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此刻越红月虽然知道安雪采在瞧她,可却并不知晓他便是安雪采。
      
      对于越红鱼而言,这个凝视她的陌生人,自然是不相干的人。
      
      安雪采有着英挺的样貌,淡定凝和的风姿,是春娘心里神一般的人物。
      
      可是他在越红鱼眼里却很普通,普通得不值得让越红鱼留意。
      
      这个世上人那么多,若每个都让越红鱼留意,她又怎么留意得过来?
      
      安雪采凝视这道身影,眼底先是流淌一抹惊讶,旋即流淌了一缕浅浅的失望。因为越红鱼来到河州了,她必定是为了枯云山宗之事而来。
      
      那这样子一来,就没意思了。
      
      这般想着时候,安雪采眼底流淌了一抹失望。
      
      剑仙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她怎能沾染一些俗务,以强势武力卷入世俗纠纷。这样一来,这般仙人般的清圣之中也添了一抹俗气。
      
      安雪采手指轻弹手中的酒杯,扣出一缕清音。
      
      剑仙应该择一处远离红尘的僻静之所,通过各种修行摒弃各种俗欲,将整个人修养得点尘不染。然后这位剑士每隔一段时间,就焚香沐浴,以朝圣的姿态去进行一场武决。事后,她奖励自己喝一杯白水足矣。
      
      看来越剑仙空有出尘的外貌,却终究是个俗世之人。
      
      安雪采自嘲自己心里生出来的那点酸臭小清新,眼神却渐渐锋锐起来。
      
      无论如何,越红鱼剑入河州,已经给如今局势带来一抹崭新的变数。
      
      只一人,一把剑,就具有无上威压,令双方实力再生变数,令安雪采心生诸多谋算——
      
      好一把锋锐的剑,寒意冷得令人心悸!
      
      这把剑,催得安雪采心生寒意。
      
      越红鱼并不知道自己的到来滋生了这么些个脑补。
      
      她来到枯云山宗据点。雪花纷纷飞舞,吹在了清河茶楼黑底金漆的招牌上。
      
      越红鱼到此,不但可以享受免费喝茶待遇,而且还能找几个跑腿小弟。
      
      毕竟她这个越剑仙,在枯云山宗辈分极高。
      
      “弟子,弟子见过越师叔。”
      
      小弟子蹦出来,结结巴巴,顿时向前引路。
      
      “五年前,师叔到此一游,听了半日说书,连带我们茶楼生意也好了许多。”
      
      伴随吹捧之词从他嘴里吹出,小弟子说话也流利起来。
      
      一路上,客人惊讶目光落在了越红鱼身上,大家都很擅长阴谋论,开始脑补起来。这脑补的内容,也跟安雪采的差不多。
      
      越剑仙给自家小弟撑场子了!
      
      “三年前,连西陲武尊慕从云也听闻师叔来过,特意来茶楼坐了一个时辰。”
      
      枯云山宗营销搞得不错,将名人效应发挥得淋漓尽致。
      
      眼前小弟子也引以为傲。
      
      “有慕城主和越师叔之趣闻,我们这个平价茶楼也是河州一景。”
      
      越红鱼不易察觉眉头轻轻一挑,脸色仿佛有些奇妙。
      
      等越红鱼被引入雅室,在河州搞活动的茶楼老板俞清源也已到场拜见。
      
      他还提醒之前引路的弟子。
      
      “以后说话注意些,只有越师叔和慕城主,没有慕城主与越师叔。慕城主何德何能,怎能排在师叔之前?”
      
      越红鱼:就是~
      
      渣系统大开眼界,看看这个虚荣恶劣的女人!
      
      越红鱼心中一动,旋即招出渣系统打赏的人物模板。
      
      姓名:俞清源
      
      智力值:4000/10000
      
      武力值;1500/10000
      
      情商值:7000/10000
      
      气运值:2000/10000
      
      对男主好感度:36%
      
      越红鱼之前看过阅读指南,满点一万,并不是说数值要达到6000才及格。通常而言,普通人某方面超过1000点,已经是属于优秀范畴。俞清源也就武力值弱了点,只有1500,可他情商值能有7000,不愧是枯云山宗的优秀人才。
      
      让越红鱼惊讶的是,俞清源对安雪采的好感度也有36%。
      
      慢着,虽然我不大管门派事情,可咱们不是正在跟安雪采掐吗?
      
      俞清源还有些感慨:“师叔必定是为我等念善会和安公子的冲突而来。唉,安公子有一些思想和见解确实非常超群,只是与我等却有一些误会和冲突。”
      
      越红鱼:你想多了。
      
      从越红鱼之后窥见的剧本来看,安雪采对于剿灭念善会毫不容情,并没有什么感情。书中安雪采是有一些超越时代的思想,那些见解令人惊艳,让人下意识觉得安雪采不俗。可是这不过是一场骗局,按照剧本来说,安雪采是另外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男人。那些令人惊艳思想,也与安雪采个人素质无关,而是他那个时代一群伟人所创造。
      
      那些伟大而朴素的思想,也许是超越人性的种族生存理论,安雪采本身却并没有克服生而为人的人性弱点。
      
      他虽拿来给自己贴金,其本身却是个耽于俗欲的庸碌之人,并不能克制自身欲望。
      
      就像现在,安雪采娶娇妻纳美妾,家累巨富。他在这冰天雪地,独占暖阁,听着美人儿轮指弹琵琶,喝着温好女儿红。然而他却一脸慈悲,口中说的是天下苍生。
      
      当然如果不是对方男主线要攻略到自己,这些跟越红鱼没关系的。
      
      这么想着时,越红鱼忽而发现一桩很奇妙的事情。
      
      相处几日下来,越红鱼已经可以娴熟用精神力跟系统进行沟通。
      
      越红鱼:好感值36%?男主不是有提升好感度金手指。
      
      系统:叮,根据世界观设定,男主好感度金手指只对异性有用。男性不会受金手指影响,以方便男主打脸提升故事爽度。
      
      要是男人也都好感男主,男主找谁打脸去?亲,故事主线不是谈恋爱,我们不是后宫番。
      
      越红鱼挑挑眉头,这样也行?
      
      她这么一挑眉,俞清源顿时疑神疑鬼自我审查一番,自己好像没说错话吧?
      
      越红鱼这次来,也是想让自家弟子帮自己搞点事。
      
      安雪采如今在外置一外宅,这外宅兰月娥不但和安雪采睡过,儿子都生出来。
      
      除开兰月娥,按照时间线,女匪唐焦儿此刻也已经安雪采暧昧上。
      
      这一年,莲花教的圣女唐焦儿不过十六岁,安雪采对她甚是上心。他频繁往来于青州、津州之间,每隔两三个月,必去莲花教的枯华山。
      
      现在唐焦儿跟安雪采只是暧昧,还没有真的上垒。不过攻略未得手的女人是最具有诱惑力的,这一年间,安雪采去的次数越发频密。
      
      当然这主要跟叶凝霜的待遇进行一个对比。
      
      安雪采撇下叶凝霜,一去好几年,号称事业忙,可他却那么认真看别的小女孩。
      
      这些如若当真令叶凝霜知晓,越红鱼想试试刷低一下叶凝霜的好感度。
      
      故而越红鱼来这里来,使唤一下本门师侄。
      
      能使唤别人的事情,为什么要自己上手?
      
      当然一代剑仙,要是一脸严肃跑来让师侄传播一下安雪采出轨的事情,换做旁人必会觉得损及自己逼格。那么这么一想,换做别人便会觉得应该粉饰一番。
      
      可越红鱼不需要。
      
      她很严肃的样子,想了想,单刀直入步入正题:“安雪采如今在津州置一外宅,乃是朝廷中庭红花卫七密首之一的兰月娥,且已经孕有一子。这件事情,我想让叶凝霜知晓。”
      
      你安排一下。
      
      一瞬间,俞清源面色顿时变得极为古怪,仿佛受到了重拳锤击!
      
      他飞快说道:“兰月娥乃是朝廷恶犬,接连坑杀我会中同门。如此一个心狠手辣人物,安公子居然纳之?他,只怕他——”
      
      俞清源瞬间面若土色,颓然坐在椅子上,眼中却一派恍然大悟之色。
      
      俞清源颤声:“津州之事,只怕,不是误会冲突。今日他再入河州,也是为了将念善会斩草除根,绝无转圜余地。而我,而我竟浑然不知,还对此人心存幻想。”
      
      俞清源伸手狠狠重掴自己一巴掌。
      
      越红鱼看到他面板上对安雪采的好感度嗖嗖往下掉,数字跳动几下,短短几瞬,竟然只剩下5%。
      
      越红鱼心忖,老实说,我也不明白你懂了什么。
      
      俞清源抬头时,眼中已然一派仰慕尊崇之色:“师叔一向追逐武道,不理睬会中俗务。今日前来,提及此事,也是因为我等行事糊涂,方才惹来师叔提点。”
      
      俞清源眼眶微潮,泪花之中透出了真情实意的感激。
      
      越红鱼:啊这?
      
      不过师侄怎么想是他的事情,越红鱼自己说自己的:“此外,安雪采与红莲教唐焦儿来往甚是密切,近两年他每年都会去青州两三次,每次都会逗留十天半个月。”
      
      越红鱼看不到自己剧本,却能爆别人的料。
      
      俞清源已经冷静下来,他显然没有刚刚那么激动了,一副一脸了然的样子。
      
      “红莲教教义虽佳,可唐教主近些年行事已渐渐走偏,也与念善会路线有差。安公子与之过往甚密,只怕津州之事,也另有别情。”
      
      俞清源脑补了一个大阴谋,表面上一派冷静,可越红鱼耳边却传来叮叮咚咚的掉数值声音。
      
      叮咚一声,俞清源男主好感度那一栏居然变了颜色。
      
      越红鱼:我去,这一栏居然还能有负值。
      
      俞清源对男主好感度由红变蓝,如今恶感值10%。
      
      既然打破了俞清源的幻想,此刻的俞清源也如大梦初醒,蓦然打了个寒颤。
      
      如此一来,今日河州行事竟十分危机。自己还妄图挽回和安公子的关系,将此事和解,实在是太过于天真。
      
      一时之间,俞清源手掌也不觉冷汗津津。
      
      越红鱼一直觉得俞清源办事稳妥,此刻却不放心起来,忍不住提醒:“阿源,记得将此事告知叶凝霜。”
      
      俞清源脸色又变了,双眼顿时一亮:“师叔说得极是!”
      
      按剧情线,此刻安雪采羽翼未成。至少如今河州叶家,内部也是有一些不同声音,念善会这些年也不是白经营的。
      
      越师叔实是个具有大智慧的人!
      
      我等凡人,实在是难以企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