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当咸鱼的第2天 ...

  •   时予捧着饮料跟着顾前谦进了展厅,这里就是闲着没事干的人的聚集地。
      
      当然,除了闲,他们还有钱。
      
      时予一身洗得发白的衣服无疑吸引了很多目光,她仿佛没意识到自己的格格不入,而是抬头四处乱看,发现展厅里除了透明玻璃柜压根没有看到顾前谦诱惑她来的小布丁。
      
      时予吸一口饮料,用手肘顶了一把顾前谦的肚子:“我的小布丁呢?”
      
      “别急,等一下就给你买。”
      
      时予:“?”
      
      顾前谦开了空头支票,还理直气壮道:“你一天到晚的就会吃吃吃,能不能有点情操?”
      
      看着时予的眼神变得危险,顾前谦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乖乖道:“好了好了,展览结束就给你买,甜莓最新出品的那款布丁怎么样?”
      
      甜莓是全联邦最出名的甜品公司,宇宙驰名商标。
      
      时予马上不客气道:“要一百个。”
      
      “一……一百个?”
      
      时予挑眉,表示没得商量。
      
      顾前谦还想说话,一个人忽然走了过来拍了他的肩膀道:“你怎么在这?”
      
      顾前谦还想看谁一上来就拍他肩膀,转头一看,立刻讪讪后退一步:“哥。”
      
      来人是顾前谦的堂哥,顾明湛,海蓝星首富,甜莓公司创始人之一。
      
      他要比顾前谦成熟稳重多了,鼻梁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右边镜框下还坠着一小颗蓝色棱晶,给他增添几分……嗯,妖冶的风采。
      
      是不是有钱人都有点奇怪的癖好?顾前谦的骚包的红发,顾明湛嗯……妖里妖气的眼镜。
      
      时予心底正犯嘀咕,顾明湛已经眯起眼重复道:“你怎么在这儿?”
      
      不愧是远征军退役军官,说句话都扑面而来一股压迫。
      
      顾前谦抖了个激灵连忙道:“我……听人说这里有好玩的,就带我同学过来玩了……”
      
      话说得很没有底气。
      
      作为他话里的朋友,时予很自然对顾明湛点了点头,目光有些发亮。
      
      甜莓集团的创始人,每个月都给海蓝星救济站捐献甜品,时予手里捧着的饮料就是甜莓集团的产品。
      
      好喝。
      
      好人。
      
      顾明湛有点诧异时予的态度,可看到她微微发亮的目光时,又皱起眉来,转头对顾前谦道:“你跟我过来一下。”
      
      顾前谦看一眼时予,时予晃了晃手里的饮料瓶,意思是想干嘛干嘛去只要记着她的布丁就好。
      
      顾前谦嘴角抽了抽,和顾明湛走了。
      
      来都来了,时予干脆捧着饮料在展厅里看起来。
      
      她选了一个人相对少的角落,站在玻璃柜前,看着里面的标本。
      
      这是一只灰黑色的蝴蝶,翅膀上有着白色波浪状的斑纹,还有大小不一错落着对称分布的淡黄色环形圈,它的触角像是两片干枯的树叶,和垂耳兔的耳朵似的耷拉着,完全盖住蝴蝶的面孔。
      
      整只蝴蝶翅膀下垂,如同披风裹在身上,从侧面看去,稍不注意,还以为是个拇指大小的人。
      
      时予吸一口饮料,认真看着好像泛起一层淡绿色光芒的蝴蝶翅膀。
      
      不可否认,蝴蝶标本漂亮极了,可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诡异感。
      
      时予又看了两眼,刚刚的诡异感好像消失了,而在玻璃柜的另外一侧,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她下意识抬起头,展厅里的灯光在那人身后晕开,险些晃了她的眼。
      
      是一个少年,他穿着单薄的白衬衫,衬衫最上面一颗扣子随意敞开着,露出他精致无瑕的锁骨,肌肤过分白皙,仿佛稍稍用力便能烙下印子,再往上,是一条漆黑性感的项圈。
      
      时予咬着吸管继续看。
      
      他长长的银色发丝披肩而下,一直蜿蜒到腰际,时予抬头就见他轻薄的唇瓣微微抿着,漆黑深邃的瞳孔蔓延开神秘。
      
      有点漂亮啊……
      
      时予再吸一口饮料,搭讪道:“你好,你叫什么?”
      
      时予除了喜欢吃小布丁,还喜欢欣赏美丽的事物。毕竟生活这么无趣,咸鱼需要享受。
      
      少年没回答她的话,而是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眨了眼睛别开头。恰巧这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时予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顾明湛和几个穿着正装神色肃穆的男人走来,看到少年,顾明湛率先道:“与砚,你出门怎么不带着人?”
      
      与砚?
      
      哪个与?
      
      时予的予吗?好巧哦。
      
      时·咸鱼·予想着,转头又见顾明湛扶了额道:“抱歉,我太急了,没有怪你的意思。”
      
      少年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而是点了一下头,双手兜在口袋里缓步离开。
      
      时予看他修长单薄的背影,正想吸一口饮料,却发出吱溜一声,饮料瓶空了。
      
      这一声实在太大太突兀,顾明湛很难不皱眉看她,却也只是看一眼,什么都没说,又带着一群人呼啦啦走了。
      
      顾前谦不知道从哪冒出来,长长叹一口气道:“走吧,鱼。”
      
      时予却一把拉住他:“刚刚那人是谁?”
      
      不是她敏感,她能感觉得出来对方打量她的目光很细致,像是在衡量什么,也不像是对陌生人。她敢保证自己没见过那个少年,毕竟对方太好看,她只要不是眼瞎没失忆都不可能没有印象。
      
      顾前谦下意识反问:“哪个人?”
      
      “跟你哥走了的那个?”时予问着,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没其他目的。
      
      顾前谦放眼过去望了望:“哦,你说那个啊,我哥的朋友,首都星来的。”
      
      “首都星?”抠门大叔探亲去的就是首都星。
      
      “对啊!”顾前谦应了一声,又偷偷凑到时予耳边道:“据说是个大人物,有军方背景。”
      
      说完,顾前谦左右瞄了瞄,一把扣住时予的肩膀带着她往外走,嘴里碎碎念:“走走走,新物种是看不成了,早知道这次来这会遇到我哥,还要赔上一百个布丁,我说什么都不来。”
      
      时予听到一百个布丁,瞬间把刚刚的少年抛到脑后。
      
      两人离开,无人发现时予刚刚看的蝴蝶标本轻轻抖动了一下翅膀,透明的鳞粉飘了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文文好冷,咸鱼瑟瑟发抖,求收藏,嘭,跪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