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异像 ...

  •   夜色似水,禅房外的倾盖的槐树无风摇曳,硕大的树冠上隐隐约约涌动着什么,挣扎着从树影里钻出,想往最近的房间里钻。

      那东西缓缓蠕动着,粘腻阴冷地盯着那处的窗子,肆无忌惮地打量,移动速度越来越快。

      在即将触碰到窗沿的一瞬间,一阵穿堂风刮过,云散月现,柔和的月光洒下,黑影触碰到的那一刻却又惊又急地缩了回去,像是触碰到了令它极度害怕的东西。

      屋内,众人陷入了沉睡,对外界的诡异浑然不觉。

      谢故躺在床上,本来怔怔望向房梁的眸子,忽然转向窗户,颦了颦眉,却没出声,转而继续直愣愣地盯着屋顶。

      斋饭里有安眠类的药,他在吃第一口的时候就尝出来了,他太熟悉这种味道了。

      那假和尚说今晚没事就一定是没事的,他不至于在这上面撒谎,再者,他总有一种感觉,第一天,或者说至少第一晚是类似安全期的时间。

      与其让大家饿着肚子担惊受怕,还不如好吃好睡,养足精力,谢故面无表情地想。

      这种若有若无的似曾相识,自他突然出现在车厢内就开始有了,伴随着难言的悲意和莫名的焦虑,一点一点地轻扯他的心脏里的某条线,算不上痛苦,但让人烦躁。

      地上铺盖里的李超和旁边床上的周解早睡死了,一上一下发出有节奏的轻鼾。

      按往常,他在这样的环境里绝对是睡不着的,他们太吵了。

      但他自己也知道,即便没有他们,自己也不见得能好好睡一觉,这是他自己的问题,着实不该迁怒旁人。

      然而,长期的缺眠导致他精神的高度紧绷,情绪不可控制地越发糟糕,这是必然的事情,即便他已经努力控制了。

      谢故极轻地叹了口气,将棉被拉过头顶,逼迫自己睡过去……

      同一时间,漆黑的神殿里,乌黑的神像指尖挂着的黑色铃铛突然无动自响,发出玉石相击般的当啷声。

      这声响原是极清脆低微的,但在浓黑似墨的神殿里便破开了沉闷,像是翻滚涌动的岩浆里突然出现一抹清凉,然而下一瞬就被猛烈的炽热彻底蒸发,消散于天地,仿若一场幻梦。

      -------------------------------------

      一夜梦无边。

      谢故双手交叠在腹部,直愣愣地躺在床上,庙里的床很窄,刚刚好够一个成年男子躺下,但多余的空间却没有了,也不知队伍里其他几个身材超出床宽范围的人是怎么睡的?

      周解被门外的喧哗声吵醒时,还没来的及把混沌的大脑晃醒,就看到了这一幕——

      谢故脸色青白,呼吸微弱,身体仿佛僵直了,仿佛已经死了很久。

      一刹那,一股寒凉自尾椎骨涌上,森冷的寒意刺激得他头皮发麻,还在当机的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一骨碌从窄小的床上滚下来,光着脚,连滚带爬地跑到他小舅床边。

      周解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伸出两根指头想放到谢故鼻下,探鼻息。

      他的手刚刚颤颤巍巍地伸到半路,就被一只冰冷柔软的手攥住了手腕,冷的掉冰渣的目光冷冷地盯着他,在这样的目光里,周解瞬间瘫软了下来,莫名地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紧接着,骤停的心跳开始复苏,四肢回暖,让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就着半摊的姿势,唏嘘道:“舅,再来几次,我要被你吓死——”

      余下的话戛然而止,都被谢故淡淡的一瞥给扼杀在喉咙里。

      周解悻悻地摸了摸鼻子,一手撑在地上,爬了起来:“咳——那什么,我去看看外面怎么了?”

      话未落,便跑了出去,顺带把还在地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李超拽了起来,两人风风火火地走了,顺带把木门小心关上了。

      谢故斜靠在掉漆的床头,闭着眼,神台却一片清明平和,没有往常那样浑浑噩噩,头疼欲裂。

      他昨晚虽然睡得晚,却睡得格外好——太好了,好到不正常。

      格外清醒的意识让他不禁想起,临睡前耳边响起的那声又轻又脆的铃声......

      “小舅!!!”

      禅房破旧的木门被“砰——”的撞开,伴随着青春期的少年人特有的公鸭嗓,带着惊恐闯了进来。

      谢故只觉得有粗糙的砂纸在他微微舒缓的神经上,狠狠摩擦,额头上青筋瞬间暴起,刚张嘴想说什么:“你——”

      砰——

      砰——

      两声巨大的声响,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狠狠砸上,莫名带着一股子气急败坏,没来的及进门的周解头撞在了被突然关上的木门,疼的直冒金星。

      周解:“啊——谁TM关的门?!!”

      众人:“............”哪、哪来的人啊?!!

      别说门外众人懵了,连屋内的谢故都怔住了,心里郁结的戾气都被这两声巨响给冲散了。

      没来由的,他想起了昨晚的铃铛声和异常静谧的气氛,心里隐隐闪过什么,却没有出声,只是揉了揉泛红的眼尾。

      门外,众人反应过来了,周解也不顾头上鼓起的大包,嘭嘭地砸着门。

      “......这怕是凶多吉少了吧?”李超躲在后面,喃喃道。

      “闭嘴——你他妈才凶多吉少,再哔哔,老子让你现在就凶星高照!!!”青涩的少年扭头,凶巴巴地吼了过去,吓得众人不敢再说晦气话。

      只是神情却还是暴露了内心的想法,周解却无暇顾及了。

      那门分明已经摇摇欲坠,却还是顽强地梗在门框里,像是有人在门后抵着,急得他踹一脚,赶紧又准备去砸窗户,没等他跑几步,原本死死紧闭的门“吱——”的一声开了——

      “你在干嘛?”

      周解头也不回,急哄哄地往一旁的窗子冲,“救人啊!”

      话落,忽然觉得这声音格外耳熟,没等他想明白,就听到身后一声叠一声的尖叫,悚然回头,霎时间,呼吸骤停——

      原本纹丝不动的木门微微开了一条缝,从黑暗的门后伸出一只惨白的手,正扒着门沿,纤细的指尖泛着青白,鲜艳浓稠的红色液体正顺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一滴一滴地砸在地上......

      “......愣着干嘛,”那好听的声音又从门后传来,“搭把手,这边卡住了。”

      “............”

      听出来了,这是他舅。

      心下稍安,忽然想起那片血迹,担心地问:“你受伤了吗?怎么那么多血?”

      “......这个一时半会儿解释不了,你先按我说的做——”

      “我数三下,你把门推开,然后立刻往后退至少三步,”谢故顿了顿,觉得语气太生硬了,想了想又接上一句,“可以做到吗?”

      “没问题!”周解心里正急得上火,一口应下。

      “......你怎么能确认‘他’就是谢哥呢?指不定是什么东西......”躲在众人身后的李超嘟囔道。

      周解准备推门的手停在了半空,但只是一瞬,下一秒便又放在了门上。

      众人面上不甚赞同,暗暗退后几步,李超更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眼神止不住地往那边瞟,一只脚却向后迈。

      “小舅,你数吧,我准备好了。”他对其他人的态度毫不在意,他小舅以前说过,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弄得人尽皆知,因为在有的人心里真相不重要,他们关注的是那些能满足自己的臆想——尽管那是错的。

      寺庙的门是朝里开的,在里面的人只能拉开,外面的则需伸手推。

      “一、二、三——”

      话音刚落,周解猛地一推,迅速抽身,往后跑。

      在他转身的瞬间,有重物几乎是擦着他的背,迅速落下。

      周解跑了几步,回头看——

      地上正躺着一只破碎成十几块的白瓷碗,原本盛着的红色液体淌了一地,散发出铁锈般的腥臭味......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