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女户 ...

  •   是个男的听到这种话,就没有不愤怒的,何况是对辛念极为珍视的郁辰?
      
      他噌的一下站起来,攥紧了拳头,克制着怒火一字一顿地警告,“这种玩笑不能开,虽然我是过错一方,但也请你尊重我女朋友。”
      
      傅延琛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态度,唇线拉直,无所谓地点点头,“那就没什么好聊的了,等着起诉函吧。”
      
      郁辰眉心一皱,“你这样做不觉得太过分了?”
      
      傅延琛无奈地耸了耸肩,“我最多只能让一步,要么你们分手,直到你分期还清欠款为止,要么就让你姐夫吃官司,为他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没想到对方还在明目张胆惦记自己的女朋友,郁辰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了了,扬起拳头就朝他挥过去。
      
      辛念这是第二次见郁辰动怒。
      
      第一次还是三年前,她大一时被一个追求者跟踪纠缠,郁辰气得将人抓住打了一顿,她那时才发觉,温柔安静的校草居然也会打架。
      
      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让她一瞬恍惚。
      
      直到白特助快速从侧面拦住郁辰,她才回过神,连忙从背后抱住他,小声安抚着,“辰辰别生气,为这种人气坏身体不值得,听话,快放手,消消气。”
      
      辛念此刻已经顾不得外人的眼光。
      
      也是在大一那次她才得知,郁辰小时候有心疾,长大后好不容易才把身体养好了些,她绝对、绝对不能让他被气到。
      
      万一病情复发了怎么办?
      
      他会心疼,她也会跟着心疼。
      
      傅延琛的视线凝固在郁辰的腰间、辛念的手上,扬起的嘴角逐渐压下,深邃的眼底有暴风雪肆虐。
      
      他冲白特助摆摆手,轻描淡写地说:“没关系,你在旁边仔细盯着,他如果有本事碰得到我,记得让赵律师再追加一笔巨额的医药费。”
      
      白特助佩服地睁大了双眼,立刻照做。
      
      辛念感觉到郁辰绷紧的身体松弛了几分,这才放手,顺便瞪了死要钱的傅延琛一眼。
      
      傅延琛轻挑眉尾,朝她一笑。
      
      郁辰逼自己冷静下来,严肃道:“傅总如果有其他要求,可以随时联系我,要是还想让我用念念换,你趁早死心,我就是倾家荡产,也不会放弃我女朋友。”
      
      他牵起辛念的手,柔声说了句,“我们走。”
      
      辛念乖巧地点头,快步跟上他离开。
      
      傅延琛目送两人的身影消失在窗外的竹林边,冷哼一声,“念念,叫得可真亲热。”
      
      他回身看向白特助,“你是不是也觉得特别肉麻?”
      
      白特助愣了愣,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他心说:人家男女朋友,叫得亲热没问题,有问题的是老板你才对吧?
      
      **
      
      回去的路上,郁辰开着车,车载电话一直响个不停。
      
      他每挂断一次,脸色就难看一分。
      
      辛念真的是烦透了那一家人,尤其对郁辰的赌鬼姐夫深恶痛绝,但她又不忍心看男友如此,脑子一热,心里的话就脱口而出,“要不,我帮你想想办法。”
      
      说完她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她才不想替那种烂人还钱!
      
      郁辰误会了她的意思,语气强硬地拒绝道:“你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我就算再落魄,也不会牺牲你去拖延还款期限。”
      
      辛念使劲点头,烦闷中滋生一丝甜意,心中舒服了不少。
      
      郁辰关了车载电话,手机静音,于是车里只剩下一阵接一阵的手机振动声。
      
      辛念假装听不到,到了大学校门口才说:“今天别送了,我自己回去吧,最近大家都在搬宿舍,来来往往人多。”
      
      她可不想再碰上某些不长眼睛的,当着她这个现女友的面上来跟郁辰要联系方式,免得她一个忍不住,临毕业前暴露了自己醋精本精的真面目。
      
      郁辰不喜欢花钱大手大脚的富二代,所以她是勤俭持家的灰姑娘。
      
      郁辰不喜欢拈酸吃醋的花痴恋爱脑,所以她是体贴上进的励志少女。
      
      反正郁辰喜欢的样子她都有,女友地位万年不动摇!
      
      郁辰刚想摇头拒绝,手机再次振动起来。
      
      辛念笑着催他,“赶紧接吧,免得一会路上开车分心,不安全,我到宿舍了告诉你,你到家也告诉我一下。”
      
      说完快步走到马路对面,回头朝他挥手拜拜。
      
      郁辰无奈,目送她绰约的背影湮没在进进出出的学生里,掏出手机接通了来电。
      
      **
      
      南湖别墅区。
      
      郁辰刚一进家门,就被妈妈、大姐一家四口和小妹围了起来,像一屋子麻雀,叽叽喳喳问他谈判的结果如何。
      
      郁辰妈:“怎么样,对方好说话不,能不能给个折扣?”
      
      郁娟:“小辰,哎,是我们一家子拖累你了,对不起……”
      
      郁玲:“哥,谭芮姐来电话了,说愿意帮忙找一下关系跟对方说项,让你抽空给她回个电话。”
      
      郁辰姐夫:“好弟弟,我这回真的知道错了,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
      
      郁辰的耳朵里嗡嗡作响。
      
      他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起傅延琛的要求——要么和辛念分手,要么他姐夫等着吃牢饭,为了大局强压下去的怒火再次窜起。
      
      砰!
      
      他重重地拍了下沙发,吓得众人一起噤声。
      
      片刻后郁玲嘀咕一句,“干嘛,再吓死人家,问问怎么了?”
      
      郁娟关心地问:“小辰,你今天去是不是受了委屈?”
      
      郁辰妈一听不干了,“谁敢给我儿子气受,我去找他领导,哪个公司的,有钱人就能欺负人了吗?实在不行就找媒体,曝光他!”
      
      “别,妈,不行,人家捏着我把柄,家里有监控!”郁辰姐夫膝盖一软,又跪下了,“好弟弟,你千万别见死不救,那家让你受气是不对,你忍一下,要不你打我骂我,拿我出气也行!”
      
      不知道是哪个字触动了郁辰敏感的神经,他突然盯着他姐夫,低声质问,“我还要怎么忍?人家当着面抢我女朋友,不分手就要告你、告公司,你说别见死不救,那要怎么救,把念念拱手送人吗?”
      
      郁辰妈脱口接了句,“那个小妖精,我就知道她不安分,出趟门就能勾搭一个,儿子我给你说,听妈的没错,这种女人不能要,早晚给你戴绿帽子。”
      
      “就是,她就是个拜金女,骑驴找马。”郁玲跟她妈一唱一和,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把亲哥骂了进去。
      
      郁娟发现弟弟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吓人,急忙拉扯她妈和小妹,用眼神示意她们看郁辰的表情。
      
      郁辰妈担心儿子的心脏受不住,努力压下勾起的火气,哼了一声。
      
      郁玲借口天冷,火速跑自己房间里躲着去了。
      
      “我有点累,先回屋休息,晚点我会再和苦主联系一下,这事你们就别管了。”郁辰疲惫地按着太阳穴,起身上楼。
      
      走到一半,他不放心地回头交代一句,“念念的事谁也别再提,尤其是当着她的面,否则别怪我翻脸。”
      
      郁娟连忙点头,听她妈在旁边嘟囔着什么“有了媳妇忘了娘”,赶紧大声说:“小辰你辛苦了,快去歇着吧,做好饭再叫你。”
      
      成功压下了她妈的声音。
      
      郁辰姐夫保持着下跪的姿势,默默地看着郁辰清瘦的背影上楼,转弯,消失,脸上满是不甘和屈辱。
      
      **
      
      当晚,郁娟和妈妈一起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一大家子围坐在餐桌旁,大人个个沉默,边吃边偷偷打量郁辰,倒是两个小女孩吃得开心,还拿着蟹腿当武器,学着动画片里的样子过起招来。
      
      郁辰看着两个外甥女,紧绷的神情难得有了一丝笑意。
      
      恰在这时,他姐夫又一杯56°的五粮液下肚,突然拍桌而起,指着俩闺女大骂,“笑什么笑,你们老子要坐牢了,你们还笑得出来?良心让狗吃了,养你们这么大有什么用!”
      
      郁辰可以说是他姐姐一手带大的,姐夫指桑骂槐的意思过于明显。
      
      两个小女孩却不懂,因为被爸爸凶了,哇的一声哭起来。
      
      郁辰轻轻放下筷子,看也不看众人,步伐沉重地上了楼。
      
      郁娟忙着将两个女儿哄好送回房间,郁辰妈担心儿子被气出个好歹来,追上楼看情况,郁玲跟了上去。
      
      一转眼,餐桌旁就只剩下郁娟的丈夫,高大千。
      
      他盯着楼梯听了会动静,见没了脚步声,偷摸起身猫着腰一够,拿到了郁辰落在餐桌上的手机。
      
      面部识别没通过,弹出密码输入框。
      
      高大千虽然好吃懒做,却不是个傻子,就冲郁辰对辛念那个好,外加自己老婆丈母娘小姨子时不时地念叨,他一下就猜到了答案。
      
      输入辛念的生日:******
      
      手机屏幕解锁。
      
      他刚好看到了辛念发来的信息:到家了吗?我睡了一大觉,刚醒,怎么没理我?
      
      高大千一对油滑的小眼飘来飘去。
      
      他靠近楼梯口听了会楼上的动静,终于一咬牙,回复道:有急事,湖边见,手机没电了,见面说。
      
      点击发送。
      
      紧跟着长按电源键关机,将手机放回了原位。
      
      **
      
      十五分钟后,约摸着目标应该打车赶到了,高大千悄悄穿好棉服,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果然,他小跑着来到湖边时,看到了辛念原地跺着脚往手心呵热气的侧影。
      
      高大千想的是,小姑娘脸皮薄,把人私下约出来当面哀求肯定管用,实在不行就下跪。
      
      而且在他看来,女人么,不管多委屈,为了自己男人,最后都会心软让步的,更何况辛念如果图财,她可能巴不得傍上债主,跟着人吃香喝辣。
      
      那位傅总家里那叫一个气派,看着可比郁家有钱多了,搁谁谁不动心?
      
      他越想心里越有底,抬脚走了上去。
      
      冬天黑得早,湖边的路灯又坏了两盏,月色淡得看不清。
      
      辛念戴着保暖的毛绒耳罩,等得又冷又无聊,干脆在脚边的一长条薄冰上来回打滑,没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叮咚。叮咚叮咚。
      
      冉初曼一口气发来好几条信息。
      
      辛念快速看完,点开语音回复,“放心吧,郁辰特坚决,我们俩肯定没事,坐牢活该,谁让他手脚不干净。”
      
      走到她身后的高大千脚步一顿,面色瞬间狰狞。
      
      

  • 作者有话要说:  高糖预警:失忆后成为霸总的心尖宠~(狗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