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至少要有诚意 ...

  •   “姐姐,跟我回去吧。”
      
      姜烟锲而不舍,又拉起姜蓁的手,攥得紧紧的。
      
      小样,这次看你还怎么挣脱。
      
      姜蓁后退一步,轻而易举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眼神一言难尽。
      
      姜烟看着自己的小胖手,觉得不可置信。
      
      怎么这样啊,十岁半就没有人权了吗,力气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冬雪向来善于察言观色,看到自家小姐近来接二连三的反常举动,大概猜到她是想跟大小姐修补关系,便当起了说客。
      
      “大小姐,我家小姐刚醒来,听说您在浣衣房,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来看您了,您看在她一片赤诚的份上,就随我们回去吧。”
      
      姜蓁的眼神依旧很冷,没有丝毫触动。
      
      原本姜烟突然转变态度就已经很可疑了,现在连她的丫鬟也开始帮她说话,主仆合起伙来骗她,真是有意思。
      
      虽然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可她连虚与委蛇都不想。
      
      反正在这府里她跟下人也没什么分别,在哪里当仆人又有什么区别。
      
      这里好歹只需要面对春娘一个,出去之后还不知道她们母子要使什么计,在有能力保护自己之前,她要做的就是忍。
      
      忍受一切不公的待遇,等时机成熟就离开这里。
      
      这是她这半年来的愿望。
      
      姜蓁缓缓蹲下去,继续手里的动作,仿佛眼前的人不存在。
      
      姜烟碰了一鼻子灰,多少有点尴尬。
      
      如果不是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她会觉得姜蓁不知好歹,但现在,她只想说,活该。
      
      谁让你一直诬陷人家,这是应得的报应。
      
      其实姜蓁刚来将军府的时候,也曾真心实意对姜烟好过,她说什么就信什么,因为这个被坑了好几次。
      
      如此三四次之后,她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对姜烟也是能避则避,但在同一屋檐下,哪是说不见就不见的,你不去主动找麻烦,麻烦自然会来找你。
      
      姜烟手段虽然拙劣,但有元凤撑腰,母子俩一唱一和,姜蓁只能乖乖受着。
      
      像这样的惩罚只是冰山一角,根本不值一提。
      
      姜烟低头,看着姜蓁被冻红的手,心里划过一丝异样。
      
      这个女孩也才十二岁,本该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却过早的将自己的心思收敛起来,一个人在这将军府里,看人脸色过活。
      
      姜烟撸起袖子,蹲到姜蓁另一边,拿起衣服搓起来,水是真的凉,风也是真的冷,但姜烟义无反顾,洗的比姜蓁还卖力。
      
      冬雪和秋月傻了,互相看了一眼,眼神充满迷茫。
      
      她们这种等级的丫鬟是不用干这种粗活的,但现在小姐都上手了,她们能不动手吗?
      
      秋月心思比较活络,走到夏荷跟前,对她道:“夏荷姐姐,去取件厚衣服来给你家小姐披上吧,这里我们来就行了。”
      
      夏荷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秋月一把提溜到了一边,她往盆里撒一把皂角粉,十分熟练的洗起来。
      
      “大小姐,您不知道,我刚进府的时候啊,也是浣衣房的粗使丫头,我家小姐看我可怜,才把我调到她房里的。她其实心底不坏,就是任性了些,您千万别跟她计较,她还是个孩子呢,你们都是孩子,以后就好好相处吧,我们三个会好好服侍你们的,是吧夏荷姐姐?”
      
      夏荷愣愣地点点头,“嗯,对!”
      
      姜蓁的水盆被霸占,自己无处可去,只能在一旁看着姜烟和她的丫鬟们劳动,她冷冷一哼,对夏荷道:“既然有人喜欢顶着冷风洗衣服,那咱们就成全人家,别碍手碍脚了,走吧!”
      
      说完转身进了放衣服的屋子,留给姜烟一个绝情的背影。
      
      夏荷跟姜烟的两个丫鬟关系不错,但是小姐的话她不能不听,只能点头致意,然后快步跟上姜蓁。
      
      姜蓁进门,转身冷冷瞥了姜烟一眼,用力关上门。
      
      关门声不说震耳欲聋,也足以表达她的内心了。
      
      姜烟叹息一声,有种淡淡的忧伤。
      
      “要是我早点穿过来,也不至于这么难搞啊,害!”
      
      冬雪停下手里的动作,“小姐,您说什么?”
      
      姜烟摆摆手:“没什么,继续干活吧,争取凌晨把这些衣服洗完。”
      
      “大小姐都走了,咱们还要继续吗?”
      
      姜烟看秋月一眼,把一件较为大块的衣服递给她,“当然要洗,你以为你小姐我在作秀?”
      
      其实真的是作秀,呜呜呜。
      
      本来以为这样姜蓁能看到她的诚意,奈何姐姐心似铁啊!
      
      现在骑虎难下,不洗怎么办?
      
      秋月小脸一垮,本以为小姐只是在大小姐面前装装样子,没想到她这么真诚,既然这样,做丫鬟的怎么能不支持呢?
      
      姜烟手里洗了一半的衣服被秋月扯过去,她一脸认真,“小姐,您大病未愈,再碰冷水只会加重病情,衣服我和冬雪帮您洗,您快点进去避避风吧,”
      
      最后一句故意拔高了声音,说给谁听不言而喻。
      
      姜烟简直感动,这个丫鬟虽然没有冬雪稳重,但是反应很快,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咳咳咳……你这么一说,我的确觉得有点不舒服,要不就进去歇歇?想来姐姐是不会赶我的,她那么人美心善,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在外面吹风的吧?”
      
      秋月:“不会的不会的,府上谁不知道大小姐最是心地善良了,肯定不忍心让你一个病人待在外面。”
      
      主仆俩一唱一和,配合十分默契,冬雪听了,只能无奈一叹,继续洗自己的衣服。
      
      这种事她帮不上什么忙,还得秋月来。
      
      准备的差不多,姜烟拢紧身上的披风站起来,站得太久,眼前一阵发黑,缓了一会儿才好。
      
      她走到姜烟所在的小屋子外,顿住脚步,可怜兮兮道:“姐姐,你开开门,让我进去避避风吧,我的头晕症又犯了,现在好难受。”
      
      话刚说完,一阵晕眩袭来。
      
      姜烟:!!!
      
      现世报这么快?!
      
      这张破嘴是开了光还是怎么着,说什么来什么!
      
      屋里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姜烟越来越晕,只能扶住门框,不死心的继续:“姐姐,我真的很难受,你就让我进去吧,我保证不打扰你,一句多余的话都不会说。”
      
      视线越来越模糊,姜烟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不会是要死了吧,任务还没开头呢!
      
      创业未半,中道崩阻,可悲可叹。
      
      【宿主你多虑了,快穿局的王八都没您长寿,区区一点小风寒能奈你何?】奥斯卡毒舌上瘾,又一通输出。
      
      这次,姜烟连说“闭嘴”的力气都没有。
      
      倒下去之前她想,要是在这里晕过去,母亲少不了又要怪罪姜蓁,没有她在旁边,姜蓁很难逃过一劫。
      
      她拼尽全力,唤了一声冬雪,然后直直栽了下去,脸快要触地的时候,一双手接住了她。
      
      脸埋进一片柔软中,鼻尖萦绕着少女的馨香,姜烟的呼吸瞬间就通畅了。
      
      姜蓁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嫌弃又无奈,还夹杂着些许难以置信。
      
      姜烟抬起头,露出一个笑容,“姐姐,我抓住你了。”然后头一偏,晕了过去。
      
      冬雪和秋月吓坏了,连忙过来查看,冬雪懂一点医术,看了一眼姜烟的眼睛,对姜蓁道:“小姐旧病复发,需要马上请大夫。”
      
      姜蓁把姜烟往前一推,意思很明显:
      
      你们自己解决,别赖上我。
      
      冬雪知晓其中的利害,想从她怀里把小姐接过来,但是小姐的手紧紧抓着大小姐的衣服,怎么也不放开。
      
      冬雪看向姜蓁:“……”
      
      姜蓁:“…………”
      
      最终,姜蓁亲自将姜烟送回了她的房间,在大夫来之前一直待在她身边。
      
      虽然脸色依旧不太好,到底有了几分耐心。
      
      冬雪办事也妥帖,没有惊动任何人,大夫都是从侧门进来的。
      
      把完脉后,大夫开了方子,叮嘱了冬雪注意事项,就要离开。
      
      姜蓁叫住他,指了指自己被拽的紧紧的衣袖,“能不能让她把手松开?”
      
      大夫不知道内情,以为将军府里两位小姐跟寻常人家的孩子一样,便道:“既然二小姐这么依赖大小姐,那您就陪着她吧,二小姐的床这么大,您上去休息也无妨,她的病没什么大碍,你注意不要压着她就行。”
      
      姜蓁脸色一变,看了一眼沉睡的姜烟,终究还是将心里的火气压了下去。
      
      算了,就当是小猫小狗粘着她,在她醒之前离开就好。
      
      冬雪送大夫出去,秋月则拉着夏荷去休息。
      
      “夏荷姐姐,都这么晚了,咱们也别熬着了,去我房里睡一觉吧。”
      
      夏荷担心自家小姐,磕磕巴巴:“可…可是,我还要照顾我家小姐。”
      
      “都那么大的人了有什么好照顾的,睡觉宽衣还不会吗?走吧走吧,我都快困死了。”
      
      夏荷被强行拉出去,门关上,屋子里只剩下姜蓁和姜烟两人。
      
      一片寂静,只有烛火摇曳,姜蓁看着床上睡得安稳的人,面色沉郁。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个问题姜烟没办法回答她,因为她正在做美梦。
      
      梦里,她和姜蓁关系变好,姐妹情深,形影不离,去哪都恨不得手拉手,她的任务也圆满完成。
      
      面前的女孩对她终于不是一张冷脸,她扑进姜蓁怀里,幸福地叫着“姐姐”。
      
      姜蓁被一声“姐姐”吓得清醒了过来,抬眼望去,姜烟并没有醒,而是在呓语。
      
      她梦到了什么,为什么笑得这么……
      
      姜蓁觉得心里不舒服,睡意也没了。
      
      第二天一大早,姜蓁被鼻尖的痒意扰醒。
      
      整开眼,一张熟悉的脸近在咫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