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归京 ...

  •   边疆大漠弥漫,孤雁落入日影下。帐外燃起熊熊篝火。一只雄鹰踏风沙到来,只见落在一名身着玄衣劲装的小将军肩膀上。
      小将军英气飒爽,眼眸如若藏星辰,眼中责任随年纪增加不断流露出来,护国安康从古至今都是他林家世世代代的责任。
      帐内正在送行,灯火迷幻,交杯换盏。喝酒直到深夜,边疆无琼浆金波,唯有粗酒淡饭。但对长期征战的将士已是难以多得。
      林老将军归京,众将士心里舍不得边疆纵马厮杀多年的老将军。
      心中情都化为杯中物。杯杯敬英雄。
      只见帐外那玄衣男子入帐来,靠近林老将军耳边,低声细语道:“兵马粮草已备足,归京车队已备好。明日启程,望阿父今夜少饮。”
      明日班师回朝,消息早已传到京城,暗潮翻涌的朝堂乱了遭。
      信是丞相派人送到边疆的,林老将军阅到信内容,勃然大怒。摄政王独揽朝政,皇帝虚无实权。
      将士送别,将军归京城。身骑骏马,快马加鞭赶到京城。
      安顿好随行军马。未休息几日,就上了朝堂。
      小皇帝身体虚弱无力,整个人塌在皇椅上。没有任何精神,当初小皇帝还在襁褓中,敌军犯境。
      将军被迫离京城,守边疆。当初一身戎装手持□□以一敌百。英姿可谓传遍京城。人称战场阎罗。
      小皇帝,轻微张开嘴唇,想要说什么,却又瞧到摄政王脸色阴沉。就闭了嘴。
      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老将军。眼眶含泪,可怜巴巴。像条落水小狗。
      林老将军向前一步,离开大臣队伍,行臣子之礼,“回报陛下,臣有一事相求。”
      “林老将军快快请讲。”
      林老将军先是一点头,后又指了指身边的男子。再开口道,“臣子已及弱冠之年,臣与丞相私交甚好。遂订了门亲事。望陛下应允。”
      小皇帝还未开口,摄政王倒先说话了,“依我看不是将相私交甚好,是谋略当好吧。”
      “浮白你当真是被罚多了。怎么那么醉。净说胡话。”丞相脸色涨成酡红色忙忙匆匆讲道。
      “非也非也,我怎敢空谈无论呢?”先上前朝小皇帝行了君臣之礼,后又将老将军打量一番,“将军守国护国,为国展英姿,鄙人甚是钦佩。可我知将军以前与丞相关系并不好?甚至从前因某些私事,大打出手过。对吧,将军?”
      摄政王是只老狐狸,把矛头抛到将军手上。心里的小九九在场每个人都心知肚明。都是万人丛中杀出的妖精。一个个心里门儿清。
      但没人敢讲一句话,一句话便可站队,一句话便可丧命。
      老将军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如无其事地阐述道:“ 臣子已到婚配之年,娶妻生子乃是人生大事怎敢有谋略?臣忠心耿耿,天地可鉴。望陛下成全。 ”
      “这……”小皇帝面露难看之色,朝摄政王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陛下,您瞧臣做甚?莫非臣脸上绣了花?”没有一个人敢笑,甚至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我……该怎么办啊?舅舅……”小皇帝心惊胆战,用细若蚊蝇的声音朝摄政王询问道。
      摄政王先是勾唇一笑,笑得阴冷,令人发颤。后又长舒一口气,“陛下,这是朝堂,您为君,我为臣。称呼有些许错误。”
      “但依臣所见,挑选小将军夫人乃是大事,多看看几家姑娘,总比丞相家无名无份的庶出女好。”
      小将军抬起头,然后不苟言笑地回话道:“多谢摄政王关心,但我与宋姑娘,乃两情相悦,我心倾丞相之女许久,听闻色艺双全。甚是喜爱,昨日一见确为如此。宋姑娘也曾说听闻臣远名许久,甚是倾佩。”说罢后朝摄政王沈醉行了礼,“望摄政王成全一对鸳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大婚之日定当邀摄政王来证婚人。”
      “京城美人皆都色艺双全,琴棋书画皆都信手拈来,小将军还是得多看看,选正妻可不是小事。你说对吧?小将军。”摄政王摸了摸官服上的锦绣刺花,面无表情的询问道。
      小将军林苑舟义正言辞不露怯色地回复道:“臣虽未见过许多京城美人,但边疆大漠里养出的美人也是风情万种。这些于臣而言都毫无波澜,唯见到宋姑娘,心里就激起了千层浪。”
      摄政王沈醉昂着头,光明正大瞥向林苑舟,鼻腔哼出一声“嗯”。又含着笑边摇头边说道:“可当真是情真意切啊,可真是让老臣感动。一对鸳鸯怎有不成之理啊。”
      “多谢摄政王成全,日子定在腊月廿四,摄政王可一定要来啊。”林苑舟朝摄政王点头示好,其中又含有多少好?多少坏?不得而知。
      “将军一家立下汗马功劳,多年镇守边疆可要更光大办。”小皇帝重振颜色开口朝小将军的放向说道。但又好似想起什么,按了按头上穴位。又恍然开口,“朕体弱多病,恐怕不能去。免得给婚宴添了病气。”
      “赏黄金千两。风光大办!”摄政王从容不迫又带有一丝重于泰山般的压迫。
      摄政王嘴角始终上扬,眼神向下瞟。盯着地面上爬入大殿的蚂蚁。
      蝼蚁本就不该存于大殿之内,蝼蚁不配为敌。退一步为计谋,情势所迫……极度自信导致低估蚂蚁的巧舌如簧。
      小将军林苑舟昂着头颇有当年林老将军年轻时沙场取胜刹那间的傲气,然后心满意足地应对如流道:“ 定当会风光大办,三书六礼,十里红妆,凤冠霞帔,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证婚人可一定要来,来晚了要浮三大白。对吧,沈摄政王,沈醉,沈浮白。”
      “定当会去,礼也定当备好。”
      蚂蚁生命力强大又脆弱……但千里长堤毁于蚁穴。
      下朝后,小皇帝称肚子饿急匆匆跑去御膳房。御膳房人多眼杂,偷了一盘玫瑰小饼。看起来不像今天做的,各宫太妃都不屑于吃。她们吃就吃清晨带着露水现采现做的。宫里或许什么都不行,但吃食一定行。
      小皇帝匆忙回到寝殿,掰开玫瑰小饼。里面出现零零碎碎的纸条。把全部纸条拼在一起。赫然出现几个大字:“只待王权归天子,京城奏起常安歌。”
      “对对对……我猜对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