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当咸鱼的第4天 ...

  •   时予在一阵刺耳的警报声中醒来,除了每年利尔维亚战役哀悼日,她还真没在其他时间听到过这样的警报声。
      
      她懵了一会儿,脑袋空空想着利尔维亚战役哀悼日不是才刚过去一个月吗?
      
      随后,她的智脑强制弹出一则消息,严肃的男声响起。
      
      【请海蓝星所有居民注意!请海蓝星所有居民注意!海蓝星遭遇未知物种入侵,所有居民即刻按照政府发放的避难指南前往避难所就近避难!重复一遍……】
      
      时予瞬间精神了,看一眼智脑上弹跳出来的避难指南,她马上打开窗户。
      
      果然,低空航道已经被禁止驶入,高空航道全是悬浮车在跑,机甲凌驾于悬浮车之上,以更快的速度往事发方向冲去。
      
      时予忽然有一种极度不祥的预感,这种预感她只有过两次,一次是末世来临前,还有一次是她被人暗算穿越前。
      
      她立刻把家里所有吃的塞进空间包,这已经成为她遭遇危险时的本能。
      
      收拾好必要物品后,她又在别人慌不择路时,用最快的速度冲到安置区里的营养液自动贩卖机前把所有联邦币花光。
      
      她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还有百分之八十存量的自动贩卖机,抱着已经存得满满的空间包按照政府发放的避难指南开始前往最近的避难所。
      
      这么大规模的避难,看来入侵的物种数量不少,也不容易对付。
      
      时予想到穿越前对付丧尸的情景,心头沉了沉,不过星际时代科技发达,远远超过她之前生存的时代,武器的发展可以说达到了地方,可以威胁种族存亡的丧尸在星际连被当成下酒菜被端上战争方桌的资格都没有。
      
      而此刻,海蓝星却发布了如此紧急的避难警报……
      
      时予抿了抿嘴,带着空间包开始逃命。
      
      她所在的安置区和最近的避难所有不短的距离,住在安置区的人大多是老弱病残,基本靠靠政府发放的救济金和救济品活命,没有悬浮车。
      
      为数不多的悬浮踏板早被哄抢而空,剩下的人只能慌慌张张往外跑,生怕落后一步丢了小命。
      
      时予也顺着人潮跑。
      
      她跑出去没多远,忽而感觉一股巨大的冲力从侧方大楼袭来。
      
      眨眼间,大楼被机甲砸得粉碎,数不清的瓦砾从天上飞溅下来。
      
      时予恰巧站在密集瓦砾的正中央,一条粗壮的钢筋几乎是对准她横扫而来。
      
      和她一起奔逃的人不约而同发出刺耳的尖叫声,绝大多数人都惊恐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时予后退一步,低下头,掩饰了瞳孔中一闪而逝的金光。
      
      同一时刻,钢筋以不可思议的力道扭转方向将扑洒过来的瓦砾全部扫开。
      
      这时候没有人注意为什么自己没被砸死,死里逃生后的人在瓦砾落地后发出更恐怖的尖叫浪潮。
      
      时予微喘一口气,她被抠门大叔捡回家后,三天两头被他翻来覆去的捣鼓,五颜六色的药剂都注射过,小命虽然没什么大碍,但身体一直都比正常人弱,悬浮踏板都不敢上。
      
      抠门大叔说她小时候受伤的后遗症不小,以至于体能无法维持原本的B级,在即将掉到C级的边缘横跳。穿越时带来的能操控一切金属的金系异能也因此基本不敢用。
      
      近一年来,她的身体算是恢复到了正常水平,但使用异能还是有不小的负荷。
      
      时予捂着耳朵,隔绝周遭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继续跟着人潮跑。
      
      轰隆!
      
      又是一座高楼倒塌。
      
      刚刚砸在大楼上的轻小型机甲才吃力的爬起来,在他之后,一只不下十米高的绿色螳螂甩着蝎尾舞着双刀,横冲而来!
      
      卧槽!这是什么怪物!
      
      时予瞳孔放大,双腿已经在脑子反应过来前冲了出去。
      
      轻小型机甲再次和绿色螳螂打在一块。
      
      时予和奔逃的人群一起加快脚下的步伐。跑没几步,前方突兀掀起一条湿漉漉的触手,黏腻的液体从触手上啪嗒啪嗒往下掉,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宛如水蛭的怪物浑身都是漆黑的,它张开了将黑洞洞长满细密牙齿的口器!
      
      呼啦啦!
      
      建筑掀倒一片,前方奔逃的人大半都落入黑洞洞的口器中。
      
      细细密密的尖牙闭上,条状怪物咀嚼着,殷红的血液从它尖白的牙齿上流下来。
      
      太久没见这么血腥的场面了,时予忍住胃里泛起的干呕,开启智脑的求救信号,疯了似的往后跑。
      
      怪物的注意力似乎不在她身上,甩着湿漉漉的触手追着另一群人去了。
      
      而在这时,时予的智脑又收到一份地图,海蓝星政府发来的。
      
      是海蓝星的地形图,上面许多地方已经标了红,是被不明物种入侵的地方。
      
      时予所在的安置区恰巧是红色区域中的一块,她所要前往的避难所附近有整整四块红色区域,而且红色区域的范围还在扩大,很快就能连成一片。
      
      按照目前的情况,她想要穿过红色区域抵达避难所的概率几乎为零。
      
      她毫不犹豫把目光放在另一处更远的避难所上,那附近只标了一块红色区域,而且范围很小,目前也没有扩大的趋势。
      
      做下决定,时予便顺着智脑计算出的最短路线跑。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狼狈的奔逃过了,好像回到了末世里疲于奔命的时候。
      
      这种感觉糟糕透了!
      
      时予没有发现,她明明一直在狂奔,身体的疲惫却以一种非常缓慢的速度在递增,跑得越久,递增的速度越缓慢。假如用数值来估量,到后面她的疲惫程度几乎不增长,完全不符合正常的运动规律。
      
      如果她立刻进行体能检测,会发现身体的各项指标在疯狂变动。
      
      很快,她跑出了安置区。
      
      这并不意味着安全,未知的地方才是最可怕的,因为没人知道下一刻等待自己的是生存还是死亡。
      
      时予想看一看地图有没有更新,却发现智脑右下角出现了红色三角形感叹号,这是智脑无法进行通讯的标志。
      
      海蓝星所有通讯都由星球外的环道卫星控制,除非卫星受损或卫星信号被屏蔽,否则绝不可能出现无法通讯的情况。
      
      这两种情况无论出现哪一种,对现在的海蓝星来说都是雪上加霜。
      
      时予来不及想太多,只能依赖刚才海蓝星政府发来的地图,短时间内它还是准确的。
      
      安置区外的街道也损毁得厉害,到处坑坑洼洼,倒塌的大楼后还有一具看起来像是蜘蛛却浑身都湿漉漉的怪物的尸体
      
      它躺倒在地上,腹部闭合着尖锐的牙齿,却被劈成了两半,恶心粘稠的绿色液体流了一地。
      
      时予没傻兮兮过去看,她观察了地面后,继续朝避难所的方向跑去。
      
      在这个悬浮车时速可以达到一万公里每小时的时代,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距离根本不算什么,可一旦失去代步工具,只靠双腿,距离将变成很恐怖的制约因素。
      
      时予走到夜幕降临也没走出多远,倒是累得直喘气,咕噜咕噜灌下一支营养液才好些。
      
      晚上并不适合赶路,她衡量后,打算进附近的建筑休息一晚上,正巧附近有一座商场。
      
      大概是末世的经历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她下意识想从商场里搜寻物资。
      
      可她才踏进商场,清脆的咔嚓声响起,能源枪指着她,冰冷的枪口贴着她的太阳穴,以最冷漠的方式展露威胁。
      
      时予想也没想举起双手:“我是同胞!兄弟!别开枪!”
      
      她挪着余光看人,还没看见对方长什么样,微冷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别动手。”
      
      冷冷清清的音调像山巅上的松雪,清冽逼人,声音不大,却带着不容质疑的命令。
      
      时予立刻看过去,等见到那头披散在肩上的银发,她举在脑袋边的手往前拍了拍,哇一声,开始套近乎:“好巧哦,与砚!”
      
      夸张的声音让少年侧目,时予笑眯了眼。
      
      是熟人,把枪挪开怎么样?

  • 作者有话要说:  咸鱼:友军,勿伤,我乖Ov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