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谢明舟双手插兜朝门口望去,一位清瘦修长的白衣青年正走进门,五官清秀,气质儒雅。
      
      沈玉桥目光触及到角落的谢明舟,两人视线相撞。
      
      谢明舟斜倚在墙边,眉梢轻扬,冲他笑了笑,黑衬衣轻轻敞开了两颗扣子,露出截白皙浅浅的颈窝,刚刚在后台画了点唇红,气色更加精神。
      
      沈玉桥先是一愣,然后温和朝谢明舟笑了下。
      虽然以前他和谢明舟只有几面之缘,但印象里的谢明舟和他气质相近,温和清纯那一卦的,怎么退圈后,气场变这么强大。
      
      “玉桥啊你终于来了。”许导笑吟吟走上前,欣喜道,“几年不见,你又变帅了。”
      
      “许哥。”沈玉桥温声礼貌道:“刚从片场赶过来,最后那场戏拖了点时间,不好意思。”
      
      “没事儿。”许导拍了拍他的肩膀,语带柔意道,“去化妆室补点淡妆吧,马上节目就开始了。”
      
      沈玉桥点头,和经纪人一同大步往化妆间走。
      
      谢明舟饶有兴趣望了眼那道高瘦的背影,突然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沈玉桥了。
      和这样一个温润的美人接触,确实让人愉悦。
      
      化妆间内。
      沈玉桥五官本来就偏清秀,化妆师只给他涂了点遮瑕粉和唇色,看起来素雅又精致。
      
      沈玉桥边化边认真看着手里的台本。他的台词十分多,涉及到专业的古董和历史知识。虽然他从小就学习过这方面的内容,可细节点太多,不容易背下来。
      
      他知道,今天是回国正式出演的第一个节目,必须打好这一仗。
      
      化妆师走后,经纪人杨媛坐到他身边,安慰道:“玉桥,你也不用太紧张,尽力就好。有那个谢明舟当背景板,咱们就更不用担心了。”
      
      沈玉桥垂眸说:“也不能这么说,他是国画获奖来的。”
      
      杨媛翻了个白眼:“圈里人都明白,他整了什么手段买下的名次,估计就是为这次复出作的准备。”
      
      见沈玉桥沉默不语,杨媛压低声音:“刚刚和许导沟通过了,这次的谢明舟的台词非常少,风头都在你这,咱们可以拉踩谢明舟搞波热度。别忘了,你这次回来,就是冲娱乐圈顶峰来的。”
      
      五年前的沈玉桥演技还略显生涩,但五年的沉心打磨,他已经脱胎换骨。
      
      沈玉桥好看的眉毛轻蹙了下,淡淡嗯了声。
      
      十五分钟后,《国家文物》的直播节目正式开始。
      
      随着气势恢宏的鼓点,舞台的灯光唰然从地板扫向穹顶,四周的光屏里朱红墙,琉璃瓦被笼罩在薄雾中,雾气散开,“国家文物”几个浑厚的大字出现在镜头里。
      
      女主持仪态端庄,掷地有声道:“文化传承,追根溯源,让我们追寻古人的脚步,窥探华夏历史的瑰宝!”
      
      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场外电视台,网络TV同一时刻播出,虽然不是大热的综艺,但覆盖年龄层极广,有历史爱好者,有沈玉桥的粉丝,也有冲名头来的路人,老少皆宜。
      
      “下面,有请今天的鉴赏嘉宾,沈玉桥,谢明舟!”主持人轻轻侧过身,身后圆拱形的大门缓缓打开。
      
      聚光灯下,一黑一白两道修长的身影走进观众的视线。
      
      沈玉桥白衬衣,休闲裤,净秀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仿佛在对观众说,我回来了。
      现场包括直播间的观众们纷纷激动起来。
      “啊啊终于见到桥桥真人了!”
      “欢迎回家!”
      “好期待玉桥解说文物的样子!一定特别温柔!”
      
      同样是重返舞台,观众这才注意到沈玉桥身边的人影。
      
      在黑色的背景板中,那人一身黑衣站在阴影里,身材颀长,面容俊美,却丝毫未被阴影遮盖,反而衬托出神秘感。
      
      他矜骄地抬着下巴,走在沈玉桥身边,甚至比清雅的沈玉桥多了分锋利的美。
      
      所有人霎时间梦回五年前,某次慈善晚宴的红毯上,沈玉桥也是和谢明舟一同上台,当时两人气质非常相近,清淡柔和,年纪相仿,但谢明舟这个土包怎么看都像是在模仿沈玉桥,身上的怯弱感与身俱来。
      俗称没有“星”相。
      
      而五年后两人再度同台,镜头里沈玉桥身上多了几分国际范,谢明舟更是气质大变,他慵懒一笑,一双轻挑桃花眼更是多情。霎时间大部分观众们疯狂刷弹幕。
      
      “啊那是谢明舟??以前没这么帅呀?”
      “我也是啊,第一眼都没认出来!”
      “帅屁啊,我们沈玉桥才有气质好吗!谢明舟就是个从土里来的!”
      “不过他还真敢来啊,出了名的文盲,这种历史节目也敢上?”
      “退圈了还回来,真是浪费社会资源!”
      
      现场和网上舆论意料之中的开始一边倒,粉丝跑光,黑历史一大堆的谢明舟被拉着一顿踩,毫无还手之力。
      
      坐在场下的许导和杨媛默契对视一眼,接着看向舞台——
      
      见谢明舟对主持人的问题应对自如,杨媛心里冷笑,一会正式鉴赏开始,这人指定原形毕露。
      
      主持人:“看来明舟和玉桥都迫不及待开始正题了!那么,下面进入我们第一个重要环节——戏说文物!”
      
      全场热烈掌声后,整个舞台唰地暗了下来,主持人悄然退场,只剩下谢明舟和沈玉桥站在中间。
      
      “啪——”一道灼亮的灯光从头顶打下来,蒙尘中缓缓升起高台,台中央赫然立着圆润庄重的青瓷,白釉上的青花蓝纹饰豪放生动。在极具科技感的灯光下,演绎着不同颜色的光泽。
      
      现场观众惊得睁大了眼,竟然是明王朝大名鼎鼎的青官瓷!
      
      看着自己官窑出土的青瓷,被现代科技投放成各色光影,再次摆放在他面前。
      谢明舟顿时有些不可思议。
      
      当年的王土,臣民,匠人如同浮光掠影闪过眼前。现代人只能通过一个又一个不完整的物件,去窥探千百年前的风光和奇景。
      不过幸好,文化以这种方式传承了下来。
      
      头顶的灯光照刺得他眼睛轻眯了下。他抬头扫过了观众席,所有人仿佛受到了洗礼沉静下来,欣赏着小小的器件。
      
      沈玉桥面带微笑,温柔的声音如同清泉缓缓道来:“大明时期,国内的制瓷工艺百花齐放,达到了鼎盛时期,而这个官窑瓷正是最具代表性的......”
      
      观众也默不作声的听着,仿佛被带入了那个辉煌的年代里,被人遗忘的匠人们重回荧幕,衰落已久的烧瓷法回到人们视野,让人心潮澎湃,热泪盈眶。
      
      只有谢明舟神色复杂地望着瓷器,沉默不语。
      
      “你说是吗,明舟?”沈玉桥按照台词,把话茬递给了他。
      
      谢明舟还沉浸在恍惚中,半晌恢复了神色,勾起唇角附和:“玉桥说的不错,明王朝青瓷的制作水平很高,品种丰富多样。”
      原本肃穆的气氛僵硬了一瞬,台下笑出了声。
      
      “这谢明舟台词好干巴哈哈哈哈!”
      “好水啊哈哈。”
      “没文化还硬来,不是来找打吗?”
      “这么一对比,沈玉桥真是宝藏啊啊啊!什么都懂好有气质!”
      
      谢明舟目光还流连在纹饰上,迟迟没移开。
      
      沈玉桥看了眼他,接着道:“为了展现祥瑞之兆,瓷器的的正中央,”
      说到尽兴,沈玉桥轻轻抬手,食指指向饱满的瓷身,柔声道:“中间,雕刻着龙......”
      
      说着,笑容凝固。
      
      他的手指下方,哪里有龙,分明是只螭吻。
      
      他竟然说错了!
      
      沈玉桥白净的额头沁出冷汗,指尖发凉,当着几百万人说错这么严肃的东西,不得沦为笑柄。
      
      但他记得台词里有龙字,心下一紧,仿佛要寻找记忆中的“龙纹”一般,他颤抖伸手,摸索青瓷的边缘。
      
      长指伸到一半,却被一只修长的手截住去路,温热的掌心贴着他的手背,按了下来。
      
      酥麻的感觉由手蔓延全身,沈玉桥呼吸一顿,理智猝然回笼——他刚刚差点亲手去碰瓷器,连手套都没带,这可是犯了文物大忌!!
      还好谢明舟及时阻止了他。
      
      他失神侧头,谢明舟已经淡定收回手,看向镜头,不疾不徐接上话:“玉桥说得没错,这里的确刻有龙——的儿子,螭吻。古人云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螭吻便是其中之一。”
      
      吐字有力,语调慵懒,带着独有的沉稳感。
      
      这是全场谢明舟第一次正儿八经说话,观众们也惊讶了下。谢明舟这划水的,竟能说出民间典故?!
      
      沈玉桥也怔愣住。
      “根据传统,螭吻吞火,一般有螭吻的地方,都会搭配火焰纹。”见沈玉桥神色异样,谢明舟索性帮他说完。
      
      下一秒,舞台的灯光渐暗,镜头直接对准背后的屏幕,播放纹饰由来的纪录片。
      
      黑暗里,沈玉桥想道谢,一道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温柔又勾人:“刚才失礼了。”
      
      看不见,其他感官被无限放大。温热的气息洒在他耳侧,仿佛情人低语一般,沈玉桥的脸顿时蹭蹭发烫,不自觉摸了下余温尚存的手背。
      
      舞台再次亮了起来,照亮沈玉桥不自然的表情,和谢明舟似笑非笑的脸。
      坐在场下的许导内心疑惑,刚刚的台词,明明应该沈玉桥来说才对,算是瓷器的点睛之笔,怎么被谢明舟抢了去?
      
      不过就两句台词,观众也不会记得。
      
      谢明舟和沈玉桥解说完后,专家们纷纷以专业的口吻为青瓷作科普。虽说是专家,但也提前准备好了台词和资料。
      
      青瓷的鉴赏结束后,谢明舟不紧不慢退到边上,这第二场鉴赏就更没他什么台词了,全是专家和沈玉桥评鉴,
      
      第二件重头文物被搬上场时,所有人都被半身高的箱子吸引视线。
      
      箱子上方,贴着一张金边纸条——物品价值千万,慎重保护。
      字迹遒劲有力。
      
      主持人神秘兮兮道:“送走了青瓷,大家猜猜这第二件文物是什么?”
      
      所有人摇摇头,谢明舟颇有兴趣扫过箱子。
      这次又会是他的哪件文物?
      
      主持人笑道:“如果第一件文物是由文物局提供,那么第二件来头更大,是来自一位私人收藏家。”
      
      全场人屏住呼吸。
      
      “相信这位收藏家大家都不陌生。”主持人笑了笑,“他就是现在古董圈最有资历的收藏家,也是傅氏集团的掌权人——傅沉故!”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攻受云见面(狗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