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天绝 ...

  •   启元四千二十年,天绝岛。

      海浪拍打着陡峭的石壁,一声连着一声。海面碧蓝,阳光洒在水面上,晃的人双眼发晕。

      然而岸边发生的事情却和这副祥和的海景截然不同,牧云归执剑抵住铁纹龟的进攻,二级妖兽的攻击全部落在牧云归一人身上,她当时就闷哼一声,胸腔里涌起一股血气。

      这里是天绝岛,四面环海,与世隔绝,牧云归出生在这里,长大以来从未见过岛外的人。天绝岛环境恶劣,随时会有凶猛的海兽袭击岛屿,岛上的孩子从出生起就要学习如何躲避魔兽。而牧云归的母亲是怀孕时不慎流落到天绝岛的,她们不是天绝岛四大家族的人,再加上母亲身体不好,牧云归早早就学会了当家。十五岁那年母亲死了,牧云归更是要独立门户。

      今日竹马南宫玄和小师妹东方漓非要来祈仙岛偷猎铁纹龟,牧云归不同意冒险,但师妹东方漓再三强调,铁纹龟正在产卵期,丧失了攻击力,他们偷了魔兽蛋就跑,根本不会有任何危险。牧云归无奈被拉过来,但是在撤退途中,小师妹惊动了铁纹龟,情况骤然演变成现在这样。

      牧云归咽下嘴里的血沫,对脚下被吓傻了的同伴喊:“还不快走!”

      同伴这才回过神来,手脚并用跑到崖边,用力往上爬。峭壁上的人连忙把同伴拉上来,东方漓看着牧云归且战且退,一步步往藤条的地方靠近,她忽然皱眉,急道:“不好,牧师姐有危险。”

      接着,都不等众人反应,东方漓就跳下悬崖,去岩石上帮牧云归打铁纹龟。牧云归本来都要脱身了,没想到东方漓突然跑下来,铁纹龟被激怒,攻击越来越狂暴,脚下的岩石开始颤动,很快就要塌陷了。

      牧云归就算脾气好,此刻也想骂东方漓瞎添乱了。而这时,东方漓还在旁边惊慌失措地喊:“怎么办,牧师姐,我要撑不住了。”

      牧云归心说你才是一级星脉,问她一个零级的做什么?但对方毕竟是为了救自己才深陷险境,牧云归说:“没事,铁纹龟爬不上悬崖,我们只要走到藤条那里就好了。”

      铁纹龟虽然是二级魔兽,但是攻击力并不强,连牧云归都能单独扛一会,按理东方漓一个法器优良、护具齐全的大小姐不至于打不过。但东方漓偏偏走不了,牧云归为了等她,不得不留在前线。东方漓一个法术放错了方向,径直砸到了地上,摇摇欲坠的石壁下,一群毒齿鳄正摆动着尾巴,幽幽盯着上方的美食。

      南宫玄在高处看了,骤然沉下脸,厉声道:“这里要塌了,你们快走,我去救她们。”

      说完,南宫玄就握着藤条,从高处俯冲下去。东方漓频繁出错,牧云归一个人扛住铁纹龟所有攻击,对东方漓喊道:“快走,你先上崖。”

      东方漓转身跑了,但是等跑出铁纹龟的攻击范围后,她突然跌倒在地,看起来像是扭到了脚。南宫玄从悬崖上飞下来,在东方漓和牧云归之间犹豫了一下,还是换了个方向,选择先救东方漓。

      他和牧云归配合过许多次,两人之前出海时也杀过魔兽,牧云归单独撑一会不成问题。但是东方漓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现在还伤到了脚,指不定有多痛。

      牧云归没有想到,在生死关头,南宫玄竟然选了距离更远的东方漓。牧云归前两天刚冲击成星失败,现在又强撑了好几波铁纹龟的攻击,身体早已是强弩之末。南宫玄一手握着藤蔓,另一手牵住东方漓,两人像是神仙眷侣一般飘然而去。牧云归独自一人留在石崖上,脚下猛地一震,悬崖塌了。

      牧云归连着落石,一起坠向滚滚海浪。前方是远去的同门伙伴,下方,是成群结队,号称海中杀手的三级魔兽毒齿鳄。

      海风从牧云归身边穿过,卷起她的长发。牧云归的眼睛被头发刮得有些疼,她费力睁开眼睛,发现南宫玄抱着东方漓悬在峭壁上,正朝着她的方向大喊。东方漓靠在南宫玄身边,捂着脸像是哭,可是牧云归却分明看到东方漓的嘴角悄悄勾起。

      原来她是故意的。牧云归就说,一个自小享用天绝岛最好的资源、进入学堂一个月就能打通天枢星脉的东方家大小姐,怎么会连区区二级魔兽都打不过。原来,东方漓故意想让牧云归死。

      坠落途中,所有感官都放慢了,牧云归仿佛能感觉到海风从她指尖流过,浪花拍在岩石上,牧云归甚至听到了东方漓的身体里传来“叮咚”一声提醒:“恭喜宿主,完成‘杀死男主的白月光’任务。”

      男主?白月光?

      牧云归扑通一声落入海中,水花重重拍在她的脊背上。但是牧云归根本来不及呼痛,她费力地抬起手,和周围的毒齿鳄对抗。然而寡不敌众,没一会海水就飘上红絮。牧云归朝旁边的暗流看了看,咬牙扑到漩涡中。

      天绝岛周围海域复杂,随随便便一个暗流都可能要了人命,没人知道漩涡会把他们引向何方。但是牧云归别无选择,她只能赌一把。

      牧云归才刚靠近漩涡就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抓走,她的身体不断撞上东西,失血、重伤再加上撞击,牧云归很快失去了方向。晕晕沉沉中,牧云归仿佛做了一个梦。

      梦的主角是她的熟人,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南宫玄。梦境中有些事情是牧云归知道的,比如南宫玄童年不幸,是个废柴;但有些事情是牧云归不知道的,比如南宫玄其实在扮猪吃老虎,他是一本名为《逆天纪》的废柴升级流修真文中的男主,一路逆袭打脸,机缘法宝不断,后来他成为了大陆第一个打通七星脉的人,独步天下,再无敌手。他创立了自己的帝国,让天下所有百姓修士都归顺于他,从此脚踩天之骄子,坐拥佳丽三千,过上了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生活。

      而牧云归,就是男主南宫玄求而不得的白月光。之所以求而不得,是因为牧云归早早死了。

      在南宫玄被视为废柴、被南宫家欺凌的时候,唯有一个少女对他施与援手,后来南宫玄被东方漓退婚,还被东方漓的追求者狠狠羞辱了一顿,也是牧云归替他打抱不平,拿着剑教训那几个狗腿子。之后天赐开启,他们终于离开天绝岛,前往遥远的仙界大陆,并在那里加入了新的宗门。南宫玄在新大陆开启了更耀眼的龙傲天人生,而牧云归也在一次秘境中,为救南宫玄死了。

      真是一个从头到尾的工具人,送温暖送的很彻底。后来即便南宫玄妻妾成群,他也始终忘不了少年时的青梅,牧云归成为南宫玄心头可望不可即的白月光,也成了男主后宫团共同的敌人。

      牧云归在梦中如鲠在喉,完全不觉得被惦记是什么好事。然而更扯的还在后面,南宫玄作为废柴流大男主,不光有一群不识货的家人,还有一位嚣张跋扈的未婚妻。这位未婚妻正是东方漓,以辱骂男主、强行退婚登场,以毁容断臂、尸骨无存退场,死得比牧云归还惨。

      本来这只是一个莫欺少年穷的故事,谁能想到这位未婚妻穿书了。穿书女到来时,正好赶在退婚那一天,穿书女读取了剧情后,立刻在退婚现场表演大变活人,不光狠狠夸了南宫玄一顿,还当众撕毁退婚书,放下豪言此生无论生死,她东方漓都是南宫玄的正妻。

      瞧瞧这话术,委实高段位,非但绑定自己是强者的女人,还琐死了是正妻。之后东方漓一改先前的刻薄跋扈,给自己换了个傲娇大小姐的人设,成天往南宫玄身边跑,对南宫玄嘘寒问暖,送资源送装备,还为了他加入外门学堂,成为了南宫玄和牧云归的师妹。

      梦境到这里渐渐消散,然而牧云归已经明白了。她就说,为什么东方漓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原来,那副壳子真的被人夺舍了。自从正月退婚开始,牧云归就觉得东方漓很奇怪,但身边人却觉得东方大小姐傲娇又可爱,并不像传闻中那样无脑。教习师父对东方漓赞不绝口,曾经同生共死的伙伴争相和东方漓结队,连南宫玄看东方漓的眼神也越来越兴味盎然。

      牧云归身边的人好像一下子被东方漓夺走了,她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点点被排挤出原本的社交圈。牧云归原本还不明白为何东方漓对她有这么大敌意,天绝岛上所有资源都被四大家族垄断,东方漓是东方家的独女,下一任准家主,而牧云归却只是一个意外流落到天绝岛的外人,多年来和母亲相依为命,十五岁那年,母亲也去世了,家里就只剩牧云归一人。

      就连南宫玄,在东方漓说出那番“无论是生是死我都是玄哥哥的人”的时候,牧云归就自觉和南宫玄保持距离,组队出海亦不再去了。要不是这次南宫玄听了东方漓的鼓动,非要来祈仙岛偷猎铁纹龟,牧云归也不会和南宫玄一起出门。

      谁能想到,就算这样东方漓都不放心,一定要杀了牧云归。牧云归感觉自己好像撞到什么东西上,她费尽最后的力气,用力爬上去。牧云归在黑暗中吃力地睁开眼,四周看不清楚,只能听到上方在滴水。

      这似乎是一个岩洞。

      牧云归浑身染血,伤痕累累,身上还中了毒齿鳄的毒。她感受到血从伤口流逝,体温越来越低,要不了多久,她就要死了。

      牧云归在失去意识前,心里悠悠地想,何必呢?

      她对南宫玄的感情并非男女之情,更遑论南宫玄后续收了那么多女人,牧云归和他根本不可能。要是原书中,牧云归在活着时就看到南宫玄见一个收一个,她绝对早早和他分道扬镳了。

      只不过欺负牧云归死的早罢了。

      没想到她在原剧情中早逝,再来一回,还是逃不脱。

      牧云归睡了很长的一觉,醒来后,她对着黑暗恍神半晌,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死。

      身上每一块骨头都在疼,牧云归吃力地爬起来,伤口再一次崩裂了。鲜血顺着石缝渗入水流,飘到洞穴外。洞口围绕着好几只毒齿鳄,它们嗅到血的气息,不断翻滚吼叫,但是没一个敢进来。

      这样简单的动作几乎耗光了牧云归全部力气。牧云归扶着石壁喘息,她注意到外面毒齿鳄来回徘徊,不由抬头,仔细打量这个溶洞:“这是哪里,为何它们不敢进来?”

      低级魔兽没有神志,全靠本能行事。它们嗅到了血味却不敢上前,只能证明这个溶洞里面有更危险的东西。事到如今,牧云归也非常想得开,她都这样了,无论洞里有什么她都无能为力,还不如安安心心调息。如果撞到更高级的魔兽,那就是她命该如此。

      牧云归没精力挑地方了,就近找了块平坦的石头,盘腿打坐。她的灵力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大周天,终于感觉到身上的伤口凝固起来,不再继续失血。她身上没有补灵丹,只能靠打坐恢复精力。她不知道坐了多久,勉强把体内灵力补充到一半。

      剩下一半实在补不起来,这个溶洞不知道有什么古怪,灵气极其稀少,稍微积攒些灵气就会被一股无形的力抽走。牧云归尝试了很久,实在拿那阵古怪的引力没办法。她知道再耗下去也无用,等恢复自保之力后,就站起来,试探地往里走。

      外面毒齿鳄虎视眈眈,牧云归只能朝里走,虽然里面可能更凶险。

      溶洞里地形很奇怪,要不是上方还在滴滴答答渗水,牧云归几乎怀疑这是地面,只不过被人强行沉在地下。越往里走,那股吸人灵气的引力就越明显。牧云归做了个冒险的决定,顺着这股吸引力走,她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吸食灵力。

      牧云归走了很久,突然发现周围不再滴水,四壁变成寒霜冰棱,到后面甚至整个地面都结了一层冰。牧云归忍着寒战,艰难地走到最里面。她一进入其中,就被里面的景象吓了一跳。

      面前是一个宽阔的厅堂,墙壁打磨平整,地面上结着厚厚的冰霜,冰层下面隐约可见阵法纹路。厅堂的最中央,放着一块巨型寒冰。

      牧云归双眸沉着冷静,一只手按在剑上,缓慢靠近冰床。这块寒冰足有半人高,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浓重的杀气,仿佛在抗拒他人接近。牧云归才走了一半,就实在无法靠近了,不过,这个距离已经足够她看清里面的情形。

      巨大的冰块里竟然是一个人。隔得远看不清面容,隐约可见他的侧脸线条极其清越,封在寒冰中,当真有种冰山雪莲的圣洁感。

      这里怎么会有人?牧云归本能警惕起来,试探地喊:“你是谁?”

      牧云归的声音在石洞中回荡,毫无反应。牧云归在地面上观察到了流水侵蚀的痕迹,却没有看到剑痕,想来,他是在完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被冰封的。要不然,地上不会毫无打斗痕迹。

      牧云归放下了心,没有斗争,那就不太可能是魔物。天绝岛这些年从无外人到来,也不大可能是修者寻仇。退一步讲,就算真是仇人报复,他们的恩怨也和牧云归没有关系。

      如今魔物肆虐,凡人和修士活的非常艰难,人类是共同体,应当相互守望。任何一个人看到受伤的修士都有义务救助,多一个人毕竟多一分力量,要不然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上就不再有人类存在了。

      牧云归想要救助同门,但是这个封印非常诡异,牧云归尝试了她知道的所有办法,都没法解开。她手指抚上脖颈,触摸到衣服下的项链时,她犹豫了一瞬。

      这是母亲最后留给她的东西了,若是在这里使用,她就再无母亲的遗物。但是牧云归转念一想,遗物终究是死物,人才是活生生的生命,若母亲泉下有知,也会赞同她的做法的。

      牧云归下定决心,拿出母亲留下的钥匙,默念口诀,然后在舌尖上咬了一滴血,滴到钥匙上。刻着银色霜花的钥匙开始发光,最后变成一道白光,没入冰层中,片刻后,石洞中那股无形的压制消失了。

      牧云归长松了一口气,立刻上前,用力拿剑凿冰层。她体力消耗了太多,再加上又是中毒又是负伤,才凿了几下就气喘吁吁。她缓了缓脑中的晕眩,等眼睛可以视物后,再次握起剑。

      但是这次,她低头时,猝不及防和一双眼睛对上。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了,日更,白天18点还有一更!
    感谢支持,前三天每章留言抽50个红包。
    感谢以下小天使在开文前投雷~
    姜三岁扔了2个地雷
    YRY扔了1个地雷
    灯火阑珊处扔了1个地雷
    铜板扔了1个火箭炮
    茶渍扔了1个地雷
    ( ;?Д`)扔了1个地雷
    夏眠扔了1个地雷
    喧嚣过后扔了1个地雷
    可儿扔了1个地雷
    黑匪扔了1个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