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宫宴 ...


  •   瑶姬虽低着头,却觉得有千百道目光盯在身上,恶意和好奇均含其中。

      宛如箭靶。

      陛下身边的位置何等尊贵,更可况还有皇后在场,让她擅坐,简直就是把人架在火上烤。

      “昭妃,既是陛下的意思,你就去吧。”

      直到皇后沉声开口,瑶姬这才搭上周琰伸出来的手。

      庄严的鼓点再次敲起,她右手提着裙摆,一步步的被周琰带到了金龙案前。

      龙椅宽敞得很,纵然两人坐着仍可隔一段距离。

      瑶姬笑容恬静,旁边的周琰更是满脸的得意。

      她的容貌和霞液丹一样,都是他炫耀的资本。

      “开宴——”

      穿紫红蟒衣的孟公公猛甩拂尘,丝竹声骤起,满堂贵胄共举杯向周琰敬贺。

      “惟愿我主长寿康宁,国泰民安,山河永固!”

      客气的话说了一套又一套,各国贡献的宝贝也随着孟公公的现唱往上抬。

      瑶姬肚子有些饿了,想对面前的酥酪进行惨无人道的蹂.躏,无奈现在被无数道目光掣肘,只能当尊面带微笑的美玉雕。

      说好的晚宴呢?

      这些人怎么光喝酒不吃饭!

      周琰不第一个动筷子,谁敢造次啊。

      “靖炀王进献北海明珠二百斛、红南宝石二百斛、翡翠玉石三百斛……”

      东西并未全都抬上来,不过是选了最上乘的几样让周琰过眼。

      他打开金丝木匣,取出颗明珠在手中把玩,面露不悦之色。

      “朕怎么觉着,这珠子比往年要小些许?”

      靖炀王握酒杯的手紧了紧,起身回话:“回禀陛下,明珠的规格与往年并无不同,甚至成色更佳……”

      “爱妃,你觉得呢?”

      周琰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将珠子摊在掌心,推到瑶姬面前。

      靖炀王淡紫色眼眸随之转动,他通身贵气,仿佛从金玉堆里被养大的公子哥,再华贵夸张的装饰到了他身上,也是说不尽的合适妥贴。

      被宫宴上通明的烛光一晃,倒更像只开了屏的金孔雀了。

      瑶姬知道周琰想听她说什么,之所以让“爱妃”坐在身边,可不就是当传声筒么。

      朝乱出祸水、国灭出祸水,这得罪附属国的事儿,自然也得“祸水”背锅了。

      瑶姬拿过珠子,细嫩的指尖滑过它光滑的表面,盯着那上面反射出的耀眼光泽睁眼胡说:“是普通了些。”

      “哈哈哈,爱妃果然有见识!”

      周琰笑得放肆,冷眼看向靖炀王:“你还有何话要说?”

      靖炀王沉默半晌后缓缓低头:“是小王失职,这就命人再进献三百斛明珠赔罪。”

      归席前,他看向瑶姬的目光,多了丝耐人寻味。

      瑶姬眼观鼻鼻观心。

      不关她的事,她现在只是个打工的,要怨就怨那个狮子大开口的去。

      同样的戏码连着演了五遍,周琰使尽了手段敲竹杠,尽情欣赏五王敢怒不敢言的隐忍。

      流程走完后,瑶姬总算有时间喝口清酒了。

      之前她还在疑惑,好端端的六国为何会再次分裂,如今可算找到了原因。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就周琰这么个作法,被人家掀个乌龟翻盖那是迟早的事儿。

      怪不得皇后方才那么大方,这位置还真只有宠妃坐得,国母干这事儿她跌份儿啊。

      啧,狼狈为奸的帝后,一对黑心的祸害!

      舞蹈和杂耍班子换了几番后,在周琰的眼神示意下,孟公公吊着嗓子让众人噤声。

      “趁着今日高兴,朕有件稀奇事儿要讲。”

      周琰单掌撑着头,眼中已带三分醉意:“不知众卿可听过‘霞液丹’这个名字?前几日有人将此丹献与朕,还说是什么长寿之方,哈哈!”

      五王表情微变,尤其是虎萧王郎乾反应最激烈。

      他身材格外魁梧,即便坐着都比旁人高出半个头,满头黑长发编成细辫,坠以各色玛瑙披在身后。

      皮肤呈古铜色,眉骨高,浓密高挑的眉峰处断了道痕,似是伤疤造成,更添了几分硬朗神采。

      眸亮得很,炯有神,穿着虽不及靖炀王华贵,浑身英气却让人难忘。

      比起精巧的酒杯,似乎更豪爽点的酒坛才适合他。

      方才虎萧进贡的都是些罕见兵器,花样繁多锋利无比,给瑶姬留下颇深印象。

      而这位郎乾似乎也是个烈性子,虽有侍从在旁劝着,忍了又忍后还是站了出来。

      “启禀陛下,‘霞液丹’乃我虎萧至宝,多年前机缘巧合下,由海外仙人赠与,数日前却不知被何人盗走了!”

      周琰似笑非笑地用手敲了敲杯沿儿:“此事朕不知,不如唤献宝那人上来,你亲自和他对峙可好?”

      “小王正有此意!”

      郎乾握掌成拳,将指节捏得咯吱作响。

      其余几王均自顾饮酒,脸上看不出悲喜之色,全然隔岸观火。

      “宣顾桢进殿!”

      听着各级太监层层通传声,瑶姬抬头望去,只见那人由远及近,模糊的面容也逐渐清晰。

      依旧迈着轻快的步子,袖口似嫌累赘般卷起,手指纤而长,指节分明,肤色有种病态的白,干净到近乎荒唐。

      青眸如同竹中月光,通透清冷得很,唇也薄,单往那儿一站,就有股子生人勿近之气。

      瑶姬在席间见多了珠光宝气,瞧他就像酒后端上来的醒神提子,清爽得很。

      是个俊俏的郎君,回禀的声音沉却不哑,不卑不亢,听着很是舒心。

      “顾桢是吧,你这霞液丹究竟从何而来,还不快讲清楚!”郎乾捏紧拳头寒声质问。

      “前些年访逍遥山时,偶遇鹤发童颜的仙人所赠。”顾桢恭敬回道。

      “放……胡吹大气!”

      郎乾堪堪将粗话咽回去:“霞液丹乃我虎萧至宝,终年镇于宗堂,前些时日无故失窃,定是被你这小贼所盗!”

      顾桢并未被他这气势吓到,反而温和地笑起来:“在下手无缚鸡之力,一介书生罢了,靠祖传医术勉强温饱,幸得陛下垂青才留在宫中,哪儿有那么大的通天本事,能在戒备森严的虎萧国来去自如。”

      “就算不是你偷的,这霞液丹也来路不明……”

      郎乾哪肯轻易作罢,正欲相逼,顾桢却冷声打断了他的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管这霞液丹之前归属于谁,如今到了陛下手中,就是命定的奇缘,难不成虎萧王还想……夺回?”

      龙案后的周琰闻言眸光略敛,唇角的笑意也淡了几分。

      “你这蟊贼巧言诡辩,分明是在转移话题,别乱扯那些有的没的!”

      郎乾隐约察觉到被他绕进套里了,更加怒火中烧,恨不得一刀将此人劈碎!

      “既然虎萧王这么激动,不妨让他先看看这霞液丹,辨认下究竟是不是真品。”在周琰的示意下,孟公公将紫檀木盒呈到虎萧王眼前。

      郎乾屏住呼吸,端详了半晌后,表情愈发凝重。

      “不会错,霞液丹通体梅染,闻之有山泉冽香,食之百毒不侵,岁月不扰,且食用者身上会出现特殊印记。”

      他珍而又珍地将丹放回原处:“我虎萧国本有两粒霞液丹,其中一粒早些年被祖父服用,已现过奇效。”

      突狄王觉得蹊跷:“虎萧王的祖父不是早已战死,何来长寿?”

      郎乾瞪了他一眼:“霞液丹无法治愈致命外伤,本王的祖父是被贼人斩下头颅而亡!”

      “住口,你说谁是贼人?”绥廉王拍案而起,当年动手的正是他的祖父。

      “得了,都是八百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怎么这会儿都想起来了?”周琰不耐烦地摆摆手:“多年前六国混战,谁人先祖手上没染过他国人的鲜血?都坐下!”

      “回陛下,正因为今日和平弥足珍贵,才更应珍惜才对。”郎乾拱手禀道:“我虎萧只想讨个公道,望陛下明鉴!”

      暮崇王并未掺和方才的乱事,如今只淡淡吐出两个字:“蠢货。”

      声不大,却足够旁边席位的郎乾听见了,即便有心跟他争执,却也只能为了眼前的事暂且忍耐。

      所有火气都化作两个字:“陛下!”

      周琰被他的大嗓门吵得不胜其烦,用酒杯重重敲了两下桌面:“朕听见了,朕不聋。”

      瑶姬在旁乐得看热闹,难得见这么多位王吵架,可比村口老太太扯头花要有趣多了。

      周琰沉吟片刻,忽然露出了个令人难以捉摸的笑。

      “不管怎么说,这霞液丹的确是虎萧至宝,理应归还才是。孟淳,送宝。”

      郎乾愣愣地接过木匣,不敢相信周琰竟会如此大方。

      “谢、谢陛下厚恩,小王没齿难忘。”

      然而,郎乾这屁股还没等挨到椅子边儿呢,周琰却又带着欠揍的表情开口了。

      “可现如今,朕看中了这宝贝,虎萧王,你待如何?”

      暮崇王将冷掉的酒送入口中,无奈地摇摇头。

      “陛下……”郎乾握木匣的手逐渐捏紧,连手背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这厮如此行径,和山匪豺狼又有何区别!

      送出去,他就是虎萧的千古罪人,可不送,今日又如何能在宫宴上脱得了身!

      周琰昂首,眸中寒意更浓:“虎萧王,你待如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