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仙门大选 ...

  •   自父亲亡故,那件事也被视为宗族大耻,家主下令不得任何人再提起。林善始终不信他们所形容的父亲,她也不与人争辩,十年间依着母亲的修炼安排,从不敢懈怠。
      她自知天资平庸,那有如何,别人练三遍,她就练三十遍。
      能有今日已经很幸运了,只需修炼不用担心灵石丹药,若是这般还不知足整日怨怼,那就辜负了母亲和哑姑。林善微微一笑将往日族内姐妹怜悯的目光一剑破开,抛诸脑后。
      “母亲,我已将破厄七剑的招式都学下来了,就是近日还是没有摸到突破的气感。”林善坐在榻下,笑嘻嘻的看着一脸漠然的连月栖,丝毫不觉被冷落。
      连月栖将帕子甩在林善怀里冷哼道:“花了一个月才学下,还有脸笑,族中子弟怕只有你如此蠢笨。你只是四灵根,十年能到练气七层已堪堪赶上三灵根的修炼速度。看你折腾得一身汗,练成这样才比不过别人半日的成效,真是榆木脑袋。”
      林善笑弯了眼,抓起帕子擦拭着脸上的汗,不顾连月栖的冷脸大大方方的靠在母亲膝上,她知道母亲只是嘴硬心里还是心疼自己的,作为寡母不凶一点可镇不住外头的人。自己要更努力,让母亲能多笑笑,不去在意外头人的看法。
      哑姑端着灵膳进门见母女二人,一个冷着脸一个像牛皮糖一样粘着,笑着放下灵膳向林善招招手。林善闻着香气起身搂住哑姑笑道:“就知道哑姑心疼我,好香的灵膳,母亲是不是又给你不少好东西,闻着就感觉浑身都是力气。”
      “哼,吃还堵不住你的嘴。”连月栖实在看不惯林善那副笑嘻嘻的样子。
      林善冲母亲做了个鬼脸,端起灵膳就向外跑:“怕母亲见我吃得香也馋嘴,我还是去外头吃,吃完好修炼~”
      连月栖无奈的扶住额头:“你说她这是像谁,谁家女儿没了父亲是她这般样子,整日嘻嘻哈哈没心没肺。你年轻的时候是这样?看着也不像,我看啊,跟她短命的爹一模一样,不着调!”
      哑姑摇头浅笑,比划着:“善儿是在哄你高兴,她修炼得很刻苦。”
      “我知道她对修炼不曾松懈,怪只怪她的根骨太差,比旁人要多费功夫。这孩子…诶,你去库房将前日外家少爷送来的灵参带走,做成灵膳看着她吃。我这哥哥为了这孩子也费心了。”连月栖摆摆手便让哑姑退下,心中盘算了该给林善准备极品灵石助她突破,仙门大选也快到了。
      林善坐在院子听着演武堂传来的演习声,一口一口惬意的吃着灵膳。
      只有在吃东西的时候是最悠闲,什么都不用多想,细细感受灵气自口中游走在经脉间,驱散修炼的疲乏。灵膳所蕴含的灵力不足以化为精气入丹府,只有突破至筑基,丹府练精化气,才能直接引灵气入丹府,才算一只脚踏入修真大道。
      好!吃饱喝足该修炼,我一定要在三日之内突破到练气八层,不能浪费这一天天的灵膳,如若不成,那就再多吃几顿,找母亲要灵石抱着睡!林善干劲满满都抓起剑,开始运气演习,引灵气入体,冲脉破障。
      距她突破到练气七层已近一年,这段时间她加倍修炼却一直摸不到突破八层的气感,练成了破厄七剑助益似乎也不明显。
      突破到契机究竟在什么时候?林善一遍遍在脑中演练剑法,凝结灵气归至经脉再转为精气入丹府,身随心动。
      如往常的修炼法让林善突然感到少了一丝感觉,精气游于丹府缓慢顺利,比起普通四灵根的修炼速度她凝结灵气的速度快了许多。但还是不够,到底少了什么?
      林善隐约有个念头,却模糊不清,在一遍遍锤炼灵气后,她突然眼前一亮。是了,虽然顺利但是太过柔和,需要重压让灵气更凝实。
      自小母亲严禁她与族中子弟演武,也鲜少让她出门同兄弟姐妹捕猎历练。偷偷去过几次,都被当作可怜鬼看待,太没意思。
      如今十年一次的仙门大选在即,大家都想争风头得到宗族的器重,从而在大选上得到更多机会。这时候出去演武历练应该会被当作正常对手看待,说不定还能遇到好玩的。
      林善对修炼之事勤苦,但也非只会埋头苦练,她知道修真之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心境也极为重要,随缘而动亦不可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