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办公室里气氛尴尬到不行。
      
      偏偏沈姝茗满脸认真,让人看不出半点虚情假意。
      
      “噗……”
      
      陆池瞬间笑开了。
      
      他还从没见过有人会一脸认真的夸他演吃饭演的好,沈姝茗这人,倒是和传闻里的有些不一样。
      
      之前还略有几分燥郁的心情奇迹般的被抚平。
      
      陆池转头道:“许哥,这事就这样吧。”
      
      意思是不再追究下去。
      
      许安不明白他为什么轻易放过,孙安琪连忙拉着沈茗的手再三道谢,嘴里说了不少恭贺的话语。
      
      沈茗虽然很久没跟人类打过交道了,不,应该是很久没有跟活人打交道了。但她的养父曾经教过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尽管她不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白白嫩嫩,一拳就能打倒的男人为什么会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和追捧。
      
      但她隐约明白对方的这句话是保住了她的工作。
      
      “你,以后有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沈茗认真道:“我会答应你一个要求,无论什么。”
      
      这是来自沈茗的承诺。
      
      彼时陆池听了心情却有些微妙。
      
      一个十八线开外的小艺人竟然说出这种话?他倒是不知道对方能帮自己什么。
      
      陆池没当真,维持一如既往的温和假面,“送客。”
      
      出了曦光的公司大厦,孙安琪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拧了沈茗手臂一把,低声道:“你疯了,当着陆池的面说那种话,他的身份可不只是一个艺人,反正以后你离他远一点。”
      
      想着就自家艺人就是个没脑子的,孙安琪说一半又硬生生的转了个话题:“算了,别的不管那么多了,有他这句话在,公司应该不会再对你有什么别的惩罚,好歹也赚足了噱头。只不过以后你的资源可没之前那么好,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安琪姐,让我工作吧。”沈茗说:“不管什么工作,我都接,只要能赚钱就行。”
      
      孙安琪神色复杂的看她。
      
      良久,叹道:“果然孩子就不能惯,现在总算是长记性了。”
      
      ……
      
      双方工作室都发了澄清通告,但还是有不少人在沈姝茗的微博底下肆意谩骂,隔三差五就上热搜。
      
      沈茗有些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用这么恶毒的话语谩骂一个人,有时候自己都看的生气,拳头都硬了。
      
      换做以前,她完全可以用绝对的武力来让那些人闭嘴。
      
      可如今。
      
      她连骂她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沈茗看着手机里的恶言恶语气,抿紧了唇,最后在征求过公司的意见后正式改名为——沈茗。
      
      改名的通告一出,当天再次喜提热搜。
      
      #花瓶美人沈茗#
      
      “呕,以为改个名字我们就不知道你是花瓶美人沈姝茗了吗?演技差到要命,滚出娱乐圈吧。”
      
      “就是这个XJR,上次拉着我家哥哥炒绯闻,恶心死了。都糊穿地心了还不赶紧退圈,还改了个名字,多此一举。”
      
      “哈,也对,就这么一张妖艳贱|货脸能看,我建议去演恶毒女配吧,真是再好不过了。哦哟,我都忘了,就她这演技,怕是演个恶毒女配都演不好吧,咯咯咯。”
      
      “沈茗滚出娱乐圈!!!”
      
      “混出娱乐圈!”
      
      新发出来的微博短短一分钟,评论区被黑粉们迅速占领,瞬间沦陷。
      
      沈茗这次有经验了,发完公司给的内容后直接断了网,捏紧拳头去揍沙包。
      
      “砰——”
      
      又一个沙包报废。
      
      沈茗垂眸看了眼乱糟糟的地板,微微懊恼自己没收着几分力,这玩意可贵了。
      
      “啧——”
      
      倒有几分怀念变异兽了。
      
      至少,比这玩意儿抗揍的多。
      
      过了两天,孙安琪带来了好消息。
      
      “这档综艺现在来找你无非就是冲着你热度去的,剧本我看过,基本就是天谴剧本。录制两期就走,你先看看要不要接。”
      
      剧本递了过来。
      
      沈茗接过手没急着翻,抬头面无表情道:“两期多少钱?”
      
      “你现在热度还在,那边给的也大方,一期五万,两期十万,就是得委屈你给人做个配。”
      
      “好,我接了。”
      
      孙安琪看着肉眼可见沉默下去的沈茗,默默叹了口气。
      
      这几天不是没人联系。
      
      反而比之前联系的更多了。
      
      只不过无一不是烂鱼烂虾,要么是没什么名气的剧组想着让沈茗帮着炒作一番,带点热度,再要么就是以前被沈茗得罪过的艺人公司电话联系,搭桥让她去做个配。
      
      说的好听是做配,说的不好听那就是让沈茗把脸凑过去让人打的。
      
      本来孙安琪还想压一段时间,沈茗那边倒是催的勤,每天要问候一次。
      
      她最后左选右选,还是挑了一档筹后台强硬,筹备的差不多,急需具有争议性的话题人物的综艺《演员们的竞技》。
      
      有句话说的好,黑红也是红不是?
      
      即便是给了天谴剧本,让她去给小鲜肉做陪衬的,但说不定就能凭着脸得到那么一点好感度呢?
      
      ……
      
      《演员们的竞技》这档综艺其实在几年前就立项了,奈何因其每一期的直播玩法以及现场观众的投票表名次,让圈里人都很犹豫,但凡有点名气的都不乐意来。
      
      愿意来的又都是些没名气。
      
      这项目也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今年能够录制起来,背后可少不了财大气粗的投资商和几个有意来寻找遗世明珠的导演们的支持。
      
      当然了,也少不了那可观的通告费。
      
      一来二去,这档综艺就有了未播先火的趋势,尤其是已经有了二线艺人确定加入,更是将它的热度给炒起来了。
      
      但都是神仙,怎么可能在第一场就落败?
      
      这背后少不了衬托他们演技的炮灰了。
      
      但就是衬托的小炮灰角色,还是有一群人抢破了头。
      
      而沈茗,就是其中一个。
      
      “所以茗姐你懂了吗?你这两期的任务就是表现随意,演技嘛……随你发挥,安琪姐说了,反正你会被淘汰,尽可能展现一下自己的脸和身材就好。”
      
      新上任的助理元宝尽职尽责的给她讲解注意事项,手上摸着细线,灵活的操控着两根给沈茗绞面,嘴里一边解释一边提防沈茗突然发飙。
      
      她可是听说过了,沈茗是圈里人尽皆知的脾气差,之前离职的助理可没少受她气。
      
      “知、道、了……”
      
      沈茗面目狰狞的回答,双手死死的捏住椅子扶手,唯恐自己没忍耐住出手将人打出去。
      
      五级异兽她都亲手解决过,那獠牙穿透皮肤的痛楚她也经历过。
      
      可远远没有比这种细细密密,犹如被蚂蚁啃咬般的感觉来的难受。
      
      还是说,换了个壳子,对疼痛的忍受度都降低了?
      
      十几分钟过去,元宝弄的差不多了才停手,兀自松了口气,随后疑问道:“沈茗姐,刚才是什么声音啊,怪响的。”
      
      “没什么,可能是你听错了。”
      
      悄然把椅子扶手扭断的沈茗面不改色的将两节铁块团吧团吧藏身后,一脸严肃。
      
      元宝挠挠头,“行吧,应该是我听错了。不过你等会儿要上妆录节目了,安琪姐说你化妆技术不错,要不就不用节目组的化妆师了吧?”这样就不用去公共化妆间。
      
      “用他们的。”沈茗道。
      
      “啊?那行,那我去跟那边对接一下。”
      
      元宝转头出了休息间。
      
      沈茗却是看向镜子。
      
      镜子里的女人肤色白皙,黑发黑瞳,明眸皓齿,身材妖娆,即便现在没上妆也是花容月貌,秀色可餐。沈茗却是厌恶极了自己的这幅皮相,这让她每次都忍不住回想起一些丑恶的往事。
      
      可那些终究已是回忆,现如今她还得靠着这幅皮囊好好赚钱填饱肚子。
      
      这么一想,沈茗倒也不是不能接受了。
      
      她站起身贴向镜面,探究般的盯了自己半晌。
      
      缓缓的上扬嘴角,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来。
      
      好像,当个花瓶也挺简单的?
      
      节目组那边很快谈妥,元宝带着沈茗直奔公共化妆间。
      
      公共化妆间里都是同为炮灰小艺人们,真正有名气的都是有自己的单独化妆间。
      
      炮灰们虽然都曾听闻沈茗要来这档节目,但是当看到真人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目露惊诧,似在惊讶这人怎么还没退圈。
      
      嘲讽的、怪异的、充满的探究的神色纷纷投了过来。
      
      要是换做别人早就躲开视线装鹌鹑了,可沈茗却是眼睛眨都不眨的一一回视过去。目光所及之处让人无端的后脊背发凉,纷纷转过头忙自己的事去。  
      
      “小姐姐,麻烦你把我家艺人化的好看些,拜托拜托了。”
      
      元宝是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嘴再甜一点就连造型师都不好意思在这方面上对沈茗多苛待,仔细端详了沈茗的脸,倒是有几分惊奇了。
      
      “你皮肤保养的不错啊,挺水嫩的。”
      
      造型师夸赞了一句,问:“今天是拍的第一期,主要是个人才艺表演以及下一期组队的一些衔接内容,你搭档的谁?”
      
      这话可以说是直接把做配的事情摆到明面上来说了。
      
      周围几个正化妆的小艺人脸色顿时有些微妙。
      
      沈茗没反应,不知道在想什么。
      
      元宝连忙笑道:“我们茗姐的搭档是江跃飞江|哥,小姐姐你看着化吧。”
      
      “那行,我给往漂亮那一挂化。”
      
      知道了搭档是谁,造型师心里就有了底。
      
      这垫脚的炮灰虽然大家都知道没什么用,可面上功夫还是要做的,尤其是给越年轻,越有潜力的新晋小生做炮灰搭档的,那就更得往漂亮了化,到时候演技不行被唰下去,还能做个漂漂亮亮的花瓶,拔高搭档的演技不是?
      
      半个小时后,造型做好。
      
      沈茗起身的瞬间,满室俱静,目光皆落在她的身上。
      
      长至腰际的黑发做了个大|波浪的造型,鬓角的两缕头发编成了两根三角辫在刘海上面叠交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大红色的泡泡袖露肩上衣配着黑色的超短裙,黑色铆钉高跟靴,衬的沈茗腿长腰细,肤色更是白到发亮。
      
      更别提那悉心雕琢过的妆容,将那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完美的展现出来,眉间的一点朱砂色的美人痣更是起了点睛之笔。
      
      简直又纯又欲。
      
      “咳!”沈茗不是很自在的扯了扯裙边,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能换成裤子吗?”
      
      化妆师满眼惊艳的摇头。
      
      “不能哦,相信我,你今天的这个造型美极了。”
      
      “我坚持换成裤子。”
      
      “理由?”
      
      “我来大姨妈,而且准备的个人才艺需要大幅度动作。”
      
      “……”
      
      最终,在经过造型师的同意下,沈茗换上了牛仔长裤和中跟鞋。
      
      在造型师遗憾的神色中,沈茗找了个角落坐下,掏出手机认真的玩起了连连看,抿着唇认真戳屏幕的样子,惹的旁人都在好奇她在处理什么大事情呢。
      
      唯有知晓这一切的元宝,偷偷打量了半晌,悄悄的给孙安琪发了一条信息——
      
      【安琪姐,今天一切顺利,茗姐什么幺蛾子都没闹呢,脾气也很好,没见她发过火。】
      
      那边很快回了消息。
      
      【什么幺蛾子都没闹?你确定?那她现在在做什么。】
      
      【额……玩手机游戏连连看。】
      
      那边回消息的速度缓了好几分钟,最后回了一句继续观察,有什么事情及时汇报。
      
      元宝偷偷的收回手机,暗地腹诽:沈茗好像也没有传闻中那么作啊。
      
      难道传闻误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