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引子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三十年呢?
      然后,他真的等了三十多年……
      正文
      有一个小男孩,他生在一个孩子众多的家庭,是八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在当时那个年代,家家户户都是吃不起饭的,所以一旦孩子长大,就会有舅舅来主持分家。
      小男孩很幸运,刚刚中学毕业(未成年当时都找不到工作)就找到了工作——在哥哥打工的地方当帮工,有了一份收入。最后发工资的时候,哥哥帮他存了两千块(划重点,大约三十年前的物价换算)。
      其实他不满意,觉得不够,可是他没有说。一直等到分家的时候,拿出自己的小本本来算账,“诉说”自己被“少发”的工资。好吧,哥哥同意了他的“诉求”,把本来分给自己的两间房子抵给他,算两千块,然后自己只剩两口破缸。
      两个人过着各自的人生,谁也没有因为这点不愉快而撕破脸。
      哥哥是个虔诚的信徒,按时做礼拜,定期看望孤寡老人,有钱挣的时候也拉兄弟姐妹一把。
      小男孩要买房子了,兄弟姐妹凑钱付了房款,他要出远门打工,临走前,把妻儿托付给兄弟姐妹。真的是整整六年,兄弟姐妹帮他种庄稼,带孩子,照顾父母,毫无怨言。
      小男孩风光地回来了,等待他的是突然长大的儿子,重病的父亲,依旧健康的母亲。他还清了欠款,不情愿地给着利息,有的兄弟姐妹要了,有的没要,但是谁也没说,谁也不知道。
      再次请来了老舅,定好了爹归哥哥,娘归他。爹的汤药钱,丧葬钱都是哥哥们出的,每日伺候爹的还是哥嫂和姐姐姐夫。娘帮他看孩子做饭,让他继续“挣大钱”。
      时间继续向前,娘生了病,他提出:兄弟姐妹平摊医药费,轮流伺候。好吧,他的哥哥姐姐们又同意了。出院之后,每年兄弟姐妹各轮一个月伺候娘。
      娘坐在轮椅上,靠在他的店门口,望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娘说话不利索,腿脚也不便,啥活也干不了。小男孩,哦不,是中年男人了,中年男人给娘办了一张残疾证明,娘的户口跟他一个本,中年男人的一双儿女可以凭这个,领到学校每个月的补贴(在其他兄弟姐妹的孩子们分不到补贴名额的时候)。
      突然有一天,哥哥在矿上出了意外,去世了。公司赔了钱,一笔“巨款”留给了哥哥的全职太太和三个女儿(一个在孕中,两个在上学)。
      葬礼上,来了好多人,是自家的亲戚,是哥哥的朋友,是哥哥曾看望过的孤寡老人。许多人都哭成了泪人,他没有哭,他的儿子也没哭。
      这之后,娘又住院了,下面出血非常严重,又是兄弟姐妹们来轮流伺候。因为大女儿要保胎的缘故,他的嫂嫂没能伺候娘,付了一部分医疗费,只能是去病房看两眼。
      奶奶和孙女,都住在医院,楼上楼下,各自接受治疗。
      当所有人都以为平静的时候,有人在为不属于他的钱财夜不能寐……
      临近过年的时候,当娘与死神擦肩而过平安回家,当他的大侄女保住了胎出院。今天下午,他的嫂嫂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八十多岁,口不能言也不识字的婆婆,把儿媳妇和三个孙女告上了法庭……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