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第 25 章 ...

  •   “不……”
      
      “诶?莫非你要拒绝我吗?也是,毕竟长大之后的我给你留下了那么不好的印象,你会拒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远坂冬才说了一个字就被吉尔打断了,他失落的垂下眼睫,整个人阉哒哒的,因为刚才沐浴过,头发没有好好擦干,还在往下滴水,看起来好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动物。
      
      远坂冬当时就不行了!这样子的小孩子他怎么拒绝的了啊,呜呜呜太可爱了吧?
      
      他只能妥协似的拍拍身边的位置,“上来吧,头发得好好吹干才行。”
      
      “可是吹风机的声音很大。”小吉尔委委屈屈地爬到少年身边,“我还不是很习惯。”
      
      “那也应该擦干的。”远坂冬拿了干毛巾亲自动手帮吉尔擦头发,完全忘记了吉尔伽美什是如何熟练地运用吹风机将自己的一头金发打理的顺顺畅畅,甚至抹一头发胶,也完全不记得金色的王者对现代电子产品的精通程度超越了很多普通人。
      
      简单来说,他被红颜美少年迷惑的石乐志。
      
      享受着友人温和的服务,吉尔对长大后自己那无用的自尊进行了唾弃,只要偶尔弱势一下,哪怕是没有记忆的恩奇都也完全遭不住!
      
      可是那个自大的王者偏偏不愿意以退为进,实在是糟透了,怪不得远坂冬更喜欢他呢!
      
      远坂冬完全没看出来吉尔的小九九,只觉得他乖乖被擦头发的样子也太惹人怜爱了吧!
      
      好乖好乖!
      好好摸
      咳……
      
      远坂冬心虚地缩回手,顺了顺早就干爽的发丝,关掉夜灯,“好了,睡吧。”
      
      “嗯!晚安!”
      
      啾~
      
      小小的吉尔君凑过来迅速在远坂冬的侧脸亲了一口,然后羞涩地笑起来,“这就是这个世界道晚安的礼节吧?晚安吻吗?唔,乌鲁克也有这样的习俗呢!”
      
      我知道了!知道了啊!太突然了吧。
      
      远坂冬在内心咆哮,他一只手僵直着抓住被子边缘,表情怔愣,一脸不可置信。
      
      他就这样,被亲了?
      
      “怎么了?我做错了吗?”小少年立刻忐忑起来,也揪住被子眼巴巴地看着远坂冬,那样子好像只要远坂冬给出肯定答复就会哭出来似的。
      
      不不不没错!
      
      远坂冬迅速摇头否认。
      
      “真哒?”吉尔迅速开心起来,“那作为回礼,我也准许你亲我一下。”
      
      什、什么?
      
      远坂冬产生了一种奇妙错觉,此时他好像在一个什么galgame里面,攻略对象是自己,玩家是小吉尔。
      
      小吉尔表面不谙世事小白花,但实际上早已对他心怀不轨!
      
      吉尔等了一会,见远坂冬没有动作,顿时十分失落,“怎么了冬,有哪里不对吗?”
      
      谁能拒绝啊?谁能啊?
      
      远坂冬凑过去在他头顶的发旋吻了一下,然后鸵鸟似的钻进被子里,语调闷闷地,“晚安。”
      
      小吉尔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抛去插曲和身后暖的像小火炉的吉尔,远坂冬艰难入睡。
      
      他头一次觉得睡觉这么累,而且就算睡着了,他也躲不开吉尔伽美什!
      
      梦境里是一片荒芜的沙土,“他”站在沙土之上,对面是伤痕累累的吉尔伽美什。
      
      “你我都仅剩下最后一招,若没有想要守护之物,此地便会多躺两具愚蠢的尸体吧。”青年□□上身露出鲜红的圣痕,他面带笑意地说道。
      
      “正是。”远坂冬……听到自己这么说。
      
      这声音毫无疑问是从胸腔之中传出,连共鸣都感受的一清二楚。
      
      他又站在恩奇都的视角了。
      
      他说完,两人相视而笑,这细微的笑声渐渐演变成畅快无比的大笑,将心中的愉悦全部释放。
      
      “为这场战争用掉那么多宝库之中的宝物,最后还受了伤,为我这样的人,你不觉得不值得吗?”
      
      在记忆中,远坂冬的嘴不受控制,如果他也在能说话,绝对要冲过去打恩奇都的脑袋一下,你不要妄自菲薄啊!你看你把他打成什么样了!值得!
      
      下手再狠点!
      
      “那些宝物与你相比根本不值一提!”王者这样说道:“你的强大,值得本王如此对待。”
      
      吉尔伽美什说着仰躺在地,并在倒地的一瞬间将恩奇都拉下,两人并排倒在地上,眼前是湛蓝无云的天空。
      
      气氛正好,根据乌鲁克的习俗,他们要是能当场来一次远坂冬都不觉得奇怪。
      
      但是他不想!他正在恩奇都身上!球球了!不要重蹈覆辙了!
      
      也许是他强烈的执念起了作用,画面一转。
      
      冰凉的雨丝打在面孔上,耳边传来惊涛拍岸的怒浪之声,不消片刻之间,电闪雷鸣。
      
      那一道落雷轰鸣着落下,就劈在手边。
      
      眼前的天空不再晴朗,吉尔伽美什的面庞不再愉悦。
      
      王者低垂着头,看着他,眸中尽是悲恸。
      
      远坂冬瞬间就知道了自己在哪里,他在恩奇都逝世的场景里。
      
      在梦境之中,他与恩奇都一心同体,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内心的彷徨和身体上的痛苦。
      
      病痛如同虫蚁啃噬肉|体,连说话都断断续续,垂落胸前的长发不再是生机勃勃的颜色,它们失去了应有的光泽。
      
      此时,他竟然对于逝去并不恐惧,他只是害怕,如果没有他,那吉尔伽美什怎么办。
      他抬起手,轻轻抚上有人的面庞,摸到温热的湿意,“你哭了吗?”
      
      “笨蛋,傻瓜,我……”吉尔伽美什说道这里哽住,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今天、现在,就是友人最后的时间。
      
      “请别为我哭泣,我只是你众多宝物中的一件,哪怕失去了我,作为贤明的王者,你以后还会有多到数不清的宝物。”恩奇都断断续续地说道。
      
      一如往常,他不以为自己是人,他被众神设定为兵器,永远都觉得自己是兵器。
      
      “不,你是唯一的友人。”吉尔伽美什反驳,“我爱你如同爱我的妻子。”
      
      “吉尔明明没有妻子。”恩奇都笑了起来,心中这股感情是什么呢?涌现出来的是喜悦吗?是满足吗?抑或是遗憾?
      
      不,不重要了。
      
      他不禁又落下泪来,这些泪珠顺着脸颊落到耳廓,他感到自己的呼吸渐渐滞塞,缺氧的晕眩席卷了他。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不大的海岸。
      
      “你为什么哭呢?我的朋友。”吉尔伽美什慌张起来,“你还想要什么吗?”
      
      “不,我只是在想,在我死后,还有谁能理解你呢?还有谁能陪你一同前行呢?朋友啊……一想到你今后将孤独地活下去,我就不禁泪水长流。”
      
      ……
      
      远坂冬醒过来的时候还是懵的,他确实不想亲自感受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卿卿我我。
      
      但也没有说要上一秒就让他感受寻找到挚友的喜悦,下一秒就要他体味永别挚友的死亡吧?
      
      是不是人?是不是人!
      
      呜……
      咦?
      
      远坂冬抹了一把脸,潮湿的感觉黏着在手心,他真的哭了!
      
      最古bl感动天地!艹(一种植物)
      
      算了把小吉尔叫起来吃早饭……吧?
      
      咦?小吉尔呢?他辣么可爱辣么萌的小吉尔呢?英雄王怎么是你?
      
      怎么……在哭?
      
      虽然很细微,但泪滴顺着他的侧脸低落在枕头上,晕湿一块。
      
      不是吧不是吧?难道说又同步了?
      
      如果又是一起,也就是说现在吉尔伽美什其实已经醒了,他只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落泪的模样!
      
      破案了!
      
      远坂冬狗狗祟祟下床洗漱,先行消灭脸上的证据。
      
      绝对不能被发现他窥视了英雄王的记忆啊啊啊!!!
      
      会死的,一定会死的!
      
      他只要老老实实洗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普普通通上学就好了!
      
      远坂冬没看到他离开之后英雄王睁开眼,看着他的背影勾起的嘴角。
      
      哪怕在梦中再次体味挚友的死亡也没什么,他如今好好地在这里,虽然已经毫无记忆。
      
      他再也不会代替自己死去。
      
      *
      
      远坂冬萎靡不振地去往学校,今天的梦堪比噩梦,几乎停止的一瞬间他就醒了,连新买的闹钟都失去了它的作用。
      
      导致他出门的时间早了太多,路上都没多少行人。
      
      只有便利店的电视在聒噪的比比,“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再破奇案,不仅在下水道找到被害人已经分尸的尸体,还将嫌疑人以最快的速度一网打尽,不愧是日本警察界的救赎主!他……”
      
      什么?谁?
      
      剩下的内容远坂冬已经无心再听,他满脑子都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
      
      这人他太熟悉了,是前世一个“儿童”漫画《名侦探柯南》的主角,直到他穿越都还没有完结,已经快1500集了!
      
      作者73老贼最会的事就是,“我最近又有了新灵感。”
      然后出个剧场版
      
      所以他穿来的其实是名侦探柯南?但是名侦探柯南为什么有超能力?
      
      不,仔细想想,也不是不能用柯学解释。
      
      柯南还能用足球踢爆飞机呢?超能力算什么?
      
      远坂冬放下心来,不就是儿童探案漫画作品吗?能危险到哪里去?
      
      稳住,好好学习,拯救文坛!(握拳)
      
      「经过达芬奇的努力,游戏系统完成升级啦!下面一个副本和主线任务已开启,请您进行确认哦!」
      
      远坂冬感到一丝不妙,达芬奇的努力?她努力什么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标题:小闪闪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我:茶啊!太茶了!
    大家也给我了好多营养液了,不能辜负大家,加更一回好了!爱你们么么哒
    其实作为我本人,一个理智的fgo粉,fate系列里面的挚友组我觉得很纯粹,就是朋友!但是!史诗就不一样了!!!!!他们!是真的!!!!破音——感谢在2021-02-14 21:34:50~2021-02-15 22:28: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蠢萌的颗粒 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