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挂断电话后,代思倒头就睡,第二天起床时,她和傅溯的那条热搜已经不见了。

      代思和往常一样晨跑,吃早餐,九点到公司。

      下午,代思召集每个部门的经理开了个会,算是正式和大家见个面,其中大部分人,她前几年在公司实习的时候都认识,如今换了个身份,她希望大家不要不适应,和从前一样就好。

      对于四个新人,代思找了两个经纪人带他们,其中戴森和杨易清,由新晋影后的经纪人温妮带着。

      温妮手下的演员去年刚得了影后,今年就和心爱之人步入婚姻殿堂,上个月查出怀孕,为了安胎,把所有工作都推掉了。

      演员没工作,经纪人也跟着放假,已经闲了一个月的温妮,一听代思给了她两个新人带,立马精神饱满地回到工作状态。

      下午上表演课的时候,温妮和代思去看了,她觉得戴森和林易清都是可造之材,对代思说:“只要他们好好学,三年内,就算成不了一线,也能稳居三四线。”

      听到温妮这么说,代思便知自己的眼光没有错,路已经铺好了,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怎么走了。

      一个月后,《荣华路》开机,开机当日,官方微博发布了几位主演的定妆照。

      傅溯粉丝第一时间占据了评论区。

      “啊啊啊啊古装男神!”

      “呜呜哥哥的颜杀我!太帅了!”

      “刚开微博就看到傅哥新戏开机,祝开机大吉,拍戏顺利!”

      “傅溯冲啊!!不过女主是谁啊,是新人吗?”

      前几条无一例外是夸傅溯颜值的,手指划过,基本都是“啊”、“帅”,再往下翻就有人注意到颜灵了。

      代思正看着,王叔打来电话。

      “思思啊,小月牙昨晚发烧,我这几天都得在家陪她,你替我多探几次班。”王叔说。

      代思应下,开机前两天就呆在剧组。

      傅溯第一场戏就是下水戏,剧组有替身演员,但是傅溯一向敬业,而且他会游泳,并不需要替身。

      但是颜灵有些不在状态。

      前两天一直下雨,气温骤降,天气很冷,颜灵下水之后,冷得牙齿打颤,连台词都说不清楚,拍了好几条都没过。

      导演脾气还算好,也没说什么,耐心地指导颜灵,就这样,一场戏拍了三个多小时,傅溯不停地跳入水中,再上岸重拍。

      代思在一旁看着,早让人备好姜汤。

      赵导终于点头说:“过了。”

      陈萌萌带着人把姜汤给他们送过去,除了主演之外,拍摄的工作人员也有份。

      “休息十分钟。”赵导说。

      周元拿着毯子给傅溯和颜灵披上,说:“颜灵,你今天没戏了,快回酒店吧。”

      颜灵头发滴着水,整个人裹着毯子发抖,她点头后对傅溯说:“溯哥,我带了热水袋在助理那儿,一会儿给你送到化妆间吧。”

      “不用,我喝姜汤就好。”傅溯说完,去化妆间换装,准备下一场。

      第二天,代思去剧组的时候,正在拍女二和男二的戏,她看了一会儿,和赵导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晚上,代思在家里加班看财务报表,收到代文瑾的邮件。

      “思思,我有个朋友,要在我家借住几天,今晚能到,你帮我把钥匙给他。”

      代思现在住的房子,是上大学那年父母送的,方便代思有自己独处的空间,周末不想住学校的话就可以住在自己家里,当年买这个房子的时候,父母顺便把隔壁也买了,送给代文瑾,一方面是对刚刚创业的代文瑾表示支持,另一方面希望代文瑾照顾一下代思。

      代文瑾在北城一般都是住这里,出国之后房子倒是空了下来。

      收到邮件之后,代思找出钥匙边工作边等那位朋友过来。

      将近十点,门铃响了。

      代思揉了揉脖颈,拿起钥匙往门口走去,一开门,看见了熟人,两人看见彼此都很惊讶。

      “代总?”周元又惊又喜。

      “我哥说他有个朋友要借住,没想到是你们。”代思看见了周元身后靠着墙的傅溯。

      “是这样,傅溯昨天晚上发烧,但是今天一天的戏,不想耽误拍摄进度就没去医院,结果一天下来烧得更严重了,酒店门口整天有粉丝守着,还有私生粉晚上会敲门,傅溯休息不好,这才想着借朋友的地方住几天。”周元解释。

      “钥匙。”代思把钥匙递过去。

      “谢谢代总。”周元指了指傅溯,“他现在烧得有点不清楚,我先扶他进去。”

      “吃药了吗?”代思问。

      周元摇了摇头说:“他这个人,不喜欢吃药,小病都是自己挺过去。”

      代思轻轻皱了下眉头,没说什么,看着周元开门,扶着傅溯进去了。

      傅溯高烧不退,虽然没有到神志不清的程度,但是人昏昏沉沉的,说不出话,他听见了代思的声音,睁眼看见代思家里的灯光又暖又亮。

      “快点量量体温,我觉得你比刚刚更热了。”周元把人扶到床上,从带的包里拿出温度计。

      “39度了,我靠。”周元平时不怎么说脏话,现在是真急了。

      本来最后一场戏拍完,他们是要去医院的,结果路上被私生粉跟踪,车绕了好几圈都甩不掉人。

      刚进组就被拍到去医院,傅溯怕有什么传言对剧组造成不好的影响,就先回了酒店。

      结果私生粉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傅溯的房间号,一直敲门。

      叫了保安上来把人拉走,私生粉一直吵闹,傅溯忍着不适,给几人亲笔签名,几人这才离开。

      “不行,还是得去医院。”周元说,“不能开自己的车,要不借代总的车吧。”

      闭着眼睛的傅溯一把拉住周元胳膊,轻声说:“不用了,帮我倒杯水,睡一觉就好了。”

      “我还以为你晕过去了呢。”周元见傅溯还清醒,松了一口气,“我觉得你现在这种程度睡多久都好不了,别再把自己睡没了,我去隔壁借车去。”

      周元去开门的同时,代思拿着一个袋子也开了门。

      “我家里有些药品,先拿去用吧。”代思把袋子递给周元。

      “谢谢代总,不过……”周元对傅溯不吃药这个习惯很是无奈。

      “就算去了医院,也是要打针吃药,反正他现在烧得不清不楚,你把药化在水里,给他喝下去他也不一定知道。我还叫了医生,一会儿就到了。”

      周元感激于代思的周到,不过来不及多做表示,只能连说了几声谢谢,回去照顾傅溯了。

      按照代思说的话,周元把药化在温水里,看着透明的水变成白色,周元低头闻了闻,心想:“闻着就苦,傅溯肯定不能喝。”

      结果到了床前,傅溯已经睡过去了。

      叫了半天人才醒,周元直接捏着傅溯的嘴,一勺一勺半灌下去,等药喝完了,周元出了一身汗。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是代思叫的医生。

      “病人在哪儿?”门一开,医生问。

      “在里面。”周元带着人进去,代思坐在客厅等着。

      十分钟之后,医生说:“没什么事,就是感冒,吃点药,好好休息,多喝热水。”

      医生是代文瑾的朋友,接到代思的电话,还以为是代家的人出了什么大事,结果就是一个小感冒。

      代思送医生出门,医生问:“大半夜的,就因为这点小事把人叫起来,你哥知道吗?”

      “傅溯是公司请的男演员,不能让一场小感冒耽误拍摄,若是我哥知道了,他只会赞成我的做法。”代思把人送到楼下。

      “……”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代家这兄妹俩脾气简直一模一样。

      ……

      第二天,傅溯醒来时,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有些茫然,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昨晚的事。

      走出卧室,看见缩在沙发上的周元,傅溯走过去把人晃醒说:“起来了。”

      周元昨晚凌晨两点多才睡,被傅溯摇醒时睡得正香。

      “怎么了?”

      “再不出发迟到了。”傅溯去卫生间洗漱。

      今天第一场戏上午十点。

      周元又倒回沙发说:“不用了,代总帮你请了一天假,今天不用去,你好好休息一天。”

      傅溯洗脸的动作一顿。

      他抬头看见镜子里自己的脸,下巴上有胡茬,眼底有血丝。

      进组之前,他的行程很满,每天睡觉不足四个小时,昨晚是他最近睡得最好的一觉。

      “导演怎么说?”傅溯问。

      “昨天女二有场戏一直没过,今天继续拍,就算你没生病,今天你的戏也拍不上。”周元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想继续补觉。

      傅溯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儿,不顾时差给代文瑾打了个电话,对借住一事道谢。

      “不用谢我,听思思说你生病了,好好休息,替我问候刘老师。”代文瑾说。

      傅溯的母亲,是代文瑾的高中老师,在代文瑾叛逆期和家里水火不容的时候,常常带他回家吃饭,对他非常好,代文瑾很感激,每年都会看望。

      “代思呢?”傅溯坐进单人沙发。

      “不知道啊,你自己去敲门看看。”周元说话时连眼睛都没睁开。

      傅溯转了转手机,在打电话和去敲门间犹豫了一会儿,五分钟后,选择去敲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