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安雪采是一本赘婿文的男主。在一个越红鱼不了解的次元,赘婿流是一种小说流派,广受欢迎。越红鱼倒也不是不待见赘婿,关键是这些赘婿在功成名就之后,皆是妻妾成群,好不风流。从前瞧不起男主的妻子娘家,自然是这种小说重点打脸对象。
      
      文中的安雪采是从异界穿越而来,早不是原身那个穷秀才。他自不会唯唯诺诺,定要干一番大事业。
      
      小说中的他,不但事业搞得有声有色,于女色方面也没亏待自己。
      
      除开原配叶凝霜,他还有五个美妾,个个都是如花似玉,且性格各异。这五个妾或冷若冰霜,或妩媚多智,总之就是颇具个人特色。
      
      男主安雪采还是个集邮癖,收女风格还不带重样的。
      
      这个时间节点,安雪采已经攻略了原配叶凝霜,夫妻二人感情已经极好。叶凝霜原是个带刺的玫瑰,如今也已经被驯得安安分分,就连女儿珠姐儿也已经随了亲爹姓安。
      
      当然这终究是他们夫妻间的事情,叶凝霜这么委屈,大约也是为了夫妻和顺美满。
      
      不过这本书后期,已被攻略的正妻叶凝霜已经沦为背景板,作者想起来时,方才偶尔提一笔。
      
      安雪采周旋于公主、女匪、名妓之间,跟她们论及天下大势,参悟世间所存的正道。
      
      他悲天悯人体恤着天下苍生,想从这纷乱世间悟出一条真正的正道,而原配叶凝霜这方面思想已经跟不上他。
      
      从前在河州,叶凝霜也许很聪明、果敢、美丽,也是这方水土最出色的美人儿。刚穿越的安雪采还是个穷小子,这朵叶家带刺的玫瑰骄傲的在他眼前绽放,自然惊艳了初时的岁月。
      
      但是伴随时光流逝,叶凝霜这个河州美人也泯然于世间,再没什么惊艳。
      
      因为这个世界很大,并不止区区一个河州。
      
      安雪采眼里的世界也开始变大,他看到的世界也越发广阔,见到的美人也是越来越多。
      
      叶凝霜也无法拿来和后来出现的精彩女人相比较。
      
      所以她被作者弃在河川,再没什么多余的戏份。毕竟这个角色已经完成了她该有的历史使命,为小说吸引了一波读者之后,就像被利用完的小怪,就此随意扔了去。未来会有更刺激,更出色的女人替作者吸引读者的眼球,而这些女人在书中陆续都成为了安雪采的妾。
      
      主角撩过的女角色,又岂能送之,这自然是赶客的大毒点。
      
      妻也好,妾也好,在作者笔下都不过是工具人。无论用多少惊艳笔墨描述,又花怎样的心血塑造,都掩不住这些女角色是工具人的事实。
      
      就好似原配叶凝霜,初登场的她是骄傲的,别捏的女孩儿。所以她敢惊世骇俗,不愿意将自己人生幸福寄于攀附权贵,而是想以女子之躯掌控叶家家业。然后书中后来,她已经是一个贤惠的正妻,对于安雪采纳妾之事已经安然接受。甚至,她还会自惭形秽,只觉得自己远远不如——
      
      而原书中安雪采遇到的那些女子,她们之中,也许有胸怀苍生的悲悯,又或者有世间难敌的武道修为。
      
      这些女子是见过世界的广阔的!可无论她们多有个性,遇到男主之后,所有的傲气和自尊都消失无踪。她们终究会被折服,打着抓住自己幸福的名义,主动争取成为男主的妾。
      
      越红鱼叶也是其中一个工具人,如果这些是真的,这简直令越红鱼不寒而栗。
      
      此刻越红鱼脑内被科普一遍。
      
      越红鱼:就这?
      
      她沉吟:“别人怎样也还罢了,至于我怎么成为安雪采的妾,我怎么没看到过程?”
      
      她还想看原书是怎么OOC。
      
      渣系统心忖你不是不相信吗?不过它畏惧越红鱼的凶残,也不好意思逼逼。
      
      它还跟越红鱼解释:“叮,宿主不能看到原书中自己的剧本,这超越我的个人权限,故而设置了部分屏蔽。”
      
      亲,没有剧本的哦~
      
      这么说着,它生怕越红鱼又发疯,还拍拍越红鱼马屁:“叮,系统判断,主要关键人物中,越红鱼实力最强。”
      
      “叮,宿主越红鱼是否接受改造剧本,打破男主光环自救任务?”
      
      这书逻辑就是个渣渣,它是站在越红鱼这边的。
      
      越红鱼没有捏着小鱼剑发疯了,却轻轻眯起了眼珠子。
      
      她眉眼狭长,眯起眼珠子时有一点危险的感觉,显出了点点狡黠。
      
      越红鱼还剑入鞘,手指轻轻拂过了剑柄。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你,你是什么系统?你会什么?”
      
      乖,拿出点儿诚意出来。
      
      不送挂的系统就是个垃圾。
      
      渣系统:……
      
      神马女人,现实得可以。
      
      挂自然是有,不过以前出任务,都是系统自己主动打赏,给自己增加逼格的。
      
      一旦宿主对自己生出了敬畏之心,工作也更好进行一些。
      
      现在越红鱼这么一搞,系统送挂都像是欠她的。
      
      “叮,人物指数模板已打赏,请宿主接受。”
      
      “叮,宿主可以通过指数,查看这个世界人物的武力值、智力值、气运值,以及对男主好感度。”
      
      伴随渣系统打赏,越红鱼眼前浮起了一个虚拟屏幕,由于没有观察对象,各项数据值还是零。
      
      当然由于什么权限问题,越红鱼也无法通过这块屏幕观察自己。
      
      人脑内的幻像也是根据自己见过的东西加工异化,无法凭空生出自己见都没见过的东西。
      
      她开始渐渐相信渣系统当真是一个挂般存在,而不是什么大阴谋。
      
      饶是如此,越红鱼仍然一副就这的样子,保持自己的不屑一顾。
      
      “叮,打赏技能,解除男主好感度金手指。适用范围,操作对象对男主好感降至90%。”
      
      技能送达,附带技能说明书。
      
      就像越红鱼之前吐槽过的那样,这种赘婿文中女角色基本为工具人。
      
      以这些女子秉性,她们见过更广阔世界,又是心高气傲之辈,绝不至于甘愿为妾。
      
      结果男主还真的自带金手指。
      
      根据说明书提点,书中女角色对男主好感度低于10%时,还是正常人。如果女角色对主角安雪采好感度超过10%,那么好感度就会大弧度不正常提升,刷成100%。
      
      这个时候,这些女性角色就会被蒙蔽理智,对待男主时候,理性全被驱逐,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举动。
      
      越红鱼看了想吐槽,什么好感度金手指,难道不是降智金手指。
      
      至于这10%,也跟原书作者设计有关。
      
      当然这些种马文作者,其实可以把女性角色设为没理由对男主百分百好感。可有时候人性就是那么贱,就算是书里,如果女NPC那么容易被攻略,读者也爽不到,还会呵斥小白脑残。
      
      一本好看的种马文,攻略女性角色是需要一定难度。这个门槛不能太高,也不可能没有。
      
      不过处于关爱受众的考虑,设置个10%攻略难度,那就是“有理有据”加“合情合理”了。
      
      也就是中了男主提升好感度金手指,自我度只剩十分之一。只有帮中招受害者找回这10%的自我,那么解除技能才有用。
      
      越红鱼:怎么这么弯弯绕绕的,你这金手指就不能简单粗暴一点?
      
      渣系统:“叮,请宿主手握解除好感度金手指,解救被男主荼毒的受害者。”
      
      越红鱼:怎么说呢,莫名要我为大家服务?这事挺突然的。
      
      不过再怎么说,这件事情也跟自己息息相关。
      
      越红鱼心里面也有了点儿想法,觉得可以先找叶凝霜试试,看看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说到底,她毕竟也是个谨慎的人。
      
      她这么想了想,决意去河州走一趟。
      
      三日后,河州。
      
      天寒地冻,安雪采就在云雅阁里赏雪。
      
      外头寒风凛凛,阁内炭火暖暖,却是温暖如春。一夜风雪,屋檐下冻出了一根根冰柱,那些柱子被暖风一烘,滴落一滴滴的冰水。
      
      整个三楼,被安雪采包下来,这地原是叶家产业,掌柜自然知晓如何招待这位姑爷。
      
      七年前,安雪采入赘叶家,彼时这位穷秀才还是个笑话。可是现在,当然没有人那么想了。
      
      安雪采如今不但有功名在身,而且各处置产,闯下好大一片家私。就连如今的叶家,也是安雪采羽翼之上一片羽毛,受托于安雪采。
      
      什么赘婿,家中珠姐儿可是姓安。从前大小姐有些脾气,如今何尝不是谦和恭顺,温柔体贴。
      
      这男人有本事,才能压得住家。
      
      这个道理,叶家上下有数。乃至于这云雅阁的掌柜伙计心里都有数!
      
      酒是好酒,二十年的状元红,埋在地下挖出来。如今酒倒在瓷杯里,自有那么一番趣味。琵琶声有一搭没一搭的弹着,弹琵琶的琴娘亦是面若春花,眸敛媚波。
      
      阁内炭火温热,使得弹琴的春娘脸颊烤出了一片红晕,领口扣子也松开两颗,露出雪白浓腻玉颈。
      
      三年前,安雪采受人所托,将楼里初梳拢的春娘赎出来。他在外置办一处宅子,将春娘好生养着。
      
      此刻春娘贝齿轻轻咬住了鲜润的唇瓣,眼底倒是禁不住流淌几分幽怨之意。这里里外外的人,都把自己当作安雪采的人,又岂知安雪采并未沾染自己?
      
      可是嫌弃自己曾堕入风尘,可那并非自己所愿,她犹是干干净净处子之躯。
      
      春娘自幼学习琴棋书画,亦有几分才情,本有几分气性。如今安雪采这般冷着她,她胸中自有不平之意。春娘手指轮指越快,琵琶声渐有杀伐之意。
      
      安雪采却蓦然回首,展颜一笑:“好,此曲正应景。”
      
      春娘犹咬着唇瓣,水汪汪的眼睛里透出了几分委屈,恨恨瞧着这可恶的混蛋。
      
      底下的伙计大林听着上头穿来的琵琶声,也禁不住皱皱眉头。
      
      说到底,他们毕竟是叶家伙计。
      
      他忍不住压低了嗓音:“掌柜的,这春娘不知分寸,姑爷当年应友所请,将她赎身。她却不肯嫁给林公子,咽喉比着剪子说要自个儿过。姑爷无奈,给她置办铺面,供她做生意。二人本清清白白,偏偏这春娘不肯死心,竟如此腻歪痴缠。今日,也非要缠着来给姑爷唱曲儿。姑爷是个男人,所以让着她。不如将此事告知小姐,让小姐使手段将她逐走。”
      
      云掌柜却提起烟杆一敲大林脑袋,一脸恨铁不成钢:“你真是榆木脑子不开窍,姑爷是何等人物。若他不愿意,还真能被一个小女子威胁了去。便算对着一个小娘子,他使不出什么狠手段,难道没别的办法?他若真厌了春娘,以他之交际往来,定能为春娘寻觅一门好姻缘,将她打发出去。又或者他撒手不管,任由春娘一个女子在河州吃些苦头。她那么美一个女人,独自出来做生意,若无姑爷照拂,岂能这般顺遂?”
      
      还有些话,云掌柜没说出口。
      
      姑爷回到河州,立马寻春娘相陪,大约也是念着了。
      
      姑爷就是逗着春娘,让她气恼,让她委屈,求着让自己宠。
      
      这些话云掌柜虽没有说出来,可是大林却一口道出:“这几年姑爷在北边儿做事,难得回河州,他也应该多陪陪小姐和珠姐儿,而不是陪这个,这个什么春娘。”
      
      姑爷是个能干人,为人豪气,出手又阔绰,大林心里是佩服的。若他不是叶家姑爷,可能大林也不觉得有什么。男人嘛,有几个不风流的。可大小姐是好人,待他一家人都挺好,还教妹妹坠儿认字。那大林自然也瞧不过去!
      
      云掌柜敲打他:“此事你定不要给你那个妹子说,更万万不能让小姐知晓。男人在外面,无非那些事,所谓家和万事兴。小姐知晓了,平白堵心,惹他不痛快。”
      
      这云雅阁是叶家产业,人还是那么些人,都是当年站队叶凝霜的老伙计,只不过心思却渐渐变了。奉谁为主这件事,众人心也渐渐偏移。
      
      叶凝霜嫁人之后,也不方便抛头露面的。这些年河州的生意仍是她打理,跑腿使唤的却是安姑爷招来的侍从。渐渐的,众人听从原因从站队叶家大房,变为敬畏安雪采的威势。有些东西表面上看上去没变,实则潜移默化之下,心思已有不同。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红豆元子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张萌萌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