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睁眼说瞎话 ...

  •   少年身形挺拔,肩宽腿长,很快就走到了众人面前。
      
      这小伙子,真俊啊。
      郁秋染忍不住感叹。
      
      来人气质出众,面容轮廓俊挺。但最夺人眼球的,是他那双漂亮的眼睛。
      
      眼型偏狭长,眼尾下垂,拖出昳丽又锋利的线条,让人联想到冰冷的蓝宝石在阳光下映射出锐利迷人的光芒。
      
      跟他左耳戴着的几何蓝宝耳骨夹一样,肆意又张扬。
      
      但浓密纤长的睫毛,漆黑莹泽的瞳仁,又使他呈现出一种无辜的纯稚感,在他的凛冽中混杂进几分天真的理所当然。
      让人很难对他生出恶感。
      
      即便他出现的很不是时候,看起来也不太识趣。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少年的脾气显然不像他的容貌那样美妙。他掸了掸落在肩头的桃花花瓣,似是有些不耐烦:“怎么?郁殿一来东宫,就带着见不得光的秘密吗?”
      
      “啊……敖殿下,我的话不是那个意思……”郁媛做出一副慌忙辩解的样子,朝旁边退了几步,把郁秋染单独留在了原地。
      
      她在众人视线的死角,冲着郁秋染笑了笑。
      
      郁秋染瞥了她一眼,一边从容不迫地转头,一边换上落寞的表情,睁眼说瞎话:“敖殿说笑了,只是说起我紫外线过敏,见不得光。”
      
      郁媛略带得意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她眼睛瞪圆看着郁秋染,嘴巴慢慢张大。
      
      想赶过来救场的女仆姐姐,连忙敛眉俯首退回去,掩住了自己憋笑的表情。
      
      郁秋染早上照镜子时发现,原主虽然跟她长得一模一样,但肤色却呈现出一种久不见天日的病态苍白。
      
      作为一个敬业的打工人,她立刻研究了一下,发现在这种肤色的加成下,她只需要耷拉一点眼睛,就会自然而然地有一种久病之人的忧郁。
      
      这不,现在就用上了。
      
      郁秋染对表情滑稽的郁媛视而不见,只冲着少年微微颔首。
      
      然后顶着自己这张病美人脸,嗓音缥缈地胡吹吹:“敖殿应该也知道。我们这种人,这样的软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毕竟身系万贯家财,一不留神就会被人暗害。跟那古代皇帝吃菜不能超过三口表露出喜好,差不多的道理嘛。
      
      敖景羿定定地看着郁秋染。
      
      这位突然转校过来的郁殿下,有一双眸色很浅的金棕色眼睛。当他眸光流转时,在光线的映照下,那双清澈的眼睛像盛满了流金的玻璃球一样美丽。
      
      再搭配他那过分白皙的面孔,樱粉色的嘴唇,柔和的面容轮廓,使他看起来有一种脱离现实的,泡沫般的梦幻感。
      
      感觉像被光一晒,就会如雪人一般消失在风里。让人不忍苛责,不敢靠近。
      
      敖景羿皱了皱眉头,向郁秋染伸出手:“敖景羿。”
      
      郁秋染坦然自若地微笑回握:“郁秋染。”
      
      敖景羿收回打量的目光,松开郁秋染的手,转头对着郁媛:“你有这大声嚷嚷的功夫,不如为你们郁殿多干点实事。”
      
      郁媛神色难堪。
      
      敖景羿不等她辩解,径直吩咐道:“我刚刚大致走了一遍桃花林。既然现在换成了遮蔽性强的花树,相应的安保措施也得跟上。”
      
      郁家家主给郁秋染移栽的桃木林高达8米,枝叶繁茂,花朵挤挤攘攘,盛放如云,很容易造成监控死角。
      
      敖景羿像是丝毫没觉得自己未经郁秋染同意,先行探查有什么不对,甚至还当着正主的面直接了当地替人做了安排。
      
      他对着郁媛说:“郁殿刚来,很多东西都不熟悉。你们是一家人,郁家这边的防卫系统,你尽快督促落实吧。”
      
      说完,他又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眼郁秋染。发现对方正抬头望天,神游天外,对他的越俎代庖全然放任。
      看不出对方对此事,对郁媛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这时,学生会副会长带着各部部长找了过来:“殿下,校董事会那边关于校庆的策划,又提出了新意见。”
      
      副会长说完看到那边站成几排的女仆男仆,以及花树下并肩站立的敖、郁二人,一时有些怔愣:“殿下,这……”
      
      敖景羿啧了一声:“介绍一下,这是郁秋染殿下。今天转校过来,以后也是东芒会的成员,你们可能要经常打交道。”
      
      虽然早些日子已经收到了郁家嫡系要来的消息,但没想到本人竟是这种风格,看起来像个艺术馆里跑出来的假人。
      
      副会长看着对方琉璃一样的眼睛,忧郁又疏离的气质,有些愣愣地打了个招呼:“郁殿下好,以后请多多指教。”
      
      他身后的众部长也此起彼伏地向郁秋染打招呼。
      
      敖景羿不等他们做更详细的自我介绍,直接走过去打断:“具体的以后再说,先跟我去议事厅,校庆策划又出什么问题了?”
      
      副会长赶紧翻开文件夹:“就是美术馆那边,董事会觉得校庆时不必规划……”
      
      他边说边走,直到这时才突然看到了站在另一边的郁媛:“咦?你什么时候来的郁会——”
      
      这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他把那个称呼吞了回去,小心翼翼地转头看了一眼还站在花树下的郁秋染,又重新招呼郁媛:“媛会长,你来的正好,一起去议事厅吧。”
      
      从刚才起就一直被忽略的郁媛,在听到对方喊出“媛会长”之后,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人群中鹤立鸡群的敖景羿发出一声嗤笑,又朝花树下瞥了一眼。
      
      那人依然一脸纯然地研究着天边的云彩,似乎对这边汹涌的暗流一无所知。
      
      有点意思。
      
      敖景羿挑了挑眉毛:“不用了,郁殿刚来,让她先陪郁殿打理好宿舍吧。”
      他抬头看了一眼渐渐强烈起来的日光,对着脸色难看的郁媛,唯恐天下不乱地补充了一句:“记得给你们郁殿撑伞。”
      
      说完他一把抽出副会长手中的资料,迈着大长腿朝东宫花园中心走去。
      学生会一众赶紧蜂拥跟上。
      
      副会长报告工作的声音渐渐远去,这里又只剩下郁家的人。周围静悄悄的,像敖景羿从没来过一样。
      
      郁秋染把视线从天边悠悠收回来,对着气得发抖的郁媛道:“我这里也不用了,你自己去忙吧,媛、会、长。”
      
      已经站在她身后的女仆姐姐不知何时已手持洋伞。伞“嘭”的一声打开,撑在了郁秋染头顶。
      
      郁秋染被众人拥簇着,与郁媛擦肩而过,同样走进了东宫花园里。
      
      直到他们渐渐隐没在桃花林深处,郁媛才放松了死死咬紧的牙关。
      
      姓氏的占有性,也是东芒会成员尊贵地位的表现。
      
      四大家族的子弟,都以自己的姓氏为荣。
      
      但在学校里,只有进入东芒会的嫡系可以用家族姓氏作为称呼,其他人没有资格代表家族,只能用自己的名字。
      
      郁家主脉这三代以来人丁稀少,到郁媛这一辈,甚至没有家主嫡系。
      
      郁媛被自己的伯父,郁家家主收养后,一直觉得自己总有一天可以加入东芒会。
      
      从初中起她就苦心经营,尽管现在还没成功,但在她的种种暗示下,大家已经开始叫她“郁会长”了。
      
      没想到郁秋染突然出现。
      
      只是一个露面,副会长那群蠢货就自动改口了,让她多年来的努力显得尤为可笑。
      
      觉得自己像是被扇了一巴掌的郁媛,缓缓攥紧了拳头。
      
      碍于伯父的威压,她不能在明面上对郁秋染不利,也不能直接挑破郁秋染女扮男装的真相,把对方踩下去,不过……
      
      郁媛脸色阴沉地整理了一下胸前的郁家家徽,她总有别的办法!
      
      *
      
      郁秋染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彻底了解了东芒会。
      
      包括其中的一些潜规则。
      
      比如风云榜,并不只是一个代表荣誉的榜单。
      
      榜上每十名为一阶,能得到不同于其他同学的特权福利,例如保送或交换生的机会,单独开放的课程,更自由的上课时间,更高金额的奖学金,条件更好的宿舍等等。
      
      名次越靠前,特权范围越大。
      
      不过东芒会作为直接凌驾于众人之上的特权阶级,这些东西其实都不够看。
      
      所以他们玩得更大。他们竞争风云榜的排名,是在争夺神夏九州学院。
      
      高中毕业时,东芒会成员里排名第一的那个,可以拥有学院二十年的管理权。
      
      这可真是一个十分刺|激的奖励了。
      
      神夏九州学院是世界排名前三的超级名校,除了在华夏的本校,世界各地还有众多分校。
      
      如果能在高中毕业就拿到这样一份丰厚的资产,无论是对家族,还是对获胜者本身,都是十分夺目的成就。
      
      难怪敖景羿一见面对她有些防备的样子,还暗暗试探她和郁媛之间的关系。
      
      何必呢?
      
      郁秋染有些百无聊赖地坐在郁家的别墅里,望着窗外摇曳的树梢发呆。
      
      说到底,她只是一个来和大家做好兄弟,想在校园恋爱剧场里苟命的可怜人罢了。
      
      她身上的剧本已经够多了,这种逆袭争霸的某点文,就不要再来找她了吧。
      
      郁秋染叹了口气,从尽快完成任务的角度讲,她应该积极主动地与主角们接触,消除他们的戒备,获取他们的正向感情。
      
      但是原书的剧情和她现在这个人设,不允许她做一个开朗的交际小能手啊。
      
      【主角·敖景羿,主角·战沉朗,正位于综合食堂三楼 - 东芒会专属包厢】
      
      【宿主可以前往综合食堂,寻找契机】
      
      行吧。
      郁秋染站起来,没有多想地出发了。
      
      可她很快就为自己的随意感到了后悔。
      
      

  • 作者有话要说:  郁秋染:我并不是很想一份钱打几份工。
    观闲:放心,我也没有那么多剧本可以给你演,建议演员不要自行加戏拖慢进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