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为了骗缪存一起吃晚饭,骆明翰特意跟他约在了五点多。正是晚高峰时期,他过来时堵了会儿,等到职校东门时,缪存已经到了,估计等了能有会儿,正坐在花坛上喂鸽子。都是美院的鸽子,看这儿有吃的就呼啦啦飞了过来,车窗降下,到处都是咕噜噜的声音。

      骆明翰看了眼短信,缪存在十分钟前问他到了没。

      他不急,鬼使神差坐在车里看了缪存好一会儿。缪存的衣着总是很简单,普通的T恤,休闲裤,帆布鞋,没有别的男生趋之若鹜的潮牌潮鞋,太瘦了,坐在花坛边弯下腰时,T恤被风吹得空荡。

      那天关映涛神秘兮兮问他是不是被下了蛊了,骆明翰这会儿抿一口烟,觉得是八九不离十中蛊了。用「一见钟情」太隆重,他没打算跟谁稳定,但的确这半个月都在梦魂牵萦地——想玩他。

      骆明翰经验老道,怎么可能傻不拉几下车把身份证递给他?他重新升上车窗,继而给缪存拨出电话:“我到了。”

      缪存果然站起了身,“我在花坛这边。”

      广场上停了很多小吃车,骆明翰克制地按了下喇叭,“不方便停车,你过来吧,双闪的路虎。”

      缪存乖乖过去,骆明翰没开车窗,直接在他相距三步时主动推开了副驾驶的门:“上车。”

      他太擅长发号施令,对下属对下游公司都是如此,明明是很淡的语气,但自然而然就让人想照着他说的去执行。

      但是今天碰到不按常理的主儿了。

      缪存没上车,伸出手:“身份证给我。”

      骆明翰莫名低笑了一声,或许是觉得他有意思。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扶着方向盘的手轻点了两下,“交警在上个红绿灯口,马上过来。”继而瞥了缪存,带着笑地轻描淡写:“你不会忍心让我被交警当街教育吧?”

      缪存不开车,根本不知道职校附近的交通管得是松是严,一秒的迟疑后,终于还是善解人意地上了车。双闪按灭,路虎开出,躲过了后面子虚乌有的交警摩托。

      “给我身份证。”

      骆明翰笑了笑,“别急,这附近不好停车。”安全带警报鸣叫,他声音温柔下来:“怎么不系安全带?”

      他这一瞬间的温柔像极了骆远鹤,缪存心脏狠狠一颤,继而乱七八糟地跳了起来,以至于根本不敢看他。

      骆明翰什么火眼金睛?谁对他有意思谁想跟他上床向来都一眼看穿。他没出声,只是漫不经心地扬了下唇,心里有些意外。

      他以为缪存对他是有些排斥的,做好了长期攻坚的准备,没想到他却在自己面前红了脸。

      拐过一个路口后,路虎驶入僻静小路,骆明翰依诺将车停下。

      “我的衣服呢?”他解开安全带,搭着方向盘转向缪存,看向他空空如也的两手。

      “忘记洗了……”缪存的心还在七上八下,双眸不自然地垂着。

      骆明翰太想欺负他了,欺负不着,只能拧了拧领带扣,一脸欲盖弥彰的动心。

      “你把身份证给我,下次洗好了我再还给你。”大概是怕骆明翰误会,缪存马上说:“快递给你也行。”

      他恨不得划一条楚河汉界,骆明翰给可爱得笑出了声,“无所谓,一件衣服而已,我弟弟不会介意。”他打开中控,拿出身份证递给他:“收好,下次未必碰得上我这种好人。”

      缪存确实开始觉得他是个好人了,甚至开始为自己莫名的冷淡自责。
      多没礼貌,这是骆老师的哥哥。

      “谢谢。”缪存乖乖道完谢,想下车,车门自动锁着,骆明翰没有给他解锁的打算。

      “吃饭了吗?”

      缪存:“……”

      “我帮了你两次忙,请我吃顿饭,不过分吧。”骆明翰似笑非笑。

      收回刚才「好人」的判定。
      骆远鹤是骆远鹤,狗是狗。

      缪存浑身又开始出现冰冷的抵触气息,“烧烤、麻辣烫、兰州拉面、山东煎饼。”

      骆明翰的目光仍锁着他,“就这么打发我啊?”

      缪存看着他很认真地说:“我穷。”

      “多穷?”

      “包子配白开水的穷。”

      骆明翰微微一笑,从善如流:“既然这样,那刚好,我请你吃顿好的。”

      缪存冷冷又气地看着他,无语。
      淦,这人怎么这样。

      骆明翰偶尔会来这边找骆远鹤吃饭,知道几家不错的饭店。他早有预谋,太远了缪存或许要上晚自习,因而提前定了一家附近的私房菜馆,是退了休的老教授夫妇开的。

      “他们两个年纪大了,一天能做的有限,上菜有点慢,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餐厅不在街边,在小区里,跟缪存的别墅区隔了整片中大,是带花园的排屋,一花一草都被老人侍弄得很精致。

      缪存不爱跟骆明翰瞎聊,蹲地上看花。都是月季,栽在盆里迎风摇晃,色彩浓郁极了。老教授出来摆餐布,见缪存目不转睛:“你喜欢?”

      缪存点点头。

      老教授看了骆明翰一眼,骆明翰笑了下点点头,绅士得很。过了会儿,老人递给缪存一盆用报纸包好的幼苗:“送给你,这是上一批扦插里状态最稳定的一株,你要好好对它。”

      很少有人对缪存好,因而他对恶意总能又快又狠地反击回去,对这种好意,却毫无处理能力。

      心里其实是很受宠若惊的,但在骆明翰看来,缪存只是意外地瞪大了眼眸,拘谨又僵硬地站着,脸上一片懵懂。

      “我不会。”他推拒,眼睛看着花。

      老教授笑得温慈:“慢慢学,这世界上没有养不好的花。”

      缪存终于接过,抱在怀里,小声说:“……谢谢。”

      要是换别的孩子,这时候可能都说上一吨好话了,会叽叽喳喳地夸月季多漂亮,夸教授多厉害,惊喜地保证一定好好养它。

      缪存心里也明白,因为他弟弟缪聪就是这样的人。他很讨人喜欢,爱笑嘴又甜,就算骄纵长辈也愿意宠他。逢年过节聚会,缪聪是明星,缪存一个人在角落默默等开饭。

      这样的性格没有人会喜欢,幸好,在十数年的失落和自卑中,缪存已经自成铠甲,既不需要也不渴望被别人喜欢了。

      不过面对教授这样的善意,缪存还是忍不住会想,是不是感谢得不够?教授会不会觉得他不知好歹?会不会失望?

      骆明翰不动声色看着,给他倒了杯茶,让他过来坐。

      “怎么,对我凶巴巴的,别人送你株花你就偃旗息鼓了?”毕竟是个十九岁的小孩儿,骆明翰要看穿他是多么轻而易举,他手指点了点,云淡风轻地说:“你不用太当回事,他见人就送,上次送了我一车,这叫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缪存当作没听到,但心里那根弦已经松了回去。

      “你不会养花,我会,我可以教你。”骆明翰张口就来。

      缪存抬眸看他,满眼都是不信。

      “月季是药罐子,怎么施肥,堆多少药怎么堆,怎么养成开花机器,挺难的。”骆明翰悠然地说,给缪存斟茶。

      他其实知道个屁,不过就是听家里的园艺师唠叨,耳朵都起茧了,实际上药都没喷过。

      缪存将信将疑,但眸中情绪很淡:“我自己会学。”

      骆明翰笑了一声,“也行,”他以退为进,“等你自己学会弄清了,这盆花估计也死了,就当新手祭天吧。”

      这家私房菜不允许点单,做什么吃什么,吃着像淮扬菜,清淡但鲜。缪存日常就是啃包子,早上包子,中午食堂猫似的只吃一点,晚上又是包子就白开水,画起画来饿过头了也就算了。他活得很粗糙,忽然吃这么好的菜,味蕾都有点受不了。

      骆明翰对这家菜的水准很有把握,没想到缪存一脸平淡,“吃不惯?庙里的和尚都比你吃饭积极。”

      缪存点点头:“好吃,是我的问题,我对吃的不感兴趣。”

      棋差一招,臭了。
      骆明翰真没想到天底下还有断绝了口腹之欲的人。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缪存理所当然地回:“赚钱。”

      骆明翰诧异,又有点哭戏不得,想说你他妈的还真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他的追人之路举步维艰成果可怜,微信始终没加上,缪存冷热不吃,这还不止,原本浪漫的户外晚餐忽然间风起云涌,下一秒,暴雨噼里啪啦顷刻而至——

      骆明翰骂娘都没脾气,从餐桌上抢救起缪存的那盆花,抱着他往屋里跑。

      雷声阵阵,闪电鞭子般抽下来,将刚刚还浪漫的夜幕照得跟鬼一样。老教授笑得不行:“天公不作美啊。”

      骆明翰一边拍身上的雨水,一边忍下脏话。

      老教授看向骆明翰:“你送小同学回去?”

      小同学说:“我打车。”

      中大实在太大,到别墅得有四五公里,走回去的是傻子。老教授点开了APP,遗憾地说:“前边排队七十八个人。”

      骆明翰不骂天了,觉得自己此刻是玉皇大帝亲儿子。
      他抱着花,狼狈也倜傥:“还是让我送你。”

      缪存拒绝不了,心里隐隐叹了口气。
      倒霉。
      除了缪建成,看来这个骆明翰也是瘟神,瘟住他了。

      豪车密封好,这么世界末日般的雨硬是给阻隔得静谧无声,只有哗哗般的白噪音,听着反而有温柔的氛围了。骆明翰抽纸巾给缪存,问他地址。缪存报小区名,“到了我再给你指路。”

      “你这么小,怎么不住宿舍?”

      从来没人能管到缪存的闲事,他淡淡地说:“宿舍闹鬼。”

      骆明翰:“……”

      到地方,路灯惨淡在暴雨中,缪存自己都还不熟呢,一通指挥乱七八糟,绕了三圈才找到自己那栋。

      别墅门口可以就地停车,骆明翰按住他肩膀:“等一下。”继而自己拿着伞下车,绕到他那边,堪称绅士地拉开车门,将他在伞下遮得严严实实。

      不绅士不行啊,不然怎么有机会进门?
      送到门口而不入,说出去都是他的耻辱。

  • 作者有话要说:  骆明翰:他脸红了,他喜欢我
    妙妙:瘟神,晦气
    感谢在2021-07-11 20:56:45~2021-07-12 23:01: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胭脂君婕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真无牙 20瓶;企鹅冲浪日记、眯着眼 10瓶;软糖 5瓶;琉璃心 4瓶;数学王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