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颗星 ...

  •   新人想要融入陌生群体需要多长时间?
      
      这答案因人而异,交际学术语有“破冰”一词,但任何破冰技巧都远不及楚千黎简单迅速,她仅仅靠午休时间就认识班里众多女生,而且成为闲聊的话题中心。
      
      贺时琛用余光观察着叽叽喳喳的女生,他现在心里的滋味很怪,还需要继续探究楚千黎。
      
      人际交往能力也是衡量某人的重要标准。她的成长背景跟班里同学截然不同,能够快速拉近彼此距离,绝不是等闲之辈。
      
      预备铃响起,女生们终于散去,谈暮星抱起下节课教材,他感慨又失落地说道:“你真的很厉害,跟大家聊得来。”
      
      楚千黎一中午就能融入集体,谈暮星两年来都是隐形人,两相对比下自惭形秽。他觉得新同桌根本不缺朋友,或许她很快就收回跟自己做朋友的话。
      
      “这很厉害吗?”楚千黎跟随他离开教室,下午的课程需要走班。
      
      “很厉害,类似动漫里的转学生,一出场就是主角气场,画风都跟别人不一样。”谈暮星苦笑道,“我可能属于连脸都没有的配角,不管哪方面都透着普通。”
      
      谈暮星想成为贺时琛般优秀的人,或者如楚千黎般身怀绝技,但他就是其貌不扬、没有特长的凡俗之辈,基本在班里不会引人注意,偶尔还被人调侃体型及爱好。
      
      世界上闪耀夺目的人好多,但他却没有一丁点光亮,甚至自己对此都习以为常。
      
      楚千黎沉吟数秒,她悠然地挑眉,提醒道:“清醒点,你的家世绝不普通,不然上不了这所学校,不要重新定义普通。”
      
      这所私立高中的学费高昂,肯定不是普通人家读的。
      
      谈暮星思及她从前的成长环境,他瞬间挥却自贬的心情,尴尬地挠挠脸:“啊,你要这么说,确实也有理。”
      
      两人前往化学课教室,准备迎接新的课程。楚千黎总算知道换班缘由,下午课程纯英文教学,连授课老师都是外教。
      
      楚千黎由于研习占星学,她英语水准相当不错,却依旧听得云里雾里。
      
      原因很简单,这课程真它星星的难学,而且比村里教得难好多!
      
      这是人类能学懂的东西嘛!
      
      楚千黎前世好歹正常完成学业,但她现在完全跟不上进度,所谓用进废退,学习速度极慢。
      
      因为下午是走班,老师按顺序提问。楚千黎没法像上午一样睡觉,她面对着屏幕上的题目,无力地摇摇头:“Sorry.”
      
      全班同学轮流答题都很顺利,偏偏在楚千黎此处突然卡住,自然使她引来众人异样的目光。
      
      贺时琛见状眉头微皱。
      
      外教老师用英文跟楚千黎交流,他和蔼地鼓励她试试,表示这题很简单。
      
      谈暮星偷偷瞥她一眼,他在纸上写出答案,默默地递到她手边,然而她并没有低头看到。
      
      楚千黎:“Sorry.”
      
      外教老师露出遗憾之色,但他没有继续强求,转而找其他人解答。
      
      “不是吧,这题真不难……”有人小声地嘀咕,外教很给新同学面子,但她连如此基础的题都答不出来。
      
      “这跟贺时琛也差太多。”
      
      贺时琛在年级里是传奇人物,谁料楚千黎跟他截然相反。
      
      大家原本没意识到楚千黎的异常,现在却想起她成长环境有差距,或许她没接受过纯英文授课,估计连题目都听不懂,怪不得只会重复“sorry”。
      
      她可能英语也不好,据说以前住在村里,更离谱点大字不识。
      
      人类的想象力总是夸张,楚千黎快被想成文盲。
      
      课间,谈暮星小心翼翼地试探:“你是以前没学过么?”
      
      他担忧伤到楚千黎的自尊心,据说她以前生活条件一般,没准接触不到优秀的教育资源。
      
      楚千黎汗颜:“对不起,是我抹黑了我们村,村里高中生都比我强。”
      
      这是他们村被黑得最惨的一次,主要她确实是假高中生,以前在学校就不老实听课,现在回贺家便给村里丢人。
      
      果不其然,贺时琛有相同的疑虑,他眉间紧皱地走来,开口道:“你是不是听不懂英文?”
      
      他犹记楚千黎在村里读过书,连一步过程都解不出来,估计就是没听懂题。
      
      楚千黎面色怔愣:“不,我听得懂。”
      
      贺时琛听她嘴硬,他更为不耐,语重心长道:“听不懂又不丢人,你可以换成中文班,别死要面子活受罪。”
      
      贺时琛害怕她是面薄,不想被周围人嘲笑,非死撑着读英文班。学到知识才是最重要的,旁人眼光根本不算什么。
      
      楚千黎语气诚恳:“我听得懂……”
      
      贺时琛闻言露出不悦神色,他认定她死鸭子嘴硬,她不愿意换班被笑话,只为保全脆弱自尊心。
      
      贺时琛:“胡说……”你就是要脸死撑。
      
      下一秒,楚千黎便打破他的猜想,她理直气壮道:“我确实听得懂,就单纯学不会!”
      
      楚千黎:“你可以质疑我的智商,但不要质疑我的英语。”
      
      她好歹水星能量强,算得上有语言天赋。
      
      贺时琛:“……”
      
      贺时琛听她不知所谓,索性拂袖而去,气得不想搭理她。他步履匆匆地离开,决定让她打肿脸充胖子,反正自己已经仁至义尽。
      
      谈暮星带着楚千黎更换教室,他在路上好心地建议:“如果下节课再提问,你可以看我的答案。”
      
      楚千黎一整天都瞎混不太好,班里人说不定误以为她没受过教育,这会让她在班里树立的形象过于糟糕。
      
      谈暮星便深受此点困扰,人一旦暴露出瑕疵及弱点,紧接而来就是讥讽及取笑,他不愿看着楚千黎重蹈自己覆辙。
      
      楚千黎下意识道:“这不是作弊吗?”
      
      谈暮星惭愧地低头,他面露难色:“啊,如果你觉得不合适……”
      
      楚千黎:“合适,太合适了,重在参与!”
      
      谈暮星:“?”真是清新脱俗的作弊说法?
      
      两人课前的计划很好,然而变化永远比计划快,接下来的物理课手段残忍。物理外教上来就布置一道难题,要求全班同学在规定时间完成。
      
      天体运动难题出现在屏幕上,贺时琛读题后脸上略显迟疑,他飞速地在纸上演算起过程,争分夺秒地将复杂题面抽丝剥茧。
      
      谈暮星还要给楚千黎提供答案,他同样低头开始计算,又发现同桌一动不动,小声道:“你好歹装一下……”
      
      楚千黎直愣愣地坐着,她都不伸手算题,未免目标太明显。
      
      楚千黎:“唉?你还没有算出来嘛,我可以告诉你答案。”
      
      两人的窃窃私语引发外教注意,物理老师态度严肃得多,他发现楚千黎没有算题,板着冷脸询问她缘由。
      
      楚千黎现在挥却慌乱,她用英语随意地答道:“我已经得出答案。”
      
      楚千黎话音刚落,班里瞬间哗然起来,连带埋头做题的贺时琛都不可思议地抬眼。
      
      王峥不屑道:“瞎吹吧,这点时间就能读题。”
      
      这是一道有关三颗星体的物理题,还配有复杂的图面,要解析它们的相互作用。大家光分析图画上的星体系统就需时间,她居然粗略地扫一眼就说知道答案?
      
      楚千黎在化学课表现极差,致使同学们都无法相信。
      
      贺时琛眸光微深,他看着纸上书写一半的过程,露出将信将疑的神色。他应该是班里计算速度最快的人,年级里也仅有隔壁班的戚焰能跟他媲美。
      
      物理老师听到下面的骚动,他向楚千黎招招手,让她上台来做题。
      
      楚千黎并不怯场,她大大方方地上台,提笔就在电子屏上书写,甚至都不用停下来思考,仿佛答案早就深深地印在脑海里。
      
      她刚刚在化学课受挫很简单,她只有学星星相关内容快,吸收别的知识极为缓慢。
      
      什么叫天体运动?
      
      那是宇宙中各类天体发生的运动,不就是星星在运动!
      
      虽然现代很多占星师依靠软件排盘,但在古代占星师都要靠自己推算,倘若想要处理更加复杂的问题,必须有计算及逻辑思维的能力。
      
      楚千黎行云流水地答完,被外教认可为正确答案,简直惊呆在场众人。
      
      王峥质疑道:“她以前做过这题吧!”
      
      物理外教原本对楚千黎颇为不满,他如今和颜悦色地解释:“这题被我改过数字,外面应该查不到答案。”
      
      即使楚千黎做过相仿题型,但她面对变动题型解得够快,甚至超越改题的物理外教,便足够令人佩服。
      
      贺时琛难以置信地望着此幕,他就想不明白上课睡大觉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强的物理实力?难道她是天才吗?
      
      物理外教不知她身份背景,他用英语夸赞道:“看来你在原来的学校学得很扎实。”
      
      楚千黎厚脸皮地点头:“嗯,我们村物理教学能力很强。”
      
      班内众人闻言大感震惊,他们都没想到她会承认来自农村,更没料到母校教学水平竟不及一个村!
      
      邱晴空怔怔道:“那是哪个村?我去补物理。”
      
      贺时琛脸色紧绷,他紧紧地握着笔,骨节用力到发白,产生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楚千黎答完题便坦然下台,缓缓走回自己的座位,没多久就迎来课间时光。
      
      谈暮星已经习惯她信口胡来,他深知跟村里教学无关,好奇道:“为什么你物理那么厉害?”
      
      楚千黎:“我可是占星师。”
      
      谈暮星目露茫然:“这有什么关联?占星不是算命么?”
      
      谈暮星记得她用扑克牌占卜的场面,他完全不明白跟物理有何关系。
      
      楚千黎听到误解,她头一回产生激烈反应,委屈巴巴道:“才不只是算命,占星很科学的!”
      
      谈暮星性子软,他顿时气弱,喏喏道:“啊这科学嘛……用星星预测命运……”
      
      谈暮星很想无条件支持她的理论,但他明显觉得算命不符合科学,起码跟大众普遍认知不匹配,最多只能归于玄学。
      
      楚千黎就像胡搅蛮缠的小孩,她想为占星学辩护,口不择言道:“科学,当然科学,开普勒和牛顿都是占星师,所以我的物理才那么好!”
      
      谈暮星听到知名科学家的名字,他弱弱地吐槽:“牛顿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他感觉不小心触及楚千黎逆鳞,导致她现在急了急了急了。
      
      楚千黎:“才没有,不信你上网查。”
      
      谈暮星只得悄悄取出手机搜索,他看到网页上“鲜为人知的占星家牛顿”,当即愕然道:“居然是真的……”
      
      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谈暮星过往三观受到极大冲击,他立刻搜索占星术是否科学,发现当前仍处于争论之中,质疑者及占星师各执一词,就跟他和楚千黎的分歧差不多,连占星师内部都有矛盾,存在各式各样的派别。
      
      楚千黎见他面色惊讶,她眼底闪现得意之色,迫不及待地要改变外人对占星的偏见。
      
      楚千黎义正言辞地游说:“世界上没有不可认识的事物,只有尚未被认识的事物。受历史条件的制约,每个时代人们的认识总是有限,但人的认识在不断拓展、深化,所以我觉得咬定占星不科学,实在过于武断……”①
      
      “……”谈暮星听着用星星预言的占星师大谈马克思主义,他心情着实奇妙,她有种混搭风格。
      
      占卜或算命都不会让人震惊,令人震惊的是占卜人懂马哲,当真是与时俱进。
      

  • 作者有话要说:  ①引用自高中政治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