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伦敦 ...

  •   “这不可能,你确实比世界上大多数人聪明,但你知道人力总有不可为的事。别再查下去,夏利,从今天开始你就呆在伦敦查那些你感兴趣的案子......”
      
      “他和军情处有关?还是说你们达成了某种合作协议?”
      
      “不要用你那套基本演绎法来复刻我,毫无意义,”大英政府沉声,但神态平静,看不出一点焦虑和沉重,“这一切的决定权在于我而不是你。”
      
      “你认为你能拦住我......”
      
      “是的,你的银行卡、身份证件,包括那些假的信息证明都已经进入了各大机场和火车站的拒载名单,司机会在你的公寓附近等待。最近没有什么大案子会来找你,但我想小案子也挺有趣的。别埋怨我,我可不是为了你,你不能让妈妈一直这么操心你的安全——这次的事牵扯范围很广,连我也不能保证最终的结果。”他挂断了电话,知道弟弟绝对不会轻易放弃,但那些小麻烦已经足够绊住他一段时间了——而他会在这段时间里解决问题。
      
      金色笔帽的派克钢笔在桌子上敲了两声,在外等候的下属立刻推门而入,迈克罗夫特接过文件。
      
      “啧。”歇洛克.福尔摩斯走到窗边,果然在街道尽头看到了熟悉的黑色车辆和里面模糊不清的人影——他知道对方同样注视着他,半是监视半是保护。
      
      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他的兄长,世界上少数智商超过他的人,大河之房的掌权者,军情局头子——按他自己的话来说——“为女王效力的小官员”,他一旦做出决定,就不会再改变。
      
      但歇洛克违背他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资金积累的渠道已经摆在他面前。
      
      于是侦探先生堂而皇之坦坦荡荡的招来车子,面对特工司机欲言又止的眼神,挑眉反问“这难道不是你的工作?”。
      
      *
      
      爱的定义是什么呢?
      
      莎士比亚笔下的情人会为此喝下毒药,纳博科夫将它置于伦理和道德之上,在脱离宏大而隐秘的表征意象之后,现代科学将它视作神经与激素的刺激。
      
      但无论如何,爱都是抽象的,非理智的,能作为所有事情被原谅的借口。
      
      ——所以她这样做也没问题,对吧。
      
      罗莎贝拉将最后一个配件安装好,弯着眼很愉快似的把手里这枚微型监视器粘在精装书的书脊内侧,确保它和纸张融为一体后才揉了揉手腕,感觉到这种需要高度注意力集中的精密工作给这具过于脆弱的身体造成了多大的负担。她花了半天的时间避开其他人的注意,将老师推荐的这款监听监视器组装好,然后在有着四面藏书柜的阶梯式书房中找到适合隐藏它的书本,只等着它最终的主人到来。
      
      希望老师说的是对的——尽管有了见他的借口,但毕竟无法做到像以前一样可以随时跟在侦探身边的条件,想要更多的观察和了解——感谢科技,办法总比困难多。
      
      少女斜斜用手支撑着脑袋,浅金色的发丝像是冬日里浅淡又温暖的阳光,流淌成一片。她在心里勾勒着侦探先生的样子,一遍又一遍,像是某种催眠或暗示。
      
      镜子里的少女目光缠绵,描画着爱人的模样,她看见那张苍□□致的脸上慢慢浮现红晕,理智被一点点抹去,直到脑海中充斥着唯一的对象。
      
      我爱他。
      当然,我爱他。
      
      他是谁?
      歇洛克.福尔摩斯,住在贝克街的侦探先生,聪明无比的天才,精通化学医理和拳击,经常在半夜拉小提琴或使用尼古丁贴片寻求刺激......
      
      ——或许是他,或许只是一种虚无的意象。
      
      *
      
      “一万英镑我希望是日结的现金。”
      
      “当然可以。”公爵小姐好脾气的点头,尽管这个要求听起来有些奇怪。
      
      “那么,你想听什么?”他交叠着两只长腿。
      
      罗莎贝拉能闻见烟草和某种化学试剂的味道,奇妙的混合起来,和他的神情一样,是傲慢冷淡的性感——她会为此目眩神迷,她理当如此。
      
      因为她是这样疯狂、热烈、深沉的爱着他。
      
      “您不想先像我了解伊芙的情况吗?毕竟阿盖尔家族的那群人希望您能找出她的罪证。”
      
      她不太和人打交道,能看出来,尽管姿态沉静言辞有礼,但声音里微微的滞涩暴露了她不习惯和陌生人聊天的事实。
      
      “因为我已经得到答案了。”
      
      他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在常人身上显得傲慢的神情在那张英俊瘦削的脸上契合无比。
      
      对面优雅的贵族小姐神色微变,被收入眼中。
      
      “你知道这件事的细节吗?”
      
      “我?这件事难道不就是威廉突发心脏病去世吗,您难道相信了那些人说的话怀疑伊芙?”她眼神坦荡,不躲不闪,蹙着眉头反问。
      
      “是吗?我还以为你知道更多......”他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好像真把她当成了一个一无所知的倾听者,带着天才式的炫耀和通病,“那今天我们不妨就讲讲这件事。”
      
      歇洛克已经能肯定伊芙.阿盖尔没有把自己做的事告诉罗莎贝拉,但眼前的小姐显然足够聪明的意识到了某些事情——这让她的身体一直处于紧张状态,虽然掩饰的很好,但那一瞬间的本能反应是无法遮挡的。
      
      而他,也有了一个智商至少高过普通人的听众,这意味着他的倾诉欲能够得到理想的回馈。
      
      “从哪里说起呢......”他像是在思考,然后投下一颗足以掀起波涛的石子,“那就先说说威廉.阿盖尔的死因吧。”
      
      在接到案子的时候,歇洛克.福尔摩斯就发动了他的贝克街小分队——一群孤儿组成的小队,在某些场所,他们甚至堪比特工。
      
      在英镑的报酬下,他们很快带回一个消息——威廉.阿盖尔死于纽汉姆区。纽汉姆区是“东伦敦”的典型代表,治安混乱,人均收入低下,环境恶劣,而当它和某个身份尊贵从不应该踏入那里的贵族联系起来的时候,属于纽汉姆的另一个心照不宣的特色词汇就变得暧昧而隐晦起来。
      
      它是伦敦最大的性/工作者从业区。
      

  • 作者有话要说:  所有正常的符合人设的行为举止都是他人视角,女主装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心理活动是她的真实想法。别搞混了。感谢在2021-01-28 23:32:33~2021-01-30 16:50: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茜色之空 120瓶;杉闰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