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深山古寺 ...

  •   一路无言。

      周解醒的时候,车刚好到站了。

      他揉了把脸,扭头想叫醒他小舅舅,却见谢故眼中一片清明,依旧微垂着眼睑,静静地看着窗外——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还黑得像被涂上了厚重的不透光染料,看的久了让人喘不过气。

      他看得很投入,但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目光没有焦点,头顶的灯光洒下,透过密如鸦羽的睫毛,在眼底渲染出一片阴影,出众的五官更加立体、苍白,像造物主手中的最得意的雕塑,完美,也足够冰冷,毫无人气。

      这与他年少时的记忆重合,周解第一次见到谢故是在他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一个夏日的傍晚时分,他疯玩回来,抱着皮球、满头大汗地推开门,忽然就被窗边的人影慑住了。

      北半球的夏天昼长夜短,一轮火红半挂在西边的地平线上,橘红的余晖携着温度洒进窗子,足够充当屋里的光源,是极明艳的颜色,带着夏阳的炽热和日暮的轻凉,就像窗边的少年,拥有极其秾丽的外貌和浅色冷漠的眼眸,也拥有单薄利落的身姿和淡漠孤寂的眼神。

      夏阳,余晖,窗子,还有自成一世界的少年,这构成了年幼的他对世界的初次惊艳……

      别后经年,谢故骨子里的孤独好像更甚,周解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泛出密密麻麻的心疼,他没忍住扒拉了一下他舅的衬衫,把他舅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谢故低头看看自己胳膊上的爪子,又看了看爪子的主人,掀了掀眼皮,没吭声。

      周解也不怕,反倒向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眼睛弯的像一对月牙,毛茸茸的脑袋,加上两颗小虎牙,像个讨人喜欢的小狗狗。

      谢故是第一个下车的,周解紧跟其后,其他人像鹌鹑似的跟在后面,都陆陆续续下了车。

      他们下车后抬眼,面前是一座古庙,庙里灯火通明,隐隐约约传来走路说话的细碎声音,人世间繁闹的烟火气扑面而来,暖烘烘的气息通过口鼻,经停心脏,最终蔓延至全身,舒缓着每一个毛孔……

      毫无疑问,这给一直处于精神紧绷状态下的惊弓之鸟们带来了极大的安慰与诱惑。

      他们几乎想要不顾一切地冲过去,然而,他们还是克制住了。

      因为他们面前还站着谢故,他带给他们的阴影是极重的,同时,他的武力以及主动(?)去探路的行为又给他们带来了极强的安全感。

      谢故只是静静地站着,也不发话,视背后一群人为空气。他抬头看向寺庙的牌匾,灯火如昼,匾额上“清泉寺”的字样很显眼,同时灯光也刺得他眼睛疼,他倒不在意,微微眯起眼睛,像只慵懒的猫。

      周解起初也被面前的景象吸引了,可是见他哥没动静,也不敢擅举妄动。但他正是青春好动的年纪,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作死精神,他四处瞅来瞅去,整天被逼着在学习的海洋遨游的结果就是他看什么都是新奇的。

      然后,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哥,哥,车怎么没了?!”他懵了,刚刚下车的时候还有的,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声都没一个就连车带轨私奔了!

      众人闻言心下大骇,猛然回头,身后的列车,甚至轨道不知何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一片浓重压抑的黑暗,在一旁如昼的灯光却照不进一丝一毫,而显得愈加不详。

      “这还组团离家出走啊!?“粗神经的某周姓同学咂舌。

      谢故:“……“

      众人:“……“

      皮一下很开心吗?!

      周大壮同学见没人理他,摸了摸鼻子,嘀咕了句不就是嘛,就把这事抛到脑外,屁颠屁颠又凑他哥旁边了。

      谢故,众人:“……”

      不管怎样,经他这么一插科打诨,大家倒是没那么紧绷了。

      “目的地到了,车自然就消失了。“这算是对周大壮同学问题的回答了。

      “哦~“周解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众人:“……”

      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走吧。”话落,谢故抬脚向寺门走去。

      周解和众人跟在身后。

      “会不会有古怪啊”李超颤声问,他总觉得不踏实。

      谢故懒得理他,径直往前走,他总是很无谓的样子,好像没什么能止住他的脚步。

      反倒是周解回头奇怪的看了眼他,道:“肯定有古怪呀,没古怪才奇怪吧。”

      他咂了咂嘴,觉得不尽兴,又接了一句:”傻子都知道。“

      李·傻子·超:“……”

      他站在原地,半天没动,看了看前方的谢故,又看了看夜空下突兀的庙宇,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但若是让他自己留在黑漆漆的外面,他又害怕。他想了想,见所有人都快进门了,咬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在他最后一只脚踏进门槛,大门轰然闭合,将门外的黑暗短暂隔开。

      灯光加持下的寺庙金光闪闪,像引诱猎物的饵,而黑暗深处,响起低沉的、带着不甘的吼叫和铁刃划过的沉重嘶鸣……

      -------------------------------------

      谢故似有所觉,侧眸瞥了一眼紧闭的朱色大门。

      门内,众人有些意外,在外面听到人声鼎沸,不曾想只有两个和尚在这里。

      寺庙的和尚放他们进来之后,不仅没有追问他们的身份,也没问他们为什么会深夜出现在这里,仿佛他们就是平日里普普通通的香客,甚至还重新生火为他们做了一份素膳。

      只是不知道是不愿过问,还是……没必要问。

      寺里的素斋不错,老远就能闻到香气,众人在车上呆了近一天时间,滴水未进,当下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他们中年轻一些的倒还好,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就受不住了,瞧着随时要昏厥的样子。

      他们正犹豫着能不能吃的时候,一道黑影闪过,他们愣愣地看着,蒙了。

      周解也很懵逼,他哥自进门起就一直瘫在椅子上,半瞌着眼皮,一句话不说,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反倒是斋饭刚上桌,瞬间就满血复活,弹了出去……

      他们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赶紧过去。

      谢故已经快吃半饱了,他吃饭的速度很快,但举手投足间又不失优雅,且只夹自己面前的小菜。在其他人还在狼吞虎咽的时候,他已经吃完喝茶了。

      一旁两个和尚站着,个子倒是差不多,一胖一瘦,但这是相对于他们彼此而言的,事实上,那个相对瘦的和尚按正常人体型来说也着实和瘦一字搭不上边。

      他们笑眯眯地瞧着进食的众人,脸上的神态几乎一模一样,虽是在笑着,可总透出一丝怪异,不像是热情好客,倒有一种看自家圈养的小猪仔的感觉,这让人很不舒服。

      他们见谢故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们看,也不恼,向他行了个佛礼,瘦和尚问道:“不知施主觉得斋饭可还合口味?”

      “不合。“

      ……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如果忽视他吃得一干二净的碗的话,他们说不定就信了。

      和尚眼角抽了抽,显然他没料到这人这么厚脸皮,往日也有人投宿,但无一不是感恩戴德,就算真的不喜欢,也不会表露出来;再者,他们庙里的斋饭可是专门为……做的,吃过的都说好,呸,不识货!

      瘦和尚表情只扭曲了一瞬,很快又恢复成笑眯眯的样子,“那施主喜欢什么饭菜?”

      “我我喜欢荤素搭配,不吃蒜,不吃香菜,不吃禽类,肉最好是肥瘦相间,瘦多肥少为最佳,我喜欢吃辣,但不能太辣,容易上火,还有……”

      “我们不能沾荤腥。“两个和尚脸上笑容挂不住了,皮笑肉不笑道。

      “没关系,“谢故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变脸,微笑道:”我能沾。“

      周解总觉得那两个和尚要炸了,却见他们脸色一变再变,似乎在试图调动面部肌肉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两张弥勒佛似的脸上风云变幻,最终面无表情。

      “寺里空房很多,你们随意。”瘦和尚道。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又咯咯笑了起来,像一个精神分裂的病人,笑声里的恶意几乎要溢出来——

      “你们最好好好享受今晚,要小心哦~”

      言罢,丢下他们,同胖和尚离开了。

      有人不禁打个寒颤,嘟囔道:“这么胖,咋走路没声呢?”

      寺里房间不多,但也不算少,两三个人挤一个房间还是够的。

      两个小姑娘住一间,一个中年女人和老太太住一间,余下的都是男人,也没多少避讳了,便两两结对住,偏生剩下李超一个,被人排挤了出来,孤零零的一个。

      被周解收留了,同谢故在一间,为此答应了不少丧权辱国的条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