娃娃机周围实在是太容易被包抄了,最后保安和节目组的成员都进不了,反倒是神情激烈的群众越来越多。
      
      “给我让开!”
      
      安怡欣根本不管这些,感受到了翟澜颤抖的手臂,愤怒的不能自已,小心地将人护在怀里后,便横冲直撞的推开所有人,硬生生的挤出一条路。
      
      她近乎强硬的推开了每一个阻挡的人。
      
      死死地把翟澜护在怀中,把疯狂的手和指甲,甚至是人群都挡在了外面。
      
      哪怕头发被抓的乱七八糟,手臂上甚至直接流了血。
      
      而那疯子不依不饶,还想随着她们的脚步跟来。
      
      安怡心偏头就将他一瞪,瞪的眉目凶悍,瞪得气场冷漠。
      
      竟是直接将那人吓得在原地不敢动弹,双脚打颤。
      
      她趁机连忙将翟澜护送出了包围圈,送到外面保安和工作人员都在的安全区。
      
      没想到她好不容易凭自己一己之力,将这怀中的大宝贝送出去后,一转头发现翟澜还一脸留恋的望着远处的娃娃机。
      
      没忍住柔声的安慰到:“下次吧,下次应该还有机会。”
      
      那时候翟澜还在她怀中,回过头来微微的仰头看她,因为素来话少,此刻也不愿意多说,很久之后才轻微的点点头。
      
      小声的喃喃了一句,软软地:“你可别忘了。”
      
      而那时情况还没有完全缓和,安怡欣一边藏着自己的伤口,一边护着翟澜,还要小心的警惕着所有的人群,已然捉襟见肘,故而其实没有太听清这句话,只是随意地点点头就当应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